酌古鉴今 周忱琐记为公(数文)

2019-06-07 10:45 作者: 陆义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误怒转弯

宋代陆游《老学庵笔记》记载:

宋哲宗绍圣、元符年间,有个叫马从一的人,担任南京排岸司督察。恰逢漕运使巡视,马从一跟随众官,一起去迎接、拜见。漕运使一见到他,就火冒三丈,当即叱责他说:“听说你不称职,正想查办你,为什么不赶快辞职回乡?居然还敢来见我?”马从一惊慌恐惧,诉说自己是湖南人,迎合父母的意愿,窃居官职,享受俸禄。并不停地向他苦苦哀求。漕运使观察他说的话,是湖南口音,这才消除怒气,态度渐转温和,说道:“湖南也有司马光的家族吗?”马从一答道:“我姓马,监察排岸司。不与司马光家族沾边。(那时司马光正失势)”

漕运使听了,就微笑着说:“这样,那你努力尽职尽责就行了。”原来,他开始误认为马从一是司马光家族里的人,所以想迫害他。从那以后,马从一以名片拜见别人,只称“监南京排岸”。听到这件事的人,都认为好笑。

【评点】

古代有所谓株连,一人之祸,牵累九族,以致朋友、乡亲的日子,都不好过。这则笔记中的漕运使,不知是谁,大概和司马光不是一派,他趁司马光失势,迁怒司马一族,无端兴罪于马从一,险些闹成一场误会。幸亏他知错还能转弯攺正,不然马从一,就得蒙冤受难。

做上官者,第一要冷静温和,孔子曰:“温良恭俭让以待之(对待他人)。”

这个漕运使,比中共邪党的历代党魁都好得多,他能接受意见,能改错,能转弯!

正是:

漕运使尚是好官,

自己错了能转弯。

中共邪党坏到底,

心狠手辣腿脚软;

鸭子死了嘴壳硬,

掉进粪坑坚持臭死:不洗脸!

二、“论菜”

宋代罗大经《鹤林玉露》记载:

真西山,即真德秀,字景元。宋代建州浦城(今福建浦城)人。曾任翰林学士、参知政事等职。学宗朱熹,人称西山先生。

真西山曾经写了一篇大文章《论菜》,其中写道:“老百姓不能够一天面有菜色,士大夫不能够一天不知道菜味。”我(宋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说)认为,老百姓有菜色,是因为士大夫不知道菜味(经常只吃海鲜、大歺)。如果朝廷里从芝麻官到公卿大夫,都是能够吃素餐、粗菜的人,那么,他们一定知道自己的职责在哪里?老百姓何愁没有饭吃?

【评点】

以“菜”论官与民,出语新奇。百姓不能有菜色,意在生活该富足,不要面显饥黄。而士大夫不能光吃佳肴而不知素菜味。说的则是做官贵在俭约,要切实体验百姓的活法。因此,真西山哪里是在论菜,而是在论治国治民的原则和方法呢。

三、赵清献徇私

元代盛如梓《庶斋老学丛谈》记载:

赵清献,赵拤,字阅道,北宋衢州(今屑浙江)人。曾任殿中侍御史、转运使、参知政事等职。为政清廉,有“铁面御史”之称。谥清献。

赵清献未中迸士时,乡里的大户陈氏,请他教育自己的儿子。陈氏的妻子每年做新鞋送给他。赵清献被地方上推荐去京城参加进士考试,陈氏赠送了一大笔钱财给他,使他能够赴京应试。随后,赵清献因家里贫穷,钱用完了,陈氏依旧又送了一笔钱给他,并带着行李送他到了京城,一次就考中了进士,官渐渐做大了。

陈氏的儿子,后来因为人命案,被关在监狱里。有人对陈氏说.“从前在你家作家教的赵秀才,如今在朝廷做高官,他可以帮助你。”陈氏就和妻子商量,妻子说:“你应当亲自去,我仍然做鞋子送给他。”陈氏到了京城开封,赵清献的守门人,不为他通报。陈氏就等赵清献上朝后回家时,在马前向他施礼。赵清献请他进了家门,陈氏送上妻子做的鞋子,赵清献拿着进了内室,过了很久,洗了脚穿着新鞋出来,询问陈氏的来意。陈氏把原由告诉他,赵清献说:“你暂时住在书院里。”

过了十多天,陈氏没有说话的机会,他一申述,赵清献只是连连应承。

过了一个多月,陈氏告辞回家,赵清献说:“你姑且放宽心。”又过了两个月,赵清献写信告诉陈氏,他的儿子已经赦免一死。原来赵清献只是派亲信的仆人到衢州,每天送饭到狱中。掌管这件案子的官吏听说了,就从轻发落了陈氏的儿子。衢州的人,至今还在说这件事。

【评点】

赵清献有“铁面御史”的称号,暗里也徇私情。和明目张胆谋私的人不同,他做得不动声色:只派亲信去狱中送饭,结果办案人不能不给他面子。“铁面御史”使杀人偿命的国法,成为虚话。但是,“衢州的人,至今还在说这件事。”却是很有深意感人。

四、周忱琐记为公

明代陆容《菽园杂记》记载:

周忱,字恂如,明代吉水(今江西吉水)人。曾任工部右侍郎、江南巡抚、工部尚书等职,谥文襄。

江南巡抚大臣,唯有周忱最有名。因为他的才能、学识本来就超过别人,而且,他留心公事,也不是别人赶得上的。

听说,周忱有一册日记,亲自记录每天做的事情,没有丝毫遗漏。就是每天是阴是晴,是风是雨,也一定详细记载。譬如说:某一天,中午以前晴,中午以后阴。某一天刮东风,某一天起西风。某一天日夜下雨。人们开始不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什么。

有一天,一个百姓来报告:运粮船被风刮走了。周忱询问他丢船是哪一天?午前还是午后,刮的东风还是西风?那人不知道而胡乱回答,周忱把实际情况一一告诉他。那人惊讶、佩服,使其行骗没有成功!

于是,人们知道周忱记录风雨,也是为了公事,不是随便写写的。

【评点】

曾任工部右侍郎、江南巡抚、工部尚书等职的周忱,留心世事,每天写日记,大小必录,虽嫌烦琐,终归有用。周忱就以这,见了成效。不过,这只是一个方面。它同时说明:为官,理应心细,体情察物,久而久之,自然会增长学识、才干。周忱的学识、才干过人,也许这是原因之一。

五、清除异己,生死互忌

明代陈洪谟《继世纪闻》记载:

刘瑾:本姓谈,因投靠宦官刘氏,故以刘为姓。兴平(今陕西兴平)人。自阉入宫,性狠善辩,深得明武宗宠信,大小政事都由他一人处置,后图谋不轨,被杀。

张永:人名,明武宗初年,掌管神机营,和刘瑾一派。后与刘瑾分裂,并深恶刘瑾行事,刘瑾图谋不轨时,上书请诛杀刘瑾。

刘瑾想独掌朝政大权,就尽力清除排挤自己的人。一天,他乘空对明武宗说,把张永调到南京,武宗批准了,刘瑾当天就驱赶张永,逼他上路。并在各处禁门张榜,不许人进出。张永发觉后,直接跑到武宗皇帝面前,诉说自己无罪,是被刘瑾陷害。武宗把刘瑾召来,当面说清楚。两人言语不合,张永就挥动拳头打刘瑾,谷大用等人劝解,并要各位近臣备下酒菜为刘瑾、张永说和。因此,张永才没有被贬出京城,但从此痛恨刘瑾。

【评点】

权势、利禄的诱惑,使朝廷大臣争权夺利、彼此倾轧,这是很平

常的。刘瑾与张永之争,是封建社会政治黑暗的一个侧影。清除异己,生死互忌。中共邪党,与此不差毫厘!

六、小人谄态,千奇百怪!

明代于慎行《谷山笔麈》记载:

蔡京,字符长,北宋兴化仙游(今属福建)人。曾任开封知府、户部尚书、右仆射、太师等职。在位时排除异己,搜刮民财,后被宋钦宗放逐到岭南,死于途中。

小人谄媚的样子,无所不至,古今是一个道理。蔡京在位的时候,他的党羽有个人叫薛昂,因为蔡京援引,得以执掌朝政,于是,他全家都为蔡京避讳,有人失误,说了蔡京的名字,没有避讳,就用鞭子抽打。他曾经失误说了蔡京的名字,就自己用手打自己的嘴巴。谄媚到了这样的地步,真是可悲。

张居当宰相,正在位时,有个朱御史,是外来的幕僚。张居正卧病在床,满朝的士大夫,都为他设立牌位,祭祀祈祷。朱御史甚至在马上,用头顶着香盒,跑到寺庙里去。不久,刺史出京巡视,京城长吏照旧例送上祭祀后的牛羊猪,朱御吏大吃一惊,骂道:“你没有听说我在为张丞相(张居当)吃斋吗?为什么把肉食送给我?”这又比薛昂谄媚得更厉害了。唉!谄媚的人,真要能够以趋附、侍奉权要的心,来侍奉君主,一定是忠臣;来侍奉父母,一定是孝子。但他们心甘情愿这样巴结权贵。小人谄态,千奇百怪!把他们作为奴才,圈起来喂养,也没有玷污他们。

【评点】

喜欢谄媚奉承的人,在强者面前,仿佛是温顺的羊,一副奴才模样,唯恐恭敬得不够而生冒犯,于是有种种丑态。在他们自己是一片虔诚,实在是让世人不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