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图)

2019-06-08 08:05 作者: 曾节明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台湾 习近平 川普
“六四”三十周年前夕,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打破顾忌高规格会见民运人士(中华民国总统府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6月8日讯】最近张杰博士在博讯推出大作,宏篇大论什么“再发生八九民主运动,习近平是开枪还是开溜?”

余不禁慨叹于张博士等大批异议人士孜孜不倦的“幻想”精神,浮想联翩地沉湎于不可能再发生的事情,就好比以吸毒来获取“幸福”感,如果中国反对派继续沉湎于此,乐此不疲的话,那真是无望了!

为什么“八九”式的民主运动不会再有?因为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没有了发生“八九”式民运的社会道德基础,对于此因,余在拙作《“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已经详做分析。“六四”屠杀后三十年来,中国大陆为何再也没有民主游行示威?其主要原因有:

一,“六四”屠杀后中共重新大力加强愚民洗脑,从江泽民开始,中共以反美日、反西方的伪民族主义对民众厉行洗脑,成效斐然,导致“八零后”、“九零后”群体脑残愤青遍地……

二,从1992年开始,一定程度地开放民间市场化闸门,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放纵色情业,以物欲腐蚀精英知识分子,“成效卓著”,导致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丧失理想主义,整体堕落,八十年代那种有理想、有道义担当的知识分子群体消亡;

三,中共成功地建立了“大维稳体系”,以庞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以不断扩编的“国保”体系为代表),以高科技手段,对社会实行全方位、精致化的监控,“将任何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使得国内反对派的组织和行动极为困难,基本陷入停滞;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六四”三十年来,中共已经摧毁了中国社会再次发生“六四”运动的社会道德基础:

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人心冷漠,见死不救普遍成风,一盘散沙成粉末状,人与人之间毫无共识,相互仇恨,象八十年代末那种追求自由民主的社会共识,早已荡然无存;社会诚信沦丧,假钞和假冒伪劣毒商品充斥,“人人害我,我害人人”之风兴起,中国人之间以邻为壑,几乎每一个都是一台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计算机,而不再有丝毫的公义精神和社会担当。

而自由民主事业,是一种需要公义精神和社会担当的理想主义事业,个体利益最大化算计的结果,必然是:搞自由民主的是神经病!

试问今天的北京市民,还有1989年时那种倾城声援学运(连小偷都罢偷参加)的道德激情吗?还有冒着枪林弹雨救死扶伤的义气吗?早没了,今天谁还上街为自由民主而游行,必然被民众视作神经病,甚至比维权上访的访民“冤民”还要不被人理解;对举牌裹状纸的“冤民”,旁观者还会说:咳,这霉鬼真是可怜呐!被人搞惨了...说不定还会施舍几块钱;

而对穿着“六四”、“自由民主”T恤的游街者,大多数人一定鼻子里一哼说:神经病!真是吃饱了撑的,纷纷避之不及。

笔者尝与一位著名的“南方街头运动”流亡者交流,该兄坦诚:举着“自由民主”的牌子站在国内街头,的确没有任何影响力,路人的眼光,基本上都当你是神经病...

社会道德基础的因素,之所以比中共高压监控的因素更重要,是因为:

再严厉的高压监控,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刻,而社会道德基础的丧失,则会导致有机会也闹不成民主运动,甚至导致民众无意追求自由民主。

高压和监控并非万能,2016年数千解放军退伍老兵,成功突破戒备森严的北京维稳体系,包围军委大楼就是典型例子。然而可惜的是,包围军委大楼的老兵,是一群以拥护党中央、拥戴习主席方式讨要经济待遇的维权者,这样的人人数再多,对中共专制又有什么触动呢?

老兵没有挑战中共专制的觉悟和社会道德担当。

“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国内的维权上访运动风起云涌,但却一盘散沙,访民们各维各的权,几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精细的算盘,就是尽量不沾自由民主,以免触犯中共,只要讨还自己的经济损失就OK,所以一个个都拥护党中央、拥护习近平,甚至怀揣状纸、毛主席像、习主席像,去跪国旗,被便衣武警打得哭爹喊妈,也不敢反对共产党。而且,只要有两块豆腐吃,就做狗当线人,去监控其他访民的访民,也大有人在,只要自己个案能解决,什么都干。

这种一盘散沙呈粉末状的道德颓废社会,能够形成民主运动,太阳真可以从西边出来了!

但Leebai网友不谙此理,迄今仍如《等待戈多》一样苦盼“六四”运动再次来临,其振振有词曰:

之所以三十年来没有民运,是因为经济发展,而中国的经济危机必然爆发,一旦中国老百姓经济受到打击,他们一定走上街头,形成“二次”六四!别忘了,八九“六四”运动,不就是因为邓小平“物价闯关”导致的通货膨胀引发的么?

这是典型的“经济决定论”谬误,试问:1989年“六四”运动的发生,黄金时段在央视播出的《河殇》起了什么作用?胡耀邦、赵紫阳的政治改革精神引发的社会激情起了什么作用?胡赵时期政治开明环境中,结社、沙龙、串联、媒体刊物的49年后前所未有自由,起了什么作用??

经济破产就可以自动引发民主追求吗?再试问:中国国内数以百万计的访民,基本上都是经济破落户,许多甚至完全破产,流落街头,他们怎么没有自由民主的追求?三十年来中国大陆维权上访运动不断,为什么没有一次民主运动??

由于理想主义彻底泯灭,极端的个体中心,个体利益最大化的算计,成了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所以三十年来中国大陆再无民主运动,照这样的现状,今后即便中共的专制失控,民间有的也只是大规模的无序暴乱,而决不会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如今不时上演的打砸、哄抢超市、货车的事件,已露出了这样的端倪。

极端的个体中心,个体利益最大化的算计,在“八零后”、“九零后”群体中体现得异常明显,2018年《纽约时报》刊登的调查文章说:中国年轻人大多数对“翻墙”不再感兴趣,即使给他们翻墙软件,他们也没有兴趣使用;令人震惊的是,主要原因倒不是恐惧(没几个知道“六四”屠杀),而是觉得与一己之利毫不相干(这就是追求自由民主在中国愈来愈被视作“神经病”的原因!)。

所有公道的人虽然痛心,但不能不承认:今天的中国社会,民众空前不堪,承载民主运动的道德已经荡然无存。

所以共特五毛嚷“民主化希望在八零后”,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搅混水;而刘晓波生前高唱“希望在民间”纯属媚众取宠。

现今的中国,已经不再有承载民主运动的道德基础,这个重要的因素,迄今却鲜有人看到;苏晓康先生与笔者不谋而合地指出:“六四”运动不会再有,但他没有看到这个原因,只是强调中共的高压和监控,导致六四式的民运发生不了,但他不知道高压监控也有防不胜防的时刻,老兵包围“八一”大楼就是一例。

道德基础因素更重要在于,它导致民众自觉地不追求自由民主。

中国社会道德的崩坏,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君不见“六四”后,中共再未发起“学雷锋”、“树新风”、“五讲四美”等道德运动,而是拼命鼓励“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的极端个体自利冷漠价值观,中共利用儒家的亲孝道,精神绑架异议人士,以亲人的受累迫使异议人士改弦更张;

中共故意不去修补“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没好报”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王海式的“打假英雄”,中共很快就不再允许,任由打假者遭打杀报复...这一切,为的就是摧毁道德热情、助长社会冷漠;

放纵声色犬马、利诱知识分子,挑动知识分子与劳工,贫者与富者的对立;大力散播残酷势利冷漠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所谓“狼性文化”)...都是摧毁社会道德的法术。

1989春夏之交,北京市民那种堵军车、救死扶伤、连小偷都罢偷的众志成城投身民运热情,显然令中共深感恐惧,中共就是要挖空心思地让中国社会道德败坏,让中国人一盘散沙、以邻为壑,以防止民众再度汇聚成社会性的反抗;中共宁愿要小偷、骗子,也不愿人“关心政治”,这就是今天中国大陆假冒伪劣毒横行的根本原因。

在中共的毒害和摧残下,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扭曲如天津大麻花;中国民众的道德素质,比八十年代大滑坡,他们不再为任何理想而奉献,这样的民众怎么可能为了自由民主而上街呢?

虽然民众如此不堪,但作为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应该纠结于民众的素质,只能面对现实。因为民众如此愚民败坏,是中共造成的,反对派即使不能寄望于民众的反抗,也应该抱着拯救的态度。

那么中国倒共变天的出路在哪里呢?明眼人知道,中共一定会因为内讧而垮台——邓小平在“六四”后也说:中国要出问题,就出在共产党内。

但是中共是不可能凭白内讧的,七十年来,中共内斗不断,为什么没有垮台?就因为共犯“同船”效应,因为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内斗的哪一方都不希望船沉;甚至连反毛的李锐,也不希望中共垮台,因为中共一垮,自己的医疗费、养老金和高干特供都没有了…...所以何苹和陈破空天天演绎中南海内斗,时时发出“中共快完”了的惊乍声,这完全是 幻想 + 相声。

中共内斗要发展到翻船的内讧地步,需要有强大的外因,这个外因就是台湾问题。方今习近平踌躇满志,立志建功立业做毛泽东第二,不拿下台湾是不行的,这边台湾人眼见香港“一国两制”沦丧的惨景,拒统的民意高涨,蔡英文民进党迎来“法理台独”前所未有的岛内良机;

更主要的是,现今美国朝野内外已形成围堵中共国共识,美中关系剧变,美国遏制中国大势已成,因而必然转向重新大力支援台湾对抗中共,蔡英文民进党迎来“法理台独”前所未有的国际良机。

眼见时机成熟,蔡英文借“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前所未有高调接见中国民运人士,对中共打出反制王牌。台湾必成中国民运的中心,而中共为了消灭起着巨大示范作用的华人民主社会——台湾,迟早会武力攻台。

北京武力攻台的惨败日,就是中共内讧及政变的登场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