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被社会主义害惨的国家(图)

2019-06-24 05:31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11月27日,一位委内瑞拉妇女和小孩在查韦斯巨幅画像前。
2018年11月27日,一位委内瑞拉妇女和小孩在前独裁者查韦斯巨幅画像前。(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24日讯】每到美国大选,都离不开一个辩论主题:走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其实这也是西方民主国家,尤其七大工业国家选举时的共同现象。西方的左派、右派有很多标志,经济政策(背后更是哲学理念)就是最重要的识别标准。

社会主义,就意味着更多的国家控制,更大的政府,更庞大的开销,更泛滥的社会福利,即政府要从摇篮管到坟墓。在这个政府包干的过程中,个体权利、个人自由、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都受到限制,都会萎缩。而没有了个人权利,最后就没有了个人。社会主义的极端形式,就是奥威尔的《动物农场》、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扎米亚京的《我们》;现实版,就是共产苏联,毛时代的中国,今天的北韩。

资本主义,则是推崇市场经济,由看不见的手(供求自然调节)来主导,而不是政府;同时拒绝政府用高税收均贫富(等于政府抢夺个人财产进行二次分配)。在真正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才可能最大程度地发挥个人潜力、保护个人权利,在这个前提下,才带来社会的繁荣。

我们且不说当年共产苏联和毛时代中国推行社会主义的恶果,也不提美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成功(成为世界唯一超强),只举几个其它国家的例子,就可以看出两种主义和政策带来的不同结局:

委内瑞拉:通膨率一千万%

当今世界关注焦点之一是委内瑞拉。上世纪70年代委内瑞拉的经济是整个南美洲最好的,结果崇拜毛泽东的查韦斯拿到总统权力后,推行社会主义政策,政府包揽一切,完全毁了这个国家。查韦斯的口号是:“21世纪属于社会主义”。“富有是坏事”。他制造贫富对立,煽动穷人革命,实行全面国有化(包括石油公司),国家控制商品价格,广泛提供福利补助的社会主义政策,结果委内瑞拉成为这种乌托邦的试验地和牺牲品。

查维兹死了,留下一个烂摊子:委内瑞拉物价飞涨,货币暴跌,目前通膨率政府承认170万%,国际货币基金预测高达1千万%!3200万人口的委内瑞拉,现已有300万人逃离,占总人口近10%!成为严重的政治和人道危机!

曼德拉们毁掉了南非

另一个很典型的国家是南非。它曾是整个非洲唯一发达国家,被称为“非洲经济巨人”,因从1965至1982年的17年里年均经济成长率达15.2%。当时南非的高速公路里程一度仅次于美国、德国,居世界第三。

但是,在崇拜毛泽东的黑人领袖曼德拉掌权后,他的国大党至今执政24年,一直推行社会主义,结果把南非带入灾难:南非早年的经济腾飞迅速变成走向萧条,经济多年停滞不前。据世界银行数据,从2014年至今,南非的经济增长率接近零!南非失业率过去多年在20%以上,目前是27.1%,全球第二高(第一是委内瑞拉,34%)。

南非除了失业率高、经济成长率低之外,还有三个惊人记录:艾滋病、强奸率、凶杀率都是全球第一。每天有大约50起故意杀人,100起强奸,700起盗窃和500起其它暴力袭击犯罪被官方记录在案。南非超过700万成人(占人口14%)感染了艾滋病。

曼德拉2013年底去世后,我在《曼德拉不是英雄》一文中质问:一个国家三分之一的女学生有艾滋病,三分之一的孕妇是艾滋病患者,每26秒就有一起强暴,每四个成年男子里就一个有过强奸行为,甚至不断发生轮奸婴幼儿的暴行,凶杀率居世界前列,人均寿命大幅降低,失业率高攀,经济滞缓,腐败遍地,如此这般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以前从没有过的!难道这就是被称为“道德圣人”的曼德拉和他的继承人给南非留下的“伟大遗产”和“道德启示”吗?

阿根廷,要为她哭泣

与南非的例子比较接近的还有美洲的阿根廷。南非是非洲大国,阿根廷领土面积(近300万平方公里)全球排第8位(前7位是俄罗斯、加拿大、中国、美国、巴西、澳大利亚、印度)。阿根廷是拉美第三大经济体(仅次于墨西哥和巴西)。二战前,阿根廷排在世界富有前列。1914年时,阿根廷的人均GDP就已超过德国、法国、意大利;之前已连续43年经济成长率超过6%(这个纪录至今没有其它国家打破)。有评论说,在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电影中,富有的外国人的形象,基本全是阿根廷人。

结果,这样一个富有的阿根廷,就被社会主义给迅速毁掉了!因为一个热衷均贫富、政府垄断、国有化的陆军上校胡安.庇隆在四十年代获得权力、当上了总统,他的社会主义想法和民粹主义后来被称为“庇隆主义”。庇隆主义没有给阿根廷带来庇护,更没有带来兴隆,而是贫困,经济灾难,社会动荡。

庇隆的第二任夫人艾薇塔也是狂热社会主义者,美国左倾的好莱坞曾拍出电影《艾薇塔》歌颂她,其主题歌《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感动过无数乌托邦梦幻者。其实,阿根廷人民需要哭泣,为过去支持庇隆、艾薇塔搞垮了经济、造成社会灾难而哭泣和忏悔。

阿根廷直到2015年才发生真正变化,就是重视商业、走市场经济的企业家马克里当选了总统,开始终结“庇隆主义正义党左派政府过度干预市场经济导致阿根廷经济停滞的情况”,结束四高(高关税、高腐败、高福利、高通胀),走出庇隆主义的阴影,迈向资本主义——重视个人权利,保护私有财产,不再国有化和反美反西方,而成为美国的盟友。今年阿根廷将举行总统大选,曾做过两届总统的庇隆主义信奉者、左倾的克里斯蒂娜要卷土重来,看阿根廷人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智利:挽救国家的政变将军

拉美地区与阿根廷类似的智利,也是没有非洲裔人口,种族以欧洲白人、混血族群居多。1970年,信奉马克思主义的阿连德当选总统,立即推行社会主义政策,像当年毛泽东推行“土改”和“工商改造”那样,强行没收私人土地,把企业全面国有化。结果迅速把智利带入灾难:智利的通货膨胀率当时高达1000%。

在全国怨声载道之际,皮诺切特将军发动政变,推翻了阿连德政府,阻止了智利的赤化。随后皮诺切特去找了美国芝加哥大学的自由经济学大师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拿到的“药方”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全面私有化、市场化,大幅削税,减少国家控制,给企业松绑,降低政府开支,用优惠政策吸引外资等。结果在皮诺切特掌权的17年中,智利成为拉美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到皮诺切特卸职的1990年,智利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40%,人均收入达12,000美元。

但皮诺切特将军领导的政变,广受西方左派的痛恨和谴责,因为他结束了左派们心仪向往的社会主义。事实是,这位勇敢的将军挽救了智利。在军政府下,智利被阻止了走向社会主义,更拒绝了古巴化和苏联化。皮诺切特之后,智利虽有过三次左派执政,但他们无法完全推翻利伯维尔场的经济底座。后来又有两次右派执政,现在就是保守派的皮涅拉当总统,进一步强化了市场经济的道路。目前智利的人均收入已达1万6千美元,是整个南美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这一切都得利于弗里德曼告诉皮诺切特的秘方,他兑现了:实行市场经济,拒绝社会主义!

最拒绝社会主义的国家应该是美国。当然美国左派也是热衷社会主义,但受到右派的强烈反弹和制约。川普(特朗普)总统不久前在迈阿密演讲誓言:美国绝不走社会主义。1820年时,美国经济只占全球2%,而今天,美国经济规模世界第一,占全球24%(近1/4),而美国人口只占全球4%。这一切,都来自民主制度和资本主义。哈耶克说社会主义是通向奴役之路,是灾难!而市场经济是通向自由之路,资本主义的背后,是尊重人的权利和自由,这样的理念和实践,才可能带来个人的富有、国家的强大、社会的真正公平和稳定。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9年6月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