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原:习近平频发亡党之声 因三股势力三类人?(图)

2019-10-15 13:50 作者: 郑中原

手机版 正体 2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试图在意识形态方面挽救中共,图为2019年9月30日习与一众高官祭中共“烈士”。
 习近平试图在意识形态方面挽救中共,图为2019年9月30日习与一众高官祭中共“烈士”。(图片来源:Mark Schiefelbein - 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0月15日讯】近期习近平言论不时透过各种管道发出,其中习罕见称只有中共自己能打败自己,话中有话,自相矛盾,一方面似乎对于其党“强大”到无人能敌自负满满,但另一方面又对亡党危机难掩忧心忡忡。习说中共自己打败自己,很可能会一语成谶。

习提前频发“亡党”之声

最新这一波中共意识大恐慌,始自今年7月1日前后,这一天也就是中共自定的所谓“建党日”,当天也早已被国际上定为“退党(中共)日”。在这之前,习近平6月24日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警告称:“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小管涌就会沦为大塌方”。

习近平这个“危险无处不在”说法,在外界看来,无疑是一种变相的“亡党警告”。

9月3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一个培训班开班仪式上讲话,高频率使用中共原教旨党话“斗争”,尽显党性之暴烈,肃杀之气弥漫。

9月16日,中共党刊《求是》重发习近平5年前的讲话文稿,声称照抄他国政治制度会葬送中共前途,注意习用的是仍然是不吉的词“葬送”。这番话的潜在背景可能就是,党内很多声音提出要政改?

10月2日,中共刚刚搞完劳民伤财的建政70周年大阅兵,党刊《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一年多以前的一篇讲话,大谈“要敢于进行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防止祸起萧墙”。习还声称,其党有8900多万名党员、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没有第二人”。

习的前述这些“豪言”,不如说是“危言”说辞,归结起来可见,他在为保住共产党政权,做最后的努力。

但是,没有人认为有人会跟着习折腾,中共大部分党员和干部对共产主义理想的信念早已荡然无存了。他们现在几乎处于怠政状态,大家都观望着。最近当局不断抛出的贪官,很多都被强调所谓政治不担当、违背中共初心、对党不忠诚等意识形态罪名,甚至阅读境外书刊也被列为大罪,可见中共本身已经风声鹤唳,唯有不断对敢于“不忠者”杀鸡儆猴。

而从正面这方向,我们也能看到,近十多年来,中国大陆乃至海外,人们都可以了解到一个退出中共组织的全球性浪潮,这个应该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这是一个在悄然改变中国的行动。据网上数据显示,目前以真名或化名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含团和队)已超过三亿四千万人(其中党员人数不详)。这个运动关系到一个中共内心极度恐惧的事实,就是中国大陆许多人、特别是官员,因为不能向中共退党(中共也不许退),于是公开以真名、化名在海外退党网站声明退。这样就形成了一股精神力量,也就是“身在曹营心中汉”,共产党号称九千万党员,当中相当部分已经不能算是它的人,一旦天下有事,关键时刻他们会助力变局。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为了利益暂时还没有声明退出,他们或许对共产党邪恶本质认识未清,自认为可去可留,但此时不切割未来是否有机会就难说了。另外,固守中共的人当然还是会有,纵然有也不多了,当他们慢慢看出其党的高层也在谋后路、忙着往海外资产转移的真相,他们也会发生变化。

“斗争”将加剧 中共亡于自败

那么,习所说的中共的下场既然是自己了断,又将会如何演变呢?其实前述这项退党运动一方面是催化作用,换句话说,是一个精神觉醒运动,另一方面也是需要等待着变化。真正的这种变化需要一些触发点,在极权维稳之下的中国,这些时局突变的触发点,现阶段不太可能出现在街头,极有可能就是习所说的,来自党内斗争,最终搞定中共的,正是它自己。

近期由“三呆国师”王沪宁牵头进行的中共找“初心”主题教育活动,其实就是一项清党行动,习高声向全党吆喝“斗争”,背后藏着对不同势力的敲打和清算意图。

这段时间许多分析都认同,美中贸易战打打停停,中共政权赖以维持执政合法性的经济已经不行了,失业暗流涌动,民心开始不稳,香港民众抗争,让中共进退维谷,加上美国在中共人权迫害问题上频频出手,涉及制裁的法案一个接一个,北京当政者压力山大。这些是表现在外的,习近平和一众高层,真正不可告人的难度是党内反对声音四起,高层权斗你死我活,开会吵得不可开交,出来还要装着没事“秀团结”。

留意到10月8日中共人大首次以立法方式,准备将禁止“反党”引入到全体公职人员中,这一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草案)》的文件明确拟规定,公开发表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改革开放的将被开除。这说明,不但是中共党内,整个中共体制内将被严控。但反过来看,立这法的潜在背景就是,证实整个体制内官员,都在反共,甚至是反习了。

但是这种高压的维持能长久吗?萧墙已生祸乱,尤如一个病人已无药可救待死,即使如习所说刮骨断腕,也无治。

三股势力和三类人?

曾有论者分析现在有三类人是习要防备的,一是常委中对习不满,敢和习唱反调,敢对他玩阴阳两手的人;二是红二代和官二代中,因为习搞钱搞到他们头上对习不满的人;三是党内其他一些反习势力或者不合作势力,或者搅局,甚至背叛,向海外通风报信的人。

这种说法略为偏重于各种势力对习本人的威胁,其实,中共不倒,另一个人上台也改变不了中国,故此我们更应该上升扩大到对中共本身的威胁来看待。

笔者早前有篇文章介绍过,9月4日网络上传出一段神秘录音,一名疑似中共高层官员透露出美中贸易战已引发中共统治危机,经济硬着陆会带来中国巨大的变化。该官员提到,目前中共高层有三股势力在斗争,但谁上台对中国都是危险。(详见:神秘高官曝三股势力党内斗 鹿死谁手?

笔者有讲过,这段高官录音虽未经证实,但所说的情况与中国政局基本吻合。说到三股势力,网上有说法认为,有关应对贸易战,中共高层有所谓洋务派、帝师派和元老派,习介于之间不知听谁的,其中元老派挺帝师派。但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起码将元老们划一是不恰当的,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李瑞环等人和江泽民、曾庆红同盟是不可能的。如果要说中共高层“三个势力在斗争”,其实就是所谓习派、江派、团派,太子党势力则交错其中。但是,如果从意识形态去分,不分派别,中共体制内,应该还是常规的左中右三派,尽管倾向开明的右派在严控的国内舆论中似乎没有表现,甚至被封杀、失声。当然,这里的划分并不包括民间的异议人士,只是党内部分。

中共独裁专制铁幕下,民意难以抒发,但推崇“斗争哲学”的中共,党内斗争从来没有停过,往往在关键时期爆发。至于这种斗争怎样突然加剧,成为引发中共全党分裂,体制内全员参与抛弃共产党之后的重新分野的变局?我们拭目以待。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