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蒋夫人视察前线受伤 说到委员长之起居(图)

2019-11-04 01:25 作者: 陈孝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蒋介石、宋美龄和美国飞虎队陈纳德将
1940年,蒋委员长、夫人宋美龄和美国飞虎队陈纳德将军合影。(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蒋委员长夫人宋美龄女士,在抗战期间,赞襄最高帷幕,周旋中外坛坫之折冲,及空军作战之策划,与东西北三线之慰劳与救护,可谓本其所受西方最高学府之教育,以贡献于国族,确为有目共见,固无须记者为其揄扬也。

自有委员长夫人之亦步亦趋,粉碎前人所谓“妇人在军中,兵气恐不扬”之重男轻女,牢不可破之数千年成见,无异直接援助妇女解放运动,可谓由事实一一表现出来,值得吾人大书特书,为吾国妇女界划一新时代也。

淞沪战事,自八一三展开以迄今日,委员长亲临前线面授机宜者,确有六七次之多,以事关最高统帅行动,绝对应守秘密,今已届可以披露时期,略现一鳞半爪,当可以坚强读者抗战到底之信心,记者之用意在此。

委员长每躬临前线,夫人必从,虽在敌机不断轰炸,与重炮集中射击之下,夫人从未气沮,且特别兴奋,履险如夷,全线将士,面聆委员长机宜,前仆后继,视死如归。虽系委员长平日熏陶有素,将士深切认识神圣抗战之使命,而夫人忠勇坚贞之气所感动,亦足令敌人披靡者也。

夫人赴淞沪前线视察,摔车受伤,以迄平安抵京,业经京沪报纸披露,兹录全文于下:

蒋夫人二十三日由京来沪至前线视察,并慰劳将士,同行者有端纳顾问及军官一人,共乘篷车一辆,下午四时半抵距沪不远之某处,汽车后一轮胎突然爆裂。时车行颇速,致倾入路旁小沟中。蒋夫人被猛烈摔出车外十四尺之远,昏迷不省人事,端纳等亦被摔出,但未受伤,即将蒋夫人救至附近之一农舍中。约历一刻钟始行苏醒。蒋夫人不顾创伤痛苦,仍坚持欲完成其赴前线之任务,抵达后在前线视察约一小时之久,至十一时始行抵沪。当延医诊视,翌日并以爱克斯光检查,发觉有一筋骨折断。经妥治后已告痊愈,二十九日平安返京。据端纳谈,肇事时如蒋夫人被摔至公路之另一旁,或将有性命之忧,盖当时适有汽车一辆疾驶而过也。

按沪战发生以来,敌机在京沪公路及铁路上投弹扫射几成日常功课,英大使亦曾被袭受伤,是以往来京沪道上者率在夜间。蒋夫人不避艰险,竟于日间赴前线,其大无畏之勇敢精神,殊堪钦佩。而于出事受伤后,仍不顾苦痛,坚欲完成视察前线之任务,其公忠为国之赤诚,尤足崇敬云。

读者一考其时日,不难恍然夫。此行之使命,不仅视察与慰劳前方将士而已,实含有“激励军心,死守大场”,保卫大上海之壮举。夫人之外,尚有呼之欲出之身系国族存亡其人者,不难思过半矣。京沪记者,虽未道及,吾人不能不闻讯致最敬之意也。

回忆记者(本文作者陈孝威将军)于五月五日,在桂林与今之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将军,畅谈时事,语及委员长之起居,辄以委员长健康为念。白副总长有下列几句话:“国族危险,已到最后关头,吾国有好几十万军队,尽是委员长一手训练出来。除了他,哪一个能够统率起来?所以吾人不特要竭诚拥护最高领袖,还要诚恳的祈祷他为国族‘寿而康’(载在《最后关头之总参谋长》一文中)。”

当时白副总长与委员长,隔绝将近十年,尚未谋面,已经关心委员长之健康,识见自是高人一着。抗战以来,万机业集,繁剧可想而知,凡属站在民族战争战线的人们,哪一个不关心我们最高领袖的起居?记者也是其中之一人。兹据某权威文化人于谒见委员长之后,写了一篇谒见记。中有此一段,亟为录之如下:

“蒋先生的态度,素来有威可畏的,有好些人立在他面前不知不觉地手足要战栗,但他对我总是格外的和蔼。北伐时是这样,十年后的今日第一次见面也依然是这样。这使我特别感觉着慰适。

我也同样地感觉着蒋先生的精神,比从前更好了。眼睛分外的精神,脸色异常红润,焕发着光彩。这神采就是在北伐的当时,都没有见过的。我见过些西安事变后的蒋先生的像,觉得很有憔悴的精神。抗战以来的局面不用说异常繁剧的。念到蒋先生的健康,我自己是暗暗地怀着几分的忧虑,但这忧虑,完全是杞忧,由我自己的眼睛已经证明了。

‘目击而道存’,储蓄在脑里所想说的话,顿时也感觉着丝毫也没有说的必要。因为蒋先生的眼神充分地表明着钢铁样的抗战决心,蒋先生的健康也充分地保证着钢铁样的抗战持久性。抗战既决心而能持久,国家的幸福,还能有更超过这一点的吗?”

读者览毕,自必挟有无限欢迎鼓舞之内在的燃烧,同时对于最后胜利之属于我,如同铁卷丹书一般,无论任何艰难挫折,皆不足摇动全民抗战到底的意志,那可以不必言矣。

委员长自抗战展开以后,每日起床较平时五时更早,办公时间更提前。简而言之,每日生活,都是办公,不知辞典中有“休息”二字。除批判文电,见客外,稍有余闲,必向前线将士将领按名通电话一次。如果前线参加单位,有一百师,至少须通电话一百次,一似点名一样。此种精神感召作用,是有无上的效力,使每次电话说三分钟,一百次须用三百分钟,恰合五小时之数。此天赋精力,并精神愈用而愈焕发之先天,与白副总长,终日不离听筒,钜细必亲,珠联合璧,相得益彰。仅此打电话之工作,已教人吃消不下,委员长精力之过人,可令敌人闻风丧胆,吾人得此最高明之领袖,领导全民抗争,得勿输力输财,以取得最后之胜利者矣!

陈孝威 

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1937年11月11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