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这样打造“世界一流军队”的?(视频)

2019-12-06 08:02 作者: 斯洋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 川普 解放军
中共“辽宁号”航空母舰(Getty Image)

【看中国2019年12月6日讯】习近平2017年在中共19大上为军队定下了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2049年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明确目标。美国研究中国军事的专家认为,中共的“世界一流”军队是以参照美军为标准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寄望通过模仿美军,来“击败”美军。

“世界一流”军队以美军为标准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日前举行题为“世界一流军队:评估中国的全球军事雄心”的听证会。在被问到如何定义“世界第一”的标准时,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邓志强(Abraham Denmark)说:“‘世界一流’军队的标准是一个日渐变化的目标。在我看来,美军制定了标准。我希望我们继续保持这个优势,并持续推高这个世界一流的标准,使得中国人民解放军无法企及。”

曾经担任美国国防部东亚事务副助理部长的邓志强同时强调,有没有达到“世界第一”的标准,对中国决策者来说并不是太有意义。最重要的是,面对美军,中国的军力是否能够帮助完成自己的政治目标。

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的亚洲研究学者克里斯托弗・杨(Christopher Yung)在听证会上说,虽然中国军队没有明文显示以美军为参照标准,但是,中国军队的训练和操作很多是在模仿美军。

他说:“看看他们在一些操作中模仿美军的做法,看看他们的航空母舰,看看他们的飞行甲板操作,这让我感觉到,也许没有写下来,但是他们一定在观察,对比,把他们的行动和他们需要采取的行动与我们正在作的相比。中国人怎么看‘世界一流’?他们自然在看我们。”

“偷师”美军,中国军事科技正“接近”美军?

中国军队的发展以美军为标准可以追溯到1991年的海湾战争。正是在海湾战争中看到美军的高科技在局部战争中发挥的威力,中国决定专注提升中国人民解放军打赢“高科技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到了2000年代,这个目标又变成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资深亚洲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能否实现军队的全面机械化和全面信息化已经成为中国军队能否成为“世界一流”军队的标准。

报告的题目是“以美国人之道还治美国人之身--中国特色的抵消战略”。报告说:“中国人民解放军过去24年来一直耐心追踪美军”,“解放军研究了美国人擅长的的战争方法,设计了一套利用其弱点并抵消其优势的战略,在军事科技实力方面尤其如此。”

报告说,中国军队利用工业与科技间谍来提升技术优势,对美国军方的能力和作战方法进行研究,寻找利用薄弱环节,同时发展远程精确制导导弹,并在人工智能领域巨额投资,以便取得战场优势。

美国国防情报局高级情报分析师丹尼尔・泰勒(Daniel K.Taylor)在听证会上说,中国认为现代战争就是信息化战争,近20年来,中国军队在发展网络、太空和电子战能力方面投入巨大。他说,虽然还不能确定中国军方在高科技领域是否已经成为美国的“近乎匹配的敌手”,但是,中国的确取得了长足进步。

中国希望“模仿”美军来“还治”美军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6月26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希望通过“模仿”美军的方式来打败美军(“China hopes to beat America’s armed forces by copying them”)。

文章说,20多年来,中国军队的改革措施无不受美军影响,与美军有关。这些措施包括,专注提升解放军打赢“高科技环境下的局部战争”的能力;将中国军队由原先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各个战区负责不同地理区域的可能战事;在海、陆、空军之外增设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提升各个兵种间的联合作战能力等。

文章特别指出,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的设立就是专门“针对”美军的弱点的。文章说,美军的通讯依赖卫星、电脑网络和其他高科技渠道,而习近平的战略支援部队就是针对美军的这些系统的。战略支援部队负责太空、网络以及心理战。

文章提到重要的一点是,由于网络和电子战可能会切断指挥员和各个战斗部队的联系,现代战争需要分散决策权,而共产党威权统治可能会影响战争决策机制。

美国和台湾目前是中国军队最大的敌人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中国军队问题的教授傅泰林(Taylor Fravel)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美国和台湾是现阶段中国军队最大的敌人。

在被问到中国军队认为谁是他们的最大敌人时,他这样说到:“根据现在的战略,我认为,是台湾和美国,主要是针对台湾问题的,而且,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台湾和美国并不是分开的,对我来说,这点很重要的。第二对手应该是印度、可能还有日本,因为尖阁列岛(钓鱼岛)与中国开战......”

傅泰林说,鉴于美中关系的恶化,美国将来成为中国军队的首要敌人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美国国会下属机构日前举行的一个听证会上,美国的中国军事研究专家指出,中国打造“世界一流军队”,最核心的弱点是人的问题,复合型军事人才极度缺乏。另外,虽然中国军队的远征能力近年来得到显著提升,但是,中国军队的远征作战能力却不能满足日渐扩张的中国海外利益的需求。中国军队保护海外利益的能力目前仍然处于明显的“赤字”状态,中国军队甚至还不能“远征”台湾。

人的因素成为最核心的弱点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6月20日举行题为“世界一流军队:评估中国的全球军事雄心”的听证会。

在听证会上,美国国防大学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主任菲力普‧桑德斯(Phillip C.Saunders)在谈到中国军队成为“世界一流军队”的最大障碍时说:“我觉得最主要的限制在人的方面。硬件方面没有那么大(问题)、组织方面也没有那么大(问题),而是你有没有够格的参谋、够格的联合作战的指挥官?这在我看来是解放军目前最不足的地方。你很难为这样的事制定标准。”

桑德斯以解放军陆军军官为例说,在成为一个核心的副指挥官之前,一个陆军军官的主要活动都局限在一个战区,而这是一个很有限的窗口。

他解释说:“你可能很了解陆军的运作,但是你却不了解其他的军种的情况,你没有更广阔的视野,你不知道如何指挥联合作战部队,我认为这是真正的限制。”

根据习近平“能打仗、打胜仗”的强军目标,加强联合作战能力是中国军队改革的重点。桑德斯在和同事以及兰德公司的专家们在今年3月合写的中国军改评估报告中说,“实现联合作战能力的重要部分是培养一批复合型指挥官,但中国目前极度缺乏此种军事人才。”

桑德斯说,要实现联合作战能力,中国军队必须改变人事、晋升以及工作轮换的体系。这对中国军队来说是破坏性的调整。

桑德斯还说,中国军队面临的一个更大的问题是组织文化。他解释说:“一支以列宁主义为基础的部队,一支聆听最上层命令的部队……你希望你的军队充分利用战地信息,采取主动,使得部队更有力量。但是这种做法是否与解放军的组织文化相符?是否与列宁主义的体系相符?我认为这是最大的问题,也是最大的障碍。”

根据桑德斯及其同事的中国军改报告,军改的第二个重点就是加强共产党对军队的控制。

缺乏训练有素受过高等教育的士兵

缺乏训练有素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士兵可能中国军队实现“世界一流”目标的另一个障碍。

习近平可能也意识到这个问题。5月21日,习近平考察江西省南昌的陆军步兵学院时强调,要贯彻强军思想,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走内涵式发展道路,以及全面提高办学育人水平,为强军事业提供人才支持。

五角大楼5月份的中国军力报告说,中国在人工智能、先进机器人以及量子计算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香港《南华早报》5月份的一篇文章援引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御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的话说,现在的挑战就是,但是如何满足现代战争所需要的技术过硬、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事问题。

“特别是,解放军追求联合作战能力的改革,那就意味着解放军的士兵要更多的了解各个军种、武器系统以及传感器的能力。”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2016年的一份题为《中国未完成的军队转型:评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短板》报告引述中国军事作家和外国观察家的说法称,中国武装部队的许多主要弱点来自于组织结构的缺陷,以及解放军人员素质难以达到有效执行任务所要求的水平。其中,人力资本领域的弱点包括:官兵的受教育程度偏低和技术熟练程度不足等问题长期存在;心理和生理健康方面的短板;以及腐败、士气和敬业精神等问题,譬如难以接受军纪和保持行动安全。尤其针对未来战争中至关重要的海军、空军和信息化为主导的战场形式中,解放军人员在整合新型作战装备并将其转化为实际作战能力上仍然存在欠缺。

中国军队缺乏远征作战能力 什么是一支军队的远征能力?

根据美国陆军的定义,远征能力指的是“在世界范围内迅速部署战斗部队,并在到达后执行行动的能力”。根据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定义,远征能力指的是“武装部队在外国完成特别目标的军事行动”。这些目标包括在灾难时提供人道援助、帮助建立和维持当地的和平、保护在外国的美国公民和商业利益、对外国利益团体的过激行动进行报复、在战斗行动中击败敌对政府的作战部队,并摧毁这个政府。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的克里斯多夫・杨说,考虑到中国的战略和政治目标,以及不通过战争手段达到目标的需求,中国的远征能力应该更接近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定义。

克里斯多夫・杨在听证会的书面证词中写道,中国已经成功地获得了支持海外利益以及台湾利益行动所需的平台、武器系统以及相关的民用资产,甚至也为在非激烈冲突环境与和平时期执行远征任务奠定了基础,但是中国军队距离真正的远征能力还有相当的差距,特别是在激烈冲突的环境中。

中国海外利益在增长,中国军队保护海外利益的远征能力处于“赤字”水准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中国海事研究所的伊萨克・卡顿(Isaac Kardon)也说,中国打造“世界一流军队”的努力正在顺利进行中,但是军队在保护海外利益的能力方面“明显处于赤字”状态。他说,中国海外人力、资本和资源迅速增长的需求超过了中国能提供的安全保障供应。

他以吉布提海外基地为例,他说,吉布提后勤补给设施的建立是中国解放军向在海外执行地面、海上以及空中任务迈出的巨大一步,但是,鉴于这个孤立的基地并没有得到其他基地的相互支援和供应,中国解放军在中国近海之外的地方执行大型任务的能力在可遇见的将来继续受限。

卡顿说,中国国营公司在世界各地拥有经营权或者占有股份的港口应该也不能被用作秘密的情报和军事行动,一旦被发现,不仅会影响那个项目的利益,也会影响中国与所在东道主国的关系,从而影响其他中国专案。

正是因为这样,中国解放军的海外任务只能局限于“保护海外利益”,而不是发展海外的重大战斗能力。

卡顿说,自1993年中国成为一个原油净进口国以来,随着江泽民时代的“走出去”战略,到胡锦涛的“新历史使命”到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公司寻求海外市场和资源以及建立海外港口的速度和规模一天天在扩大,但是中国军队提供安全保障的能力却一直滞后于这个发展趋势。他说,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的发展更是让解放军在20年来面临的挑战越发变得严峻。

中国军队甚至还不具备远征台湾的能力

海军陆战队大学的亚洲研究学者克里斯多夫・杨(Christopher Yung)说,中国军队在攻打台湾的能力方面也存在差距。

他说,技术上,中国已经拥有的攻打台湾的所有硬件元素,登陆艇、两栖攻击车、登陆舰、水面作战人员、两栖训练的陆军、保障飞机,但是,中国军队缺乏远征作战的跨军种无缝连接经验。这些无缝连接需要负责的指挥和控制、训练有素的跨军种协调以及考虑周全的军事原则等。解放军远征作战最值得一提的事例只是参与亚丁湾的打击海盗行动。

不过,美国国防部2019年向国会提交的报告指出,中国在硬件上也不具备攻打台湾的能力。报告指出,中国海军最缺乏的就是两栖攻击作战力量,特别是在台海作战与南中国海岛礁作战中。

美国《大众机械》月刊网站5月20日发表美国军事安全评论员凯尔・沟上(Kyle Mizokami)的文章说,中国的很多舰艇并不适合远征作战。

他说,中国海军拥有300艘军舰,包括航母、驱逐舰、护卫舰、潜艇和两栖舰,超过了美国海军的287艘,但是,沟上说,中国海军力量主要体现在水面舰艇方面,其中很多舰艇并不适合远征作战。

他说,056型护卫舰仅适用于显示军事力量和驱赶进入中国沿海及附近海域的潜艇。054A型护卫舰体积稍大一些,但它不具备防御航母战斗群或远端打击的能力。这两种军舰就占了中国军舰的三分之一。

沟上还说,中国缺少海军执行远端作战行动必备的大型力量投射平台。中国目前只有一艘航母,没有两栖攻击舰,也没有巡洋舰--一种比驱逐舰体积更大的水面舰艇。而巡洋舰是美国海军用于保护航母和两栖攻击舰免遭大规模导弹攻击的主要舰艇。

也有报导说,为攻打台湾量身定制的075型号攻击舰虽然可以在2025年投入使用,但是,075型攻击舰没有垂直/短距起降战机,还是无法与美国的“黄蜂”级两栖攻击舰相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