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川普 民主党将在下届总统大选付出代价(图)

2019-12-24 10:49 作者: 《上报》普通人的自由主义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 弹劾 白宫
美国国会众议院全院投票,众议员以230票对197票和229票对198票的结果,通过对美国总统川普的两项弹劾条款。(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2月24日讯】好面子的川普(特朗普)成为第三个众议院弹劾成功的总统,尽管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占有多数,确保他可以完成任期,甚至竞选连任。川普明明在通俄们一事上,全身而退,但却又要在乌克兰的外援上,留下把柄,穿尽官僚体系给他的民主党小鞋,难道还不知道隔墙有耳,随时有人要抓他小辫子吗?但更重要的是,一如奥巴马初上任时说的,“选举是有后果的,到头来,我赢了。”川普有着傲人的经济、外交的成绩,但他的言行颇有争议,造成2018年期中选举的大败,让民主党变成众院最大党,而种下被弹劾的种子。

弹劾成案 局势翻转

但弹劾成案,立刻让局势翻转,民主党也许给了共和党团结最需要的火药引子,2020年的选举,民主党可能又要饮恨了。

2018年的民主党蓝色大潮,所仰赖的正是反川普的部分民意,许多年轻的国会议员,以弹劾川普为竞选口号,年轻女性众议员组成的四人狙击小队(The Squad),其中一员塔里布(Rashida Tlaib)在当选时面对支持者,兴奋地说,我们一定会弹劾那个“狗XX的”,虽然言语粗俗而受人指责,但她代表的就是民主党普遍的民气。这个民气,原先指望特别检察官的调查选举通俄门,会让他们一举拿下川普,但穆勒查不到川普和俄国有勾结的证据,民主党徒呼奈何。然而川普和乌克兰总统的通话,一个简单要乌国调查前副总统拜登儿子的要求,让民主党捡到枪,以“不能联合外人搞国内政治”的理由,开启新一轮弹劾川普的政争。

弹劾总统兹事体大,所以在历史只有三次,而且前两次都没让总统去职,真正有机会被弹劾去职的尼克森,先辞职下台,免掉了难堪。因为弹劾总统不是小事,所以从程序上,一直到弹劾的投票门槛,都很严谨。众院通过弹劾法案后,参院依宪法要“审判总统”,以众院为起诉人,百人参议员为法官,公审总统,最后要参院的三分之二多数通过,总统才会被解职。弹劾的宪法设计,是行政、立法两权的层层制衡的一部份。犯了罪的总统要被解职,那是直接挑战拥有国家主权的人民意志,因为只有人民有资格选总统,也只有人民才有资格让总统下台,如果人民仍然支持犯罪的总统,立法权要压制总统民意,就要用超高难度的门槛才能证明,人民的确要总统下台,而不只是党派恶斗,任意起诉代表人民的总统。

因为对人民有尊重,所以不能随意用弹劾方式对抗总统,这也是为什么强森(Andrew Jonhson)在十九世纪内战后重建上犯了众怒,参议院仍然放他一马,也是为什么克林顿在参议院,仍然有十位共和党参议员不同意弹劾他。人民如果真的对这些犯罪的总统愤怒,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人民在选票上,教训他们,教训他们的政党。这不但是尊重宪法的设计,也是聪明的政治计算,与其在弹劾案上作秀,达不成弹劾的目的,何不保留民怨,让人民直接惩罚这个总统和执政党呢?

民主党被左翼年轻人绑架

民主党舍此不由,一心一意要弹劾川普,只能说民主党已经彻底被左翼的年轻人绑架,“宁左勿右”,宁弹劾川普,也不管下次选举了。

但民主党内要选举的,尤其不在深蓝区的那些议员,并不想要弹劾,但他们又没办法影响全党的走向,演变的结果,就是党内领袖同意弹劾,但早做早了,过个水,对支持者有交代,又不致拖台影响2020年大选。所以众议院匆匆且秘密地调查,快速地成案。但拥有国会调查权的民主党众议员,最后拿出来的川普犯行,居然是“滥用权力”和“破坏国会”,这和宪法里清清楚楚讲,总统可弹劾的罪行是,“叛国(Treason)”、“受贿(Bribery)”及“其它巨罪及恶行(other 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有很大的差距。民主党一度把川普要乌国总统调查拜登一事,当成叛国罪行,但没有川普要挟乌国总统的证据。不成之后,他们又想把和乌国的“互惠”当成行贿证据,结果也查无下文。于是一个义正词严的弹劾案,立刻转成一党之私的无凭无据,勉强成案的弹劾,对美国政治,尤其是民主党本身,有很强的后座力。

最新的发展,众院议长似乎有意延长弹劾在媒体的曝光,刻意不把弹劾案送进参议院。显然激进派仍然主导民主党的行事,以为拖久了,川普就真得变成罪人。但再多的曝光,也不会让弹劾案转为对叛国、行贿罪的审判,在众议院掌控多数时都没办法,怎么可能在共和党多数的参议院逆转?民主党的计算,真是令人难以理解。

但民主党也不是第一次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奥巴马首任,民主党掌有参众两院多数,凭着多数,本来可以好好收编共和党少数,但奥巴马先讲了“选举是有后果的”这个名言,不屑跨党合作,专断独行,在期中选举搞掉了国会多数。接着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里德(Harry Reid)的主导下,把联邦法官同意权需要的60席强势多数,修改为51票的简单多数,目的在极短时间,提好提满自由派的法官。但里德的恶例,让日后共和党在川普任内,用简单多数通过了两个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两个大法官,加上现下可能空出的另外一席,影响美国司法走向几十年,为了几个联邦法官而毁弃先例,民主党的豪赌,得不偿失。

不用大脑的民主党激进派

现在民主党又豪赌了,不顾温和中间选民的反对,一意地往激进左派靠,非要在无法成功的弹劾案上表态,不但在2020年的选举有现世报,更是开启日后共和党比照办理的洪水闸门。只要民主党在白宫当主人,共和党在众院有多数,总统行为的不合意,就可以让共和党以“滥用权力”和“破坏国会”弹劾。弹劾自此变成内阁制国家的“不信任投票”,置直接民意于不顾,随时可以发动,非要行政权断手断脚不可。

差幸共和党的保守本质,稍微确保共和党在野时不致于经常豪赌,我们不用太担心民主党总统一天到晚被弹劾,但时时地提醒一下民主党,挥动一下民主党启用的政治核子武器,吓吓这些不用大脑的民主党激进派和纵容激进的温和派,未尝不可。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在此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