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酣耳热来人算命 四人之命分毫不差(图)


酒酣耳热来人算命  四人之命分毫不差
酒席中途,突然有人进来算命。结果与各人实际命运分毫不差。(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唐朝天宝年间,数个官员正在酒酣耳热之际,突然门外来人要讨酒喝,而且要给每一位算命。结果被说的四人之命全都分毫不差

调任岐州陈仓尉的刘邈之姨母家的表弟、住在吴郡的陆康从江南来到官府看他。同在官府里做官的主簿杨豫和县尉张颖听说他表弟来了,都来到刘邈之府上相会。

当时正是隆冬季节,他们吃饭喝酒正热闹畅快的时候,有个魏山人来求见,其名为琮。刘邈之叫人放下门帘,起身迎到院子里,并问琮有什么事。琮说:“我要入关,请安排一顿饭,我吃完就走。”刘邈之便令左右之人安排饭菜于客房。

但那个叫琮的人却说:

“安排到客房我等不及了,请让我就在这里吃吧。”刘邈之因为正在饮酒,觉得有点儿很为难。琮见状就说:“我会给人看相,如果你们对我待之以礼的话,我也会对你们今后有所帮助的。”刘邈之听了觉得有点儿意思,便叫人撩起帷帘。而座上的几位客人也都想听他能说些什么,所以全都殷切地请其入座。这时陆康因为喝醉了而躺在东边的床上。

刘邈之为琮另外添置了杯筷菜肴并招待他吃完了饭。然后他就请琮为自己看相。琮说:“你以后还有功名,能做两任邑宰,但不主持政务,还可以做官二十五年。”说完就要走。这时杨豫和张颖上前请他留下,并各自向他问自己的前程。

琮对杨豫说:“你从现在起八个月内,不能吃驴肉,如果吃了必然得病,并且无法医治。”然后他转过头来又对张颖说:“你以后做官,应当与同僚搞好关系,否则必受其害。”杨豫和张颖听了都不太高兴。琮知道他们的心意,便说:“我虽然能够事先知道以后的事,但却不能决定你们的祸福。”

然后他又指着陆康说:“比如这个醉酒而躺着的人,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却知道,他明年就可以成就功名,而且能当十多任官,诸位都赶不上他官大寿高。”说完便立刻离开了,而且一会儿就走得不知去向了。

第二年安禄山叛乱。两京陷落后,玄宗去了蜀郡,而陈仓是必经之路。这时杨豫管理驿站,他常常想起琮说过的话,并将其记在自己的手心上。有一次,一个骑马传送公文的人因与杨豫有旧交,因而请杨豫一同吃饭。席间,杨豫由于误吃了几小片驴肠,结果就在当晚胀肚而死。

张颖后来做了临濮丞。有一次贼兵攻城,郡守无力抵抗而被围困。临濮县令薛景元率领兵丁将贼兵打退。节度使接到报告后,便任命薛景元为长史,主持郡务。而张颖果然常常与其不和,因此经常受到陷害,不久蒙冤而死。

刘邈之后来考中进士,官拜汝州临汝县令,后又转任润州上元县令。他在任职期间没有主持过重要政务,都是以太平官的形式结束了任职。

陆康翌年考明经入榜,先后做秘书省正字,又任陇右巡官,任期满后调任咸阳尉,后又改任监察御史、周至令、比部员外郎。他确实是接二连三地担任重要官职,而且历任二十二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