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能否打赢看不见的敌人?(图)


中南海面临前所未有的疫情危机。
中南海面临前所未有的疫情危机。(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从武汉开始的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简称:武汉肺炎)势头凶猛,至25日官方数据已超过1200个确诊病例,从疫情萌发到全城戒备时隔一个多月,中共政府的处理速度及隐瞒问题引发争议,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是否有能力打赢这个看不见的敌人?

疏理报导发现,从12月8日确诊第一例“武汉肺炎”,到1月23日武汉封城。超过一个月时间的关键转折点是1月20日习近平作出指示,之后是病例激增,各地陆续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封城、进入所谓战时状态。但病毒已随人流蔓延全国和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共卫健委25日通报,截至1月24日24时,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其中重症237例,死亡41例(湖北省39例、河北省1例、黑龙江1例)。2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965例。

中国大陆之外,通报确诊病例:香港5例,澳门2例,台湾3例,泰国4例,日本2例,韩国2例,美国2例,越南2例,新加坡3例,尼泊尔1例,法国2例。

在疫情当前之际,上周末,武汉政府还有召集过万家庭举办“万家宴”庆祝新年。地方官员的迟钝和无为引发群众愤怒和专家批评。有分析认为,习近平的集权专断在来势汹汹的病毒前失灵。

《华尔街日报》报导援引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专家Jude Blanchette表示,习近平的领导风格令官员只敢观望:“武汉政府官员的应对缓慢迟疑,他们在等待中央表态后再采取行动。”

知情人说,当地官员们仍过于乐观,认为疫情会得到控制,他们把注意力放到了其他优先事项上,包括当地的中共年度会议。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资深制作人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发文指出,从下到上的信息过滤、官僚主义的不作为和习惯性掩盖都耽搁了防治时机,习近平真是“天高皇帝远”。

文章指出,有关武汉肺炎最初爆发及可能持续隐匿的指控,外界依然没有答案。疫情原本可以是中国一劳永逸驱逐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幽灵的机会,但从发展轨迹来看,中国应对这类危机的基本缺陷仍然存在,而未来可能还有更大威胁。

发生在2003年的SARS,初期疫情遭地方政府隐匿,直到军医蒋彦永揭露外界才得知,但已经大规模蔓延,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SARS为国际公卫紧急事件,几个月后政府对疫情揭露延迟道歉,时任卫生部长与北京市长也被解职以示负责。

文章认为,尽管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共权力掌握更甚以往,但合法性却更脆弱。SARS丑闻及类似的处理不当危机,都可能对其合法性带来毁灭性影响。习近平的集体领导也意味着,像武汉肺炎这样的危机将考验他对中共与国家的控制,也考验高度集权体制。

17年前,中国政府对SARS的滞后处理带来惨痛教训。中国声称如今已建立起了一套成熟的疫病防治体系。然而,据财新网、《三联生活周刊》等多家深入武汉调查的媒体报导,当地面临医疗资源匮乏,试剂盒不足导致确诊困难等多重困境,不得不发起民间捐助进行自救。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则认为隐瞒是从上而下的,在中国,实际上是中央政府直接垄断信息。虽然说是透明公开,但只能由中央政府发布,由当局发布,民间和其他机构都不得发布,甚至地方政府都不能做主。

美国之音报导指出,对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来说,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来临的时机不能更糟糕了。中国经济增长正处于近30年来最低水平,且前景依然黯淡。中国刚刚与美国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贸易战并未停止,仍有价值近37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处于美国关税的紧箍咒之中。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对美媒表示,每次危机都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消息说,武汉封城的决定导致大批恐慌的民众逃离。这有可能反而加剧病毒的蔓延。“如果疫情继续蔓延下去、控制不住,就很有可能成为威胁政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