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港人对“一国两制”信心岌岌可危(图)


由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牵头成立之智库民主思路,星期一召开记者会公布新一轮“一国两制指数”调查。
由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牵头成立之智库民主思路,星期一召开记者会公布新一轮“一国两制指数”调查。(图片来源:VOA)

【看中国2020年2月20日讯】由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牵头成立之智库民主思路,星期一召开记者会公布新一轮“一国两制指数”调查,由去年6月的6.23分,在经过反送中运动后下跌到去年12月的5.7分,也是指数发布以来的最低位。

据《VOA》报导,民主思路表示,反送中运动对于香港和“一国两制”的未来发展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信心危机,来自于年轻组别的不满情绪,为社会响起一大警号。学者分析,港人对“一国两制”失去了信心,主要就是由于北京不守信用,以及对于权力不受制约,将香港“一国两制”的基础全部推翻。

民主思路每半年会公布一次的“一国两制指数”调查,由港民的民意调查,以及国际智库的国际评价组成。

最新一轮的港民民意调查,是委讬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于去年6月、8月跟12月,以随机抽样方式用电话访问了1,000名18岁以上的香港市民,并以10分为满分。

在国民身份认同评分方面,中国人身份认同评分仅4.72分,较2018年12月6.82分急速下降,港人的身份认同评分则由8.06分上升到8.41分。民主思路认为,港人、中国人两种身份认同之共存空间消失,将为短期内的一大挑战。

“一国两制”指数创新低

调查显示,包含香港市民及国际社会评价的“整体一国两制”指数,下跌至去年12月的5.7分,为指数发布以来的最低位。当中港民的民意调查指数,由4.58分下跌到3.53分。

国际评价取自于美国卡托研究所及加拿大菲沙研究所编制的“经济自由指数”及“个人自由指数”,以及经济学人智库编制的“民主指数”,评分由2018年的7.91分微跌到2019年的7.87分。

值得关注是,民主思路表示,卡托及菲沙研究所提高香港在安全方面评分,但香港的法治和言论自由却越趋于负面。国际智库在整合全球评分时,一般资料滞后,鉴于香港近期的社会状况,预料在国际社会的评价很可能进一步下跌。

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骤降

民主思路联席召集人潘学智在记者会上表示,港民总体对“一国两制”的评价徘徊于极低位,调查的9个范畴包含言论自由;独立立法权;独立司法权;民主政制发展;港人治港与高度自治原则等,首次是全都不合格,最低分的3个范畴为港人治港与高度自治原则;全面落实“一国两制”,和对话协商解决矛盾。

潘学智表示,从去年6月初开始的反送中运动,香港经历了比较大的管治危机,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骤降,特别是年轻群组特别不满,更多非建制派的支持者转投激进阵营,情况令人忧心。

潘学智还说:“我们见到‘一国两制’里面很多的深层次矛盾长期都是未能解决,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见到,不少的不满情绪以及再激进化的现象就很难再相信它们是凭空而来的,亦都很难将市民及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批评完全归咎是对政局的误解。这个岌岌可危的状况之下,突显了‘一国两制’里面一些的既有缺陷,我们认为民间也好、社会亦好、政府亦好,是需要急速地去改革,需要令到提供一个令到香港人安心,以及能够接受的方案,亦补圆了‘一国两制’的缺陷。”

73.5%认为2047后应该延续“一国两制”

虽然港人对“一国两制”指数的评分大幅下跌,不过,针对2047年后延续该制结果显示,去年10月仍有73.5%的受访者以为应该延续,当中包括本土派及自决派,相对于2018年12月的76.5%仅微跌3%;但是认为不应该的人,则由8.1%上升到14.1%,净值由68.4%下跌到59.5%。整体而言,所有政治派别包含建制及不同光谱的民主派,对于延续“一国两制”支持度净值都下降。

潘学智分析,香港政制的其它替代方案,其实坊间都经常有讨论,中立国、成为联合国庇护的一个地方、成为英联邦的一部分等,但是似乎绝大部分的港民都不认为这些方案可行,所以“一国两制”仍是唯一一个2047年后最可行,也为最多香港人接受的方案。

潘学智说:“即使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运行是有失望的,但是这个框架下面,其实亦都可以有很多的改革令到市民去满意,包括政制的改革,里面是其实‘一国两制’承诺的双普选(特首及立法会),其实差不多‘一国两制’差不多去到一半了,50年不变的承诺差不多去到一半了,仍然都是继续争取这个双普选,似乎是需要在这个的承诺之下作出一些实现,亦都有(中国)国家安全方面的要求,其实仍然都是未完成的,所以见到不同的派别都对‘一国两制’有一些失望,所以是可以理解的。”

2047年可能是“二次回归”

民主思路联席召集人龙家麟表示,目前2020年的香港跟1985年主权移交前的阶段差不多,最大的压力现在是一些地契及楼宇按揭,最大的推动力是财金的问题。

龙家麟说,虽然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大跌,特别是年轻组群的最不满,但是绝大部分的港人都知道“是无得拣”,他认为香港不同政治光谱的政党,应该开始思考落实推动2047年后,如何延续该制。

龙家麟说:“我们其实是一路看2047那个情形是怎样,我们开始研究那件事,反而是任何的政党、任何的政团、智库要看的就是说将来的、不会有25年这么长,将来的15年左右,怎样去落实2047、推动2047之后继续‘一国两制’延续。我们自己作为一个智库认为,这是对香港利益是最大的,甚至对国际,因为国际在香港、透过香港的投资是很大的,当然(中国)内地,我听不到(中国)内地的官员说,2047是完结(‘一国两制’)。”

更多港人将矛盾责任归咎于北京

当实践“一国两制”出现矛盾时,应干归咎责任于北京抑或香港,在2019年10月的调查显示,有45.5%的受访者认为,责任属于北京,仅11.5%的受访者认为,责任是属于香港,两个结果都是从2017年中调查开始以来最一面倒的结果。

对此,民主思路认为,更多港人将矛盾责任归咎于北京,北京与香港政府都需要就政府和市民之间的僵局和矛盾反思自身责任。

针对港人将“一国两制”矛盾的责任归咎于北京有上升趋势,潘学智表示,今年初开始,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和港澳办都相继有人事变动,他认为对于港人的怨气有一定的抒发,但是北京对港政策会否有重大调整,他认为未出现。

潘学智说:“似乎更似是落实四中全会的决定,包括是要更加完善对(中国)国家安全的法律的制度,以及执法制度,以致执法的机构都需要加强的,似乎这个人事的更替,即使有转换都是会履行(北京)中央政治局的决定而已。”

学者吁北京领导人换思维方式

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名誉总监钟剑华表示,港人对“一国两制”失去了信心,主要是由于北京不守信用,与对权力不受制约,将“一国两制”存在的基础全部推翻,并且不是换了中联办及港澳办主任就能解决,他认为北京领导人必须要换一种思维方式,要回归理性才有机会解决中港的矛盾。

钟剑华说:“处于强势那一方即是北京当局,它们不守信用、它们对权力很贪婪,控制欲很强,它们亦都不受制约,它们不受宪法的制约,它们甚至不受一些承诺甚至香港《基本法》的制约,这样的话香港‘一国两制’根本‘无得玩’,即是说你将香港‘一国两制’存在的基础都全部推翻了,所以我觉得今时今日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失望以致信心流失,确实是很自然的,也很难避免的。”

钟剑华表示,从2003年7-1大游行后,北京开始加强对香港的管治,希望压抑港人对民主、自由的要求,但如果当大部分港人都认为这些要求是正确的、是被承诺了的,北京怎么压抑都没有办法消除,甚至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出生的“特区新一代”年青人,都走上街头要“光复香港”,否定所有中国元素的东西。

钟剑华认为,北京应该深思,若现在中联办及港澳办换人,都只是某些亲共顾问所讲的,北京对港政策会更加严厉,他相信效果会适得其反,尤其经过去年反送中运动之后,港青对北京及港府的反抗心态更强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