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乔装港警暴力致骨折 治疗半年难全康复(视频)


针灸、放血、物理治疗已成为这位港民的生活日常,不过对他而言,追究警暴的决心未变!
针灸、放血、物理治疗已成为这位港民的生活日常,不过对他而言,追究警暴的决心未变!(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5月1日讯】去年8月11日晚上的铜锣湾街头,假扮反送中示威者的乔装港警首次现身作出拘捕,林维坤被推倒、制服以及殴打,导致左肩一带最少五处骨折。针灸、放血、物理治疗已成为他的生活日常,然而事隔逾8个月,对他而言,康复之路仍然漫长,追究警暴的决心未变。近日他接受《立场新闻》的专访,节录如下。

不怕痛的领袖

44岁的林维坤曾经是一名厨柜设计师,近期留家专心养病。某日傍晚,他在记者陪同下,来到尖沙咀一间中医诊所覆诊。医师先检查其左手的活动能力,可见他经过半年的治疗后虽已能举起,但移动幅度与健康的右手明显仍然有一段距离。

医师之后在林维坤左肩及手臂施十多针,之后再出动梅花针以及拔罐放血,最后为伤口敷上药粉。他显然是个硬汉,对于放血治疗早已见怪不怪,反而谈笑风生,借此分散注意力和痛楚。他常言自己是九型人格中的“领袖型”,做领袖就不能怕痛。

港警乔装示威者拘“暴力核心”

2019年8月11日,港民原定于港岛东及深水埗游行,惟两个游行均遭港警发出反对通知,仅批准港民在维多利亚公园进行集会。最后示威者在香港多区遍地开花、“快闪”抗争。

当日的新闻焦点落于铜锣湾轩尼诗道。当晚10时左右,多名港警乔装成示威者,身穿黑衣,戴口罩或者防毒面具,突然冲前制服多位示威者,多人被殴至血流披面,有人更被打甩门牙。现场记者不断追问这些黑衣人究竟是否港警,但不获回答。

翌日时任警务处的副处长(行动)邓炳强多次拒答有否港警曾装成示威者,仅强调港警在行动中曾乔装成“不同人物”,又称因应发现有“核心暴力示威者”,故派出港警乔装作出拘捕。

左肩骨折五小时后方送院

而林维坤就是当日“乔装警事件”的伤者之一。在事发半年后,如今他忆述当日经过:他与朋友到湾仔吃晚饭,约晚上10时走到铜锣湾轩尼诗道近希慎广场的入口“叹冷气”,突然听到远处有人呼救,他立刻冲向利园山道了解情况,发现多位黑衣人出没。他们的打扮与一般的示威者几乎无异,细看才发现各人手执一支疑似警棍。

林维坤看见这些乔装警员当时正手持警棍追打年轻人,而少年们只能用雨伞抵抗。混乱中他被乔装警猛力从后推跌,他感到左肩着地,下巴亦受伤流血。倒地后乔装警继续棍殴其背部,但他在左肩已骨折剧痛之下,根本无暇理会背部的痛楚。

林维坤之后双手被索带反绑背后,受伤的左肩感觉极度痛楚,在整个拘捕过程中,乔装港警完全没有表露身份,亦没有解释被捕人的权利。过程中他曾两度要求送院,但港警仍然坚持将他带上旅游巴士,送到新屋岭扣留中心,要求他在剧痛下录取口供。

到凌晨3时许,林维坤才获安排送院接受治疗。医生发现其左肩一带有最少五处骨折,要进行两个半小时之手术,用金属板接合骨折处。手术后逾一个月,他几乎每晚都从睡梦中痛醒。可怕的是,医生亦警告他,康复后仍然有骨枯的风险。

医师:仅能恢复七、八成活动能力

林维坤出院初期,活动能力大打折扣,左手仅能抬到腰间,日常生活受影响:不够力用双手打开抽屉,便用单手逐点逐点拉开;将毛巾挂在水管上借力,就能单手扭毛巾;每天出门前都要花更多的时间穿衣服。

林维坤过去这半年,定期接受物理治疗,亦要看中医针灸和放血。协助他的中医师杨泽琪协助了过百名反送中运动的伤者,并形容运动初期病人主要都是因催泪气体导致皮肤及呼吸道问题,到后期则是中弹等外伤愈来愈常见。对于这些受伤的病人,在中医角度上主要是用针灸跟放血等方法作治疗。

杨泽琪形容林维坤初初接受中医治疗时,左手只能够抬起约30度,丧失近九成的活动能力,“要当他中风咁医”。经过多个月的针灸、松筋、放血治疗,如今已能抬起至160度,人也变得活泼开朗。不过杨亦坦言,林的骨折不可能完全康复,最多只能够恢复七、八成的活动能力。

所谓“核心暴力示威者”

早在去年的6.12开始,林维坤已开始参与反送中运动。他笑言虽然希望能和年轻人一起走在最前线,但是实在太胖跑不动,因此只能担当支援角色,经常在现场派发一些口罩、面布等物资。

当日邓炳强所指要派出乔装警拘捕的“核心暴力示威者”,原来是林维坤这位顶着肚腩派口罩之中年大叔:“我不是邓炳强所讲的暴力核心…我作为当事人,就知道他是讲大话。”

林维坤坦言在港警滥捕之下,早就有被捕的心理准备,但是就从未想过会受如此重伤,感到非常无辜:“你要拘捕我们,不需要用如此大的武力。”

更令林维坤不忿的,是眼见众多年轻人遭警暴所伤:“你对悍匪亦未必随意开枪,对着小朋友却如疯汉随意拔枪,射一射就无咗个肾……咁就一世。”他说的是于2019年11月11日在西湾河中枪的21岁学生周柏均,需切除右肾及部分肝脏,幸好性命得保。

众筹指控警暴 盼更多人站出来

林维坤目前已经“踢保”,暂未被港警落案起诉。去年9月,包括林在内的10名警暴受害人联同民阵义务律师团队发起“反滥权大控诉众筹计划”,希望众筹向港警提出民事索偿及司法覆核,并已筹得逾840万元。

当中要求法庭下令防暴警察以及速龙小队需展示警员编号之司法覆核案件,因为受到疫情影响而延至6月24日开庭。另外他们亦计划通过民事索偿的方式,追究港警暴力行为以讨回公道。

林维坤作为众筹计划成员之一,却并不在乎官司输赢,明言愿意站出来仅是希望鼓励更多人勇于发声:“表现勇敢,就能激励别人…希望更多遭受警暴的人,站出来告黑警。”

林维坤与记者走回铜锣湾轩尼诗道的事发地点,面上不带半点恐惧:“希望大家勇敢面对、克苦忍耐。”

将林维坤的情况对比近日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接受专访时,再提出使用《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打击当地“恐怖分子”,又不排除将香港恐袭风险级别提升至“高度”。难怪遭到港民痛批,香港警队才是香港恐怖分子。(详报导 : 李家超倡用反恐法打击反送中示威者)

责任编辑:许天乐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