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主刀傅彪换肝致死 政协常委沈中阳被免 传长期吸毒(图)


2004年、2005年大陆影视红星傅彪先后做了两次肝移植手术,都是在沈中阳主持的北京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右边是演员傅彪。(网络图片)
2004年、2005年大陆影视红星傅彪先后做了两次肝移植手术,都是在沈中阳主持的北京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右边是演员傅彪。(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0年5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全国政协常委沈中阳日前被免职,消息指其已“出事”。号称国内肝移植领域的权威的沈中阳,被国际组织追查涉血腥罪行,坊间传他长期吸毒。电影明星傅彪换肝后死亡,正是由沈中阳主刀。

综合大陆官方报导,5月20日落幕的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会,已宣布免去沈中阳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职务、撤销其委员资格。5月21日,中共天津市政协常委会,免去沈中阳的天津政协副主席职务、撤销其天津政协委员资格。

据亲共香港媒体报导称,沈中阳已经“出事”。

今年58岁的沈中阳并非中共党员,而是农工党中央常委、天津市委主委,还是天津市政协副主席。他是一名器官移植医生,现任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他曾经留学日本大学医学部攻读博士研究生,回国后历任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部长、市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天津市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兼职还有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共军方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器官移植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

翻查海外有关沈中阳的报导,有关涉“活摘器官”指控触目惊心。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发表于2014年10月15日的报告称,根据追查国际已掌握的大量的确凿的证据,中共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一场全国性群体灭绝性的大屠杀。中国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医疗机构联合参与了此事。

报告中提供的资料也提及沈中阳及其任职的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沈中阳在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和武警总医院同时任职。沈中阳所带领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和武警总医院移植团队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2004年1月~2008年8月间,参与完成1600例供肝切取。

报告又提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1994年5月,首例肝脏移植手术。当时的计划是用3-5年的时间,完成5至8例肝移植。1998年组建移植学部,截止2004年,竟已完成肝脏移植2248例。年平均肾脏移植300余例,肝移植600例,自称肝移植年平均数量居世界第一。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还协助16个省份近47家医疗单位完成近300余例肝脏移植手术。截止2010年底,和武警总医院移植团队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占全国总例数的30.2%。

报告指,热缺血时间是器官从供体供血停止到冷灌注开始的这段时间。热缺血时间越短,器官质量越高,移植成功率越高。如果从尸体上切取器官,热缺血时间一般很长。然而,中共有关论文中描述的器官的热缺血时间绝大多数都超短。报告列出其中一个例子也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天津第一中心医院2003到2005年200例脑死亡无心跳尸体供肝热缺血时间小于8分钟,说明摘取肝脏的过程就是“供体”从活体到“无心跳尸体”的过程,整个过程是有预谋的。

2019年5月份,美国国务院官员告知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将更严格的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同时美国国务院官员还专门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给国务院。而根据明慧网报导,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之际,法轮功学员将递交给美国国务院的一批名单中,除了中共前江派常委刘云山等人之外,其中也包括沈中阳。

曾主刀傅彪换肝致死亡 沈中阳传涉毒

2010年3月12日,《看中国》一则题为“毒瘾驱动下的疯狂手术刀”的报导说,

广为流传的“天津医学十大怪”中第八是这样讲的,第八怪:吸完大烟换肝快。这就是指沈中阳吸毒。知情人如此评价:“什么狗屁沈中阳就是个骗子,收红包不待眨眼的,低过一万的还不收,而且还吸毒。”了解沈中阳的人说:“那个主刀(就是给傅彪换肝的)就是个吸毒的,只不过他挣的钱够他吸的。”

据陆媒公开报导,电影明星傅彪2004年8月29日被确诊为肝癌,2004年9月3日,5天时间内,北京武警总医院就给傅彪做了肝移植手术,主刀沈中阳。2005年4月,傅彪肝癌再次复发,4月28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就找到了供体,沈中阳又为傅彪实施了一次肝移植手术,此后傅彪回到北京,长期住在北京武警总医院,直至当年8月30日死亡。。第一次肝脏手术失败后,了解内情的说“傅彪去年(2004年)换肝是错误的,因他正处在乙肝活动期,有些大夫太急功近利了!”

据悉,傅彪第一次移植失败后,家属因为听说给傅彪移植的器官来自于法轮功学员,就追问主刀医生沈中阳关于器官的来源问题。沈答:第一、一切都符合法律手续。第二、这不是你们应该过问的。沈中阳事后还说:“傅彪所患肝癌为第四期肝细胞肝癌,此类患者一般从诊断明确到患者死亡,平均生存期只有3至6个月,亦被称为‘癌中之王’,傅彪进行肝移植,赢得了一年的寿命,比平均生存期已经多延长了半年了。”而傅彪在北京武警总院和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先后做了两次肝移植手术。一年里,他饱受了肝癌的折磨和手术、化疗、放疗的痛苦,还被掏空了上百万的家底。特别是第二次手术后,傅彪几乎是在难以想象的痛苦中走到生命尽头的。

报导说,究竟沈中阳到底活摘了多少鲜活生命的器官,或许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这种屠戮活人的恐惧会将一般人的精神摧毁,而毒品则是麻醉自己的“最好办法”。因此不难理解沈中阳,作为医学专家,为何会走上吸毒的不归路。一个移植专家将灵魂出卖给了名利之后,也只能靠毒品迷幻自己,才能再次走上手术台。

此外,对肝脏移植手术有常识的人知道,完成一次肝脏移植手术是劳动量巨大,极耗体力的工程。香港肝脏移植的权威,有“换肝之父”之称的范上达直言,换肝是大型手术,每每要12小时,以前更要23小时,所以曾和同事说“做一个换肝手术,命都短几年。”沈中阳却从2004年4月至2005年3月期间,在不足一年的时间中做了近600例手术,平均每天有2至3例的移植手术。如此巨量频繁的手术安排则非平常人所能够支撑,因此必须依靠吸毒来保持精神亢奋和支撑体力,所以天津民间才会有“吸完大烟换肝快”的说法。

报导还指出,沈中阳的发达之路是靠中共治下的潜规则:政治上“染红”。2001年正式成立的“天津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沈任该中心主任。那时沈已经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正式职工,担任下属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一中心地方医院和武警医院是完全不搭界的两个系统,更没有隶属关系;沈本人是农工民主党员,一个民主人士被任命为武警医院的一级领导,并不符合中共的干部人事常规的任命。但从中可以看出沈中阳和武警总医院的关系非同一般。因为在中国的军界和医界,军队医院有“白色731”之说,也就说军队医院往往是为中共高层和军方高层进行非法器官移植服务的地方。在2001年之前,沈中阳和武警总院就已经有了密切往来。沈需要从武警总医院得到做肝移植的肝供体,武警总院则需要沈的器官移植技术指导。

而沈中阳正是从大量血腥移植中得到大量利润和政治人脉,打通各个关节,当上所谓‘东方之子”、“杰出青年”。后进入全国政协当上政协委员、甚至常委。报导最后指出,看起来似乎走的是一条“成功转型”之路,但放大一点来看,或许这只不过是中共系统主动的拉他入伙、有目的地把他培养成了活摘器官链条上的一个重要环节而已。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