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百万买的学位泡汤 深圳家长集体下跪(组图)

读个好学校 比站着更重要?


【看中国2020年6月7日讯】这两天,深圳发生的这件事,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一群花了几百万买房的家长,来到教育局门口,跪下了。

为了获得深圳高级中学初中部的学位。

他们身后,还跪著有几位学生模样的孩子,也是跟着来维权的吗?

我不知道,这些家庭的孩子们,看到父母下跪求学位,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一定是五味杂陈吧。

无论能否最终入读“好学校”,他们的心灵,都会被残酷一幕所震撼吧?

下跪式维权,背后是学位规则的突然变动,牵涉到的千万家庭。而中产家长们却只能感到深深的无能为力。

更何况是在深圳,房子动辄上千万,好学位也关系到巨大的利益。

学位与尊严,孰轻孰重?

这真的是,魔幻现实给出的一个灵魂拷问啊。

维权 下跪
一群花了几百万买房的家长,来到教育局门口,下跪维权(图片来源:网络)

1.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5月26-29日,是深圳市福田区学校初验报名信息的时间。

然而到了最后一天,本具有深圳高级中学初中部学区房资格的泰安轩、竹园小区、财富广场、泰然公寓、安华小区部分业主,却收到“初审不合格”的信息。

问题就出在房子上。

根据福田区积分入学规定:一类基础分是80分,起码要在学校报名地段有一套住宅。但如果房子属于商务公寓等宿舍用途,会归到三类用地分类,基础分降为70分。

这样一来,买了“商务公寓”性质房子的业主,几乎就没有机会入学了。

下跪 维权

上述这些小区的业主,大户型的房子没有受到影响,但小户型的房产,入学审核就被卡住了。

他们的房产证上,房屋性质写着“住宅/单身公寓”。

教育局给的回复是:他们的房子,被归为“三类用地”性质,基础分为70分。

消息一出,家长们立马炸了锅:

他们说,房子虽只有二三十平,但之前在小学入读都是被认定为住宅,而不是公寓。而且,购买的价格也是一样的,都是十多万一平。

链家显示,其中一个小区——泰安轩,4月二手房均价超过10万/㎡,一套四五十平的房子,要四五百万。

另外,同样是积分入学,他们的小孩可以上这个地段的小学,之前申请深圳中学初中部也没有任何问题。

为什么今年突然不行了?!

于是,这些家长选择维权,还出现开头下跪的一幕。

要知道,买得起这个地段房子的家长,很可能也是千万资产了。

但在金贵的学位面前,还是难免一跪,实在令人唏嘘。


一群花了几百万买房的家长,来到教育局门口,下跪维权(图片来源:网络)

2.

对于这件事,深圳高级中学初中部是这么回应的:

考虑到有人花了一千多万买了正式的住宅商品房,还要担心自己的孩子积分不够不能入读。

学校的招生压力“太大”,对招生范围作出调整。

似乎,学校在为千万豪宅业主打抱不平:凭什么花几百万买的小户型,就可以和千万豪宅业主一样享受优质学位?

福田区教育局也回应,先把“不通过”状态改为待审,尽快给出情况说明。我在之前的文章《学区房,变天了!上千万买房,可能一文不值,咋办?》里总结过,买所谓的“学区房”,起码有三大风险,其中一个就是:人口结构导致学位爆满的问题。家长一窝蜂地抢购优质学区房,大量适龄孩子涌入学区,导致小区人口结构被扭曲了——原来规划好的配比学位,很快就不够用了。教育部门只能调整政策和招生范围,不少学生就可能失去就读名校的机会。就像一个魔幻的循环:家长对好学位的愿望太过强烈,扎堆造成名校学位紧张,反过来导致部分孩子无法入读,家长为求学位而下跪……这也是教育部门推进“多校划片”的重要原因。再不加快改革,好学校已经快装不下那么多学生了。就连老牌的学区房都靠不住,更何况开发商新出售的学区房了,不确定性更大,频频爆雷。我查了查,为这糟心的事,中国的家长可没少下跪,一片膝盖,太心酸了。5月初,也是深圳。泰禾北京院子的业主,齐刷刷飞过来,跑到泰禾深圳院子门口,齐刷刷下跪维权。


泰禾北京院子的业主,在泰禾深圳院子门口下跪维权(图片来源:网络)

为什么不在北京维权,非要来深圳?因为项目都停工了。估计工地上人影都找不到。他们购买的楼盘停工半年多,部分业主甚至没有网签,质疑泰禾集团资金链即将断裂。这些业主估计比深圳的家长更富裕,毕竟一套北京院子,就要一两千万。

千万富翁,在房子维权时,也同样不值一提。2018年底,河南郑州。不少买了豫森城项目的业主,聚集维权。本来,购房协议约定,2017年年底就可以交房。但业主们又等了一年,不仅房子没有交付,开发商还要让业主再交3900元/㎡的装修费。如此奇葩的事件,让业主们欲哭无泪。记者前来采访,一位年长的阿姨,见到记者立马跪下了,嘴里念叨着:“闺女啊,再没有效果,就没有俺过的日子了……”

当时房子卖7800元/㎡左右,开发商居然提出,再多交一半的房款。正像业主说的:“他(开发商)不用刀就把俺们杀了”。

我查了查,这个小区现在的状态依然是——无法正常开工,极有可能烂尾。还有的业主,跪求开发商退房款。2014年,西安40多人身穿统一的白T恤,在一个开发商的物业办公楼前下跪。他们都是小产权房“美美景园”的业主,抗议开发商没有按约定退款。但并不是每次下跪都有用,有时还可能被抓。去年11月,30人聚集在定州市政府门前,采用下跪的方式反映所住小区的住房问题。

他们并没有等来“包青天”。当地公安局以“严重扰乱了市政府正常办公秩序”为由,抓了4人。

3.

中国式维权最惨烈的方式,除了跳楼,大概就是下跪了。印象中最早的是农民工下跪讨薪。改革开放后,南下的火车,满载着农民工,来到都市,挥汗如雨。他们能拿到比家乡高得多的工资,但也要冒很大的风险。包工头老板一度跑路成风,留下一堆烂尾工程和没结清的工资款。知识水平有限,加上人生地不熟,农民工求助无门,只能通过最古老的下跪方式,以期遇到“包青天”,替他们拿回应得的工资。


下跪维权(图片来源:网络)

但结果,真的要看运气了。为了帮农民工讨薪,2012年底,59岁的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景一,也在三亚市信访局门前跪下了。他代理的三亚一家农场83名职工相关农场经营权案子,两审都判败诉。

他说,自感走法律途径无望,只能下跪。甚至他的学生都激烈反对,认为“这不是一个法律人应该提倡的做法”。现实酸苦,许多人为之动容。


下跪维权(图片来源:网络)

4.

那么,下跪式维权,有没有用?很多时候,真的有。下跪这种极端的情感表达诉求,给人带来冲击,更能打动人,真的可以促使问题快速解决。跳楼、跳桥、下跪,都是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给相关方面施压的做法。但是,当家长们为了学位下跪,双膝落地的一刻,真的让我百感交集。只要有一天,对学区房的狂热没有散去,学区房的彻底改革和房价的降温,就很难到来。下跪,也许夺得了话语权,但失去的是尊严和平等。泰禾北京院子业主到深圳下跪维权,就引起了议论纷纭。于建嵘评价:“自己跪,是奴才;请人跪,是妖怪。”

为孩子争得学区房的夙愿,在很多家长的心里扎根,浇不灭、拔不掉。我不想苛责这些家长们,他们可能也感到万分无奈,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但在维权时,也要想想,千方百计把孩子送进名校,为的是什么?这一跪,给孩子树立了什么榜样?学会站着做人,比学习知识更重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