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最恐怖后遗症?ICU病人长期被幻觉折磨(图)


武汉肺炎最恐怖后遗症?ICU病人长期被幻觉折磨
2020年7月1日,医生在ICU正为一名武汉肺炎患者做物理治疗。(图片来源:MIGUEL SCHINCARIO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8日讯】武汉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已经超过半年,对中共病毒的认知,医学界和专家们还有很多未知领域。最近有一篇报导称,武汉肺炎的可怕不光在于它对肺部的摧残,更在于感染后无法预测的诸多后遗症。而嗅觉失灵、视觉下降等症状,这些都还不是最折磨人的部分,有不少患者都不约而同的谈到了ICU谵妄症,那是一种陷入恐怖片般的体验。

英国姐报报导,一位武汉肺炎重症患者Kim Victory,讲述了她在ICU时脑海中产生的幻觉——火舌蔓延了她的全身,她无力挣脱最终被火严严裹住,就在濒临被吞没的瞬间,她却变成了一座豪华游轮上的雕塑。再转眼,她又躺在一个日本实验室,成为可怕的人体试验品……

报导称这种陷入恐怖片般的体验,是很多武汉肺炎病人都有的症状,它被称为ICU谵(zhan)妄症。

武汉肺炎走了 噩梦来了

几个月前,Kim Victory感染武汉肺炎,成为一名重症患者,被送入ICU。在治疗期间,由于使用大量镇静剂,她患上了ICU谵妄症。

这种症状听看上去好像跟人做噩梦差不多,但ICU谵妄症病人在产生幻觉时并没有睡着。

而Victory因为幻觉的骚扰,常常使她难以控制情绪,以至于有天晚上,她突然拔掉了呼吸机的呼吸管。还有一次,她从椅子上摔下来,倒在重症监护室的地板上。

什么是ICU谵妄症呢?

据美国精神病学会(APA)的定义,它是一种急性脑功能的意识和认知障碍,又称ICU精神病、ICU综合征、急性精神错乱状态、急性脑衰竭等。是ICU危重患者的常见病症,80%的ICU患者都有过这样的症状。

简单来说,谵妄患者的精神状态会突然变化,或突然陷入困惑,持续时间由数小时至数天。

这个猛地看上去会有点像痴呆症,但ICU谵妄症与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痴呆症是一种随时间发展的慢性状态,而谵妄是短期疾病,突发且一旦发作,反应剧烈。

所以常会发生生病之前精神状况良好的人,在重病送入ICU后,突然就精神失常起来的情况。

研究表明 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与神经系统症状有关

ICU谵妄症之所以在武汉肺炎患者中尤其常见,主要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生存环境:大脑缺氧和使用镇静剂。

进入ICU的重症武汉肺炎肺炎患者,本身存在低氧的症状,因此需要长时间的使用呼吸机。也就意味着他们需要更长的时间、剂量更大的镇静剂,这完美契合了ICU谵妄症的发生条件。

也是因为这个,有人说,武汉肺炎病毒的大流行简直就是谵妄症的工厂。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学神经病学系主任Andrew Josephson表示,虽然武汉肺炎病毒和ICU谵妄症之间的关系还不能就此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武汉肺炎肺炎导致的精神病学问题,比其他身体上的后遗症更加普遍。

ICU里的盗梦空间

有数据表示,在医疗救治过程中使用镇静剂,会导致高达80%的患者出现致幻状态,在此期间,他们会形成虚幻且恐怖的视觉图像。患上谵妄症的武汉肺炎病人,都活在一个个盗梦空间中,拼命想要逃脱。

69岁的Ron Temko,确诊武汉肺炎前是一家抵押贷款公司的高管。他因使用高剂量镇静剂出现了强烈的谵妄症状,他甚至能清晰的讲述他在幻觉中被绑架的经历:

他看到自己的手表被一个男人偷了,然后将其变成了导管插在自己身上(其实他的手表根本没有戴到医院去)。这个男人向Temko播放了前美联储主席的录音,并告诉他,你知道太多了,所以你永远别想离开医院。

从那以后,Temko常常看见一个会旋转的人头在盯着他,而且每次这个人头开始旋转,就会有一根钉子扎进他的头颅。

Temko绝望地讲述着自己的幻觉,他说:我不知道我是想活下去还是去死。戴上呼吸机的三周后,被恐怖幻觉折磨到崩溃的Temko请求家人杀了他。

由于有呼吸管无法说话,特姆科在病床上摇摇欲坠的写道:AK-47,然后他指着自己的脖子,希望家人一枪崩了他。

报导称,Temko第一次被插上呼吸机时,医生为了保持他意识的清醒,只使用了一种较轻的镇静剂异丙酚。

但不久后,Temko的呼吸衰竭恶化了。他的血压骤降,病情加剧,必须完全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医生也因此使用了更重的镇静剂,给他做了全麻。

改用的苯二氮卓类药物咪达唑仑,和阿片类药物芬太尼,都加剧了他的谵妄症状。现在,在医院住院60多天的他康复,但仍然常常感到注意力分散和焦虑,不得不经常去看精神科医生。

而即使是短暂进入ICU病房的幸存者,仍有可能患上谵妄症。

57岁的Anatolio是一位主持人,平日里主持着一档广播节目。在被确诊后,他来到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接受了短短四天的插管手术,期间未接受易致幻的强镇静剂。

但在轻微镇静剂起效后,他开始听到隆隆声,看到一闪一闪的光,身边围着一圈人在为他祈祷。

就算在病情转好,呼吸机拔下后,里奥斯也经常陷入恐怖的幻象中:房间里有一个长得像吸血鬼的女人……我看到人们躺在地板上,就像他们死在ICU里一样。

如果医院的一名员工拿着一张纸向他走来,他会以为那是要拿来绞死他的绞索。最严重的是,他常常向医生询问门是不是防弹的。因为他看到大厅外面的人都拿着枪,正在威胁他。

作为里奥斯的主治医生,Peggy Lai很清楚他的病人正在经历的是一种由谵妄导致的幻觉。尤其是在呼吸机断开后,里奥斯作为一个主持人,说话含糊不清,每次对话只能一、两个字的回答。

类似的情况还有38岁的信息技术经理Nic,他在医院呆了18天,其中只有7天被插上呼吸机。

“我对ICU的记忆比想记住的要多。我做了这些可怕的梦,那是一夜又一夜的折磨。我想过让他们拔掉呼吸机,因为实在太痛苦了。”Nic表示。

即使在出院后,谵妄的症状仍然伴随着他:常常感到喘不过气;突然间陷入困惑;写下一些东西,但并不是他想传达的意思等等。

漫长而痛苦的恢复期

有来自医院机构研究的早期数据表明,所有年龄段的武汉肺炎住院患者中,有三分之一表现出谵妄的迹象。其中,三分之二的重症患者都明确患有谵妄症。

相当高的比例引起了医护人员的担忧,由于患有谵妄症,患者变得动弹不得或身体虚弱,进而需要更长的住院时间,导致更多并发症,需要长期护理或发展为认知障碍,包括痴呆等长期治疗的疾病。

识别谵妄症的教程目录

但唯一的好消息是,谵妄症有30-40%的机率是可以预防的。

哈佛医学院的医学教授Sharon Inouye创建了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教程和一项计划来识别谵妄症,已经帮助数百家医院减少了约40%谵妄症患者。

由于突然讲话不畅和思想混乱,却难以解释;又或者对日常事件、工作以及熟悉的人感到困惑等症状,接近一半的武汉肺炎肺炎治愈者无法重新上班。

加拿大神经学家说,我们已经知道ICU的幸存者很容易认知障碍。目前得到治愈的武汉肺炎患者的越来越多。但我不得不说,对他们来说,离开ICU并不是结束,只是他们康复的第一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