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中正大叹:这件事“减我阳寿20年”(图)


“永福车祸”事件,给蒋中正的身体健康带来极其严重的后遗症。
“永福车祸”事件,给蒋中正的身体健康带来极其严重的后遗症。(图片来源:上报)

众所周知,各国元首的维安工作至关重要,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安全稍有闪失,即可能影响到国家的安定,甚至连带地动摇国本。1969年秋天发生在台湾的一场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座车车祸事件就是一个极不应该发生的大疏失,这次“永福车祸”事件,给蒋中正的身体健康带来极其严重的后遗症,从这场意外事件以后,他的身体就逐渐走下坡。

军车风驰电掣 岂料暗藏危机  

1969年9月16日上午,蒋中正还神采奕奕地主持了军事会谈,台军高级将领都出席了那天在阳明山举行的会谈。照例,会谈在“读训”(宣读蒋中正写的训词)声中结束。下午,会谈进行分组讨论议题。

大约中午12点半左右,蒋中正离席,回阳明山官邸(即现在已开放的草山行馆)吃中饭、休息。

这天下午5点,蒋中正座车刚要结束山下的行程,从山下回到阳明山官邸,蒋的车队上坡沿着阳明山仰德大道前进,到岭头、永福附近。这时阳明山军事会谈分组会议刚散会,军用汽车一辆接一辆鱼贯下山,风驰电掣,每部军车下山车速都几乎超过60公里。

司机误踩油门 蒋中正受重创

当蒋的车队“先导车”——即第一辆的开道车,驶过一道大弯,走到一部停靠在路边的公路局客运班车前面两三百米左右,忽然发现有一部军用吉普车,猛然从客运班车左后方超车窜出,迎面朝“先导车”疾驶而来。

“先导车”的司机反应极为机警,当下立刻踩刹车避过了这辆军用吉普车,而紧跟在“先导车”后方的蒋中正座车司机徐达生,或许是一时分神,也或许是紧张过度,明明见到“先导车”踩刹车了,自己原本也应该急踩刹车的,却错把油门踩到底,轰然一声,整部坐车硬生生朝“先导车”的后车厢撞个正着。蒋中正座车的车头和“先导车”后车厢,都撞了个大窟窿。

撞车瞬间,蒋中正坐在座车右后座的座位上,正倚着枴杖闭目养神。坐在座车左后座的宋美龄,则是习惯性地假寐。早年台湾尚未有座车需系安全带的规定,何况总统座车安全绝对没有顾虑,两位老年人压根儿也没想到要系座位上的安全带。更糟的是,凯迪拉克七人座大轿车原本空间就很大,为了考量蒋中正的舒适度,让其双腿在车内可以伸缩自如,座车内拆掉了多余座位,因此前后座距离,有一两米长度,这使得撞击能量和力度相对加大。

座车追撞突发于一两秒钟内,完全猝不及防,蒋中正被猛烈弹出,正面直冲驾驶座后侧隔板。由于冲撞力道过猛,蒋中正的嘴巴、胸部、下半身都受到强力冲击,嘴唇肉和嘴里的假牙两相挤压,嘴唇当场撞出血来,胸部更是一阵闷痛,他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待他回过神来,但闻71岁的宋美龄当场疼得哇哇大叫,宋美龄颈部剧烈受创,双腿膝盖创伤尤其严重,幸未骨折,是不幸中的大幸。

坐在“随一车”的代理侍卫长孔令晟将军,连忙下车查看情况,当他见到座车引擎室凹陷了一个大窟窿,车内的蒋中正、宋美龄两人痛得面色如土,惊觉大事不妙,当下第一要务是紧急送蒋中正夫妇到“荣民总医院”,其次随即通知蒋经国,并拿起无线电紧急命令宪兵单位,封锁阳明山仰德大道,以及总统府沿线,盘查所有开往总统府及国防部的军用吉普车。

宋美龄宅心仁厚 肇事司机未受罚 

两天后,查出了那天超车的吉普车和师长的姓名,师长的官位不保,开车的司机也移送军法处分。令官邸和侍卫人员感到诧异的是,追撞事件明明是座车司机徐达生心神不专或者紧张过度,误把油门当刹车踩造成的,直接肇事者徐达生竟然丝毫未受当局处分,照常在士林官邸负责开车。

仁慈的宋美龄听从孔令伟的意见,主张宽恕徐达生。宋美龄说:“错不在徐达生,应该饶恕他的无心之过。”

蒋中正心脏受创 后遗症突显

蒋中正夫妇被送到“荣民总医院”急救后,医师初步诊察,仅发觉蒋中正受的是外伤,事后蒋中正也不觉胸部有任何不适,所以压根没想到胸腔或心脏受伤的问题。

事实上,叫疼叫得厉害的宋美龄,除了腿部和膝盖略有拉伤,身体其他部位及内脏反倒毫发未损。蒋中正嘴巴上讲没事,事后证明他的胸腔心脏部位受创极重,内伤是造成他数个月之后,心脏发生扩大现象的病源。

车祸事件数周后,医师安排蒋中正至“荣民总医院”做例行的身体检查,才发现隐藏的严重危机。蒋中正的心脏大动脉部位,传来一阵阵杂音。心脏专科医师终于证实,阳明山车祸撞击的瞬间,蒋中正的主动脉瓣膜曾受到重创。

1971年5月22日,蒋中正到“荣总”做例行体检,医师告诉他第二个不幸的消息,情况进一步恶化,他的心脏有明显扩大现象。车祸后遗症一天比一天突显,蒋中正心里阴霾重重。

蒋中正:永福车祸 减我阳寿20年

1969年冬天,亦即阳明山车祸后3个月左右,某日,薛岳从台湾南部寓所到士林官邸探望蒋中正,蒋中正语气低沉地告诉他:“今年夏天阳明山车祸以后,我身体大不如前。”蒋中正向薛岳抱怨,自己走路都觉得比以前吃力。

1970年春,蒋中正在台湾花莲“青山招待所”度假,严家淦副总统前往青山探视,似知来日无多,他心情郁闷,沉重的说:“永福车祸,减我阳寿20年!”(永福是阳明山车祸发生的地点)说出这句感触良深的话,证明那场车祸对蒋中正身体健康的严重斲伤。

1969年夏天之前,蒋中正一年难得感冒一次,即便感冒,亦不过流点鼻涕,过一两天即痊愈,然而,车祸过后,病痛不断。

从车祸、心脏扩大……一连串损及健康的意外事件,纷至沓来,1972年元月,蒋中正老是觉得身体倦怠,大清早起床之后,即觉昏昏欲睡,侍从副官发现,蒋中正居然一大早9点半就躺在床上,没人敢问他哪里不舒服,但直觉情况有异。

毕生呕心沥血 护卫中华民族

1972年,蒋中正在自己最后的日记中说:“此为最黑暗之时期,但余对光复大陆之信心,毫不动摇,且有增无已,因确信上帝与真理和我同在也。”

1975年,他于病中手书“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4月5日,台北本来是风和日丽,清明节午夜近12时,突然风雨交加,雷电大作,台湾人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暴风雨,蒋中正因突发性心脏病在台北士林官邸逝世,整个台湾陷入悲痛之中。

蒋中正戎马一生,北伐、抗日、剿共,毕生奉献中华,为护卫中华和保护中华传统文化呕心沥血。

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认为,蒋中正“是我民族史上千年难得一遇之旷世豪杰、民族英雄也……五千年来,率全民,御强寇,生死无悔,百折不挠,终将顽敌驱除,国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无第二人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