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统帅部的中国因素——名将之争:马歇尔与麦克阿瑟(下)(图)

2020-07-31 11:38 作者: 金钟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麦卡锡参议员指控:“马歇尔放弃国民政府使中国沦于中共;罢黜麦帅使美国输掉韩战。”
麦卡锡参议员指控:“马歇尔放弃国民政府使中国沦于中共;罢黜麦帅使美国输掉韩战。”(图片来源:左:Getty Images;右:公有领域)

接上文:华府统帅部的中国因素——名将之争:马歇尔与麦克阿瑟(上)

白宫姑息忍让决策不容麦帅坚决抗共

麦克阿瑟1951年4月12日被杜鲁门解除军职,是二战后最戏剧性的事件。麦帅战功显赫,何以被黜?华府称是他未能全力支持美国和联合国的政策。似有“犯上抗命”之罪,麦帅曾予严正驳斥,但不掩和华府领导层有战略分歧──从CIA局长到杜鲁门总统,都不讳言,如果轰炸鸭绿江大桥,就如触发三次世界大战的信号,拖苏联参战,美国绝对要予以防止。事态有否如此严重?韩战研究,向来追溯“雅尔达协定”。1945年2美英苏三巨头这场会议非常权威,为二战后世界秩序作出规范(或称划分势力范围、达成东西方战略平衡),严禁德国和日本再起,有关中国的两主题,是苏联出兵东北和朝鲜讬管。前者出于美方估计,如果实施陆战攻占日本,美军要准备牺牲50~100万人。苏联以百万大军出击满洲对日宣战,必可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保全美国数十万士兵的生命。为此满足史达林获得北方领土及东北权益。对朝鲜半岛,美苏一致同意三八线划分南北占领区,分别由美苏“讬管”。战后南北韩分别成立“大韩民国”与金日成政权,苏美驻军1949年先后甩手撤退。而北朝鲜发动大规模南侵之时,又正当美国刚刚“丢掉中国”不足一年,韩战兵连祸结,如此凶险的连锁反应,使美苏雅尔达战略顿失平衡,美国岂能容忍再惹翻苏联!

但是,领兵上阵,麦帅遵循战争逻辑,以一切有利手段夺取胜利。他也了然朝野对三次世界大战的恐惧。却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他认为请苏联进军满洲“纯粹是多此一举”。美国有原子弹后,即将崩溃的日本,投降指日可待。他相信苏联进入亚洲将会加强共产主义势力。有一天,苏联驻东京代表,来美军司令部,试探苏军分享北海道占领权的可能性,麦帅毫不客气的回答:您再提类似要求,我就将你们全部逮捕!──他看到苏联已经获得雅尔达的“红利”,支持一场朝鲜“有限战争”,让中国去打,苏联不必出手已足够。

因此,他主张加强对共军的打击力,包括封锁中国沿海,打击其军工基地。他公开指出共军的三大弱点,相信动员美军的全部军事能力一定可以战胜“人海战术”。但是,华府在媒体的鼓吹下,陷在世界大战的幻觉中,对麦帅的建议置若罔闻,有如慕尼黑对纳粹的妥协一样,马歇尔告诉他,朝鲜战争“使我们面临极为严重的国际问题!”不久参联会就向麦帅发出要美军准备撤出朝鲜的指示……麦帅认定,最高统帅部已无意和庞大的红色中国对决!他说,已经牺牲五万将士的这场战争,将“走向毁灭的灾难性结局”。华府知道麦克阿瑟将军已经是他们绥靖政策的绊脚石,一场大义凛然的战争,决定牺牲它最英勇的统帅。

中国因素渗透入美国最高统帅部

可见麦帅的命运表面上系于战场的进退。实质上有更深的原因。美苏领袖罗斯福与史达林二战后,有意促成国共两党的和解而终告失败。韩战结果虽然没有中国内战的一边倒。但是战争的始末仍然渗透着国共两种意识形态的对抗,韩战犹如国共内战的继续。分别只是国民党一方换为美国,战争的军事层面发生变化;战争的另一方则没有改变,主力仍然是共军。他们的战争概念及战略战术,从人海战术到遣返战俘,还是延续中共阶级战争的模式,和美军的完全现代化作战理念与体系,形成明显的不对称。

韩战中的共军在宣传、情报方面,不如在一个同温层搏杀那样得心应手(想想国共内战中有多少共谍、叛将和地下党,加上统战和学运!否则怎能势如破竹打败国军?)这是不言而喻的区别。但是,在朝鲜战场的两个不同种族的武器竞赛中,却出现了一个异常现象:“美军统帅部的中国因素”!有如条顿的剑在欧战中行动。本文已经描述在仁川登陆后,美军向鸭绿江挺进时,突发的怪诞事件,麦克阿瑟被华府军令要求停止攻击至为关键的军事目标,从而为敌军进攻铺平道路。大大限制美军特备的空中打击优势,从而造成美军在后来的战役中的严重失利。乃至杜鲁门总统慌了手脚,公开说要用核武器,还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古今战律对于临阵叛逃,无不加以严厉处置。但关系战略抉择的最高统帅部的命令,麦帅只有无奈服从。艾森豪将军事后亦为麦帅抱冤,未能出手为先。韩战美国高层发生的内讧,当年曾引起麦卡锡—胡佛反共浪潮的关注。马歇尔在国会咨询中受到一连串的质问与攻击。麦帅也出席指证,由于对华政策的失败,引起一连串灾难,是美国百年来政治的最大败笔。他重复的说:“我们未来几代人要为此付出代价:或许要一百年之久。”马歇尔则坚持罢黜麦帅是因为他的策略要使美国和中国、苏俄掀起大战。也不乏麦卡锡参议员的“卖国”指控:“马歇尔放弃国民政府使中国沦于中共;罢黜麦帅使美国输掉韩战。”麦帅统帅部的人怀疑华府有内奸,为何他们的作战计划往往都为共军所预知……马帅德高望重,后因马歇尔援欧计划,还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亚洲遗事沉入历史。

麦帅力挺台湾 要求国民政府出兵被否决

本文描述的四国演义中,国共和中美,台湾是不可缺的一方。外交上她很不幸,却始终还是美国的政治盟友。麦帅和台湾的关系便是人情温馨的一页,虽然曾备受美国弃蒋派的攻击。在韩战爆发的第二周,麦帅即访问台湾,会见他的抗日老战友蒋介石,并发表声明。说明来台完全是考察台湾军事防御,加强美军与台湾合作,免受共军的进攻,不涉政治议题(指台湾归属)。针对当时美国政府“某些人一贯鼓吹绥靖主义和失败主义”,麦帅公开强调台湾是不沉的航空母舰,“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不能落入共党之手,否则,其战略后果将直接影响美国的安全。”为什么二战中美国可以和国民政府结盟抗日,今天不能再次合作遏制共产主义?不料,白宫竟要求麦帅收回他的言论,“因为与美国既定政策发生冲突”。美国既定政策是什么?杜鲁门派哈里曼来东京说明:“我们无意对共产主义发动攻击,只能阻止其行动,不能发起任何反击。”麦帅对此十分不安,他知道“杜鲁门总统对蒋介石怀有强烈的敌意,听不进任何人说蒋的好话。”他不解的是,美国政府竟接受这种观点:“既然国民党如此腐败,不如让共产党来治理国家,反正不会有比国民党更坏的政府。”──汉学家费正清也承认当时有这种看法:换人做做看。

今天回看1949年(将此民主社会的规则)换毛共上台“做做看”,结果如何?无需赘述。总之,麦克阿瑟将军亲身体验和证实了韩战最激烈悲惨的初战十个月:战斗竟然是在一群对远东、对共产党几无所知的政客领导下进行的。麦帅是他们眼中的异类,却是人民的希望和拥戴者。最后他离开东京返美,有百万日本人为他送行(今天北京的军方频道还在大惑不解:为什么那么多被征服者对征服者依依不舍?)而接着纽约万人空巷地欢迎这位反抗共产主义归来的战神,全美一片抗议,要求白宫收回成命。他在七十年前敢于独排众议,高呼“台湾不能落入共党之手!”支持风雨飘摇的台湾国民政府,则对麦帅“被斩”,感到愤慨与惊惶。

麦帅在共军发动总攻(第三次战役新年攻势)而华府拒绝为韩战前线增兵时,曾要求批准他和台湾谈判,派兵(33000人)来韩支援联军。被高层压抑,并对台军肆意诋毁。麦帅的判断是,白宫以“台湾中立化”为名,阻止台湾反攻大陆,中共福建两兵团得以调来朝鲜,令麦帅部队陷于困境。在共军疯狂进攻下,华盛顿不接受麦帅的反制方案,又毫无对策,只想全身而退,撤出朝鲜半岛!麦帅回忆录展示和参联会的电报,记录他不灭的愤怒。他不能接受“战败”的命运!他自信于若可动用所需之军事力量、华府不设下种种限制,“我不仅能解放整个朝鲜,还能沉重打击红色中国,摧毁其战争潜力。”他告诉参联会,希望解除对台湾军队的限制,充实美军在朝兵力。

美国绥靖主义保住北韩金家王朝

麦克阿瑟坚强的战斗意志,得到杜鲁门总统的默许:美国不撤军。他迅即制定长期计划,以期彻底摧毁入侵朝鲜的中国军队。任命经验丰富的李奇微将军代替车祸去世的沃克中将为8集团军司令。他计划以大规模的空中打击摧毁敌军的补给线,迫使他们弹尽粮绝、非死即降。但是借用台湾军队的支援仍然被驳回。计划取得初步胜利,李奇微打破共军第四次战役,收复汉城,逼他们退回三八线。不料在此有利态势下,华盛顿别有用心的高层人士策划对麦克阿瑟的猛烈攻击,指控他擅自越过三八线导致中共插手朝鲜战争;“妄图扩大战争”让美国处于困境,更限制麦帅向新闻界公告战况。

十分明显,位高权重的“总统杜鲁门、国务卿艾奇逊、陆军部长马歇尔”,已将坚决抵抗北韩侵略者的战略原则,在中共出动志愿军后转变为让步与妥协,最后退场出局。和麦克阿瑟绝不做“战败国”,使用强力的战争手段和谋求台湾援助致胜的决心,已经水火不容。可以相信,战争若照麦帅的方针打,就像他在太平洋战场和日本决战一样,北韩共军早被赶出国境。

历史无情。时至今日,正确始终掩护着马歇尔那条绥靖主义路线。涛声依旧──麦帅指责华府不了解中共,难道了解苏联吗?二战后的史料显示,史达林和苏共高层也受到反战思潮影响。史达林在中共出兵前说,北朝鲜可以在东北建立流亡政府;史死苏共政治局立即对“强加给苏联的”韩战叫停。美苏必战论,迄今数十年。苏联战后演变的首要核心,就是否定暴力战争,主张和平共处、“和平过渡”。真正的战争狂人毛泽东,不仅要将韩战打到底。还迷信“枪杆子”四面输出武装革命,国内更是暴力专政至死不休。可笑的是,直到苏共瓦解冷战结束,未闻西方史学界对韩战的大战说有所检讨。

麦帅报国,一世英名,当无须等候宋朝皇帝赐岳飞式之平反,更不必提他的对手彭德怀之惨死。已不乏人赞扬麦帅文武双全,文采煌耀。他对日本重建之各项决策,获得极大成功,足显非莽莽勇夫,而是文治武功兼擅的英明统帅。他力图使用美国的制空权以克敌,炸掉敌方的补给线,这是非兵家亦能理解的战术(也是国共内战的教训,国军完全没有发挥空中优势)。可以想见,若获授权,他必炸掉鸭绿江的桥梁及丹东、通化、临江一线,瘫痪敌方陆路运输,不必使用原子弹,百万入侵共军即可瓦解。可是华府连朝鲜境内离鸭绿江数十英哩的后勤重镇清津,也不准予以摧毁!在如此无异于通敌性质的命令制约下,麦帅解除军权在劫难逃。

不然,韩战大局在美国的军事保护下,可以为实现半岛民主统一开创未来。换言之,北韩金家王朝撑到今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的战略错误。

概括1945年~2020年的休戚与共史

最近(5月20日),川普政府发表对中国的报告,破天荒承认犯了战略错误:几十年来,美国希望通过贸易、科学交流、外交影响,加入世贸、刺激政治经济开放,使中国改变1949年以来残酷的共产党威权统治,但预想没有发生。美方大大低估北京当局对自由国家的敌对程度……这是令人鼓舞的消息。美国对华战略失误的争议由来已久。寻求其来龙去脉,可以列出一个扼要的序列表:

一、雅尔达会议罗斯福十分用心于史达林出兵对日作战,遭到非议的是容忍苏联的领土野心和对中国东北权益的侵犯,拆走大量工业资源等等。麦克阿瑟却看到美国租借军用物资和日军武器落入共军之手的深远影响。事实证实麦帅的预见,150万苏军入主满洲,虽然只有几个月,这股洪流不仅帮助中共占领东北,也为朝鲜半岛种下一个流氓政权的祸根。这是美国亚洲战略失误的起点。

二、在中国内战中对共产党的姑息、误判。监于二战的残酷教训,包括罗斯福、史达林在内,对中国和平怀有诚意,可惜马歇尔来华,陷入中共的迷魂阵,放弃应有的价值判断。中断援助行宪的合法政府,袖手旁观叛乱武装得逞。国民政府的失败,诚然是二十世纪共产狂潮氾滥的一部分,中国人无力抗拒,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富强的头号大国,其领导人之政治观察力竟也如此低能和短视,无法驾驭巨大的时代挑战。艾奇逊白皮书承认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却没有到位的检讨。

三、韩战的教训。三年朝鲜战争实际上是中美之间的体制决战。表面上是打了一个“平手”,守住三八线。若从反击朝鲜南侵与中共出兵帮凶的视角而言,美国仍是胜利者。麦克阿瑟将军被解除职务,然而虽败犹荣。他在战后六年,致力于重建日本、保卫台湾、激战朝鲜,为亚洲四小龙崛起铺路有其三,居功至伟!抗击中共,临危不屈,麦帅更是捍卫西方价值的旗帜。美国高层继“失去中国”后,又一次姑息纵敌,是大陆失败的继续,麦帅事件显示中共毒素侵染力不容低估。

四、尼克森(尼克松)媚共大倒退。美国自叹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打错了韩战,对华政策转为和台湾友好,签订共同防御条约,高层互访,经济交流。但尼克森突于1972年2月,屈尊访问北京,1978年与中共建交,出卖友邦台湾。造成国际性孤立一个民主国家而靠拢专制政权的恶劣风气。这是道德堕落,也是对美国精神的背叛。那是当代最邪恶的毛共政权垂危之际,比之美苏1933年建交,中共无任何走向缓和改善迹象,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试问,美国凭什么要对这样一个人神共愤的政权伸出友好之手?联华制俄?美苏早已在和解中。与魔鬼共舞为了打击一个改革中的政府,又是何等脑残。只能归结为卑鄙政客的卑鄙欲望。君不见基辛格从此被中共喂饱,穿梭中国九十余次,不掩其食客本色。而尼克森竟在毛临终之际,享受毛秘派专机前往病榻话别的款待,几曾识人格!如此厚颜无耻,已经完全脱出对华政策的理性范畴。

总之,美国对华战略的缺失,可谓其来有自,非一日之寒。从带着几分天真开始,七十年来,已经变为只讲功利,不顾道义的地步。若果今日川普政府大彻大悟,有所作为。真不愧为奇迹出现。不妨静观之。

(2020-06-29纽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