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临时立法会反对派议员 “留任”胜“总辞”

2020-08-22 05:05 作者: 侯镇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把原定于9月6日举行的2020年立法会选举,延期一年,改于2021年9月5日举行,变成2021年立法会选举。

2020年8月11日星期二,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北京以全票通过《关于就香港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定》的议案,列明在2020年9月30日后,本届(第6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不少于1年,直至第7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第7届立法会依法产生后,任期仍为4年。据悉,通过议案,完全是从抗疫角度考虑,会上并无讨论议员资格问题。

随后,先有“热血公民”的郑松泰表示决定留任,接着大部分反对派议员也相继表态接受留任,仍未表态或表明离开(朱凯迪、陈志全)的议员,只占少数。但是,选民对反对派议员表态的批评两极化,赞成反对参半,顺得哥情失嫂意,令所有反对派议员跌入两难局面。

2020年8月20日星期四,香港老牌反对派“民主党”宣布,将会委讬有公信力和独立的民意研究机构,在本届立法会任期届满(9月30日星期三)前,完成一个全港性的科学民意调查,更准确地了解民意,以便跟随。随后,几乎所有反对派议员,包括仍未表态和先前表明离开(朱凯迪、陈志全)的议员,也相继表示愿意按民调结果,决定去留。

如果我有幸成为这个“民意调查”的其中一个调查对象,我不会选择“总辞”,我会选择“留任”。原因很简单:虽然“留任”也会有些害处,但不及“总辞”般大,不及“总辞”般严重;因为如果“总辞”,结果就只会是“前功尽废”,还会“后患无穷”。

近年来,反对派议员,在议会内所作出的所有努力,他们千方百计地,大龙凤地,用尽“拉布”、“点人数”和“规程问题”等方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拖延和阻碍有害的委员会选主席,拖延和阻碍有害的法案通过,拖延和阻碍有害的拨款通过;例如:有警察加薪的财政预算案、明日大屿发展项目等。虽然反对派议员没有足够票数否决,但也令到有关拨款和法案暂停下来,在议会战线上,也算是个小胜;如果“总辞”,有关拨款和法案,定必卷土重来,并会因毫无阻挠而瞬间通过,近年来大家抓破脸皮(搲烂块面)所作出的努力,便会付诸东海,瞬间白费,瞬间变得徒劳无功。岂不是“前功尽废”吗?

另一方面,除了卷土重来的,还有多年来累积下来,不少富争议的、不易通过的拨款和法案,香港特区政府必定乘机加推,在空窗期内,全部提交“临时立法会”通过,日后要推翻,谈何容易,必定难上加难,而且这样情况下通过的不良拨款和法案,定必危害众生,影响深远,岂不是“后患无穷”吗?

另一个“后患无穷”,就是通过一些“对建制派选情有利、对反对派选情不利”的议案,从而在来届选举中,控制反对派的得票率,降低反对派的得票率!

众所周知,为了遏制反对派的选情,降低反对派的得票率,特区政府现正酝酿不少容许建制派支持者更方便和更容易投票的措施,包括:投票资格的改动、参选资格的变更、容许选民身处国内投票、邮寄投票、安老院舍投票、票站长者优先、票站关爱队等,全部都牵涉修改现行的选举条例,如果“总辞”,反对派议员一个不“留”,这些修订就会长驱直进,一旦生效,定必大大削弱反对派于2021年及之后各个选举中当选的机会,影响深远,又岂不是“后患无穷”呢?

选择“留任”不选择“总辞”,只是一个“两害取其轻”的简单决定,不要想得太复杂,也不要说得太复杂,更加不应上纲上线,说成“伪善”、“虚伪”、“妥协”或向权贵“献媚”,有损团结。况且今时不同往日,我虽然选择“留任”,也不会要求和期望所有反对派议员,都要跟以前一样,继续全部“搲烂块面”;因为我也不想有任何一位反对派议员,在来届选举参选时,因为这一年曾经“搲烂块面”,而被取消参选资格!因此,虽然全部22位都留任,“搲烂块面”等工作,都是留待决定不再参选的反对派议员做便好了!谢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