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欧洲小国为何敢跟台湾站一起?(图)

2020-09-06 08:00 作者: 二大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斯特奇尔8月31日下午在台湾政治大学发表演讲。(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20年9月6日讯】大部分中国人对于捷克这个欧洲小国的记忆,可能都是从儿时必看的《鼹鼠的故事》开始的。这个没有对白的快乐动画片,至今都还有不少的拥趸。

9月1日,率团访台的捷克议长维斯特奇尔(Milos Vystrcil)在台“立法院”,喊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我是台湾人”。这句话,是效仿1963年美帝总统肯尼迪在冷战孤岛——西柏林的演讲“我是柏林人”,不可谓不震撼。

在半年来我们应接不暇的翻脸国家中,各种挑衅的都有,但是公然挑战“一个中国”、为台湾代言的,捷克是第一个。

让大多数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3年多以前,捷克都依然是中国在欧洲少数的铁杆朋友之一。2015年中国纪念反法西斯战争阅兵,捷克总统泽曼是唯一出席的欧盟国家首脑。2016年的回访使得两国关系达到高潮,泽曼表示捷克是中国的“欧洲门户”,布拉格和北京结为友好城市。作为回馈,中方承诺送一只大熊猫和5年投资100亿欧——虽然最终没实现。

这么一个遥远欧洲的小国,和中国有千丝万缕的利益瓜葛,怎么突然翻脸得如此迅速和决绝?

这我们就必须先说一说1968年发生在捷克的史上著名的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布拉格之春。

1968年1月,新上任的捷共领导人杜布切克吹响改革号角,提出要建设“有人性的社会主义”,准备彻底抛弃了苏联模式,开启民主化序幕。小弟的否定让苏联恼羞成怒,于当年8月纠集20万华约成员国军队和5000辆坦克,悍然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占领首都布拉格。捷克人民进行了英勇的反抗,100多名学生和市民在抗议中被杀,鲜血染红了布拉格的广场。10多万知识阶层在镇压中逃亡,成为几代捷克人不能抹平的伤疤。

中国文青装壁必读的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参加了布拉格之春后作品被禁,被迫于1975年流亡法国。他广受欢迎的不朽名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就是一部描写布拉格之春的编年史风格的作品。

尽管“布拉格之春”极为短暂,但在冷战对峙的恐怖氛围中,吹响了人民争取自由的号角,对后来历史的影响极为巨大。后世的很多同类运动,都被冠以“XX之春”,如“阿拉伯之春”、“汉城之春”等。

1989年的东欧剧变中,秉承传统的捷克在没有流血的氛围中实现了国家的和平转型,捷共自动下台,史称“天鹅绒革命”,也就是宁静顺滑的意思——毕竟是传统欧洲国家,洗脚上田的货色不多,没有那么多死皮赖脸的权贵。

正因为这样的历史,捷克在此后一直对左的意识形态有极高的警惕,被坑过的人,对曾经的伤害最敏感,所以捷克、波兰这些转型成功的国家,反而是最为坚定的“右派”,比欧洲老牌的法、德、英等国家更痛恨“左”。

这样的国家基调,让一直是以经贸利益为核心联系在一起的捷中关系,在捷克国内其实并不牢靠。反对党对于当局的对华政策一直强烈不满,要求从价值立场出发,重新审视两国关系的呼声从来没有平息过。这样的呼声在2016年后捷克政坛的风向变化中最为明显。

2018年,捷克政坛有一个全新的右翼政党“海盗党”异军突起,成为议会第二大党。欧洲很多国家如瑞典、冰岛,都有本国的“海盗党”——这类政党以直接民主、透明政治和保障自由等公民权利为主要政见。捷克海盗党推选的贺瑞普(Zdeněk Hřib)赢得首都选举,当选布拉格市长。贺瑞普年轻的时候在台湾留过学,对中国的历史现状都很了解。

作为坚定的右翼,贺瑞普当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高调宣布“布拉格应该在尊重人权的基础上展现出自信”,要重新协商“一中政策”,并不顾中方脸色,于2019年10月宣布解除布拉格和北京的友好城市关系,转而与台北缔结友好城市。

随后中方反制,宣布取消著名的布拉格爱乐交响乐团已经安排好的14场在华巡演。中方要求该乐团和贺瑞普公开切割,但该乐团拒绝了。

在这股风潮中,同样属于右翼的捷克前议长库贝拉(Jaroslav Kubera)在2019年底宣布将访问台湾。根据捷克宪法,参议院议长的地位仅次于总统。这样的访问无疑是极强的政治表态。但出人意料的是,库贝拉在出访前夕,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他的家人随后公布了他收到的有关威胁性信函,在捷克政坛引发诸多揣测和愤怒。

专业民调公司皮尤曾经在欧盟做过一个各国对华好感度的民调,显示在2019年底捷克人对华的好感大幅降低,仅仅只有27%,在欧洲国家中倒数第二。

所以不论贺瑞普也好,库贝拉也好,其对华的强硬反应,其实根本上是一种日渐高涨的民间情绪推动。这种情绪来自一个有故事的东欧国家,是不难理解的。这也是为什么新晋受封“三姓家奴”的蓬胖选择在访问捷克的时候发表“自由一定会赢”演讲的原因所在。

继任的议长维斯特奇尔同样是坚定的右翼,上任伊始就宣布要继承库贝拉的遗志,完成其既定的访台计划。这就是他喊出“我是台湾人”的背景所在。

建立在金钱上的交情现实中就是这样,有人喜欢,有人鄙夷,还有人吐你一脸口水。

当然,不能不提的是,今年的新冠疫情中,捷克政府于2月13日向武汉捐赠了4吨医疗物资,包括呼吸机、面罩、防护服等,随后还捐赠了600万捷克克朗善款。这两笔捐赠,大部分中国人可能都不熟悉。因为都未见诸报道……

正在欧洲访问的外长王毅针对维斯特奇尔访台怒斥,称此举是“与中国14亿人民为敌”,中方将会让其“付出深重代价”。捷克外长迅速召见中国驻捷克大使,强硬指责中方言论已经“突破了界线”……维斯特奇尔的表态是:捍卫民主并不需要获得他人的许可。法国、德国亦随后表态欧盟不接受威胁。

其实维斯特奇尔此番访台还有一件更让人糟心的事情,他是来参加台湾、美国、日本、欧盟共同举办的“重组供应链:促进理念相近伙伴间之韧性论坛”的。

光是听“重组供应链”这个名字,大概也能知道剑指何方,也会有隐隐的蛋疼。

很担心我们的孩子再也看不到那个动画片上可爱的鼹鼠了,甚至也可能读不到米兰昆德拉。但是不要紧,有些记忆是不会被一时的风雨所抹去。1968年布拉格广场上的鸽子,其实一直在我们心头飞翔,不曾停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