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杭州飞温哥华 中国大爷左眼突然失明(图)


飞机 疫情  综合症
疫情之下,长途飞行让人充满了忐忑甚至恐惧。(示意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24日讯】疫情之下,长途飞行让人充满了忐忑甚至恐惧。很多人搭机时全副武装,全程尽量不与他人接触,在狭窄的机舱里坐十几个小时。疫情下坐飞机,除了要防病毒,还要小心一些看不见的健康隐患。去年一名中国男子坐飞机从中国飞温哥华,全程几乎没活动过,下机后发现左眼突然看不见东西了。

加拿大飞澳洲 38岁男子机上猝死

今年1月,38岁男子澳大利亚男子克里斯多夫(Christopher Woodgate),在万米高空突发急症,在全家人面前猝死。

据外媒报道,克里斯多夫是一位有5个孩子的爸爸,他们一家8口趁着新年来温哥华度假,没想到回程时突然发生悲剧。

在距离目的地澳洲布里斯班还有大约一半的航程的时候,克里斯多夫突然感到不适,之后加航飞机紧急迫降在夏威夷火奴鲁鲁,但医生检查后,证实他已经死亡。机上所有人员被安排下机,在火奴鲁鲁留宿一晚。

克里斯多夫一家人亲眼看到至亲毫无预兆地就被夺去了生命,不知道心理上经历了怎样的折磨和痛苦。

加航称,出于对乘客隐私的尊重,不能提供医疗紧急情况的细节。

提防“经济舱综合症

长途飞行时除了提防“经济舱综合症”之外,还有一些疾病也需格外注意。

据大陆媒体报道,去年夏天,76岁的杭州王大伯坐早班机从杭州飞温哥华,在青岛转机。整个航程快20个小时。航班上,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为了不打扰别人,几乎没站起来活动过。

到温哥华后的第二天,他忽然左眼感觉有黑影,3小时之后情况仍没有好转,然后左眼就看不见了。王大伯在温哥华一家社区医院就诊后,又立即预约了眼科专家,医生证实王大伯视网膜血管破裂。

这个意外与王大伯坐长途飞机有关。由于他长期服用抗血小板药物阿司匹林,并患有高血压,在飞机上相对狭小的座位上久坐,血液循环不畅,血压突然升高,导致视网膜血管破裂。

在温哥华经历了4个月的治疗之后,王大伯左眼视力仍只有光感。

据报道,飞行12小时以上“经济舱综合症”发病率大概在千分之五左右。医生提醒,乘飞机时间过长时,容易引发“经济舱综合症”,尤其是一些有糖尿病、脑梗、心血管等病史的高危人群。

所谓“经济舱综合症”,是由于一般经济舱的座位非常狭小,再加上飞行期间,不断吸入重新过滤的干燥空气,而使得血液变得浓稠,因此产生血栓塞。严重的引发呼吸困难,甚至是造成中风或死亡的现象。

不知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上飞机前还穿的下的鞋子,下飞机时脚肿得都快穿不上了。这就是久坐于狭小空间而引发的下肢浮肿。双腿被迫弯曲,下肢血液回流受阻,双脚就会逐渐变得水肿。

而可怕的是,伴随着下肢血液回流不畅,血液流速度也会变缓慢、淤积、凝固,形成深静脉血栓的几率大大增加,这才是所谓“经济舱综合症”的罪魁祸首。

以下人群特别容易患上此病:

1、“低度危险因子”,包括40岁以上、糖尿病、高血脂症、肥胖、3日内接受手术如内视镜、皮肤科、眼科手术。

2、“中度危险因子”有下肢静脉瘤、口服避孕药、产后;

3、“高度危险因子”包括急性肺动脉栓塞的病史或家族史、先天性血栓形成体质。

如何预防?

1、如果在旅途中或旅途结束后出现下肢疼痛、肢体明显肿胀的情况,应尽量避免活动,抬高下肢,等候医生处理,避免血栓脱落栓塞肺动脉。

2、如突然出现呼吸困难、胸痛等症状,应立即呼救求医,以便能得到及时救治。

当然,如非必要,最好尽量避免坐长途飞机,特别是在现今疫情肆虐的非常时期。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最新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今年3月,在一架伦敦飞往越南的航班上,一名乘坐商务舱的27岁女乘客,在10小时的旅程中不知不觉让另外15人感染了中共病毒。据不完全统计,美国将近1.1万人在飞机上接触到病毒。这一报告让人不得不重视疫情下长途飞行的安全问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