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纵横】美国人民公社 前车之鉴(视频)

2020-11-24 09:01 作者: 东方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0年11月24日讯】您好,谢谢收看东方纵横,我是东方。这个星期四就是美国的传统节日——感恩节了,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就是感恩节,我祝您感恩节愉快。如今美国社会正在上演左右大战,在上演传统价值观和激进左派的大战,在上演市场自由经济和社会主义的大战。其实这场大战在四百年前就预演过一次,这也牵涉到美国传统节日感恩节的由来。

说起感恩节,你可能就会想到火鸡大餐,家人团聚,黑色星期五大减价,橄榄球,广播里开始响起圣诞节的歌声,等等等等。至于说感恩节的来历,一般人知道的就是想当年第一批欧洲人到美洲闯荡,生活艰难,粮食欠收,后来是当地印第安人在冬天里送来了食物,帮助欧洲移民度过了第一年最难的难关,所以后来每年都有感恩节,感谢上帝,感谢印第安人的帮助。其实不完全是这样,今天我就跟你说说感恩节的由来,一个你不知道的感恩节的由来。如果你还没有订阅东方纵横频道,你可以在我讲故事前订阅一下。

美国最早的几个感恩节是第一代欧洲拓荒者放弃了人民公社、进行包产到户私有制改革之后,农作物收获大增的庆祝有关系。什么什么?人民公社?包产到户?我在讲四十多年前的中国大陆的经济改革么?不是,我讲的就是发生在四百年前,发生在美洲大陆的社会主义尝试,人民公社的失败。

第一批离开欧洲到新大陆打拼的拓荒者几乎都是为了逃避宗教迫害,他们希望在美洲大陆从零开始建立新的生活,因为面对艰苦的外部条件,他们愿意共同奋斗,为集体共同奋斗,他们签署了协议,用人民公社的形式经营殖民地,土地是公有的,什么时候种地、开垦多少荒地都统一安排,大家集体劳动,所有的收成都储存在公社的粮仓里,平均分配。在1620年,整整四百年前,欧洲的贵族精英们就有这样的乌托邦的想法,他们合资组成新大陆开发机构,招募愿意背井离乡拓荒的人,用人民公社的方式开垦新大陆,这等于是在美洲大陆尝试社会主义乌托邦。结果怎样呢?到第二年春天粮食就不够了,短短两年的时间,一半的拓荒者死亡。威廉・布雷福特(William Bradford)是当年第一个定居点普莱茅斯(Plymouth)的总督,也就是坐着五月花号第一批到美洲大陆定居的拓荒者的总督。他在日记中写到: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高兴能平均分配,但是很快,能分配的产量越来越少,懒惰的人找种种借口迟到早退,甚至不干活,勤快的人感到愤怒,这就是人之常情。男人不愿为别人的老婆孩子下地干活,女人不愿为别人家的丈夫洗衣做饭,渐渐的田地荒芜,引发饥荒,更要命的瘟疫接踵而来,定居点拓荒者人口死亡一半。简直就是中国大陆六十年代人民公社大跃进的缩微版,幸好当地土著提供援助度过难关,这事发生在1621年,是第一个感恩节。好在拓荒者们没有继续一意孤行下去,总督布雷福特决定抛弃人民公社模式,把土地划分给每一个家庭,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收成多少都是自家所有。

这一改变带来万象更新,原来的懒汉消失了,男人们勤恳种地,女人们勤俭持家,荒芜的土地深耕、播种、收获,拓荒者还向土著印第安人学会了种植玉米、南瓜,学会如何轮流耕种,短短几年下来,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自己吃不完就拿出来跟土著印第安人分享和交易,定居点很快变成兴旺的村庄。1623年秋收之后,普莱茅斯定居点居民和当地土著居民聚餐庆祝丰收,这就是美国的第二个感恩节。1789年,美国获得独立战争的胜利之后,总统华盛顿发出了一个感恩号召,呼吁美国人感谢上帝,赐予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和宪法的确立。亚当斯、麦迪森总统任期内也有发出过感恩的号召。感恩节成为美国的节日,还是在1863年林肯总统的任期内,那时美国内战打的如火如荼,林肯号召所有的美国人祈求上帝,照顾那些成为寡妇、孤儿的美国人,为所有在内战中受到伤害的人疗伤止痛,抚平国家的伤口,林肯把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定为美国的感恩节,这就是美国感恩节的简短历史,跟社会主义的尝试不无关系。

美国的年轻人,特别是千僖代、Z年代,也就是中国人讲的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对社会主义更多的是向往和憧憬,根据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的统计,现在美国年青人对社会主义好感的比例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年轻人没有四百年前五月花拓荒者的生活经历,没有冷战的经历和记忆,也没有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目睹苏共倒台的体会。年青人不知道,在上个世纪,有超过一亿人在共产国家被杀害,中共杀死的人数远远超过法西斯纳粹,今天的Antifa打着反纳粹、反暴力的旗号,追求的却是共产主义乌托邦,追求纳粹和暴力的祖宗,不矛盾么?这是过去几十年来美国教育体制的失败,这是知识精英、娱乐精英、左派政客的误导,社媒平台又将这种误导几何级扩大造成的。左派对纳粹的行径口诛笔伐,但是对更作恶的共产主义却情有独钟、心驰神往,这不是双重标准么?

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社会主义国家是成功的,相反,伴随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的是独裁、饥荒、和灾难。年青人之所以憧憬社会主义,一定程度上是基于人重于利这个理念,人大于利益,这样的理念没错,但这是个人取舍标准的不同,属于个人价值取向的问题,而自己劳动付出的结果,自己所有,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是天理,是铁律,也是人之常情。期待人人都大公无私,没有私人财产、资源共享,那是天真浪漫、学生气的想法﹔用国家机器强制剥夺个人私有财产再分配,强制执行人高于利,带来的只有饥荒,带来人口的减少﹔别有用心政党,别有用心的个人,利用社会主义乌托邦不择手段的获取权力,换来的只有独裁暴君。

今天的美国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认知是高税收、高福利、关键领域国营经济的混合模式。过去许多年来,你问左派们,这样搞下去,要把美国变成什么样的国家,他们会指向南边说:委内瑞拉!原本一个石油资源丰富、自由市场经济、充满活力的委内瑞拉,被查维兹搞社会主义搞垮了,现在的委内瑞拉民生凋敝、经济危机、人道危机,因此左派们不再把委内瑞拉当作榜样﹔今天你问美国左派们,这样搞下去,要把美国变成什么样的国家,他们会指向东边说:北欧,斯坎的纳维亚,瑞典!这是认知误区,瑞典可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瑞典可是比美国更自由、更市场、更资本主义的国家,我给你罗列一些事实你就知道了。

瑞典比美国有更自由的贸易体制,瑞典对企业的监管比美国更少,瑞典房屋贷款市场没有类似美国的Fannie Mae、Freddie Mac,瑞典没有最低工资,没有职业许可证,瑞典没有财产税、遗产税、礼物税,瑞典的企业所得税比美国的要低,比川普(特朗普)减税法案之后的企业所得税还低,瑞典的退休金制度有私人帐户,不象美国的Social Security保证福利,更关键的是,瑞典的公共义务教育有择校权,私人学校和公立学校得到同样的学费资金。所有这一切都是美国保守派努力奋斗的目标,这是美国左派追求的社会主义吗?显然不是。那为什么很多人相信瑞典是社会主义国家呢?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瑞典走过社会主义道路,那是全球社会主义高潮时期,也是全世界开始关注瑞典的时候。五十年代初,瑞典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排名第四,那个时候,瑞典也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排名第五,政府税收只占国民经济的21%,低于美国的水平,比英国、法国、西德的水平低十个百分点。瑞典富有、瑞典人勤奋、种族单一、公务员清白,是社会主义试验的最佳环境,如果瑞典不可能实现社会主义,那社会主义在地球将无法实现。于是,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开始社会主义的转型,从福利制度开始,提供优厚的退休金、失业保障、病假、产假,因为福利跟税收挂钩,所以得到了中产阶级的支持。七十年代社会主义达到高潮,执政党更加快速的向左转,从1960到1980这二十年时间里,公共开支翻了一番,在GDP的比重从31个百分点猛增到60个百分点,税收也跟着猛增,政府开始管制企业、管制就业市场,甚至把大公司国有化,把大公司的盈利再分配。这,就是美国左派,就是伯尼・桑德斯们追求的社会主义模式,左派们的记忆在这里就凝固了,锁定在四十年前了。

接下来在瑞典发生了什么?人才外流、资本外流,公司纷纷把总部搬到外国,宜家家具(IKEA)把总部搬到荷兰,利乐公司(Tetra Pak)搬到瑞士,网球明星-温网冠军-比约恩・博格(Bjorn Borg)等一大票体育明星移民到摩纳哥,大作家维尔海姆・莫伯格(Vilhelm Moberg)移民到瑞士,用他自己的还来说,瑞典政府已经成了一个没有道德、没有诗情画意的大怪物﹔大导演英格玛・柏格曼(Ingmar Bergman)定居德国。瑞典经济开始走下坡路,1970年,瑞典人均收入比工业七国的高十个百分点,到1995年的时候,人均收入比工业七国的低十个百分点,在搞社会主义期间,瑞典民营企业的净就业增长为零。用当时的首相奥洛夫・帕尔梅(Olof Palme)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人间地狱。

原来勤劳的瑞典人变得懒惰了,根据问卷调查,在1960年,认为通过撒谎得到福利而无所谓的比例是5%,可是到2000年的时候,为得到福利而不惜撒谎的人有43%。因为有优厚的病假津贴,原本健康的瑞典人,请病假的人比哪个国家都多,特别是到打猎的季节,或者有体育竞赛期间,突然很多人就生病了。终于,瑞典经济在九十年代垮台,失业率暴增,政府预算赤字高达GDP的11%,瑞典中央银行为了保住瑞典货币汇率,1992年一度把利率调高到500%。-----这时,瑞典人醒悟了,就是社会民主党财政部长自己都说,社会主义行不通、滑稽、腐烂、邪恶,除了市场经济改革,别无他路,民意也是如此,从九十年代开始,中间偏右的温和党上台,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回归传统的自由市场经济模式,大政府缩减三分之一,废除财富税、财产税、礼物税、遗产税,国营企业私有化,金融、服务、电力、媒体、通讯行业开放竞争,加入欧盟享受自由贸易,如今瑞典成为欧盟当中小政府和削减开支阵营的领袖。瑞典甚至在义务教育领域引进竞争,废除终身退休金制度,用私人退休金帐户取代,退休金不是跟政客的承诺挂钩,而是跟经济发展挂钩。

瑞典经济发展再次超过周围的国家,公共开支占GDP的26%,而这个比例在比利时是29%,法国是31%,这比美国还是高出许多,因为在瑞典,医疗、讬儿所、大学都是免费的,这也是令许多美国年轻人向往的地方。瑞典为什么能做到?你可能会说,是因为高税收,是,就是因为高税收,可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高税收是大家都高税收,而不是富人的税特别高,不是劫富济贫的税收政策,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也是今天左媒,是今天美国左派们不跟你讲明白的地方,左媒更不说的是,瑞典恰恰把税收重点放在穷人身上,放在低收入者身上,因为穷人请不起税务律师,因为穷人无法把财产转移到海外,穷人才是最老实的纳税人,瑞典政府97%的税收收入来自于工资税和地方税,只有3%的税收来自于富人,这跟美国的税收制度正好相反,在美国最富的10%的人口,付了45%的税。瑞典政府超过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营业税,营业税不分贫富都是一样的税率,其中就包括25%的增值税。年轻人哪,这就是你们憧憬的瑞典特色的社会主义吗?如果你不满意美国,你一定会更痛恨瑞典,瑞典打着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号,走的却是自由市场经济的路,你要享受高福利,你自己得付出高税收,羊毛出在你身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免费讬儿所,没有免费的大学,更没有免费的医疗。

年轻人憧憬社会主义,我想还有一个误区就是,分不清超级大公司跟自由经济的关系。很多年轻人看不惯跨国大公司的霸道,他们把罪名归结在自由市场经济上面。其实年轻人不知道的是,大公司在草创初期,还是小公司的时候是享受了自由经济的好处,但变成大公司之后,他们自己就希望搞社会主义,希望垄断资源独享,希望遏制竞争。大公司的董事会恰恰是跟中共联手,把工厂搬到中国,享受廉价劳动力,无视环境保护,不但伤害普通中国人,也伤害普通美国人。冤有头债有主,所以你可别把对大公司的怒气发到自由市场经济头上。

根据皮优研究院的民意调查,42%的美国人对社会主义抱有好感,甚至有15%的共和党人对社会主义有好感,但是在瑞典,对社会主义有好感的人不到9%,也就是说,相信社会主义的瑞典人,比美国共和党人的比例都低。就是社会民主党党魁,1996到2006年担任首相的约兰・佩尔松都不承认自己是社会主义者,有一次,瑞典电视台记者就是这么问他的,佩尔松回答说,我可不想跟一帮疯子一样。

谢谢您收看东方纵横,如果您觉得我讲的有道理,请帮助转发推荐,也请留言,如果您还没有订阅,请点击订阅键,再次感谢您收看东方纵横,再次祝您感恩节快乐,我是东方,咱们下次时间-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东方纵横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