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为农民谋利 共产党土改的真正目的(图)


杀人土改绝对不是为农民谋利益,而是把它作为一个手段,用血腥残暴方法制造民众分裂,使农村社会自相残杀,从而达到战胜国民党的目地。
杀人土改绝对不是为农民谋利益,而是把它作为一个手段,用血腥残暴方法制造民众分裂,使农村社会自相残杀,从而达到战胜国民党的目地。(网络图片)

当时正值共产党与国民党争夺政权的白热化时期,共产党急需兵源、粮源、财源。杀人土改绝对不是为农民谋利益,而是把它作为一个手段,用血腥残暴方法制造民众分裂,使农村社会自相残杀,从而达到战胜国民党的目地。把农民发动起来,表面是分土地给他们,实际上土地只是诱饵,目的是把农民绑在共产党的国共内战的战车上,跟着共产党走。农民跟着共产党分了土地,杀了人,斗了地主,就只能跟共产党走了。

1953年底,我作为文书,参加了云南省镇雄县罗坎区的一个土改工作组。那时中共的土地改革政策是: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孤立富农,打击地主。工作组下到农村后首先是访贫问苦,串联、扎根子,找一些最穷的人做依靠对象。

我们看哪家衣裳最破,穿得最烂,就进哪家访贫问苦扎根子。就像毛泽东点拨的,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就是我们苦大仇深的阶级兄弟,我们就要依靠他了。实际上这些人很多都是二流子,好吃懒做、偷鸡摸狗。

当时共产党利用的是穷人的仇富心理。最穷的找出来了,最富的也就找出来了,最富的就是打击对象了。先轰开局面,就是杀人啦,确定这个村第一批杀20个、30个,拉出去啪啪啪,一干掉了这些人,农民胆子就大了,就不用怕了。

贫雇农高呼的口号是斩草除根,因此杀地主的手段惨绝人寰,有剥皮、砍头、活埋、石头砸死、火烧、拖在马后、树上吊等等。甚至地主家怀了孕的女人都要被剖腹,将婴儿取出活活摔死。有的把碗敲碎了,放在你的膝盖头,跪下来,很多人的两个膝盖跪烂了。这个是最起码的了。还有十指点灯。如果有些地主现在还活着,十个指头都是光光的,不用问,是土改时被烧掉了。十个指头缠上棉花,再沾上油,把它点燃,叫十指点灯。

分到土地的农民好景不长。没两年,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农民种的粮食归国有,还增加了户籍制度,农民的子女只能再做农民,农民从此成了中国的二等公民。所谓土地收归国有,其实就是中国只有中共一个大地主。现在中国进行再一次土改,政府把所有的土地都垄断在自己的手里。人民要卖地只能卖给政府,要买地也只能从政府那买,政府成了最大的地产商。

补白:我们知识青年点的厨师叫张玉民,生产队让他教我做饭。我跟他学会了做河南名吃胡辣汤,因为张师傅是河南永城人士。生产队看张师傅特别老实,就想发展他为党员。有一天他非常腼腆地请求我说:“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你是户长,队长听你的。”我说什么事,他说我不够党员标准,缓些天再加入共产党。我很纳闷,我们想加入还不够条件,他怎么能推辞呢,真是不可理解,因此我没有答应他。那几天他特别郁闷,经常把饭不是做咸了,就是蒸馒头把碱放多了。一天听到生产队党支部要给他的老家发外调函,我高兴地告诉了他,不料他的脸色特别难看。第二天他没有来知青点做饭。生产队通知我说,张师傅老家老人生病了,他请长假回老家了。张师傅一走,我忙了起来,经常要提前起床2个多小时,晚上又要迟睡一个小时。春耕开始了,张师傅仍然没有回来。一天党支部书记突然通知我们说,张玉民是个地主羔子,已经跑了,外调材料回来了。我们很吃惊,一下子感觉到他已经是个坏人了。大家议论了好多天,我的心情也开始沉重起来。我当时是以贫农和革命军人子弟的身份下乡并当了户长的,可是我清楚,我姥姥家是地主成分,而且全家天主教徒。至今32年了,张玉民师傅你可好?我曾经做梦梦见你开了一个非常气派的饭店,胡辣汤的味道实在美极了,至今让我回味无穷。但愿这都是真的。

责任编辑:玉亮 来源:《黑五类忆旧》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