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案卡尔森揭开民主党人用谎言涂抹的真相(图)

2021-02-11 19:02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国会山
2021年1月6日,川普的支持者在国会山。(图片来源:flickr/Blink O'fanaye/CC BY-NC 2.0)

【看中国2021年2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随着对川普的第二次弹劾案的审判中,1月6日的人群冲击国会山的事件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细节决定成败”,这次,人们不禁要拷问更多的细节以找出最接近事实的真相。

《福克斯新闻》(Fox News)著名主持人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他2月10日的《卡尔森今夜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里,进行了一次通过细节寻找真相的尝试。

卡尔森在节目中说:“在我们重塑美国以防止未来的国会‘种族灭绝’之前,也许我们应该多了解一下1月6日发生的罪行。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您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即使是现在,我们知道的也很少。事实上,非同寻常的是,很多最基本的问题,在事发一个多月后仍未得到解答。”

“1月6日,五名美国人死在国会大厦内外,您们都听到了,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一如既往,细节才是最重要的。这些人是谁,他们是怎么死的?这决定了您如何理解实际发生的事情。”

五名死亡的人均为川普(特朗普)支持者

卡尔森继续说:“考虑到这一点,事实是:当天死亡的5人中,有4人是川普的支持者。第五名是国会山的警察,他显然也支持川普。为什么这是相关的呢?当然,死者的政治观点不应该是重要的,但不幸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它是重要的。纽约州众议员奥卡西奥-科蒂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许多其他当选的民主党人声称,当天暴徒是冲着他们来的。然而,1月6日唯一有记录的伤亡者是投票给川普的普通人。”

其中第一位是来自佐治亚州的34岁女子,名叫博伊兰(Rosanne Boyland)。当局最初宣布,博伊兰死于“医疗紧急情况”。后来的视频画面显示,她可能是不小心被人群踩死的。我们仍然不确定,但这是最好的猜测。

第二位伤亡者是55岁的格里森(Kevin Greeson),他在国会大厦外与妻子打电话聊天时死于心脏衰竭。他的妻子后来说:“凯文有高血压病史,在激动的时候,心脏病发作了。”

第三位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Ringtown的50岁的菲利普斯(Benjamin Phillips)。菲利普斯是川普的支持者,他当天组织了一辆大巴前往华盛顿参加集会。他因中风死在国会大厦外的场地上。没有证据表明菲利普斯进行了暴动或被暴徒打伤,甚至进入了国会大厦内部。

第四位死亡的人是来自圣地亚哥的35岁退伍军人巴比特(Ashli Babbitt),这是唯一一位死于蓄意伤害的人。巴比特被国会山的一名警察中尉开枪打死时,她正穿着川普支持者的披风。巴比特的死亡被视频拍下,所以她的死亡是当天发生的事情中有着最良好的记录的。但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对其仍然了解甚少。

巴比特,在试图通过一扇破裂的窗户爬进国会大厦的议长大厅时被枪杀,这就是人们所知道的基本情况。当局拒绝透露枪击她的人的名字,也不透露他们所做的任何调查细节,人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位未透露姓名的国会山警察到底为什么要杀她。

据那位警官的律师说,“看了这些证据,只会认为他是英雄。”当然,人们不能真正看到证据,因为他们隐瞒了它。人们甚至不能知道他的身份。卡尔森质问道:“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可能是合理的,但从什么时候开始是英雄?死去的女人什么时候读过QAnon网站?共和党人没有问这个问题。”

众议员穆林(Markwayne Mullin)表示,他立即抱住了枪杀巴比特的警官,并告诉他:“听着,您做了您必须做的事情。”

但卡尔森反问道:“那名警官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巴比特被杀时没有携带武器。然而,在本周的弹劾审判中,众议员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将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情描述为‘武装叛乱’。”

西西林是来自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的前黑手党律师,所以他大概知道用枪支犯重罪是什么。没有报道说1月6日在国会大厦的暴乱者使用武器或用枪威胁任何人。那么西西林到底在说什么呢?

显然,他指的是斯尼克(Brian Sicknick)警官的死亡。在骚乱发生后的几个小时里,《纽约时报》报道称,川普的支持者用灭火器残忍地将斯尼克警官殴打致死。斯尼克被暴力致死的消息很快被无数其它媒体报道,这些媒体反复报道并夸大其词。

这个说法构成了民主党人围绕1月6日构建的神话的基础。斯尼克的的遗体被安放在国会大厦内,以示敬意。卡尔森讽刺道:“几个月前还告诉我们警察是种族主义者的政客们,纷纷称赞斯尼克是个英雄。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为他们的政治用途服务的警察。”

民主党人说的从头到尾都是谎言

卡尔森断言:“只是有一个问题:他们说的故事从头到尾都是谎言。斯尼克警官并不是被人用灭火器或其它东西殴打致死的。根据Revolver News上详尽而精彩的新分析,没有证据表明,斯尼克在1月6日的任何时候被灭火器击中。警官的身体显然没有外伤的痕迹。事实上,1月6日晚,在国会大厦的暴乱分子被逮捕或驱散后很久,斯尼克就在警方办公室里给他哥哥发了短信。据他哥哥说,斯尼克说他被‘喷了两次胡椒喷雾’,但其它方面‘状态良好’。24小时后,斯尼克警官死亡。”

“他是怎么死的?国会山警察工会的负责人说他是中风。他的尸体被立即火化,当局拒绝公布他的尸检结果。没有人因他的死而受到指控,也没有人被起诉。无论发生在斯尼克身上的是什么,显然都是悲剧,但这也与他们告诉我们的情况大相径庭。他们对他的死因撒了谎,他们撒了很多谎。”

最后,卡尔森问道:“这场骚乱是怎么开始的?是由一个鲁莽的总统,因恶毒的愤怒,一气之下煽动的自发事件吗?骚乱是蓄谋已久的,还是阴谋策划的结果吗?这是关于事件的两种理论,但都不可能是真的。”

“本周末,前国会山警察局长桑德(Steven Sund),在给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信中声称,没有情报显示国会大厦可能即将发生暴动。”

“显然,《华盛顿邮报》的消息来源比桑德更灵通。在1月6日之后的几天,该报报道称,众所周知,一群川普的支持者正前往华盛顿闹事。联邦调查局(FBI)几乎肯定知道这一点。他们很可能在抗议者的队伍里有收买的线人。”

“如果当局知道暴力事件可能会发生在国会大厦,那必要的安保措施在哪里?它却不在那里。”

“我们不确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们也不会去猜测。我们确实可以肯定的是,1月6日发生的已知事实,与他们现在告诉我们的故事,包括民主党人在弹劾审判中讲述的故事,有着非常重要的偏离。在很多地方,已知的事实与他们所讲的故事毫无相似之处。他们只是在彻头彻尾地撒谎。这是毫无疑问的。”

任意夸大国会山事件

卡尔森表示,民主党人对国会山事件的形容简直匪夷所思:“国会中的一些人将这一天(1月6日)与911事件相提并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将其比作珍珠港事件,珍珠港事件促使美国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

“每天我们都能从民主党党员那里听到新的、更华丽的比较。但2月10日晚上,CNN超越了所有的人,把1月6日发生的事情与卢旺达(Rwanda)的种族灭绝相比较。”

“请记住,1994年卢旺达有近一百万人被杀,约占该国图西族人(Tutsis)的70%。整个城镇都被大砍刀砍死。人们被放火烧死,被推土机活活压死。数十万妇女被强奸。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罪行之一。”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