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丽梦坚称病毒是生化武器 中共急了(图)

2021-04-02 10:03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15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21年3月31日,世卫联合专家组中方专家在北京召开有关世卫病毒溯源报告发布会(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1年3月31日,世卫联合专家组中方专家在北京召开有关世卫病毒溯源报告发布会(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4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综合报导)现居美国的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3月31日发布的第三篇科学报告,与世卫报告针尖对麦芒,前者坚称COVID19病毒“必是中共生化武器”,后者称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中共对西方质疑声浪慌了手脚,忙出来回应和甩锅。

事实上,2020年多位科学家就提出病毒源自实验室说,闫丽梦还为此撰写了两份长篇科学调查报告,但随即被一些同行和媒体冠上“阴谋论”的标签。

闫丽梦这份三万多字、68页的新报告题为《两个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 ”的失败,进一步证明了中共病毒的武汉实验室起源和闫氏报告的正确性》。那么,这两个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是怎么回事呢?

前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学博士后研究员阎丽梦,于2020年9月和10月分别发布的两份报告中,第1份借由大量证据、逻辑分析为何COVID19病毒是实验室产物,也提到它如何被带出实验室;第2份揭露了与该病毒相关的“组织性科学诈欺行为”。

她表示,第1份报告发布后的10天内,学界有2篇自称为“同行评审”的文章专门抨击她的报告,第一篇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科学家葛洛伐尔(Gigi Gronvall)的团队发表,第二篇则是发表由美国病毒学家加洛(Robert Gallo)的团队发表在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报告出台后,阎丽梦称她努力研究该病毒“遭遇巨大阻力”。

阎丽梦强调,这两份“同行评审”文章均不符合基于证据、合乎逻辑的科学精神,却被其他媒体引述,将“病毒实验室起源论”贴上阴谋论的标签,进一步压制了病毒起源的真相,而中共以这些媒体报导为基础撇清责任,更提出“病毒必定是自然生成”的假理论。

报告称“同行评审”破绽百出

新报告分为三个部分,即开场陈述、对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和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发表的所谓同行评议的“点对点”式的精准驳斥。

开场陈述介绍“超限科学误导”的主要事件,包括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个人的各种掩盖行为,展示了中共进行“超限生物战”的“著作”-《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

接着,报告指出两篇“同行评审”破绽百出,如不完整了解或忽视闫报告关于中共病毒完整保留舟山蝙蝠ZC45/ZXC21基因组E蛋白骨架的描述、大量引用RaTG13等虚假的蝙蝠病毒基因组做为依据、以受体结合位点的所谓穿山甲来源学说以假盖全、缺少依据和逻辑的偏见、选择性忽视弗林酶切位点出现在β型冠状病毒B链上这一现象的非自然本质等等。

阎丽梦提到,希望自己的报告可以帮助全世界了解目前流传的错误讯息,并要了解COVID19病毒“是中共发展的不受限制的生化武器”,她认为,这对于战胜大流行病、保护全球避免未来的生化攻击而言相当重要。

面对质疑中共慌了 甩锅他国

面对美国等14个国家和多家西方主流媒体对世卫报告的强烈质疑,世卫联合专家组中方专家3月31日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回击西方部分政客、媒体的质疑。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称,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溯源也是一项全球性任务,应在多国多地开展。”

《环球时报》记者当天还专访多名接近联合溯源专家组的人士和中国专家,他们一致表示,病毒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类“极不可能”,这已经在中外科学家中达成共识,而“中方没向外国专家提供原始数据”是不实的错误说法。

批评人士指出,病毒实验室来源已在中外科学家中达成共识,显然是谎言。迄今海外没有一位科学家站出来认定病毒绝不可能来自实验室,相反,严厉梦、前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等多位病毒专家公开支持病毒源于实验室的说法。

中共还谎称已将病人数据与外国专家共用,世卫专家组称,中共至今没有提交早期患者病毒样本。环时报导中还称,“你很难想像专家到现场以后,对每一例病例,对每一个动物样本,从早期采取的原始记录,一条一条看,这是不现实的,科学研究上也没有这个需要。”,显示世卫专家组的武汉之行并未拿到关键数据。

阎丽梦如何点对点反驳温波罗地

对报告感兴趣的读者可到zenodo官网浏览全文。下面仅编译报告的部分内容,供参考。

温波罗地博士(Warmbrod)等人提出

1.关于判定的病毒遗传骨架的不合理性。第19-20行。科学证据表明,许多与SARS-CoV-2相似的12种冠状病毒有一个最近的共同祖先,或者发生了趋同的进化13。许多冠状病毒感染蝙蝠和其他动物,其中大部分没有被分析过,所以在收集更多的样本之前,进化记录还有空白。趋同进化14指的是独立生物体内相似性状的进化。Yan等人并没有试图反驳病毒进化的主流科学证据,而是断言ZC45是一种冠状病毒,与SARS-CoV-2有超过3000个点状的、广泛分布的核苷酸差异(差异数量明显偏大),可以作为”骨干”或模板,合成生产SARS-CoV-2。

舟山蝙蝠病毒ZC45是2015年至2017年在中国浙江省舟山市从蝙蝠中分离出的β冠状病毒15。舟山病毒ZC45和舟山病毒ZXC21都是为了更好地了解SARS-类冠状病毒的动物库而被发现和鉴定的。没有给出解释。如何产生SARS-CoV-2和ZC45的3000多个核苷酸的差异;这个过程对于刻意的工程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阎丽梦回应道,

我们的报告没有否认β冠状病毒在自然界中的存在和进化。我们关于以“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为骨架来制造SARS-CoV-2的说法,是基于各种基因证据,包括新冠病毒SARS-CoV-2与舟山蝙蝠ZC45/ZXC21的E蛋白100%相同,以及使用了一个捏造的RaTG13病毒,特意地让人们忽视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与新冠SARS-CoV-2之间的联系。

然而,虽然新冠病毒SARS-CoV-2是在舟山蝙蝠病毒株ZC45/ZXC21的骨架基础上产生的,但在其制造产生的过程中,一定是引入了一些变化来掩盖两者之间的基因联系。此外,在随后的实验中,当组装好的活病毒被开发出来时,一定也积累了一些随机的突变,这应该进一步造成了SARS-CoV-2和ZC45/ZXC21之间的整体遗传差异。如果没有变化,我们重新引入已武器化的病毒可以立即追溯到它的主干,揭示的真实身份,不仅是这种新型病毒病原体,而且参与其创建的科学家。

在我们的报告中,我们已经划定了在以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为骨架来创建新冠病毒SARS-CoV-2的过程中如何引入序列差异(2.2节和图7)。对于Spike蛋白,除了修饰的RBM外,其余的序列将在初始步骤,即DNA合成时引入变化。Orf1b基因应该已经取自另一种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RaBtCoV/4991,这将与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自然不同。使用这种特定的Orf1b的两个可能的原因已经在我们的报告1的2.1节中描述。基因组的其余部分也可以通过DNA合成获得,其中的变化可以很容易地引入。

在这里,引入的变化有两种类型。首先,它们可以引入同义突变。虽然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和SARS-CoV-2在核苷酸水平上有89%的相同,但在氨基酸水平上却有95%的相同。显然,超过一半的核苷酸差异是同义突变,这并没有改变蛋白质的结构和功能。事实上,正如文献所显示的,密码子优化已经成功地完成了任务的Spike6,这意味着同义突变可以被安全地引入到穗基因。同样的方法可以很容易地应用于基因组的其他部分。其次,氨基酸的变化可以引入蛋白质的可变区域/位置,而不影响其结构或功能。这可以通过对许多SARS和SARS样病毒序列的多序列配准来安全地引导,而WIV拥有非常丰富的序列。200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本文图S1)10很好地说明了将变化,包括同义突变和氨基酸替换引入模板病毒的过程。

最后,我们不排除SARS-CoV-2基因组中的一些变化有可能是已被引入以实现新的功能。与COVID-19相关的某些并发症(其中一些并发症在其他冠状病毒感染中罕见或不存在)是否是有意设计的结果还有待揭示。这说明了对待SARS-CoV-2的必要性,因为它的真实面目是什么。如果不承认其作为生物武器的真实性质,不掌握其产生的所有细节,世界可能会继续被误导,忽视这种病原体的关键方面,从而长期遭受其严重危害。

温波罗地博士Wormbrod等人提出

2、中共军事实验室的作用。

第4-6行:美国有许多高精尖的实验室,在这些实验室中。通过工程式控制制,包括负气压,可以安全地研究病毒。其中一些实验室位于军事实验室,如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中国、法国、德国、印度。俄罗斯、联合王国和许多其他国家也同样拥有由军事研究人员经营的实验室,这些实验室被宣布为《生物武器公约》的保密实验室-建设措施。军方实验室的科学调查并不鲜见,中国军事研究机构进行的冠状病毒研究本身并不可疑,正如阎晓明等人所断言的那样。

阎丽梦回应道:

Warmbrod等人再次歪曲了我们报告的意思。我们在这里的确切措辞是:”SARS-CoV-2的基因组序列”SARS-CoV-2的基因组序列与第三军医大学(中国重庆)和南京指挥部医学研究所(中国南京)军事实验室发现的一种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可疑地相似”。

显然,我们所说的可疑之处,就是新冠病毒SARS-CoV-2的序列和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序列得相似性。我们的文字根本不应该被解释为军事实验室的所有科学调查都是可疑的。与其他地方一样,Warmbrod等人故意歪曲我们的意思,以空虚来风地编造和插入他们的批评。

尽管如此,我们确实能看到中共军方在SARS-CoV-2的制造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并且军方在病毒泄漏到人类中后进行了掩盖。正如我们的第二份报告5所示,新冠病毒的实验室研制中涉及军事医学科学院(AMMS)的多个账户(*注解18-21)。这些捏造是为了掩盖事实,误导世界相信SARS-CoV-2有天然来源。中国军方研究团体参与的广泛掩盖是极其明显的。Warmbrod等人能否提供大规模的、由政府组织的病毒编造的例子,用来掩盖SARS-CoV-2或任何其他病毒病原体的来源?

或者说,Warmbrod等人能否提供证据证明中国军方研究组公布的鲮鲤冠状病毒不是造假?没有这些,他们就没有依据否认中共军方科学家参与制造和掩盖SARS-CoV-2的事实。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大唐英雄榜 电子书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