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最诡异雪山悬案 1夜间9人神秘死亡(图)


【看中国2021年5月27日讯】1959年,23岁的苏联大学生迪亚特洛夫组织了一支10人的登山队,结果除了一人因伤提前离队外,其余9人全部命丧雪山。而且在现场,还有难以解释的致命骨折,据说来源于一种神秘、未知的放射性物质。当时红色的苏联官方,在调查报告上竟然写着:这9人死于“一股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这个结论引发了外界无尽的猜测。那么这9位队员,到底是怎么死的呢?现场到底又发生了什么?直到最近,第一篇试图解释这一事件的科学论文出现了,但它真的能解开这件神秘事件的所有谜团吗?

事件回顾:

1959年,苏联名校乌拉尔理工学院的滑雪登山俱乐部,组织了一次惊险刺激的滑雪远足活动,目的地是乌拉尔山脉的“奥托尔腾山”(Otorten山)。Otorten在当地曼西语中的意思就是三个字“不要去”,此山被人们认为是邪恶之山。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群年轻的大学生根本不在乎什么险恶,反而激起他们挑战极限的兴奋。

1月23日,这一天,寒风凛冽。迪亚特洛夫一行10人正式出发,他们年轻力壮,最小的21岁,最大的也不过37岁。他们计划用3周时间完成这次登山,在2月12日左右返回学校。

5天之后,其中一名队员,22岁的尤金因为严重的坐骨神经疼痛被迫离队,提前返回。

队长迪亚特洛夫与尤金约定,他们剩余的9人会在大约2月12日回去,如果晚了两天也不用担心,会和学校保持联系的。

接下来的两天,小队按照预订的计划前行,一切顺利。

第8天,小队来到高地的边缘,再往上就是坡度较大的山地了,森林也渐渐变得稀疏起来。小队决定在山脚建立一个营地,将多余的补给暂时存放,留给返程时用。

9人轻装上阵,走向最终的目的地。但是他们还是低估了山地的威力,这一天特别的辛苦,他们每小时只能前行1.5公里。到快天黑的时候,他们也才勉强走到了森林的边缘,仓促地支起帐篷,疲惫地睡去。

2月1日是他们这次活动的第9天,他们出发的很晚,可能是前一天太过疲惫的缘故。这一天,他们只行进了不到4公里,在下午5点左右,草草选择了一处看起来不怎么靠谱的坡地扎营。

晚上六七点左右,队员们一起共进晚餐。当晚最后一张照片显示,大家表情严肃,而桌后似乎躲着一个人。

队员登山日志里留下的所有信息,时间都定格在了这个神秘的夜晚。

到了2月20日,预定的返校时间都过去了一周多了,登山队仍然没有音信,队员的家长感觉不对,他们通知了学校。学校连夜组织了一支由学生志愿者和老师组成的搜救队。随后,苏联军方和当地警方也加入搜救。

苏联雪山血案 佳特洛夫事件

2月26日,搜救队在一座名为Kholat Syakhl山的雪坡上,找到了登山队的帐篷,帐篷的一部分埋在雪里。他们没有看到任何一名登山队员,但还是找到了一些奇怪的重要线索。例如,帐篷被人用刀划了很多口子,而且从划痕判断,这些口子都是从帐篷里面划开的。另外,队员们的登山包都还整齐地摆列在帐篷里,他们的外套、登山靴以及大量随身物品也都没有带走,现场还有他们的日记本和相机。

在帐篷外,他们找到了八九组被冻硬的脚印。这些脚印的主人是从帐篷里走出去的,他们多数没有穿鞋,只是穿着袜子甚至光着脚。这些脚印向山下延续了1千米,然后消失了。另外,现场没有发现走向帐篷的脚印。

结合现场线索和队员们留下的日记,搜救队推测出这样的场景:2月1日下午,登山队到了这座山,他们选择在雪坡上搭帐篷扎营。到了夜晚,因为某种突如其来的危机,这些登山队员顾不上穿外套穿鞋,就用刀划开帐篷,向山下逃走。

虽然还没有找到队员,但搜救队心里都清楚:这一行人可能凶多吉少了。没穿鞋、没穿外套,根本不可能在零下20多度的环境里坚持这么多天。

果然第二天,搜救队找到了4位队员的遗体。首先是两名队员多罗申科和克里沃尼先科,他们并排躺在在距离帐篷1500米的一棵西伯利亚红松树下,身上只有内衣和衬衣;在他们身旁还有烧过的篝火痕迹。

随后找到的是队长迪亚特洛夫。他距离前两位遇难者约有300米;而在离帐篷更近的地方,搜救队员又找到了科尔莫戈罗娃(Kolmogorova)。在同一天找到的这4位遇难者,都是被冻死的,另外,他们虽然没有严重的外伤,但身上有多处擦伤——法医尸检报告显示,这些擦伤都是在生前形成的。

3月5日,人们又找到了第5名队员斯洛博丁(Slobodin)的遗体。与前4位遇难者不同的是,斯洛博丁虽然也是冻死的,但他在生前还遭受了头骨骨折。

而其余4位队员,到了两个月之后的5月才被找到,他们都在位于那棵松树不远的河谷里。至此,9位队员全部确认遇难。在他们附近,还有一个用于保温、避风的掩体。

神秘线索

最后这4人的尸检结果,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第一位有多处肋骨骨折,头骨骨折,眼睛、舌头、部分面部组织缺失。法医推测,死因为两侧肋骨骨折导致右心室大量失血;第二位的右侧多处肋骨骨折,眼球缺失,死因也是肋骨骨折导致胸腔失血;第三位死因为失温;最后发现的一位颅骨多处骨折,死因可能是颅底粉碎性骨折、颅内大量失血。

也就是说,最后发现的这4个人里,有3人在被冻死之前,就死于头部或胸部的重伤。这样大面积的肋骨断裂很难通过人为击打造成。法医报告中的推测是,或者是岩石、冰块这样的大型钝器撞击,或者是他们跌落到硬物上。

随着最后这4位队员的出现,整个事件开始朝着诡异的走向发展。如果说最初只有斯洛博丁出现骨折时,还能认为是个人的意外,那么后面3位死于骨折的队员表明,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致命的集体事件。

更加奇怪的是,两位遇难者的衣服上还检测到了很高的放射性辐射。辐射的剂量很高,说明衣物直接接触到放射性的物质:比如可能是从空中落下的放射性粉尘,可能来自积雪或者河水中的放射性物质,或者来自他们携带的某样物体。

要还原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两个核心问题显而易见:队员们在帐篷里遭遇了什么,才会匆忙逃走以至于冻死在雪地中?其中4位队员的外伤,又是怎么形成的?这与他们逃出帐篷,有着怎样的关联?

一开始,警方怀疑这是一起谋杀案件,怀疑对象自然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曼西人。但因为没有证据,而且死者的创伤也和人为击打形成的不相符,所以嫌疑很快解除了。而且现场的脚印显示,似乎没有其他人或者生物接近帐篷。出于这一点,其他需要外部人员参与的猜想,比如特工、他人误杀甚至是雪人,可能性也都不大。

官方的调查并没有进行多久,5月底,他们就公布了结论:“一股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导致了这场悲剧。苏联政府要求终止调查,事件地区也被彻底封锁,还将该事件列入国家机密文件。但这样模糊的解释,自然引发了众多猜想,从天气现象到到军事实验再到超自然现象,各种猜想多达70多种,但没有一个是令人信服的。

最新解释

直到62年后的今年,在学术期刊《通讯-地球与环境》里,一篇论文试图通过科学来解释这个神秘事件。这个理论认为,是一种特殊的雪崩造成了这一事件。队员们遇到了雪崩,因此他们迅速逃出帐篷,避免第二轮雪崩;此外,队员们的伤势也可能是雪块砸的。

事实上,雪崩理论早就被提出。俄罗斯在2019年重启调查后,得出的结论也是雪崩。但这个理论以前不能令人信服:一方面,之前的调查都没有给出细节;另一方面,常见的雪崩也存在一系列疑点。

首先,根据现场照片,营地的坡度似乎很小;另外根据气象记录,2月1日晚上并没有下雪,斜坡上的积雪重量不会增加,按理说,雪崩不会出现在这样的环境中。其次,如果出现雪崩,砸坏了帐篷,那么队员们走出帐篷的脚印是怎么保留下来的?难道雪崩刚好就停在了帐篷这里?最后很重要的一点,这些队员们的伤势,也不像是一般的雪崩导致的。

那么,这篇最新论文的解释与以往的有何不同吗?

论文作者只有两人,都是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他们分别是岩土工程专业的教授普兹林(Alexander Puzrin)、雪崩模拟实验室的负责人戈姆(Johan Gaume)。在他们的解释中,造成事故的不是我们熟悉的那种大雪崩,而是一种特殊的板状雪崩。

这个理论是怎样解释雪崩发生的?

首先,坡度的问题其实之前就有解释了。这个雪坡的平均坡度是22°,但这里地形起伏很大,扎营的地方刚好坡度较大,接近30°。当时为了避风,他们可能在帐篷上方挖了不少雪。积雪被挖空后,就没有那么稳定了。另外,积雪的基底有一层深霜(depth hoar)。这是一种颗粒状的冰晶,会促进雪崩的发生。因此,深霜的存在让积雪变得更加不稳定。

那么,为什么当晚没有下雪,雪块也会坍塌呢?这里就结合了一种名为下降风的天气现象。下降风可以出现在山地的夜间:这时山脊的空气比谷底的空气冷得更快,因此冷空气会迅速下沉。下降风将山坡高处的积雪刮了下来。帐篷上方的积雪越来越多,最终成了压倒帐篷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也是为什么在雪坡扎营后,至少过了9个小时,雪崩才最终发生,而且刚好砸伤了队员、毁坏了帐篷,却不会盖住脚印。

对下一个问题,其中几位队员不同寻常的骨折又是怎么形成的?这项研究通过计算机模拟,也提出了一个解释。在扎营时,为了让帐篷更牢固,队员们会把滑雪板铺在底下。但是,正是这样的操作导致了额外的伤害。雪块如果是砸向站着,或者是躺在雪地上的人,其实是有机会卸力的,所以一般不会出现严重的骨折;但如果队员们身下是坚硬的滑雪板,他们被砸中以后,伤害就会大幅增加。

作为尝试解释迪亚特洛夫事件的第一篇科学论文,这个理论解答了事件的两个核心问题。不过两位作者也表示,他们只是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显然不足以揭开所有的谜团。

依然解不开的谜团

目前来看,关于这起62年前的神秘事件,还有一些难以解释的问题。例如,雪崩理论无法解释放射性的来源。另外根据脚印,这些队员都是独立走出帐篷的,那么这4位骨折的队员在重伤之后,是不是还能正常行走1千多米呢?这个令人怀疑。

而且,作为经验丰富的登山者,他们应该知道在零下20度被冻死的风险有多高。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在雪崩停止后,抓紧回到帐篷里,至少去取回必要的物资呢?

2013年,当时唯一的幸存者,那个当年的金发尤金也离开了人世,而事件的很多档案也已经不复存在。

维基百科上,有这样一段文字记录:

一些研究者声称有些事实被忽略,或者是被官方故意无视:

1、22岁的Yury Kuntsevich,后来成为佳特洛夫基金会的领导,参加了滑雪者的葬礼,并表示看到他们的皮肤是深黄褐色的。

2、一些滑雪者的衣物(2条裤子和一件毛衣)被发现有极高的放射性。

3、另一队滑雪者(位于事故发生地以南50公里处)声称在事故发生的当晚看到在天空的北方有橘黄色的球体,(很可能是Kholat Syakhl山的方向)相似的“球体”在1959年2月到3月之间也被Ivdel周围的人所看到(包含气象和军事人员)。这后来被证实是发射R-7弹道导弹所留下来的痕迹。

4、一些报告表示在事故发生的区域发现了大量的金属碎屑,暗示军方可能在该地区进行秘密活动。

佳特洛夫最后的营地位于从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在此发射场进行了部分R-7弹道导弹的测试)到新地岛(苏联主要的核武器试验场)的路径上。

遭遇外星人

网络上也有不少人分析过这件悬案,不少网民认为,这9人遭遇到了外星人。这样就可以合理的解释为何会有“神秘、未知的放射性物质”,以及现场没有其他人的脚印这些谜团。

你认为呢?

责任编辑:菲菲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