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著名灵媒:死刑等于为暴力推波助澜(10)(图)


当代著名灵媒:来世前已签好死亡方式与契约2(16:9)
当代著名灵媒:死刑等于为暴力推波助澜(10)(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死刑,被杀的灵魂会沉沦在万劫不复的愤怒中。”世界著名媒介通灵师詹姆斯.范普拉被认为是目前全球少数几个能与死者沟通的灵媒之一。他在多年与灵界的沟通中发现,“将一个人的生命提早结束,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恐怖暴行。在谋杀案中,杀人是不对的。从灵界的观点来看、死刑也是不对的。”

詹姆斯.范普拉(James Van Praagh)生于1958年8月23日纽约,是一位美国作家、制片人和电视名人,作为世界著名灵媒,他以在物质和精神领域之间传递信息和对话而闻名。他将自己描述为具有洞察力和通灵能力的媒介。他写了许多书,包括《纽约时报》畅销书《到达天堂》和《与天堂对话》(Talking to Heaven.),《与死者同生》(Living with the Dead)等。他通过主持降灵会帮助人们与逝去的亲人沟通,这些沟通与对话、向人们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看到了另类空间生命的延续。下面是范普拉在《与天堂对话》书中的摘选片段。

过早死亡的案例

虽然死刑犯与安乐死不同与自杀,但都是对人生使命的一种妨碍。这里我要说的是,自杀不对,死刑也不对。过早死亡的灵魂被遗弃在三不管地带。

上帝为所有生灵安排了生死周期。将一个人的生命提早结束,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恐怖暴行。在谋杀案中,杀人是不对的。从灵界的观点来看、不是从情绪化的观点来看,死刑也不对。宇宙大到无从想像。上帝为所有的生灵安排了生死周期。日出日落,地球始终环绕着太阳。潮起潮落,万事万物皆有终始。因为这样的周期,让灵魂有一个固定的时间离开物质世界,回到灵界。只有上帝知道整个的计划。

一个人如果提早被暴力结束生命,他的灵魂会受到不良的影响。就如同自杀者一样,他们的灵魂与人间因果紧紧相连,直到真正该离开的时间为止。

寻找时机作复仇计划

死刑,一个人的灵魂被迫离开身体时,这个人的性格仍然和死刑之前一样,他的灵魂到了另一个世界仍然是生气又害怕,他不但没有提升,反而丧失了灵性。在大多数的案例中,这些灵魂漫无止境的游走在低层次的境界中,永远无法超脱。因为这些受过刑的灵魂,充满了愤怒与不安,他们通常会寻找还不到时机的复仇计划。这些灵魂在世间搜寻,专找衰弱的灵魂下手,好杀死或伤害他们。听起来像电影,但这是真的。

最该做的是教育囚犯

最该做的是教育囚犯,使他们有机会了解生命的真义。这像是痴人说梦,但如果在犯人的生命周期之前杀死他,这不但阻挠了他的使命,也没给他自新的机会。

也行只不过一两秒钟,一个人就可以看到神的光芒,而改过自新。这个浪子回头的新人,将来可能会帮忙阻止别人杀人。我们应该永远敞开心胸、开启启发之门。

死刑,等于是为暴力推波助澜

采取死刑,等于是为暴力推波助澜。让在为电池充电之前,想想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吧!只要了解了灵魂会沉沦在万劫不复的愤怒感中,我们整个社会对这些无法提升的痛苦灵魂,负有道义的责任,让我们不要像处理昨天的垃圾一般,将他们丢弃了。

请不要误会我是在替谋杀者脱罪。我强调的是,一个人会杀死另一个人,是因为他天性中善性的那一面,没有获得充分的成长与发挥。当一个人能知觉到内心善良的、神性的一面,就绝不可能去做杀人这样的事。我们虽没有那么伟大的能力,但最重要的是要放开心胸,张开心灵之眼,从灵魂永生的角度来看待生命、与我们该负的责任。 

一对离世的父母

自杀,家人的自杀,可说是家族中最可悲的事了。不只因为无人能弥补这个空缺,更因为她留下的疑问,不断地折磨着家人。为什么她要这么做?我能阻止她吗?她懊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吗?她死了之后会如何呢?下面这个故事中,这个自杀者解答了存在女儿心中有关她自杀的疑问,从此女儿的生命再也不同于以往了。

我打开门,迎进一位叫南茜的迷人女士。在她的幽雅当中隐含着忧虑与紧张。我立刻请她坐下,简单介绍了在降灵会时会有什么状况发生。之后,我们便慢慢地朝降灵会的房间走去。我和平时一样祈祷后,便开始降灵会了。

“南茜,一个和我一起工作的埃及导师,告诉我你的家人在这里。他说你想接触的人就在这儿。”南茜瞪大了她的蓝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位女士就站在你身后。她穿了一件淡绿色的洋装,看起来很漂亮。她的头发是淡棕色的。她微微笑着,很甜美的感觉。我知道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她的眼睛是美丽的蓝眼睛。她要我告诉你,她一切都好。” “我觉得她像是个母亲。琼安,这个名字对你有意义吗?” “是的,这是我妈妈的名字,她死了。你形容的就是她的长相。”

“她一定比你记忆中年轻。她说你有她结婚时的照片,她现在的样子,就是她刚刚结婚时的模样。”回答,“是的,我昨天晚上刚好看了照片。” “你妈妈说她看到玛格丽特与凯萨琳了。” “玛格丽特是她母亲,凯萨琳是她姐姐。”

“她还提到了个名字,强。你知道这个人吗?” “哦!老天!强是我丈夫的名字。我妈看到他了吗?” “她看到了。她要向他问好,同时希望他照顾你。”南茜完全吓坏了,无法相信地点点头。 “南茜,你妈妈给我一种感觉,在她去世前病的非常严重。我感觉到一大堆药片之类的,是吗?”“是的。”“你知道是你爸爸发现她的吗?我想好像是在卧室的地板上。”“是的,是爸爸发现她的。” “你妈妈觉得很抱歉,她请求你的原谅。她说,她并不想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压力。我感觉你母亲在活着的时候,神智不是很清楚。她是不是经常很沮丧?”

“对,没错。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妈老是在生病。从小我对她就是这样的印象。” “你妈妈在抱歉,她没能当个好妈妈。她是不是经常在精神疗养院进进出出?”回答:“是的,在部分时间是这样。她有躁郁症的问题。”

“我知道。她有一种边缘人心态。她是被生命支配而非主宰生命的人。她要我告诉你她很爱你,这是她生前来不及告诉你的话。我想你母亲生前不懂爱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付出爱。”  “南茜,我想你妈妈的精神问题导致健康问题。她是不是自杀死的?” 南茜开始哭了。“是的,我试着要帮她,但她不让我这么做。我想她是太沮丧了。我试过,但不知道该怎么帮她,我可以做什么事,能防止她自杀的?”

“没有。你妈妈就是她自己最坏的敌人,你没法阻止她,她也不会听你的。其实她根本听不进任何人的话。”“你妈妈很抱歉没能做个好妈妈,她不是故意要伤你的。她要我告诉你,她喜欢小动物。” “哦!没错,她宠爱小动物。” “她有一只史吉皮或史吉波,那是什么?” 南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嘴巴也张得大大的。“那是我们从小养的一只狗。妈妈很爱它,哦!他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史吉皮每晚都睡在她身边。詹姆斯,我可以问你吗?我妈妈快乐吗?我的意思是她在的地方好吗?会有什么事发生在她身上?她会去到哪里?”

我将这样的疑问传送给她母亲,然后等了几分钟后,我说:“你母亲说她受到另一位女士的帮助,类似心理专家的人。你母亲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自杀的,她的确是精神有问题。她去世之后,一直在补修脑部的问题,也学习着如何将爱带回心中,如何了解内心的爱。她在一个很好的地方,和地球很像,但更漂亮。她说她虽然死了,但并没闲着。相反的,她在忙着弥补以前丧失的时间。” “她要你知道她一切都好。她和爱她的人在一起,努力于自己的功课。她知道没有人能替她做这些事,她必须自己去修行提升。他替你的父亲感到难过,她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我懂。”南茜说着又哭了。

“好,我再继续。你的父亲,对,他是不是很温柔的人。我必须说,当你妈妈提到你父亲时,我立刻感觉到一个男人的频率,他就站在我的身边,你父亲也去世了吗?”

“是的,他在我母亲去世后不久走的。他好吗?我很想知道。他听得到我吗?”

“可以,他一切都好。他和你母亲在一起。他说他唯一想做的是,和你母亲在一起,现在他做到了。他提到他们在这儿的生活完全不同。他说他以为天堂是充满天使与竖琴的,但他现在都还没发现一个。他觉得自己太笨了。” “好奇怪!你父亲喜欢马吗?”回答:“对,他是在农庄长大的。我相信那儿一定有马。但我不确定。” 我打断她的话,因为她父亲在对我说什么。

“不!你爸说的是赛马。他喜欢赛马,也赌马。” “哦!老天!真的是这样。每个星期六他都去赛马场。真不可思议,他还在赌吗?”“他说如果他想,就可以这么做。他们也有类似的活动,不过不赌钱就是了。那是以运动精神为主的方式。南茜,你父亲说他很抱歉抛下你一个人。他实在太孤单了,才抛下你走的。”

“南茜,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你的父亲给我看一把枪,好像是五四型的,对不起,我不太懂枪。那是手枪,但不太小的枪。他给我看那把枪。还给我看那个房间,一个小小的密室,有书架和地板。我还看到一些鸭子的玩偶。”

“你的父亲让我看到一滩血,他在椅子上向后倒。天哪!他射死自己了。”我非常震惊。一个人自杀也就够了,父母都自杀还真没想过。我心中充满了对南茜的怜悯、关怀与担忧。我必须花几分钟让自己镇定下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

“我很抱歉,南茜,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只是身为灵媒,我必须说出我所听到的。你父亲从左太阳穴射死了自己。你知道这件事吗?是这样的吗?” “是的,是我发现他们的。我试着打了一整天电话给他,但他都没接电话,所以我下班后就回家看看。我发现他死在书房,枪掉在他的手臂下。”

“哦!老天!太可怕了。你父亲说他做错了。他不知道你母亲走后他该如何活下去。他说他也不想成为你和强的负担。你们有你们的生活。这真有趣,我以前也听过这样的说法。你父亲说他不必在这儿等太久,他的生命其实已经到了终点。” 我解释说,一个自杀的人死了之后,还是会和人间的因缘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直到该死的时日到来为止。她父亲的生存时日已不多。

当他自杀时,其实他能活的日子原本就不多了。我告诉南茜是她母亲来接她父亲的。 “你的母亲是在比较高的灵魂境界中。这些境界高的灵魂可以回到较低的境界,帮助其它的人。而境界较低的人除非努力,否则不能任意走上较高境界。”南茜似乎能接受这样这样的解释。这是她第一次接触灵魂之说。

“南茜,你父亲又要我告诉你,他和你妈妈在一起,他很快乐。” 降灵会到此为止,我谢谢灵界的朋友与我的导师。也特别为南茜作了祈祷,希望她能运用灵界的讯息来疗伤止痛。我知道我的祈祷应验了,因为当她离开时,虽然脸上还带着泪,但是她说:“詹姆斯,我不知该说些什么。这简直是奇迹。我感觉到好轻松、好平静。这种安详的感觉,是我找寻了十几年都没找到的感觉。谢谢你帮助我找到了。真的好特别。

责任编辑:任凤鸣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