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大H……(图)

2022-03-16 08:52 作者: 包叔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2年3月16日讯】2012年3月7日,营销狂人史玉柱发了条微博,说他和王健林打赌,今年下半年房企没好日子过,赌注是万达0.1%的股份。

堂堂“企业家”,公开聚众赌博,赌资还上亿。

当时,如日中天的老王正在参加两会。每年两会,都是企业家们表达欲最强的时候。老王当时最重要的社会身份,就是全国政协常委。

史大胆之所以打这个赌,是因老王两会期间说,预计调控今年前紧后松,房地产下半年会迎来好日子。那还是房地产业的黄金时代。作为中国商业地产巨头,老王和几个月后老房子着火的另一个老王,都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万达的老王两会期间直白地说,我从业二十五年的一个体会是:地产调控的时间没有一次超过三年。

史大胆发微博约赌的那天,还有一个房地产行业的杰出代表比老王还高调。

广州恒大队第一次亮相亚冠联赛,他们出道即巅峰,以5:1狂胜韩国全北现代队。这是中超球队对韩国球队最大的一场胜利。亚冠大胜让一直想流芳百世的许老板两会上意气风发。他提了一份有关足球改革的提案。

两会开幕前的一天,恒大的员工告诉记者们,许老板在第二天某时某刻将在人民大会堂门前某个地方出现,大家去蹲守着采访吧。结果第二天,蹲守的一大帮记者等了半天,也不见许老板来。原来那天晚上,许老板在北京喝大发了,没能爬起床,开幕都迟到了。

蹲守的记者又接到电话,说许老板来了,不过是在人民大会堂另一边出现。于是,有了那张经典的照片:迟到的许老板妖娆地跑路,腰间还有一个显眼的大H。

恒大老板许家印2021年参加中共“两会”时的经典照片
恒大老板许家印2021年参加中共“两会”时的经典照片(网络图片)

恒大趁热打铁,他们在微博上传了一组爱马仕哥的艺术照片,冠以“两会最帅代表”的标题,广为传播。这组传播,据说让爱马仕哥非常受用。

今年,许家印彻底缺席了。3月4日,他没出现在会场。听说他全程请假。

老王早就不是两会代表了。几年后,他对身边人说:都怪你们把我捧得那么高。

1

十几年前,地产商们也会把每年三月召开的大会,当成一个展示的“舞台”。

每年三月,都是地产商们和助理们在北京最活跃的时刻。这些富豪自带流量和话题,比如2010年的十大网络事件是:世界杯、世博会、蜗居、偷菜、玉树、富士康、微博、光棍节、天上人间、高铁。

那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南方商人对媒体讲述了自己的发家史。

五年前,他与一家公司合作,花了200万元买了一块政府拆迁安置用地,然后他提高了项目容积率,增加了3000平米的商业面积。4万亿的大水漫灌后,他算了下账,发现自己赚了2个亿。

商人自己说,房地产是个暴利行业。这个并不精彩的故事,被很多人看到了。到2011年3月份的那次大会,大家对房地产的情绪已经积蓄到了一定程度。

会议召开前,几家央企在北京又拍了地王。领导生气了,说房地产商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次大会,开发商都被架在了火上烤。

有记者堵住了许家印提问,爱马仕哥滔滔不绝地讲了一通老城区改造。记者实在忍不住了,就问许老板今年房价是涨还是跌。爱马仕哥不说话,又有记者问了一个医学问题:房地产商身上有多少道德的血液?

同样的问题被扔给星河湾董事长黄文仔。文仔在北京广州开发的房子,都是给中国最有钱人的。被问到这个问题,文仔情绪有些激动,说很多地产商也关心社会,都有一腔热情:没有一个是大汉奸。

其他领域的委员们也纷纷对房地产工作建言献策。张艺谋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政府成立专门机构,协调、解决保障性和安居性住房问题;小崔已经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他说政府可以帮开发商输点道德血液。

那年,北京师范大学的董藩在一个论坛预言,再来一个25年,全国均价每平米可能达到9万元、北京80万元。不久后,人民日报连发两篇文章,批评某些教授学品差、不靠谱、谋私利。

一年后的2012年两会,担任政协委员的房地产老板更多了,除了王健林、许家印和黄文仔,还有许荣茂、郭广昌、张力。不过那一次,除了老王,其他人都闭口不谈房地产。胡葆森倒是抱怨了几句。他说房地产是最累的一个行业,调控有必要,但限购政策过于严厉了,应该注意区域差别。

几天后,领导召开中外记者会。听完领导的一番话,老王和老胡应该就后悔了。

领导回顾了自2003年开始的房地产调控政策,调控就是不见成效。“群众也在责怪我们,我听到了感到十分痛心。”

几天后,老王遇到了麻烦,大家纷纷猜测他会不会出事。老王去香港参加了一个商务活动,又去出席了中华慈善奖的颁奖典礼,才打消了外界的疑虑。他轻描淡写地说:我新闻联播都上了好几次了,还有人不信。

2

2017年的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黄其森主动找一些媒体聊天。畅谈了他对宝万之争、房地产调控的看法。

宝万之争发生的前一年,郁亮在官方的人民日报上发表了文章:《我国楼市进入“白银时代”》,明确了万科将采取降杠杆去库存的保守态度。但激进的恒大、碧桂园和泰禾在2015年之后的两年都在疯狂加杠杆扩张。恒大2013年总负债只有2688亿,到了2016年底,总负债已经达到了11583亿。泰禾则在2016年和2017年狂加杆杠,新增土储面积接近1000万平米,堪称“地王收割机”。

2015年之后加杠杆的企业,都赌对了国运。降息被驱赶出来的资金,与棚改货币化安置的资金一道,疯狂涌入楼市,“涨价去库存”终成中国楼市历史上的一道奇观。

镜头前,黄其森的寸头乌黑发亮,他说房地产调控不一定要从价格入手,用来住的房子依然有很大市场空间:我们今年力争弯道超车。老黄果然继续一路狂飙。整个2017年泰禾做了将近50次收购,花了小五百亿。

那年的两会上,一位央企董事长说实体经济发展困难,所有的钱都跑去金融业了。然后他问身边的曹德旺,是吧,老曹?没想到曹德旺立刻举起手说:我没做金融!

然后,老曹就看着身边的爱马仕哥说,经济转型升级,不是许家印先生说不做房地产就可以立马改行做汽车玻璃的,实体经济的发展,主要需要靠我们制造业去推动。许老板先是谦虚地同意做不好老曹那一套,但话锋随后一转,说房地产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很多企业认为有钱就能开发房地产,但是却把市场搞乱了。

说这话的前一年,恒大超越万科坐上了中国房企的第一把交椅,又准备回归冲击A股。他在这年几乎赌上了一切,发动了所有人脉融资1000亿,还巨亏70亿元送出了万科的股权,成全了深圳国资委。

这些赌注的结果,四年后揭晓。去年9月,恒大财富暴雷后,爱马仕哥回忆说,2017年是恒大最辉煌的一年,负债才5000多亿,但账面上现金3000多亿,荷包满满。许老板说,如果2017年不搞多元化,停下来减负债,那恒大现在非常有钱。

历史没有如果。兽爷后来跟我说,他欣赏那些了解自己局限性的人:他们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停下来。 

王健林也在这年进行一场豪赌。他大胆地调减万达600亿元地产收入目标,为了把万达打造成一家多元化、国际化公司而不顾一切。他准备利用2017年这一年时间,把公司总资产做到9000亿元。万达要主动去做海外并购,就像AMC那样。

几个月后的6月22日,这些雄心勃勃的计划,都成为了泡影。

2017年是很多地产商的巅峰。之后,降杆杠减负债和房住不炒的政策呼啸而来。还在加杆杠的企业家们,陆陆续续都翻车了。

一年后的2018年两会,征兆隐隐出现。

新的政协委员和代表名单公布后,大家发现,地产商已经渐渐被互联网行业的新势力取代了。王健林、胡葆森、黄其森、吴亚军、郭广昌、黄文仔、卢志强、王文学、罗康瑞、郑家纯,从两会代表名单上都消失了。

没有出现在名单上的,还有一位著名的东北二人转演员。几乎和从两会代表名单里消失同步,富豪榜上,地产商们也被新势力们取代了。

2012年胡润百富榜地产富豪占比是19.8%;到了2017年,地产富豪占比虽降到14.6%,但财富总和却还是各行业最高,总财富还在快速上涨中。到了2021年,地产富豪占比降到了9.4%,甚至没有大健康富豪占比高。

地产富豪全部跌出了前十。许家印财富蒸发了1620亿,成为去年财富缩水最大的人。 

在走下坡路的时候,重要的不是速度,而是稳定。

3

3月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召开那天,请假的地产富豪,不仅仅是许家印。

之前开会请假的地产大佬,最著名的是合生创展的朱孟依。2009年,因为牵涉潮汕老乡黄光裕的案件,朱老板滞留在了日本。

前年,互联网二马之一的Pony(马化腾)也请假了,给出的理由是身体原因:腰疼。

武钢热处理车间主任出身的许老板,是有着30余年党龄的老党员了。2008年,他和王健林同时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后来又连续获得两个五年任期。

他十年前提交的那份提案,真是神来之笔。包叔一度以为,许老板是时来天地皆助力。那场大胜全北现代的比赛,广州全队获得了许家印的1400万奖金。在这场大胜的十周年后,恒大已更名为广州队。中超联赛在经历了恒大掀起来的金元时代后,又重新归零。据说,广州俱乐部今年一年的总投入,是1500万元。

几年前,包叔有个朋友在两会上碰到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就问他最近在读什么书,宁董事长立刻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本《原则》。朋友又问宁高宁旁边的许老板在读啥,许老板笑了笑,没说话。

许老板不爱读书,甚至不爱足球。他喜欢女排。

2018年,多达26个开发商的名字,没能继续出现在两会代表名单上。但许老板还在,碧桂园的杨国强也在。据说,杨国强在两会上每次碰到记者走来,扭头就跑。

倒是有些地产商,出乎意料地获得了代表身份。比如禹洲集团董事长林龙安。首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还有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房天下董事长莫天全、正荣集团董事局主席欧宗荣和新鸿基地产董事会主席郭炳联。

不约而同地,大家都不再对房地产市场、政策评头论足了。

林龙安所在的是香港代表团。他今年提交了一份建设智能城市的提案。但他的企业,前几天爆雷了。和禹洲同一天出事的,还有广东房企龙光。龙光的老板纪海鹏,也以“特邀香港人士”的身份,在2018年成为政协委员。

正荣上个月躺平了。他们现在的股价是0.5元。和许老板一样,欧宗荣也没来参加今年的两会,给出的理由是:受疫情影响。

龙光的总部在深圳。禹洲之前总部在厦门,2016年搬到了上海。正荣总部也在上海。

到明年,两会代表又该换届了,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在。

2007年,潘石屹曾经公开矫情过一次:我想进组织估计也没有人要我。后来,组织接纳了老潘。2017年,很多人都说老潘要跑了,老潘回应说:我还是北京市的人大代表。

疫情后,老潘一直滞留在美国。去年9月,SOHO与黑石的百亿并购案以失败告终。前天,老潘宣布将以七折价格销售3.2万平米京沪两地的部分物业,收入将全部用于降负债。

SOHO中国的净资产负债率为44%,几乎是地产业最低的水平。​​​​

责任编辑: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