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 有穷兵黩武 也有温暖相伴(图)

2022-03-25 06:26 作者: 王五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女儿和妈妈
女儿和妈妈(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2年3月25日讯】年轻的时候我总以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事都是极其严肃的,双方人员的交流也一定是极为严谨的,而国家的外交人员,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代表,唇枪舌剑,不卑不亢。长大后看的多了,我告诉自己:不要天真了。

中国驻美大使秦刚也是这样告诉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节目主持人玛格丽特布伦南的,“不要天真了。”当时布伦南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但你要认识到,俄罗斯在邻国边境部署15万军队然后挥兵直入,这可不是睦邻友好。在这种情况下,中方为什么还不对这种侵略予以谴责呢?”秦大使说,“不要天真了。”布伦南说,“否认这是入侵听起来才是天真。”秦大使又说,“谴责不解决问题,如果俄罗斯会因谴责而退缩,我会感到惊讶。”不得不说秦大使的“话术水平”比国内网民强。

水平高一点的中国军迷,基本思想脉络是指责乌克兰人民选了一个演员当总统,所以才导致现在乌克兰人民身处战乱,流离失所。展开来讲就是,他们认为乌克兰的演员总统没有认清现实,面对实力悬殊的对手,为了手中的权力为了荣华富贵,没有第一时间投降,是对人民对国家对民族的不负责任……这些军迷,恐怕是伪军迷,抗战时期伪军的军迷,他们擅长把卖国求荣说成曲线救国,把投降主义说成为国为民。我宁愿相信他们不是心眼坏了,而是脑子坏了,文化素养太低。

我一直很担忧国产军迷的文化素养,以前他们没公开发言时不必担心,有家丑但没外扬,现在他们开始成群结队的出现在公共传播领域了,有一篇关于深圳疫情防控的文章《我们必须构筑起“深圳河防线”,为国家也为自己的安全》,有位军迷在下面留言,“我们要像构筑马奇诺防线一样,构筑防疫抗疫的深圳河防线,既可以不间断地援港抗疫,也可以在香港和内地之间建一道防疫墙,把奥密克戎阻击在境外。”不知道这位军迷到底是法军军迷还是德军军迷,不过从他推崇军事史上不堪一击的马奇诺防线来看,他一定是奥密克戎菌菌迷。

这些年国内的舆论场气质明显变了,可以说是“世溷浊而不清”,正常人不讲话了,讲的都不是正常话了,逐渐呈现出低智状态,而且是越荒诞越安全,越不靠谱越受追捧,即便不能说“谗人高张,贤士无名”那也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面对那些再正常不过甚至都有些卑微的建设性批评,他们都冠以“抹黑中国给国外敌对势力递刀子”,对于有些当事者而言,他们这么说无非是想堵别人的嘴掩盖自己的错,而对于那些毫无干系动辄就上纲上线的人,他们的愚蠢和恶毒,才是对这个国家最大的抹黑,才是给他人递刀子。

你们喜欢抛头露面可以,但别把这事做成露头抛面,一露头脸都不要了,用叶圣陶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却到这里来抛头露面,好不识羞!”《金瓶梅词话》里跟西门庆眉来眼去的林太太尚且知道“几次欲待要往公门诉状,诚恐抛头露面,有失先夫名节。”你们没有先夫,先父总是有的。

很多人到现在都搞不明白,为什么CBS的节目主持人总揪着俄罗斯是不是入侵者这件事不放,因为只有明确了这一点,很多问题才能展开,这是讨论问题的出发点和解决问题的基础,否则就会生出很多可笑的观点。比如说凤凰军事有篇文章说“西方的如意算盘,就是把乌克兰战争长期化,变成给俄罗斯持续“放血”的伤口。”我没研究过军事,这句话可能有很深层次的战略判断,但我知道的是这场战争是俄罗斯不宣而战入侵乌克兰引起的,就算是放血的伤口,那也是俄罗斯拿着刀行凶伤人,反而因对方的反抗伤着自己了,这是活该。就像丰县的铁链女事件,它的事实基础是拐卖、强奸、虐待、犯罪……,而不是家境贫穷、营养不良、精神失常、大爱无疆……

更令人发中指的是咱们国内一堆爱国人士就差喊干爹了,这是真不学无术,冯小刚要是知道了,肯定还会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下“《中俄尼布楚条约》”,并高声问到,何谓尼布楚?国内有些军事类媒体,跟那位和美方通话的俄罗斯高官一样,分析战局判断走向,颇具国际视野,逻辑缜密思路清晰,要细节有细节,要大局观有大局观。但读了他们的文章,总觉得少了基本立场,没有对侵略战争的基本反思,没有对身处战火中的人们的悲悯,字里行间反而流露出浓浓的好战气息,就差把俄罗斯军队描绘成正义之师解放之军了,他们仿佛是在玩一场战争游戏或者是在看一场战争电影,他们只关注战争的激烈程度,而不关心战火中生命的惨烈程度,他们对每一辆装甲车、每一枚导弹的造价了如指掌,却对每一个个体生命价值几何漠不关心。他们就像有些地方的防疫部门和防疫人员一样,一边让管控下的人们“请你们顾全抗疫大局,配合我们的工作”,一边对具体遇到困难的求助群众说“这事儿不归我们管,你到别的地方问问”。

国际局势动荡不安,国内情况也不容乐观,但前几天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说,“从数据来看,中国经济呈现出阵阵暖意。”不知为何,看见“阵阵暖意”四个字我总想起小时候尿裤子,特别是冬天的时候,一开始感觉有股暖流,但很快就冰凉一片,真的是富有湿意的“阵阵暖意”,这新闻发言人恐怕不是在教育部干过,就是在国家气象局工作过。不仅仅是经济的暖意我没有感受到,天气的暖意也没感受到,本该早就来的春天迟迟不来,前几天北京还下起了雪,在通州白庙检查站,数百人在大雪中排队等待进入燕郊,排队时间长达数小时,这次天空中飘落的雪,并没有带来浪漫的色彩,雪花落在排队的人群身上,让我想起了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集中营上空飘得不是雪,是烧完的骨灰,雪色浪漫变成了血色浪漫。天下苦疫情久矣,苦的还有一刀切的疫情防控,有些疫情防控措施,漏洞百出,防控链条本身不仅是无效的,反而会加剧疫情扩散的风险。当下的中国人,不仅乐于接受管理而且还学会了自我主动管理自己,他们都是顺民,都是良民,激烈的声音早就被清除了,不切实际的社会地位幻想也早已阉割,现在的他们努力嘶喊的无非就是有口饭吃苟活下去,如果可能,再给他们留点人味儿,比如说亲情友情爱情。但在这疫情里,在这管控下,饭味儿人味儿都有点奢侈。

最近看了不少关于疫情的文章,下面的留言沉痛的悲痛的像火葬场像殡仪馆,对于很多人来说那些文字是个故事,但我知道对于那些留言的人来说,是告别是终结是痛苦是灾难。“去年九月份,我们的城市也在疫情防控,妈妈是癌症患者在医院,只能一人陪护(且不能更换),爸爸怕我太小照顾不好妈妈就他去了,那期间我真的好想见见妈妈,我就拿着核酸哭着求护士,但是她就不让我进,后来过了不到一个月,妈妈就去世了。”“我的父亲也是在去年年底突发脑梗过世,其实第一时间抢救还是有希望的,遗憾的是要等核酸检测报告,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很难想象父亲在最后的时刻是抱着何种心情离开了这个世界。”“因为这次疫情没有见到爸爸最后一面,也许这对于大环境来说是一件小事,但我觉得这痛苦永远永远都不会好,我的世界都不会再好起来了,我没有爸爸了。”这样的留言,我能找到几千条,有时候我想,身处这国,能够很快成佛吧,这人世间的苦难,都是修行的良药,或者是安眠药吧。

但面对这人间疾苦,一部分人先文艺起来了,用文艺表演,或者说通过表演文艺,来隔离这人间疾苦,这也算是生活的常态吧,“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小区被封了。”有人觉得这很精彩,有人觉得这很变态。我觉得,我也创作一个吧:我家门前有两排队伍,一排是核酸检测,另一排也是核酸检测。

底层人民的文艺,多少有些苦中作乐的感觉,跟领导们的文艺素养比起来,差着境界呢。首先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党委书记谢斌主任医师在上海市第37场新冠疫情发布会上告诫大家“请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这很文艺很上海,换做别的城市,这话大概就成了“严禁肉体对出门溜达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有山东淄博桓台县发出的防疫通告“全县实行人员静止、居家静止、原地静止、原岗位静止……”,这实在太文艺了,其实它是在命令全县人民“心如止水,静若安澜;时光清浅,保你安然”,上境界了。领导们一文艺起来,不止上境界,上冥界也不是没有可能,前阵子都安瑶族自治县发布的《平安“清明”同心抗“疫”——致全县广大居民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缅怀先人,重于心不拘于形,可通过视频、电话等方式表达对先人的怀念和追思。”并倡议“全县所有党员、公职人员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这个倡议有点文艺,有点科幻,有点惊悚,还有点元宇宙……应该是科学发展观没有落实到位。

在疫情防控这件事上,做的最文艺的我认为还是卧佛堂镇常海兵等9人组成的巡逻队,他们开着“警车”穿着“警服”,以给羊做核酸检测的名义,牵走了放羊大爷的一只大肥羊,临走时还跟大爷说,“我们去给羊做个核酸,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就叫排队,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全都在排队做核酸检测。面对越来越难以清零的疫情,面对越来越频繁的核酸检测和隔离,面对不知何时结束的停业歇业,我们该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不是一个人的事,也不是普通人的事,但那些不普通的人,好像并没有打算帮助我们,他们在文艺的说着金句,说很喜欢人民日报的这个金句“同样的隔离,有人一年不愁吃喝,有人一星期就经济拮据,这是财务免疫力。一样的灾难,有人阳光向上,勇往直前,有人怨天尤人,甚至仇恨社会,这是心理免疫力。这场灾难,是个大浪淘沙的过程……”面对大浪,不具备财务免疫力和心理免疫力的沙子们,自求多福吧。

这些年,结识了几个善良而温暖的人,也见识了太多不想与之为伍、不想和他做同一物种、不想和他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物种。在一次次灾难面前,在无数生命陨落的时刻,一些人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生活,珍惜友情爱情亲情以及相聚的机会,也有一些人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活着,管它什么灵魂什么感情什么人性,只要能继续吃喝拉撒睡就行,而且这种活下去的决心里,我感受到了阴冷,这阴冷来自于你死我活,只要我能活,随时可以牺牲他人。这让我想起了诗人王寅的一句话,“混乱的城市里,充满了苟活的毅力。”

很多时候,我的文章并不能解答和解决任何现实问题,我只是想透过这种文字表达寻找同类,或者是告诉同类我的存在,这样就不会孤独也不会无力,有时还会感受到一些温暖,这比什么事情都来的重要。

3月21日,东方航空公司MU5735航班在广西梧州市藤县琅南镇莫埌村坠毁,机上载有乘客123人、机组人员9人。因此,我想讲一个跟空难相关的短文给大家,“1985年发生的日航123空难,当时飞机上有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是独自乘坐飞机,很不幸的是没有生还。他的妈妈非常自责,很多年后即便是又有了孩子依然无法释怀。她认为是自己亲手送孩子上了那架飞机,更无法想象飞机从起飞到坠毁这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那么幼小的孩子又是在一个完全都是陌生人的环境里,他究竟是如何痛苦的度过的?这些想法和自责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的内心。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一个自称是住在鹿儿岛的老人打来的电话,老人问她,请问您的儿子是在飞机某排某座吗?她说是的。老人说,我女儿也在那架飞机上,就坐在您儿子旁边。我女儿是一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所以请您放心,在最后的时间里,您儿子不是孤单一人。”

愿我们,在人世间,不孤单。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浮蚁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