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趙五軍豆大的淚珠滾下來...


據臺灣《蘋果日報》報導,一月二十六日往趙府祭拜的人潮較少,但警戒依舊森嚴,趙的舊宅靠大馬路的一條巷子,停一部坐公安的車子,旁邊放了兩個「車輛改道」的紅色警告牌子,巷佈滿了便衣公安,趙府所在的整條富強胡同,禁止車輛進出,據目擊者說有車子想要進入巷子時,更立刻被要求繞道。

二十五日由於有四名香港記者被公安扣留問話,連夜遣返香港,再稍早,有數名「政法大學」的學生買了花,要為「趙伯伯」致意,遭到公安拘留盤查,在「富強胡同」成為街坊談論的話題。

一位從臺灣到北京擬往趙府致唁的人在大門口被兩名公安盤查,那人表明是從海外前來致意的,公安立刻再問:「和趙家人有甚麼關係?」那人回答:「朋友,來祭拜的。」幸好趙家人趕來解圍。公安表示:「先生,你還帶相機呢,請把相機、背包全留在這。」訓練有素的便衣公安立刻看出來客外套鼓鼓的,藏了一部相機,立刻被「繳械」。

據那位臺灣人士描述,大門進去後在院子左邊不遠便是趙的靈堂,約有五、六坪大(約二百平方尺)而已,是書房改的,趙的相片在正中央,四邊擺滿鮮花,只是經歷了一個禮拜,有些鮮花已漸凋零,靈堂旁擺滿了趙的相片,其中一幅是趙晚年和最疼愛的外孫女的合照,趙笑的非常開心,另外一幅趙晚年和他愛狗合照,也引人矚目。趙晚年部屬、親友不敢見他,陪伴最多的反而是他的愛狗,狗比趙早逝,據說趙非常傷心。

趙的兒子趙五軍趕過來答禮,對要離開的那名弔唁人士說:「留個名字、地址吧,出殯時好通知你。」

被問及家中情況時,趙五軍低頭說:「母親還不知道這事呢,她身體還好,我們就怕她知道這事受不了。」「那夫人可能不參加總書記的喪禮了?」弔唁人士追問。「不知道喲,還沒決定呢。」趙五軍搖頭說。

這時,弔唁人士看到趙的兒子眼泛淚水,弔唁人士隨即在禮簿上簽了名,發現禮簿上有資料的人數並不多。最後,他跟趙的兒子說:「我們是臺灣來的,臺灣同胞懷念不殺同胞的趙總書記。」這時趙的兒子眼中豆大的淚珠立刻滾了下來。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