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訪富強胡同六號:趙紫陽生前最後一次訪談錄?(多圖)


〖陳一諮按:二十五日收到朋友寄來的這篇文章,反複閱讀,夜不能寐。後經反覆求證,所述屬實。這篇真實的記錄是在趙紫陽遭軟禁後,我讀到的他生前對中國各種問題的看法中最有份量的一篇。因為客觀原因,文中隱去了作者的真名實姓,現公之於眾,供各界人士深入研究。2005年1月26日〗


叩訪富強胡同六號》全文

無名士

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我和趙紫陽家有很好的友誼。六四以後,隨著當局對趙紫陽的看管越來越嚴,在中國政治氛圍中自然而然訓練出的謹慎使我家漸漸和他們斷了聯繫。今年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趙紫陽的兒子聯繫上了。對於我,趙紫陽不僅是在中國改革開放中立下豐功偉績的領袖,不僅是制止血腥屠殺的偉大政治家,而且是長輩,是親人。如今,經歷過六四以及瞭解改革開放初期之艱難的正直的中國人,都會對軟禁於破舊小院的趙紫陽心生同情,而我更覺得不能不為他做點什麼。我非常想見到他,哪怕僅僅是向他傳遞一分敬重,一分愛戴,讓他知道,許許多多的普通中國人在惦念著他。

夏末的一天,我在細雨中來到富強胡同。

緊鄰著繁華的王府井,小胡同越發顯得蒼涼靜謐。6號院灰牆上圍著一圈鐵絲網,門旁牆上鑲嵌著的「北京市重點保護四合院」石匾旁注有「非開放單位」的提示,身著黃綠軍裝的兩個警衛站在大紅門口,在周圍的古舊灰暗中顯得十分扎眼,這一切都暗示著住戶的不同尋常。

我走上前,警衛問我有什麼事,我說找趙家老五。他讓我按門鈴。門鈴響了以後,門上打開了一個小窗口,露出一雙警惕的眼睛。我再自報找老五,門開了,一個工作人員挺客氣地問我,你有證件嗎?我拿出身份證,原以為他看一下就還給我,沒料到他說,一會兒再還給你。後來知道,來客的證件都要登記。

從旁邊繞過大概是工作人員住的前院,小通道上有一排白柵欄,有人搬開柵欄讓我進去,我就到了趙家人的居住區。

五軍已在等我,把我帶到老爺子的屋裡。

這個房間坐南朝北,一大排窗戶面對院子,但按照老北京的習慣,這並不是最適合居住的房子。東牆一排黃色的書架,像是七八十年代的機關用具,一張黑色大寫字檯上零散地擺放著書刊,旁邊有一張電動按摩椅,的椅子前面放著一個紅色的鐵皮暖水瓶,是那種在很多人家裡早已見不到的舊式暖水瓶,他自己倒開水。椅子後面放著氧氣瓶,西牆一排電視音響,兩個單人沙發靠著南牆,門口還有一個塑料三角架擺著雜物,陳舊的地板已被擦得紅漆脫落了。這就是趙老爺子的書房兼客廳。

坐在按摩椅上的老爺子站起來迎接我。他比15年前最後一次詰縭由下睹嫦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