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時報: 被消音的中國雲南潰壩事件(圖)



事過兩月多,昭通市潰壩現場仍是滿目瘡痍
雲南昭通---中國雲南省昭通市7月時發生了一起水庫潰壩事件,奪走16條生命,當局把事件描述成「一場遺憾的天災」,之後媒體突然沒有了跟進報導。一般估計宣傳部門已就事件消了音。近日亞洲時報在線特約記者親赴現場發現,這又是一起豆腐渣工程引發的人禍。
事過兩月多,昭通市潰壩現場仍是滿目瘡痍雲南省昭通市彞良縣小草壩鄉水庫7月21潰壩,被當局描述成「一場遺憾的天災」。然而,那些仍未走出痛失親人家園悲痛的災民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這個說法。在浙江打工的李軍聽說家鄉遭災,特地趕回家鄉,聽了鄉民的哭訴,他慟憤:「這絕對是一場徹頭徹尾的人禍,我們必須給死去和在生的人一個說法!」

7月21日,對於彞良縣小草壩鄉鑽天、小岩和蜂子三個社的村民來說,是一個沒齒難忘的悲痛日子。就在那天清晨6點20分左右,當地七仙湖水庫突然潰壩,傾瀉而下的湖水席捲了水庫下游的三個村莊,無情地奪走16條生命,造成23人受傷,沖毀房屋15間,近千畝農田受淹。

這起潰壩事故被當局描述成「一場遺憾的天災」。事故發生的第二天(7月22日)昆明《生活新報》報導稱,「昭通市彞良境內連續降雨,雨量過大,造成水庫坍塌,致使水庫下農戶受災、傷亡。」之後有關該事故的報導就沒有多少了。對於這樣的說法,那些仍未走出痛失親人家園悲痛的災民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

在浙江打工的李軍得知家鄉遭災,特地趕回家鄉。他從受害鄉民處瞭解到,這次事件絕非官方報導那樣是一場簡單的天災。當地災民反映,事故發生第三天就有領導組織人阻止災民和媒體接觸。由於貧窮,當地居民受教育程度普遍比較低,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事故根本無力自救。當見到李軍領著記者來瞭解情況,災民彷彿揀到一根救命稻草,爭先恐後訴苦,並紛紛要帶記者看看七仙湖水庫。

昭通災民一見記者即表示:這是人禍從鑽天社去七仙湖水庫基本沒有人工路,要在滿是大石的山坳裡步行近一個小時。從水庫現場可以看到,水庫壩高將近20米,數百米寬的水庫壩壁已垮去近一半。壩壁的斷壁殘垣上,有一處數米長的裂痕很打眼。靠庫底的位置,一個直徑不到一米的泄洪孔處,稀稀拉拉突兀著數十根大拇指粗細的鋼筋。除此之外,在這個號稱「8萬立方米」容量的七仙湖水庫垮塌的壩壁中,就再也難覓鋼筋的蹤影了,所見都是並不很大的石塊和水泥的混合物。

有災民反映,在潰壩前這個水庫一直存在安全隱患。一位災民大嬸表示,這個水庫沒有警戒水位標識,平常也見不到人來維護和管理。去年6月,有村民就發現水庫壩壁出現裂痕,向水庫方面反映,要求維修。當時水庫的人一句:「水庫又不是建在你們鑽天社裡的,你們管那麼多做什麼?!」村民被堵來回來,打那就再也不敢作聲了。

有關七仙湖水庫的品質問題,8月4日新華網報導稱,「地質破碎、專案違規建設、連日暴雨等綜合因素導致了雙龍電站附屬蓄水塘壩發生垮塌。」新華網還援引有關部門的調查結果指,「03年動工修建、當年投入使用的七仙湖水庫為雙龍電站業主鄭尚鍈擅自修建,專案無立項審批、無規劃設計、無開工許可、無竣工驗收。」 「雙龍電站附屬蓄水塘壩(七仙湖水庫)建於泥盆系地層中厚層狀的石英砂岩上,右岸有一破碎帶寬1-2米,岩石強風化,而塘壩拱壩右壩端就置於破碎帶上。而且施工時清基開挖未將強風化岩體及破碎帶全部清除。壩體砌石沒有一定的塊體要求,特別是拱壩的壩體填心部分不適宜地使用了漿砌亂石。塘壩兩端壩肩嵌入基岩深度不夠,不能滿足壩肩穩定要求。」

當局交待事件的通知亞洲時報在線還瞭解到,七仙湖水庫已不止一次出命案,但安全隱患一直沒受到有關方面的重視。李軍告訴記者,去年冬天有四個小孩子,在沒有任何護欄,也沒有任何安全警告標示的水庫冰面上滑冰,不慎淹死。事後,水庫方面以區區一萬元賠款草草了事。李軍很痛心地說:「老百姓沒法律意識,要是稍微有點法律常識,就該知道一萬元怎能買走四個孩子的命啊。最可恨的是,他們還是沒吸取教訓,對安全隱患仍然不理不睬,最後還是出事了。那四條孩子的命白送了。」

實際上雲南省一直以來就是洪災頻繁省份。今年6月中國國務院要求全國各地認真組織對主要堤壩、水庫、蓄滯洪區等工程進行排查安全隱患。雲南省政府也要求,汛安全檢查工作要做到三查:水庫管理部門自查,主管部門核查和防汛抗旱指揮部檢查,要追究出現垮壩等災害的水庫責任人法律責任。

據村民表示,水庫法人代表鄭善英、七仙湖水庫承建商大橋村村支書李天元等6個主要責任目前已經被捕,庭審不日將開審,到時鑽天社會選出代表聹訊。當地百姓間這樣流傳,七仙湖水庫的鄭老闆十分有錢有勢,七仙湖水庫只是鄭老闆雙龍電站的一個調節壩塘,光那個雙龍電站就有16億註冊資產,雲南從省到市再到鄉都有幹部參股這個水電站。

記者上網查證有關雙龍電站以及七仙湖水庫的背景資料,僅查到雙龍水庫除險加固工程水情自動測報及大壩安全監測系統專案的中標單位是,昆明七五零高新技術公司,此外就一無所獲了。

讀書不多但在外打工十幾年的李軍,很想為痛失家園和親人的鄉親討回公道盡點綿力:「雖然我們知道對手有錢有勢,就算這場官司打輸了,我們還會上訴,我要去浙江給鄉親們請好律師。這原本是一場可以避免災難,就是不重視釀成一場徹頭徹尾的人禍,他們居然說是天災,我們必須給死去和在生的人一個說法,還他們一個個公道!」

(註:本文村民均用化名)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