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是個好同志"嗎

從雲南省彌勒縣東風勞改農場右派份子名單談起

2007-12-16 00:16 作者: 武宜三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一丶一個被拋棄了的間諜和他的一家

我最近收到一本13CM×9CM的電腦列印後用訂書機訂成的小冊子,叫《新世記高齡老友見面會名錄》,其實是曾經在雲南省彌勒縣東風農場勞改過的右派份子們2003年10月25日一次聚會《簽到簿》的副本。拿著這份只有8頁的小冊子,心裏卻是沉甸甸的。因為這份《名錄》與較早收到的《1988年難友名錄》上記載的489名健在者相比,十五年間已不見了322人。這322人中,除了因交通丶身體等因素不能到會外,相信大多數已經逝世。現在,我把幾個不同版本的《名錄》,經校勘丶比對而匯總成《雲南省彌勒縣東風勞改農場右派份子名單》,並將之公布於後。青年學者丶思想家冉雲飛先生提出了一個新概念,叫「右派地理群」;這是冉雲飛對「五七學」的又一新貢獻。雲南省到底有多少像元謀新民農場丶彌勒東風農場丶開遠臥龍谷農場這樣的勞改農場?全「新中國」又到底有多少像甘肅省夾邊溝農場丶安徽省白茅嶺農場丶四川省415筑路支隊這樣的「右派焚化爐」丶「右派屠場」呢?至今還都是黨國的絕密。在右派老人不斷老化丶不斷死亡的情況下,搶救記憶丶搶救史料,當是有心於反右運動研究者的當務之急;這個任務的艱鉅在於,不但要與時間賽跑,更要與中共當局的「強迫遺忘」相抗衡。

同所有的不幸者一樣,《雲南省彌勒縣東風勞改農場右派份子名單》中每一個右派份子也都有一個悲慘的故事;但是,許多故事卻隨著死者的離去而淹沒了。在這裡,要特別感謝汪作民先生。汪先生也是1957陰謀受害者,是在東風勞改農場受過罪的倖存者。他在1990至1991年間,自費走遍大江南北丶巴山滇水,會見了57名當年的難友,記下了他們的故事。現在這57名難友中也有不少死去了,但他們的故事卻有幸被保存在汪先生的《農場春秋》之中。這死者之中有一個叫高寧遠的一家兩代的故事,很能說明中共一夥的殘暴無情丶滅絕人性。

1957年,高寧遠被打成了右派份子,送到東風農場勞改,二十二年之後才得到糾正;為了什麽呢?僅僅因為他父親在1949年讓陳毅親自秘密派遣到臺北去臥底,去為「解放臺灣」作準備,但沒有讓妻子丶兒子隨行,實際上是扣留作人質的意思。開始的一年,華東軍政委員會還寄錢接濟過他母子的生活,以後就不管了;從此母子二人成了「潛逃臺灣的反革命分子的家屬」,備受岐視,真是有苦說不出。高寧遠在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分到雲南省廣播電臺當記者,打成右派份子之後,自己去勞改,媽媽也沒有了工作,廣播電臺的房子也不讓他媽媽住了。1960年,高媽媽給當時是副總理兼外長的陳毅寫信,但也沒解決高的右派問題;1969年,高媽媽得了癌症,沒有人管她,只好跟兒子到勞改農場去「飬病」,終於在1970年死去。1979年,「糾正」後的高寧遠到雲南大學當老師,前幾年也死了。

高寧遠在死之前的1989年托到臺灣去過的人,找到當時《新生報》總編輯,據介紹,他爸因為是共特在五十年代被抓了,應判死刑,但經朋友多方活動改判8年徒刑,刑滿釋放後死去;後事是一對當中學教師的朋友代辦的,高寧遠至死也沒去過臺灣,也不知道他爸埋在哪裡;這完全是一個人為的悲劇,是陳毅及其中共集團造的孽。共產黨就是這樣黑,這樣絕情;它對真正的死對頭可能還寬容一點(例如,毛澤東對尼克森就非常客氣,甚至連尼克森的女兒丶女婿都沾光;共產黨把張靈甫將軍的絕筆刻在山東省孟良崮當年陳毅部隊打死張靈甫的地方),但對忠心耿耿的同志(如彭德懷丶高崗丶周恩來)丶對肝膽相照的朋友(如黃炎培丶章伯鈞),甚至對自己曾衷心擁戴過的領袖(如陳獨秀丶江青丶胡耀邦丶趙紫陽) 則絕對心毒手辣。所以,跟共產黨跑是決沒有好下場的;現在還在臺灣丶香港丶美國為共產黨賣命的中共特務應該三思,應以你們老前輩的下場為戒。

陳毅在文革中被批鬥時,傳達過毛澤東「陳毅是個好同志」的最高指示,後來成了一段逸事美談,還真迷惑了很多愚夫愚婦。現在仍然有不少中外人士都在那裡歌頌丶緬懷陳毅;什麽儒將呀丶愛民如子呀丶豪邁呀,不一而足。例如當過右派份子的張伯駒,他給陳毅寫了一副輓聯,非常有文采丶非常有感情,連毛澤東看了都稱讚不已,聯雲:「仗劍以雲作乾城,忠心不易,軍聲在淮海,遺愛在江南,萬庶盡銜哀,回望大好河山,永離赤縣;揮戈挽日接尊俎,豪氣猶在,無愧於平生,有功於天下,九泉應含笑,佇看重新世界,遍樹紅旗。」張伯駒不但常陪陳毅下棋,還是詩詞唱和的「好朋友」。但在張伯駒被扣上右派帽子後,陳毅明知「一個把自己畢生收藏的珍貴文物都獻給國家的人,怎麽會反黨呢?」也只作壁上觀,未能置一詞而解「好朋友」之困卮。(摘自《浮世萬象》)

二丶陳毅是個好同志嗎:漠視別人的生命丶對同志心毒手辣


其實,陳毅決不是什麽好東西。隨手還可以舉幾個例子:

1丶1966年五月份,文革初起,我們學校的院長兼中共黨委書記柳運光被揭發說過:「陳毅不用小汽車送小孩上學,我也不用小汽車送小孩上學。」這是我第一次接收到的關於陳毅的負面資訊。

2丶1954年,一次陳毅到吳祖光家裡,要吳祖光和鳳霞陪他去齊白石那裡,提出要老人畫一幅畫,齊白石當時畫了一幅螃蟹給他,那幅畫是三尺,吳祖光代陳毅付了三十元。辭別齊白石出來時,陳毅說:「還要給錢的啊?」吳祖光幾十年後還記得他的四川口音。由此可見,山溝裡的馬列主義者與都市文明距離多麽遙遠。

3丶授元帥軍銜儀式上,與賀龍兩個人在毛面前敬禮正步走了一個來回,肉麻當有趣;文革中積極參加造神,吹捧毛丶林,為毛的詩詞寫注譯;雖然這樣,仍不免被整死。從到延安後便緊跟丶百般逢迎毛澤東的賀龍,也在文革中被毛整死,豈是巧合?!

4丶1937年,陳毅與胡蘭畦訂了終身之約,不過由於項英要求堅持地下工作,兩人暫時分手。上海抗戰時,胡蘭畦組織戰地女子服務團,參加十九集團軍羅卓英部到滬西戰場作鼓動工作。後撤退到西南,被國民政府任命為少將指導員,是中國第一個女少將。後來到江西辦孤兒院丶農場,抗戰後在李濟深集團工作。1948年,遠赴中原策動張軫部起義(張軫當時是國軍華中剿總副總司令丶第五綏靖區司令丶武漢守備司令兼第十九兵團司令丶河南省政府主席;投共後任河南省人民政府委員丶河南省副省長,受盡屈辱丶愚弄;1957年鳴放時稍示不滿也被打成一名右派份子)。1949年,胡蘭畦給當了上海市長的陳毅寫信,以前曾多次給胡蘭畦佈置任務的潘漢年這時代表組織來找他:「有人對你有看法,認為你社會關係太複雜。」又說:(陳毅)「人家已經有妻有子,還找幹嗎?」以後每次運動都免不了受審查,1957年因為去看望已成頭號右派份子的章伯鈞(因為章坐國民政府牢時,她就去看望過),而被打成右派份子,時年57;下放農村,勞動二十年。

5丶當時任上海市長丶主持上海市三五反鬥爭運動的陳毅後來說,「全市共自殺五百餘人」(何濟翔:《滬上法治夢》);死了這麽多人,不是一下子一起死去的呀!據說愛民如子丶愛和資本家交朋友的陳毅市長可有惻隱之心而加以阻止呢?沒有!陳毅市長不但不同情丶不設法阻止,反而幸災樂禍;你聽他走進辦公室的第一句問話:「今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隊?」何等輕佻,何等俏皮,何等幽默,何等開心。這樣,剛剛為「抗美援朝」捐獻過飛機大炮丶剛剛上馬路遊行高喊「打倒美帝國主義!」的民族資本家只好繼續當「空降部隊」了。

6丶對潘漢年的絕情。陳毅和潘漢年在新四軍丶中共華東局長期共事,豈有不瞭解潘漢年歷史丶行蹤的道理?可是,1955年3月,潘漢年聽了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要求高級幹部要主動交代本人歷史後,又看到會議材料中有涉及上海市公安局的一些問題,觸發了他1943年奉命會見汪精衛舊事。4月,潘漢年向他的上司陳毅匯報此事,陳毅便翻臉不認人,既不為潘漢年說情也不他辯護,眼看他在北京飯店被捕,從此陷入寃獄,冤沉大海。

7丶在外交部搞文革,心毒手辣:抓了三個牛鬼蛇神,一是李昌,僅僅因為他母親是四川最大的地主惡霸;一是宦鄉,從他家抄出的美金,成了他裡通外國丶做間諜的證據;一是浦壽昌,留美博士,做過周恩來的外事秘書。中央文革小組的王力在他的《反思錄》中說,整這三個人不但事後看是整錯了,當時看也不符合大方向,大方向是整當權派嘛;陳毅的目的明顯是犧牲小人物以保護自己。

其實,陳毅本身吃過毛氏共產黨的虧,在江西匪區殺AB團中不但有喪妻之痛丶而且差點也成了毛澤東刀下之鬼。然而陳毅陷匪已深,又不肯自拔;數十年忠心耿耿,為毛作倀,在顛覆國民政府的暴亂中大殺中國人,最終不免為毛作弄丶拋棄,鬱鬱而死。

在《雲南省彌勒縣東風勞改農場右派份子名單》中,也有很多被引蛇出洞而跌入毛澤東陷阱的老革命丶老黨員丶老軍人。例如右派份子吳清卓,是1939年入八路軍丶1940年入中共,1957年為共軍十三軍政治部副主任丶上校銜;中共雲南省委對外聯絡部「組長」盧毅,1947年在越南參加印度支那共產黨,1948年潛回中國為毛澤東打江山,1958年與妻子謝克冰雙雙被打成右派份子,等等。同樣,彌勒縣東風勞改農場也是群體消滅右派份子的所在,許多人在這裡被打死丶累死丶凍死丶逼死丶餓死丶折磨死。

三丶不能再容忍共產黨繼續殘害老百姓了

不算井岡山丶延安時期的殺人,僅從中共建政的土改丶剿匪,到六四屠城丶鎮壓法輪功,歷次運動及三年人禍中到底有多少「非正常死亡」,至今沒有公布;在人命不值錢的偉大祖國裡,沒有人會關心這個數字;不把人(這「人」不包括無產階級革命家本人及其親屬子女,他們不但是人,而且命還特別矜貴;比如鄧樸方在北京大學摔傷了,鄧小平就把聶元梓重判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當人的偉光正的黨媽媽,也不會去理睬這個數字。

2002年,當我在華盛頓看到韓戰紀念碑,看到美國人把死者的名字一個個地刻在黑色大理石上,我極感震撼:對生命的尊重丶對人的尊重,可以作到如此細緻丶如此莊嚴。

美國人紀念「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受害人,則是每一年把他們的名字念一遍;鄧恩·瓊斯是一位律師,她是「九一一」事件的最後一名丶也就是第2,974名受害者。

以色列紀念1933年到1945年大屠殺中約600萬猶太死難者的是一座在耶路撒冷的亞德韋希姆大屠殺紀念館,建築總面積達4,000平方米;以色列人從1955年以來的五十年餘中,一直在收集死難者的名單,很多倖存者和受害者的親戚朋友參與了這項歷史性的工作。至今已收集到300萬受害者的姓名丶年齡和簡歷丶死亡日期丶家庭住址丶親人情況丶聯繫方式,部分受害者還有照片。

上海作家劉永忠先生是到那裡去過的少數中國人之一,因為中共政府是不讓老百姓去那裡的,共產黨不讓中國人去的地方還有柬埔寨紅色高棉大屠殺紀念館。在紀念館的一間展廳中,四周都是書架,上面密密地放滿了一本本精裝的丶都很厚檔案名冊,從地下一直延伸到的屋頂,裡面記錄著300多萬被殺害的猶太人的資料:每一個死難者的姓名丶年齡丶死亡記錄丶家庭住址丶親人情況丶聯繫方式。劉永忠流淚了,猶太人以無比的勇氣復國,又以無比的代價尋找和記錄下每個死難者!因為每個生命都是無辜的!對每個家庭而言,每個生命都是父母丶愛人丶子女和兄妹,都意味完整丶幸福和歡樂,他們本該有尊嚴地活著,卻因為政治災難而過早地以非人的方式離開了人世,離開了自己的親人!此館中央有一個圓形的黑色水潭,上方懸掛著數不清的死難者照片,一張張臉俯視著,同時倒印在水裡,反射出粼粼的冷光。彷彿約600萬遇害的猶太人向每個參觀者呼喊:不要忘記他們!不要忘記血的教訓!

紀念館還紀念「納粹獵人」西蒙·維森塔爾,他是納粹大屠殺倖存者,五次被關進集中營,在戰爭中失去了89名親人。這位活了96歲的老人用了60年時間收集資料與檔案,將1,100多名納粹逃犯繩之以法。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納粹蓋世太保猶太部主管丶一手策劃了希特勒「最後解決方案」的阿道夫·艾希曼。在以色列民間有無數的西蒙,特別是以色列特工摩薩德,對屠殺猶太人的納粹分子一個都不放過。亞德韋希姆大屠殺紀念館讓人知道:「沒有正義,就沒有自由」,「在這世界上還沒有殺了人可以不負責的事。」(劉文忠:《新海國圖志》)

俄國人也很認真,俄國社會與政治史國家檔案館公布了1936年1月1日至1938年7月1日止,蘇聯當局共逮捕1,420,711人,其中包括8,539名華人。

日本人同樣嚴謹不苟,廣島和長崎的原爆紀念慰靈碑內放著被害者的名冊,到今年原子彈爆炸紀念日為止,廣島慰靈碑裡錄下的死亡者是253,008名,長崎的是143,124名,數字精確到個位,而且還有每個人的名字。(《大河報》等)
 
只有中國,從總書記到老百姓,都是「差不多先生」。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正面石壁上刻著「遇難者300,000」。日本人問,怎麽不多一個不少一個?這些數字是怎麽出來的?被屠殺的又是哪些人?這個明顯作假的數字不但在欺騙日本人,也在愚弄中國人,更在羞辱死難者。1949年中共竊取政權後,只忙於不斷地掠奪丶不斷地殺人丶不斷地製造謊話,哪裡會去計較中國人被日本人殺了多少。因為他們殺中國人比日本人更起勁丶更殘酷丶更惡毒,死在他們手上的中國人不知有多少個三十萬。

四丶中共幫日本人報仇

六十年代初,東京大審判中唯一的中國法官梅汝璈,呼籲中國史學界加強南京大屠殺的研究。然而,中共御用文人說他煽動對日本人民的民族仇恨和報復。1957年,還把他打成了右派份子。中共倒是為由於梅汝璈的堅持而被送上絞刑架的東條英機丶土肥原賢二等七名戰爭首犯報了仇。

嚴峻的史實被刻意掩蓋了,然而又被虛構了。1995年在莫斯科舉行二戰勝利五十週年紀念活動,江澤民宣稱中國在二戰中傷亡三千五百萬人,比1947年國民政府統計的傷亡數一千七百餘萬多出了二千二百多萬,以此壓倒世界公認的死亡二千萬人的蘇聯。中共以為二戰中中國軍民的傷亡數字愈大,中國對世界的「貢獻」就愈大,「領導」抗戰的中共也就愈偉大。(網際網路)

中共玩弄數字的本領世界第一,誇大或縮小,隨心所欲。土改丶鎮反丶反胡風丶反右丶四清丶文革丶六四等運動中,到底害死多少人?要麽諱莫如深地密封檔案,要麽語矢口抵賴,要麽大大縮小。如袁木在六四屠城後的表演。

為了對抗中共篡改歷史丶強迫遺忘,現在有許多人在做基本史料的收集,我也有幸加入收集反右運動受難者名單的工作行列,並且得到當年受害人及其家人丶友人的大力支持。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說:與專制的鬥爭,就是與遺忘的鬥爭。反之亦然,拒絕遺忘,就是獨裁政權一定垮臺的先決條件。

《雲南省彌勒縣東風勞改農場右派份子名單》是多人合作丶彼此校正的結果。這樣的名單,將會不斷地被發掘出來;這樣越來越的名單,不僅為紀念這些受了二十多年苦難丶家破人亡丶妻離子散,甚至被肉體消滅的人們,也是告訴作惡者和殺人罪犯:你們犯下了罪行丶殺了人---不管是用人民的名義丶革命的名義丶國家的名義還是共產黨的名義,老百姓都不會忘記!犯罪者丶殺人犯必須受到懲罰!

目前,據我所知,在收集右派名錄方面作了突出貢獻的有潘正言丶趙文滔丶魏巍丶馮志軒丶董蔭嘉丶瀋志庸丶蔣文揚丶曾伯炎丶李昌玉丶鐵流丶俞梅蓀丶茆家升丶丁郎父丶冉雲飛等諸位先生,更有許多不方便露面的人士在默默工作,恕不一一盡錄;他們都是中國的「西蒙·維森塔爾」,我向他們表示崇高的敬意!

附:雲南省彌勒縣東風農場右派份子名錄
【根據2003年10月25日於開遠市見面會等幾次記錄匯總,計701名】

一丶昆明市,177人

卜永福丶馬立葉丶萬金鎖丶萬鶴峯丶王中安丶王元慶丶王從皎丶王東方丶王建平丶王仕俊丶王懷春丶王居東丶王桐秋丶王經寰丶王澤森丶王翠霞丶王鏡如丶方萃丶方辛丶尹桂芳丶田吉收丶盧毅丶包哲軍丶孫梓川丶孫瓊英丶許再良丶許敬文丶許寰儒丶明桂華丶呂鰹丶呂志文丶江鳳丶江澤芬丶江朝進丶沙浮白丶洪秀明丶仲國昌丶劉珍丶劉鳳鳴丶劉善祥丶劉增羽丶劉芝蘭丶李芬丶李泓丶李瑛丶李中功丶李雲鵬丶李長興丶李體宗丶李應清丶李澤衡丶李素華丶李能智丶李培林丶李世蓮丶李耀全丶蘇紅經丶利瓦伊文丶吳藩丶吳德本丶吳明春丶吳宗海丶丶陳天華丶陳古今丶陳達士丶陳夢如丶陳紹舜丶陳紅映丶陳德明丶何浚丶何光漢丶何德富丶何任遠丶張路丶張萬年丶張天保丶張海波丶張由冉丶張學誠丶張作為丶張壽芳丶張紹祿丶張恆真丶張明容丶張遵頊丶張軼中丶張振華丶張振祥丶張祿生丶張瑞虎丶張鴻基丶張福元丶宋琪丶宋祈華丶閔竹丶陸承功丶陸全凱丶鄭廣漢丶楊其丶楊群丶楊一堂丶楊柏林丶楊伯誠丶楊春暉丶楊樹丶楊鐘縉丶楊夢駒丶和建勛丶林慈源丶林邨丶梅臺加丶金守芬丶余復英丶余潔心丶武培根丶趙大伍丶趙鳳仙丶趙玉娥丶趙漢科丶趙福運丶趙惠芬丶趙汝忠丶胡同增丶胡厚培丶胡國柱丶胡文華丶姜克丁丶賀國祺丶袁鏞丶唐容光丶顧鳳銓丶顧嘉丶席勵民丶柴林丶郭才虞丶郭兆華丶徐芝芳丶徐思琛丶高寧遠丶曹靄亭丶康瘦華丶黃美才丶肖介達丶龔澤丶謝克冰丶彭鼎甲丶傅存源丶傅國棟丶傅滋民丶舒自靜丶董世祿丶董克讓丶董粵生丶童少華丶程家明丶葛雲初丶曾群丶曾德騏丶蒲大貴丶滿中立丶熊長麟丶籃芒丶譚珪芬丶廖仁傑丶施爾格丶鐘明康丶凌碧珍丶金字芬丶蔣秀珍丶屠秋萍丶羅先齊丶羅家福丶常德宏丶彭文啟丶黎楚材丶鮑秉銓

二丶個舊市,81人                    

丁慶義丶丁建民丶王興珍丶王紹琪丶王晟明丶王培俊丶王德興丶王文正丶王望霖丶尹寶榮丶付德林丶白清祥丶馮懿丶龍壯圖丶令狐榮康丶孫華鵬丶孫自林丶湯繼忠丶吉浪濤丶劉文兆丶劉慶民丶劉宇清丶劉劍琴丶劉澄清丶李相東丶李斌
車漢章丶陳叢林丶陳啟文丶陳建芳丶陳金陵丶陳沼莊丶陳祖發丶瀋其榮丶瀋貴文丶何照明丶張大成丶張文虎丶張興發丶張承德丶張武之丶張祖庚丶張鑒秋丶張嚴丶張錕丶蘇澄丶蘇超丶蘇子光丶余國安丶周崇禮丶周永新丶湯繼忠丶楊力丶楊玉書丶楊運波丶楊尚超丶楊復興丶楊培德丶郎若一丶郭家源丶郭建藩丶姚廣義丶陶文敏丶徐思聰丶徐維祺丶高厚丶高魯丶崇君韶丶普家禧丶粟異銘丶蔣寶琨丶喻興丶傅德霖丶褚家績丶藍華丶時雨丶鄭求鑫丶鐘聯升丶韓明顯丶彭凱丶繆福元

三丶開遠市,81人

馬光榮丶馬凡丶馬燦丶馬文林丶馬懷林丶馬躍三丶馬連升丶萬德書丶王崗丶王錕丶王豪丶王邦和丶王志昌丶王國惠丶王夢德丶王忠福丶尹自文丶石惠瑄丶吳同良丶肖炳臣丶肖佑安丶白玉林丶白榮貴丶任海平丶包亞南丶仲國昌丶劉家媛丶劉純忠丶劉寶榮丶劉恩德丶李關根丶李大樁丶李仁麟丶李作階丶李知信丶李和芳丶李學文丶李洪昌丶李廷良丶李家源丶李家岺丶陳韻華丶陳忠祺丶陳英華丶何厚基丶張治申丶張朝德丶納玉峰丶宋迪民丶杜尹芬丶杜芳榮丶楊世谷丶周維丶鄭崇仁丶郭紹(金函)丶金漢文丶金寶昌丶羅紹武丶羅福丶單傑丶常泳東丶趙桂芳丶趙維光丶胡立品丶陶文敏丶姚孔亮丶唐自朋丶唐宗碧丶郭少函丶黃明鎮丶梁文才丶梁業書丶謝尚初丶董世修丶普忠科丶雷忠壽丶魏國岺丶施正元丶段文祥丶蔣維富丶熊爾康

四丶蒙自縣,40人

丁華生丶馬悌丶馬鐘瑞丶馬祥鵠丶王鎮干丶尹天道丶尹忠瑞丶毛增紅丶毛應魁
馮秉正丶馮鑒先丶李棪丶李翔丶李綠萍丶吳敏丶瀋呈祥丶瀋朝柱丶張華勛丶張宗煌丶張梅芬丶汪風丶楊顯川丶楊忠祥丶屈義源丶尚賓丶佴讓丶趙惠芬丶侯銑丶祖佐良丶高滋生丶唐忠義丶黃梅芳丶蔣世盼丶鮑秉銓丶觧傳寶丶孫強丶劉伯良丶段玉芳丶錢仲國丶鐘蓉華

五丶建水縣,124人

文家光丶丁汝德丶丁克明丶刀家福丶馬良群丶馬紹康丶馬俊光丶萬永福丶石少華丶王子凡丶王孔淵丶王錫光丶王德玉丶王朝興丶韋屏丶尹蔚增丶田慶升丶田啟昌丶龍廣雲丶白雲光丶白守光丶白章海丶孫寶興丶孫家昌丶朱雲寬丶朱家榮丶朱鳴岐丶朱紹奇丶汪子文丶冷正清丶肖琮丶羊紹康丶劉尼生丶劉輝丶劉正明丶劉洪炎丶李天麟丶李自新丶李茂生丶李康顏丶李增華丶李翠英丶李玉林丶李德恭丶李滿院丶吳學榮丶吳汝才丶吳培德丶瀋勤丶洪家珍丶何永波丶何春福丶何振武丶陳源丶陳汝威丶張運丶張紹德丶張紹經丶張家祥丶張繼正丶張繼光丶張福元丶張福貴丶張家清丶張振宇丶鄒永康丶鄒文明丶鄒開貴丶余有禮丶邰興奉丶邵興奉丶宋國鈞丶高映書丶杜俊民丶畬鳳翔丶周開貴丶楊永發丶楊正雲丶楊寶昌丶楊敏丶楊嘉根丶楊鼎新丶金旭光丶武信全丶趙世珍丶趙炳昌丶賀惠芳丶段元燦丶段應質丶錢英華丶錢永霖丶錢明昌丶倪丕忠丶郭興周丶郭彥昌丶郭靖丶郭錫祥丶曹宏業丶曹家良丶章金元丶常德興丶黃克寬丶梁慶元丶梁家有丶梁崇功丶梁五傑丶蔣世喜丶蔣思泰丶謝紹忠丶普國成丶普澤興丶普紹榮丶普有鳳丶楚治廣丶蒲連發丶熊發忠丶廖明丶薛各方丶薛得目丶蘇家元丶房建釗丶鐘家貴丶倪保祥丶蔡春茂

六丶石屏縣,28人

萬義冠丶王建統丶王璽廷丶盧寶昌丶全喬官丶阮鴻元丶劉紅丶李琨丶李光根丶李兆祺丶陳正中丶何光珍丶何宗胤丶何學啟丶張子銀丶杜炳仁丶邱錫鵬丶鄭傑丶周傳勤丶楊碧清丶林山丶武治中丶賀躍西丶彭文光丶曾定華丶翟玉祥丶戴建丶胡俊澤

七丶彌勒縣,102人

文宗碧丶龍介仁丶馬聰丶馬雲鶴丶馬慶星丶馬志民丶馬天柱丶萬仕禎丶孔憲章丶葉盛光丶朱殿雲丶樂孝武丶平江丶左國祥丶劉春丶劉世珍丶劉再起丶劉純悌丶劉崇禮丶劉崇德丶劉世中丶劉武義丶師憲章丶李強丶李文輝丶李汝林丶李洪昌丶李伯誠丶李國亮丶李運禹丶李朝民丶李洪才丶李炳文丶李鳳岐丶代克昭丶代寬昭丶吳子光丶吳昌春丶吳夢麒丶陳天才丶陳立志丶陳啟明丶陳開武丶瀋俊丶瀋啟芝丶何政丶何岐山丶張玉祥丶張成棟丶張純真丶畬志浩丶江文進丶汪作林丶宋德祁丶周鳳亭丶周家榮丶周銘興丶楊月秋丶楊玉坤丶楊正余丶楊建懷丶楊其昌丶楊章榮丶楊敦芳丶楊增潤丶範寶安丶趙瓊丶丶羅管丶羅瑗丶羅章丶姜子雲丶金□□(彌勒供銷社)丶普桂仙丶段昌遠丶段樹林丶姚豫莊丶侯宗培丶郭昌貴丶黃正鍔丶黃偉丶黃祖蔭丶肖鵬丶梁林丶梁維忠丶韓渭忠丶賴應存丶竇紹明丶蔡光躍丶潘文才丶魏慎之丶湯仁龍丶湯仁林丶沐靜安丶楊本音丶楊洪恩丶陸光榮丶趙一彪丶宗秉衡丶唐瑛丶唐萬華丶殷志忠丶徐文煥

八丶瀘西縣,25人

文富龍丶萬發光丶王之俊丶王迭雲丶田世明丶劉國棟丶李元勛丶李國慶丶李紹顏丶李家敏丶李興華丶陳憲武丶瀋迎春丶張忠雲丶張曼月丶張德清丶楊慧丶林榮成丶
段興文丶段永芳丶陶國俊丶秦醒民丶繆開仕丶徐嘉良丶柴林

九丶河口縣,8人

王一心丶陳傑志丶蘇瑛丶周毅丶楊志華丶楊鴻生丶梁天傳丶董蒼

十丶屏邊縣,5人

馬伯榮丶萬聰麟丶孫濱丶鄭德全丶裴仲

十一丶元陽縣,2人

李孟華丶郭家源

十二丶紅河,2人

王正堂丶彭壽鵾

十三丶廣西省,1人

吉正明

十四丶四川省,4人

劉坪丶鄒澤林丶邱傳壽丶朱祥亨

十五丶河南省,2人

吳清卓丶張正祥

十六丶重慶市,2人

陳賢林丶廖德芳

十七丶江蘇省,1人

汪作民

十八丶吉林省,2人

楊忠權丶駱筠英

十九丶上海市,2人

武仕達丶劉訓勤

二十,山東省,1人

曾永康

二十一丶其它死者,5人

肖滌塵(死於癌症)
馮自培(死於癌症)
王兆麟(死於癌症)
李標(死於上吊自殺)
王萬林(死因不明)

二十二丶失蹤2人

阮大強丶孟慶仁

二十三丶地址不明4人

安國龍丶劉植忠丶梁昭丶楊麟

来源:觀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