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寧為宇宙閑吟客第四章(圖)

2008-06-21 22:49 作者: 弗羈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孟馨相信,一個健全的人格必須建立在誠實之上。

  道家追求「真人」的境界,佛家要人「見真性」,基督更要求人們:「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就是出於那惡者。」(惡者:指撒旦惡魔)

因此西方社會才把說謊的人看作是「魔鬼的代言人」。

  西諺說「誠實為上策」,因為說謊必須打草稿,否則自己會因為忘記曾經說過的謊言而自打嘴巴。誠實是減少頭腦負擔的最好方法,不必為那些毫無營養的謊言而費神。

  人與人之間一直存在一個重大的問題,人類必須透過交談來瞭解彼此。但語言文字的溝通能力卻極為有限,而且人們習慣用千百種藉口當理由,就是不肯說真話,於是千古以來沒有人曾經真正瞭解過另外一個人。

  有極少數的人擁有讀心的能力,但是一萬個人裡面也找不到一個具有讀心的能力的人,所以人們彼此安然地說著謊言。

說著說著,不但連自己都相信了這些謊話,甚至失去了辨別謊言的能力。

結果,人類連瞭解自己也做不到。

  世界上所有的傾軋丶誤解丶仇視與敵對,解決的起點很清楚,那就是每個人都必須:說─真─話。

  但人類社會經過數千年形成的習慣,使得謊言變得那麽隱蔽,以至於人們連在夢境中都能自在地說著謊言。

  做為一個腦神經科醫生,孟馨同意某些研究報告的意見,認為人們必須重新透過學習,才能學會說真話並停止說謊。

時下許多人想藉由「禪修」丶「靜坐」丶「瑜珈」丶「靜心」等各種方式,追求心靈的平靜與和諧的生命,但是如果認不得什麽是真話,什麽是謊言,那麽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費。

因為靜觀己心就像是在照鏡子,你出示的是假的,反射的就是假象。

  不過她眼前的這個男人不一樣,上天給立剛一個重生的機會,孟馨希望他能在真實面前站穩第一步丶打好一個地基,否則之後繼續往上疊起的每一塊磚,將會在不久的未來快速崩塌。而她,不喜歡做虛功。

  「在開始之前,我們必須先做一個約定,那就是永遠說真話。」這是復健開始的第一天的下午,孟馨對立剛所說的第一句話。「所有團隊醫生問你的一切問題,你都必須說真話。」

  「我不會說謊。」立剛以一種緩慢的調子說話,每個字都像是深思熟慮過後的菁華。他清澄的眼睛看著孟馨,她矮他十幾公分,一頭微卷的短髮,醫師袍下面是一件連身洋裝。剪裁簡單,是深藍色赫本式的直腰洋裝。

  「我的意思是這樣的,」她指著醫院門前的一排階梯。「如果我們現在站的位置是真話,而最下面一階是謊話,那這些中間的階梯呢?」孟馨刻意放慢說話的速度,符合他現在的拍子。

  「不是真話也不是假話。」立剛以一樣的速度回答。

  很好,孟馨很滿意立剛的思考能力不僅是二分法的是與非,還有三分法「非A亦非B」的概念。這件事必須記上一筆,也許不久之後他們還可以推進到五分法與六分法。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我們的約定是這樣,除了真話以外,其它的階梯都是『非真話』,所有的『非真話』都要先當成謊話來看待。」孟馨直視他的眼睛,確定他瞭解自己的話意。

  許多謊言都被種種藉口所包裹,這就是人類無法說真話,而且經常意識不到自己在說謊話的原因。那些「藉口」,都帶著不同程度的謊言,讓人難以辨認。

  孟馨一邊和立剛說著話,一邊和他散步在華盛頓的街道上。

  「說真話是最簡單的事,只要直視著討論的那件物品或觀念,樹是樹,花是花,不知道是不知道,做了是做了,吃了是吃了。相反的『非真話』卻是複雜的,麻煩的,傷腦筋的,浪費時間的。我們不做那些浪費時間的事情。」孟馨緩慢但很有節奏地說著。

  立剛點頭表示瞭解,這位醫生要的是一種純粹的東西。「我只會說真話,但對於不願意回答的問題,可不可以不回答?」

之前住院檢查的過程,立剛已經被某些重複的問題攪得很惱怒了。

  「你當然保有回答或不回答的權利,這是無庸置疑的。我願意為一些重複以及幼稚的問題向你道歉。」

孟馨很清楚這些天來他被不同的醫生重複問了多少次:你叫什麽名字?你幾歲?你認得這個字嗎?一加一等於多少?這一類標準治療流程的初始問題。

  孟馨立即決定回醫院以後要重新檢視所有的資料,去除掉不同的醫師之間不必要的重複。

「但每個醫生都必須完全清楚你的情況,才能做出最正確的判斷,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回答醫生提出來的每一個問題。不過,除了醫生以外的人,你還是可以自由決定是否要回答任何一個問題。」

  「可是醫生們有一些問題讓我覺得不舒服。」立剛的態度突然有些不自在。

  「我瞭解。」孟馨這才知道有些醫生的進度很快,第一天就討論到這個層面。大概是那種制式的問卷調查吧!

  立剛是個成年人,不論他現在的智力如何,他擁有一個成年人的身體,這是不爭的事實。米勒負責他的藥物,必然要瞭解這些藥物對他的身體的影響。

可是現在藏在這副軀體下的,是個如孩童般的心靈,以及某些不連貫的記憶,難怪他會覺得困惑且排斥。

  「記得我們剛才的約定要講真話嗎?」孟馨看著他那張英俊得過火的臉。

他有一個寬闊的印堂,二道劍眉,以及一雙真誠而溫暖的眼睛,配上高挺的鼻樑,深長的人中,使得他很容易吸引男男女女的眼光。有這樣一張臉的人,一生難以平凡。

  立剛點點頭。

  「有就說有,沒有就說沒有,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講真話不必害羞,也沒有什麽可以害羞。」孟馨耐心地重複著。

  立剛又點點頭。為什麽會對某些話題感到尷尬,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他現在的腦子太亂,思緒不太連貫,無法在幾個抽象問題之間自由的跳躍。

現在聽到她這樣解釋「真話」,只要一次處理一件事情,是什麽就是什麽,不必去處理除此之外的任何衍生念頭,讓他有卸下重負,重新學說話的感覺。

  孟馨停止說話,讓剛才的對話在他心中沉澱。

只有自己領悟而來的知識,才是真正的知識,其它稱為「知識」的東西,則只是別人的經驗甚至是垃圾,因為對你毫無益處。

她不想以灌輸的方式,強行給他一些觀念。她希望由他自己來認識這些事情,做下自己的選擇。他們漫步到林肯紀念堂前面的水池,二人隨意在草皮上坐下來。

孟馨看著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她相信大部分的人不分男女都會很願意一直看著他,因為他的五官很協調,眼神很清澈,渾身沒有一絲邪氣。

  身為立剛的醫師,孟馨曾徹底檢查過他的頭部。現在他濃密的頭髮遮住了幾道腦部手術後的疤痕。子彈是從後腦射入,但未射穿,如果射穿,這張俊顔將會慘不忍睹。從X光片可以清楚看到……

  立剛那英俊的臉孔,常讓透過螢光幕或相片認識他的民衆忽略了他的體格,除非你有機會跟他面對面。像剛才,她和立剛一起走到林肯紀念堂的路上,孟馨就無法不注意他那高大勻稱的身材。難怪立剛以前被稱為「媒體的寵兒」。

  「為什麽一直看著我?」立剛問孟馨。

  「我在想你的槍傷,還有,你長得很好看。」孟馨嫣然一笑。既然要求立剛說真話,也必須向他說真話。

  「妳長得也很好看,尤其是妳的眼睛。」立剛伸手輕觸她帶著笑意的眼角。

這個動作很突然,但孟馨沒有閃躲,因為她很清楚立剛的動機純淨而無其它的雜質。

  孟馨再給他一個友善的微笑。「你看,這是林肯紀念堂。」

她指著前方的列柱式建築,裡面有一個巨大的林肯雕像。「他是受槍傷而亡的。」

  「我知道。」立剛也看向紀念堂的方向。

  「世界上曾經有許多領袖,但被槍殺的,都被人類記憶良久。例如甘地丶金恩丶肯尼迪。」她拉回視線看著立剛。「這些人在槍下沒有第二次機會,但你卻獲得第二次機會。」

  「有人告訴我這是緣分與責任未了。」他眼神迷離。「但我現在必須靠人照顧,必須重新學習。」「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潘立剛。」一年多來,他和自己的肢體與語言能力掙扎,自尊心幾乎被踏平了。

  「以前那個潘立剛很開心嗎?你想再回去相同的生活裡嗎?」孟馨問著這個到處受歡迎的政界金童。

  立剛搖搖頭,露出一個純樸的笑容。「我的困擾是身體上的問題,還有說話的問題。」他抓抓右手掌再摔摔手臂。「我說話的速度和反應都變慢了,大部分的時候,我不知道該說什麽。」他停下來想了想。

  「所有認識以前那個潘立剛的人,都喜歡用一種同情的還有厭惡的眼神看著我。」立剛直視著孟馨的眼睛。「我不喜歡這些眼光,我也不喜歡以前的生活。」

  「但是現在很好。」笑意突然染上立剛的臉。「妳的眼睛很好,裡面沒有同情。」

  孟馨很快就體會到立剛的魅力是天生帶來的。即使在人生最低潮的這一刻,他還能擁有這樣純真的笑。這種個人魅力,是一種天賦,是一種人格特質,不是人人都有,也不是暴力可以輕易剝奪。

  「你對槍傷你的人有什麽想法?生氣嗎?恨他嗎?」孟馨想瞭解他的感受。

  立剛搖搖頭。「那是意外。他只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

  「也許有一天你甚至會感謝那一天的意外?」孟馨以一種平淡的態度看著他。

  立剛聳聳肩。「誰知道呢?」

一年多來,他放棄了那種事事計畫的生活態度,學會了只看眼前丶努力只看今天這一天。這種態度使他獲得平靜。有計畫很好,但是被計畫綁住了就很傻。

  是啊!孟馨同意,誰知道將來會怎樣呢?即使是全能的耶和華也要看著猶太人的態度,一再修正與猶太人的契約。

  孟馨從立剛身上看到了一種特殊的潛能,她知道自己將會傾全力幫他。低頭看看時間,該回去了。一個小時很快就溜走了。今天就這樣吧!他已經打下了誠實的地基。其它的,她還有三百多天可以一件件處理。

来源:看中國首發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