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寧為宇宙閑吟客第十章

2008-06-30 21:28 作者: 弗羈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立剛的治療進入規律期,腦部斷層掃瞄顯示他在面對不同的刺激時,原本屬於左腦控制的功能,有被右腦其它區塊取代的現象。為了加強與加速他腦功能的重建,孟馨要求立剛開始記錄他每晚的夢境,並且試圖在夢中「醒過來」,讓自己知道自己正在做夢,進而超脫出夢境。

  「在床邊擺上紙筆,一醒來就把剛才的夢境記錄下來。切記,不要設定鬧鐘,盡量讓生物時鐘喚醒你。最好的做法是睡前把窗簾拉開,但室內不要開燈。陽光是最好的鬧鐘,它會緩慢的讓你甦醒而不是突然發出巨大的聲響,把你剛才的夢境自你腦中驅離。」孟馨教立剛如何安排好睡眠環境。

  「為什麼要記錄這些夢?」立剛問道。要對他進行佛洛伊德《夢的解析》?

    「我們的目的不是去分析這些夢的內容,也不是去解釋這些夢境的意義,而是加速回覆你的腦部功能。」孟馨對立剛解釋了人在睡眠狀態下大腦皮層與腦部其它部位的作用。

  「人的大腦有一部分細胞在醒著的時候不工作,只有在人睡著的時候,這部分細胞才開始活動。讓你記錄夢境的原因是,當你對夢境越有警覺時,這部分細胞就會越有表現的機會,我們希望這樣可以連帶的刺激你大腦沒有被利用與使用的那一大部分,剩下的就要看大自然的造化了。」

換句話說,就是讓他晚上睡眠的時間也能夠進行復健。

  「要怎麼樣才能控制夢境?」這個話題引起立剛強烈的好奇。

  「我自己也嘗試過。首先得做到在夢中有意識的知道自己正在做夢──換言之就是努力做一個『清明夢』。我把這種狀態定義為『在夢中醒過來』。」孟馨解釋。

  孟馨順順頭髮。「剛開始,我一直做不到;後來慢慢有幾次成功了,卻在告訴自己說『你正在做夢』時,馬上醒了過來,真的清醒了過來。但是經過幾天不停止的努力練習,最後終於可以做到有警覺卻仍然停留在夢境裡。」

  「這樣就可以控制夢境了嗎?」立剛覺得這個話題聽起來很有趣,不但白天有人間的事情可以玩,晚上還有另一個世界可以玩。

畢竟睡眠時間佔了人生的大半,如果可以在夢境中有不同的人生,何樂而不為?

  孟馨笑著搖頭。「也不是真的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但是舉例來說,夢到被凶猛的動物追趕,逃得手腳發軟,這時候突然警覺到:我是在做夢!然後勇敢的轉過身來,那只凶猛的野獸也許立即變成一隻小花貓。可怕的夢境也能夠轉變成愉快的夢。所以有一些心理治療師,利用這個方法來治癒被噩夢困擾的病人。」

  立剛挺直身體。「我已經迫不急待的想要回去躺下來開始做夢了,聽起來做夢也成了我的功課,而且是一項受歡迎的功課。」躺著睡覺就行了。

  孟馨看著他想了想又接著補充。「藏傳佛教的確把這樣的做夢方式當成修行的功課之一,叫做《夢行瑜珈》。印度則把清明夢的練習叫做《目睹夢》。二種修行都是藉著操控夢,以達到與光融合丶完全活在當下,以及在夢中練習其它形式的禪修。」

  她怕他不信又接著說:「事實上佛洛伊德《夢的解析》裡面有一個夢的記載,據信是佛洛伊德自己的夢,裡面記述作者發現自己與另一位女性在一起,他雖然有聯想,卻清明地做夢,拒絕占夢中女性的便宜。這種清楚的選擇,正是修行人必須做到的境界之一,清醒與睡夢中,都不犯色戒。」

  「也就是說連賈寶玉夢中會仙女的事都不能做。」立剛很自然地接受了。「如果一個人在清醒的時候與睡著的時候都一樣是清楚而自主,這樣算不算是佛教所說的『開悟』呢?」

  「即使不是也是個開端吧!至少入了門,得窺堂奧了。」孟馨點點頭。

  「你聽過《黃粱一夢》的故事嗎?」

她看他猶豫地皺眉,知道他又産生抓不到記憶的困惑,於是接著說。「在有名的唐人傳奇小說《枕中記》,有一個人叫做盧生,他客居在旅店裡,借了一個道士的瓷枕小睡片刻,突然就回到家裡,數月後迎娶了一位名門淑媛,再過一年金榜題名登進士第,此後平步青雲,歷任文武官職,在宦海浮瀋了五十幾年。結果等到大夢醒來,旅店主人的一鍋黃粱都還沒煮熟。」

  「夢中的世界有可能是另一個真實世界嗎?」立剛問。

  「至少根據醫學研究,有許多清明夢被記錄下來,有些後來應驗了,是一種預言的夢;有些則幫人找到遺失的物品,或提供某些事件重要的線索。所以,夢境的世界總是被人期待的。」她看過許多這方面的研究報告。

    已經有一些物理學家試圖證實「平行世界」的存在。黃粱一夢或許不是夢,而是盧生在另一個世界的真實一生。

  「至於你,根據腦電圖的測試,人腦在做夢時的活動是相當強烈的,我們能夠從做夢時測到快速的丶紊亂的腦電波,其強度有時會超過覺醒時的強度。所以對你來說,做夢不僅是一種對另一個世界的期待,更是鍛練腦功能的一種明確需要。」所以這是對立剛極有利的練習。

  「我一定會嘗試。」立剛點點頭。「這個週末來家裡吧!Leo對你說的那個鋼琴與宇宙的結構很有興趣。」

  「只能星期天。週末我要去接一位朋友的朋友,她是你同校的學妹喲,二年的MBA課程,要借住在我家。」

    上星期孟馨突然接到以前的老同學邵玥的電話。雖然她已經習慣一個人的生活,並不想加個室友進來,但邵玥一再拜託,說這一位龔茵莉小姐是她的准大嫂,一定要幫她照顧好……那就看看吧!如果真的相處不來,再做相處不來的打算。

  「這樣吧!如果她願意,也一起邀她來家裡吧,四個人還可以打橋牌哩!」立剛說。

  結果茵莉推辭了立剛的邀請,星期天只有孟馨赴約。

  「有一個《第四道》大師叫做葛吉夫,他是個很冷酷的老師。」紹梁在看過孟馨給立剛的幾本書之後,做了這樣的評論。「他把人當做機器,認為人必須先跳出機器的狀態,才能再講其它的可能性;乍看之下實在叫人難以忍受。」

  「不僅如此,他說不是每個人都有靈魂,人必須學習才能說實話,還把高掛在天上的那個月亮,用數學及物理的理論證明為吸食亡靈的地獄,這也很殺風景。」孟馨附和著。「但你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對不對!?」

  「為什麼我以前會錯過這個系統的書呢?」紹梁覺得不解。「這是一百年前的創論,上個世紀的三0年代據說還在美國造成過風潮,但卻拖到現在才有中譯本。如果沒有中譯本,我們也根本沒有機會看到絕版的英文本。」他特別去圖書館裡把書挖了出來,幸好這裡是華府,國會圖書館裡什麼都有。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最近有許多電影,像基努利瓦伊的駭客系列丶MIB裡面的外星人與宇宙結構丶魔戒裡的人丶仙與魔,好像都湊到一起來講清人生的真相。」她眨著閃亮眼睛說著。

  「妳也這麼認為嗎?駭客系列像是在討論佛教裡的《中陰身》狀態,又或者是Levin正在練習的清明夢,要在兩個世界裡同時解救世界末日的危機;至於MIB則把銀河系掛在貓咪的頸子上,應驗了佛陀說的一粒沙裡有三千大千世界;魔戒則讓人在慾望與道德中間掙扎,並且讓天界丶人界的生靈共同對抗魔界的生命,展現末世到來時,三界內決定人類未來命運的,將是善良與勇氣。」

Leo看著這個絕頂聰明而又美麗多嬌的女醫生。

  「妳能不能解釋鋼琴的事?」立剛閱讀速度仍然趕不上過去,所以在葛吉夫令人頭痛的體系裡面,還沒有爬到宇宙的律則的部分。

  「葛吉夫認為人要瞭解自己,必須同時對人本身以及世界進行研究。據他的觀察,統治世界的基本律則非常少,其中一個律則就是八度音階律則。要瞭解這個律則,我們必須把宇宙看成由振動所組成。這些振動充斥在構成宇宙的各式各丶不同層次丶密度的物質當中,互相穿梭丶撞擊丶強化以及阻礙彼此。」她走到鋼琴旁邊,隨手彈出一串悠揚的音符。

  「在上古時期就有人發現了這個宇宙律則,並且記錄了下來。到了近世,鋼琴的發明就是根據這個律則的振動頻律來設計,人們再據此創作了許多震動人心的悠美樂章,可是這個些音符其實隱藏著宇宙的秘密。」她的手指快速地彈了一段從低到高的音符。

  「衆所周知,現在的鋼琴上排為黑鍵,下排為白鍵,上排的黑鍵是半音,下排的白鍵是全音。可是為什麼是五個黑鍵配上七個白鍵呢?而mi/fa之間與si/do之間卻沒有黑色的半音鍵?」她按下兩組雙白鍵。

  「我們可能會回答說:鋼琴本來就是這樣。其實不是,這中間缺的鍵是一個自然界的真實現象。」

  孟馨先解釋了宇宙是由震動頻率組成的理論。「一個震動頻率從do開始向上爬升,因為有二個半音的黑鍵補充,所以頻率不減可以直達mi,如果從fa出發,因為有三個黑色半音階,頻率不減可以直達si。」

「可是因為mi/fa之間與si/do之間沒有黑色的半音鍵補充,這就造成了二次的減弱,少了兩個音階,也就形成了兩個斷層。」

  「換句話說,因為這兩個斷層,原本在宇宙中向前走的直線,一再的發生轉彎,每走完一個八度,就要轉兩個折,這說明瞭為什麼自然界裡沒有直線存在,為什麼我們計畫做一件事,但最後這件事情的結果卻與原先的方向正好相反,或者重新回到了原點,形成了一個圓。」她的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圓。

  孟馨接著把這個原理套用在人類生活上。「人類有很多活動都是這樣。在文學丶科學丶藝術丶哲學丶宗教丶婚姻以及社會和政治生活裡,我們都可以清楚的觀察到,力量的前進路線是如何偏離原先的方向,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正好反其道而行,卻仍然保有原先的名義。」

  「最常見的就是,以愛為名的婚姻,兩個人攜手向前走,走著走著,卻和最初的目標不同了,甚至反其道而行,恨起彼此來了,但卻還保有婚姻的名義。」孟馨搖搖頭。

  「原來全世界夫妻失和都是鋼琴的錯!」紹梁故意喃喃自語。

  「呿!我知道這個宇宙律則不容易懂!不過不懂也沒關係,一樣能繼續活下去!」孟馨故意嘲諷地向紹梁揮揮手。

她對Leo總是可以隨興地開玩笑,但對立剛卻總是用心謹慎,孟馨自己也不懂為什麼。

  「完全沒有改變或跳脫出這種規律的可能嗎?」立剛兩手滑過音階。

  「必須時時保持清醒,當到達斷層時,必須加上一道足夠的力量,把偏離的方向歸正,每次遇到斷層都要這樣做,否則只會得到符合宇宙律則的結果。」

但對於人類是否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改變這個律則,孟馨是悲觀的,因為人難以維持長期的丶真正的清醒。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