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鐘專欄】男足、奧運與中國改革(圖)

2008-08-20 22:47 作者: 警鐘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備戰奧運的前3個月,國家體育總局給國奧隊提出的具體目標是:"不丟人,不添亂,不抹黑", 現在看來,連這樣的要求對國奧隊來說竟然還是過高了......

北京時間8月10日晚,在瀋陽奧體中心舉行的中國隊與比利時隊的比賽中,比利時隊5號波科尼奧利被中國隊2號譚望嵩惡意踢中下體,波科尼奧利被擔架抬下場後下體出血。

男足6大恥辱鏡頭

根據比利時媒體的報導,中國-比利時比賽之後剛剛從瀋陽奧體中心歸來的兩名比利時醫生對新聞媒體說,他們將以"故意傷害罪"向比利時法院起訴中國國奧隊隊員譚望嵩。起訴內容不僅包括傷害行為給波科尼奧利帶來的痛苦,還包括由於譚望嵩的惡劣行徑,導致奧運會精神遭到破壞的情況。

沒想到做為"和諧"京奧的副產品,卻是比國球員的人生惡夢和因體育道德而起的國際官司,也再次用事實"完美"體現了中國男足的形象和人格"魅力"。

男足在國人眼中,長期以來是不爭氣的孩子,對其正面出彩本無任何期待,輸球當在意料之中。但他們這次除了在球技上表現不佳,更連三個月前設定的最低標準也沒保住,還給人一種"窮凶極惡"的破落戶感覺。贏不起,更輸不起,無技又無德,失球又失人。

有建議"讓男足隊員到少林寺或農村去鍛練",確實,這些人缺乏在艱苦環境的經歷,自以為是,不是以成績為榮而是以現有待遇為尊。想來不怪他們,在這種心態和體制之下有所越位,本屬正常。

優秀的競技員,應該是從民間廣泛選撥,層層把關,才可能聚攏德才兼備的頂尖人才。但受中國畸形制度影響,加上體育商業化和腐敗的無處不在,使進入的往往是一夥有一定政治資源的紈絝子弟和市井混混,球技有能達到高俅高太尉的業餘水平者也未可知,但卻具備了不亞於高太尉的政治手腕。

當競技運動變成為民族主義而戰的政治工具時,加上制度本身的腐化,這個工具的官僚化也就成為必然。

中國男足就是一盤散沙,是因為其主管機構-管方足協沒有體現出絲毫的凝聚力,官僚作風似乎隨處可見,"那永遠的蒙娜麗莎般的微笑簡直沒有人性"。

從當初與各參賽項目同樣定位於"為國爭光"的"國家高度"如中國股市般下滑到"平安是福",真有點是在祈求街頭混混"給點面子"式的無奈。這種"折扣"行為與主辦國將"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打折成"平安奧運"的主色調是一脈相承的,也正好與國家整體道德素質的下降同步。某種意義上說,這種定位的不斷下調,是對奧運精神的一種玷污,也是奧運走向墮落和式微的體現。

政治化和商定化的結果,是競技員們在方方面面不再僅僅以"參與"為榮,而是時時想著以"出人頭地"得獎牌為要,如此下來就是違禁藥物的屢禁不止,人員年紀的虛報甚至奧運全程做假等種種劣跡的不絕於耳。

有人說男足也是一支了不起的球隊,就像是說中國也是一個偉大的民族一樣,看看此次賽事中的觀眾不顧賽場規則而我行我素大喊大叫的種種道行表演就會明白。雖然有人說這是國人的熱情好客,但當所謂的好客不經意間變成實質上的"主大欺客"時,就是霸道。

男足、奧運、中國改革,是擺在人們面前的現實難題。

中國男足與國家命運,在冥冥之中必有一定的前緣相系,非常巧合且必然地與國家現狀完美呼應,不知是國情催生了國足,還是國足推動了國情?

我認為二者是一種相輔相承的主次關係,大環境影響小氣候,小氣候再造大環境,這也是中國的社會生態。

所以男足的因果也是中國的因果,男足的命運也是中國的命運。不同者,男足上有主人,有操盤之便,動作小而易;而中國者上無封頂,無威懾之能,動作大而難。

中國的政治體征是腐化至髓,殘喘亦是勉為其難。男足病入膏肓,唯一的解救之法,不是規勸調養,而應是徹底打爛從頭再來。

奧運生命體征已達濫熟,其未來不應是慣性的延續,而是另尋突破之後的重生。

一個濫熟墮落的機制,它毀掉了多少人也就最終會被多少人所毀掉,這是無人能出的歷史定律,男足、中國、奧運依然。

珍愛生命,遠離國足;自我救贖,重塑奧運;放眼世界,再造中國。

2008.8.17.

看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