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羽良專欄】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圖)

2008-09-19 20:39 作者: 張羽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若說今日三界眾生原為天上神佛,因大因緣入此紅塵而迷惑本性,或要被笑為痴人狂語!但釋迦佛曾言,眾生皆有佛性亦皆有魔性。吾輩生而 為人,在光陰逆旅中做百年過客,若只任此臭皮囊在飽食間脹大,任一頭華髮在勞心名利中染白,卻從不深思生命之真諦與本來面目,那滾滾慾望紅塵將更放大自私 的魔性,讓身心受自己所造之業力纏擾而苦不堪言。

【張羽良專欄】福禍無門惟人自召
  《了凡四訓》在改過之法中提到,有的心思封閉丶精神昏沉,所交付的事情轉身就忘記;有的雖然沒有什麽可以煩惱的事,卻常現出一副煩惱相;有的遇到品德高尚的人,卻顯出難為情丶見不得人的樣子,提不起精神;有的聽到聖賢之道,心裏卻不歡喜;有的在佈施恩惠給別人時,反而招致對方的埋怨;有的夜裡夢見一些顛顛倒倒的惡夢,甚至經常語無倫次,失去了正常的模樣。這些都是因為過去造作罪孽,所應現出來的表徵。


人熟無過,若能知過立改舍棄過去不好的思想行為,必能扭轉自己命運的業報,重辟嶄新而正確的人生大道。天道果報之巧與妙非常人所能窺知,當今之世道德沉淪,尤以淫與殺最是業力深重,中國古籍中有許多講述淫與殺的果報之事,足以發人深醒並引為借鏡,底下即舉二則述之。

益友巧安排淫禍幸得免


明崇禎年間,儒生曹稚韜與隔鄰少婦暗通款曲。曹的同窗曾勸他:好男兒志在四方,不要縱情女色壞了自己的名聲與前程。無奈鄰婦冶艷淫蕩,曹稚韜於女色愛慾關頭不能徹底看破,因而愈陷愈深;然而,終究紙包不住火,日久之後,鄰婦之夫時有所聞,遂暗下決心:必定逮個正著而後殺之!

某日丈夫謊騙妻子說:我明天要遠行,五丶六天後才能回來。鄰婦信以為真,又與稚韜暗通約會時間。這一天剛好是稚韜的同窗約好一同討論課業的日子,稚韜的幾位摯友一早就來邀他一起出門,稚韜藉故不去,好友知道他老毛病又犯了,故意激他不要「重色輕友」,幾個人強拉著他出門到聚會的地方。

稚韜又急又窘,本想草草寫了幾篇文章就開溜,但好友們以「言而無信謂之賊」來約束他。稚韜無奈,只得留下。夜飲之際,大家又藉著各種理由猛向他敬酒直到把他灌醉後,才送他回去。

鄰婦左等右等,又不時到門口張望;此時,恰好被村中的無賴看見。無賴本來就知道這婦人素行不端,看她進進出出,又倚門而望,一定在期盼幽會之人,於是,就上前搭訕丶挑撥引誘,這婦人居然也未拒絕。這些經過都被潛藏於暗處的丈夫看見,立即上前用斧頭砍了二人。

次日稚韜酒醒之後,聽人議論昨晚凶殺事情,嚇得心驚膽戰;心想,命喪斧下的差一點是他自己!多虧好朋友們用心良苦。自己實在應該懸崖勒馬,及時回頭,以免被慾火焚身,死狀悲慘。於是邀集同窗好友作證,在諸神前立誓盟志:發願今後為善,彌補前過,勤作省察,決不再犯淫惡。後來稚韜果然操持嚴謹,誠意正心;幾年之後中進士。從此更是力行眾善。

欲了冤仇數世相隨


清朝康熙年間,浙江省嘉善縣有一位姓支的生員,一日對其友顧生言:我最近心神恍惚,總覺得有人老跟著我;夜晚夢多,夢中總是被人追趕。沒多久,支生就病了,病中狂語不休。顧生將此事告訴方外友人西蓮僧,西蓮僧去看時,支生說:我姓洪名洙,是明初姚將軍的副將。主將見我妻甚美就起邪心,叫我領兵去打一場惡戰,陷我於死地,最後全軍覆沒。我死後,他果然逼我妻從他,我妻貞節,自縊而亡。

當時我就要報仇,但他在朝中是個仗義直言的人,又因為人耿介,被奸臣所害,反使我沒有直接報仇的機會;第二世,他出家為僧,精進不懈,也使我無法下手;第三世他是宰相,勤政愛民,有福祿諸神守護著他,我根本不能靠近;第四世他是戒行僧,第五世是富而好施丶濟貧行善的貴人。他多世的修福修德,這一生本該金榜有名;但他今生再犯淫行,又因爭風吃醋,害死四個人,命中注定的功名已被削盡,我才有機會報仇。如今我將討還這筆債!勾其魂而亂之,令他頭腦不清丶心神不寧,瘋瘋顛顛。

西蓮僧勸他: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尋仇多世,也漂泊了多世,該看透這世間事都如過眼雲煙;你也該知道妻兒譬如水上浮萍,林中宿鳥,因緣聚則合,因緣盡則離;幾世前你的親眷,現在他們又在哪裡呢?你看了這幾世,不就是鏡中花,水中月嗎?

經過西蓮僧的勸解,洪洙幡然了悟,放棄了報仇的初衷。一週後,支生的病痊癒了。但是過了幾天,支生再度神智異常,此時洪洙再度借支生之口,向西蓮僧說:我承佛力超生,已化前怨;但此人因爭奪女色,以致被害的四個人不願饒他,我恐怕師父以為我背信,特來相報。不久,支生病重,自咬舌頭,仆地痙攣而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