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鐘專欄】小心政治狂人查韋斯們的專制陰謀

2008-09-30 21:51 作者: 警鐘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十年。凡是能在人類歷史長河中興風做浪者,不是功臣,便是罪人。不論是民主共和還是獨裁專制,英雄、罪人間或湧現都是一種正常的社會現象。

經過民主與專制的世紀對決,在世人越來越鍾情於民主和理性,越來越寄託於法制和科學的後集權主義時代,多數國家選擇民主拋棄了專制,走向了現代政治文明,而暴虐且邪惡的專制幽靈多數已成昨日黃花,剩下的幾家也自顧不睱。從傳統的"蘇東集團"到"亞非拉民族解放陣線",從倒臺的薩達姆到奄奄一息的金正日,無不如此。

但專制主義的陰魂一直還在四處遊蕩經久不散,尋找可以委身寄附的巢穴。在美國的後院--中美洲的委內瑞拉,就出現了一位靠民選上臺,但一直不太安定的風雲人物,一個潛在的獨裁者--政治狂人查韋斯。

查韋斯橫空出世,已經引起其國人的足夠警覺和世人的普遍關注。這個本不起眼的生猛之君,一段時間以來的種種狂妄表演讓他和他的國家名聲大噪,但給人留下的卻是一個不為人恥的惡名和跳梁小丑的形象。這個靠出賣資源為生的油國之主,沒有如阿拉伯國家那樣的默默無聞,而是擁財自負,大有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獨行其道,自成一家的霸氣。

小查眼見鄰國玻黎維亞與美國交惡,似有唇亡齒寒之憂,乃不失時機地跳出來呼應友鄰,竟然喧賓奪主地採取與美瞬間斷交的休克戰術,同時對外揚言要切斷美國的石油供應,更承諾如玻國需要,還可為之出兵進行"抗美援玻"云云.......

要說查氏在傳統的專制社會中雖只是一個"後起之秀"、末代之君,但在世界"民主"大勢泰山壓頂之下不彎腰,仍能堅守自己的"強人政治夢"並奉行"無私"的" 國際主義",則絲毫不亞於中國當初"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的風彩,也算是一個路見不平撥刀相助的反美"義士"了,較之老一輩的列、斯、毛者流,確具備某種"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末世雄風。

其實小查上臺伊始便對美國表現出一種咄咄逼人的進攻之勢,似有報不完的深仇大恨,解不開的死命疙瘩。印象最深的是數天前,電視中的查韋斯對著鏡頭聲斯力竭破口大罵"美帝國主義",鐵拳狂舞如發瘋狂飈的獅子,那種宗教般與生俱來的無名怒火,那種慘烈的你死我活之爭,真像是前世的冤家今世又狹路相逢,所有一切只為復仇而生而來!

此前早些時候,查氏曾在委國內發起了一場全民投票,意欲通過"修憲"來打破憲法對總統任期和總統權力的某些限制。但"修憲"對國家絕對是一件大事,查韋斯一不為意識形態真偽,二不為領土和資源爭端,在民選上臺後"情緒失控",平白無故提出修憲,其精神理念源頭何來?還有在國際事務上不可一世,賠錢搛吆喝的" 奉獻"行為,倒底唱的是哪一出呢?

從查氏的種種拙劣表演看,無非是夢想扮演一個政治鬥士的角色,最終達到呼風喚雨,建立新的獨裁統治的目的。

這就需要對內樹立自身權威,將自己打造成一個新的神秘教主形象,同時還要為委國人民憑空製造一個民族假想敵--美國,來煽動本沒太高人氣的民族情緒,進而使委國人對外有了一個具體的"抗爭"目標,以此震懾四鄰,確立其在中美洲的霸主地位,甚或將來欲抗衡美國也不無可能。

值得慶幸的是,人民看透了查氏的醜惡本質,孫猴子跳來跳去卻最終沒能跳出如來佛祖的手掌心--委國憲法的束約之外,更沒有以自己的瘋狂表演贏得委國人民的同情和支持,獨裁者的野心也就沒有得逞。

因為委國人民清楚,大家之所以擁有現在的選民資格,就是因為這部憲法的真實存在,所以憲法就是他們的本錢和命根子。保住了命根子,就是保住了自己,這個底限決不能突破,所以查氏的這場政治鬧劇也終於在憲法框架內不了了之了。

此外,世界上同樣具有政治野心的如巴基斯坦的穆沙拉夫,泰國的沙馬,皆是想玩弄權術的政客,但他們卻在憲法制度本身的牢不可破,和人民對法律的堅守面前徹底地失敗了--這就是法制的威力。

不過也得說句公道話,不論這些政客是否具有挑起一場違憲戰爭的實力,但他們卻沒有繼續鋌而走險,而是失敗後選擇認可、沉默和流亡,這或許也說明他們尚有良心底限。單就這一點而言,應當比那些只懂得永遠綁架人民,誓與人民共存亡的大獨裁者們可敬可愛得多吧?

玻國政府也是清醒的,對這個難以琢磨的"友鄰"必當敬而遠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死活不能開口允其挾兵入境--誰能保證小查上演的不是"假途滅虢"之計呢?

所以真的要祝福委國人民一貫保持意識清醒,對這個"荷花才露尖尖角"的政治強人要格外留神,理性冷靜地制約查氏的越軌行為,決不給其任何超越憲法權力得以興風做浪的機會。如果一不小心掉進他的外表強悍內裡險惡的專制陷阱,讓他像納粹希特勒一樣綁架了國家的民主政局,勢必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給自己國家也給中美洲各國人民帶來禍及殃池的危害。

必須承認,世界上除了個別國家的憲法是閉門造法並暗設陷阱外,多數國家的憲法還是比較完善的公民法律。假設這些獨裁主義的遺子遺孫們在民主憲法的緊箍咒中再也不能得道成精為害人間,則無異於已將"獨裁、暴政"這段專制主義"闌尾炎"徹底切除。如此,在查氏合法執政屆滿後最好使其成為被世人遺忘的過眼煙雲,則是委國之幸,中美洲之幸,或許也是世界之幸。

查韋斯雖然遙居中美洲委內瑞拉而遠離中國本土,但並不表示不會激發中國某些與之趣味相投者的某種政治靈感。君不見社會主義古巴,長久以來不就是中國的親密盟友和相互傾慕的對象嗎?

專制主義是魔鬼,權力則是它生產的溫床。所以必須將權力圈入牢籠,將魔鬼趕回潘多拉的盒子,永世不得放生。

後專制主義時代,雖然民主已成主流,但專制主義對人類的流毒依然未消,某些地方人民甚至還處於水深火熱的暴政之中。在專制主義沒有徹底地剷除、人類靈魂沒有淨化到大同世界的思想境界之前,切不可對任何的復活衝動吊以輕心。

一個國家的命運不但得益於堅強有力的憲法保護,也更有賴於人民對其憲法的尊重保護程度,以及人民不被假象和煽情所迷惑的辨別能力。

因為,人類的命運永遠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2008.9.16.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