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鐘專欄】科學與民主,一樣都不能少

說"神七"上天與"三鹿"落地

2008-10-02 00:49 作者: 警鐘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科學"雜議

科學分為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兩大類。

自然科學是技術科學,是人類對自然的瞭解和掌握之功。它可以解決人類物質層面的現有狀態,但不能解決人類思想行為,不能替代人文科學而成為所有科學概念的代名詞,更不能成為歷史唯物主義者們對一切合理或不合理存在的社會現象的獨家終極解讀。

社會科學是人文科學,與技術科學同等重要,但它要高於先於技術科學,並最終歸於技術科學。合情合理合法的人文科學,首先是哲學和真理,也就是真科學。

保證科學長期良性持續進步的環境,只有民主,因為科學是硬體,民主是軟體,只有民主的科學才是合理的科學。

國力增強與民生下降

08奧運盛會、匯儲超1.8萬億美元、"神七"上天,都是讓國人振奮的消息,但這些宏大的國力背後,讓普通民眾感到與自己生存息息相關的,卻是生活成本的不斷提高和生存的堅難,和更多的各類腐敗大案,各種生產事故,以及接連頻發的天災人禍,如南方雪災、民族衝突,火炬傳遞風波,四川震災及之後的股市雪崩、樓市下滑......

種種利好消息與利壞消息相較,讓國人的眼光時高時低時左時右,對國事之前途難免產生一種迷茫和失措,但明眼人當從中不難理出一個總的線型,那便是在國勢繁榮的表象之下,更多的正是如之前早有預測的那樣,現在的中國正在走向後奧運政治經濟的"新時代"。這個"新",不一定必然是利好,更多的將是失望。

雖然中國的經濟總體下滑與國際經濟危機尤其是與美國的次貸危機不謀而合地同時出現,但其實質卻是殊途同歸。因為中國經濟不論世界是否出現本次危機,後奧運時代就像懷胎十月一樣也要自然來臨,現在與世界巧然接軌,純屬巧合,不能代表中國從此或更早地已與世界進行了完全的接軌。

這種巧合和偶然,必然會成為政府解讀自己經濟失敗的一個藉口和轉移視線的工具,一方面以此推卸責任,一方面利用挽救本身進行政治邀功,變政治被動為主動。

三鹿事件過後,使世人終於明白了原來中國人是生活在一片流毒的社會之中,從此,中國歷經長久樹立的一些產品品牌,在世界上將名譽掃地;從此,哪裡還能是普通中國人的一個可以心安的生存之地呢?

本來中國人的生存質量就不高,在本就廉價求生的困境之中,現在連這種廉價的資格也被取消了,剩下的怕只有黷黷地等死的份了吧?

做為處處聲稱以"民生"為念的"先進"政黨來說,將國家搞到這種民生疲蔽後續乏力的境地,且不受任何責任追究,在現代政治中,確是少見的。

"神七"上天與"三鹿"落地

既然可以在科技上做到萬無一失,那在針對國計民生的問題上,更應該盡心盡責,決不能視國民生死為兒戲。但從三鹿事件來看,對外供應可以免毒,在引起普遍關注後也可以保證質量,那為何之前沒有做到?無非就是"不想"這麼簡單,因為在他們的眼中,國人的命真的太賤了......

正因為視人命為兒戲,所以在對內的一切相關生死存亡的行為上,不論是校舍樓房,還是食品玩具,都可以用偽次假毒品來替代。

----用這種斷子絕孫之法進行民族自殘,倒省得外國強敵再來欺負我們,因為我們自己早早就解決好了.....

其實三鹿事件決非一個簡單的生產責任事件,也不是一個企業的市場化運作模式問題,而是一個長久的社會責任事件和一個政黨的執政理念問題。如果,我們的政黨是一個可以問責的競爭式政黨,那我們就可以早早地避免中國建朝以來的無數次的決策錯誤,包括土改、三反、五反、公私合營、集體化、大躍進、反右、四清、文革,以及處於開放之後的六四和輪子事件,還有近年的腐敗和事故案.......如此種種,處處皆與沒有受到任何制約的權力有關聯。

所以,集權可以傾國之力打造更多的"神七"上天,但卻不能從根本上杜絕腐敗的產生,更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好所有的民生問題,當然更不要去想什麼民權和民主了。

科學不能成為政治的工具

"神七"成功上天,在增加國際影響力的同時,做為同期對國民來說或許更重要的三鹿事件,則堅決不應當因此而被忘卻或是淡化的理由和工具。

請看本次航天城的超猛標語:"竊密必被抓,抓住就殺頭",還有播音員口中"箭體上鮮艷的"五星紅旗"與"中國航天"幾個大字十分醒目,黨和國家領導人講話....."等詳盡的格式化報導,說明還是在政治的氛圍中延用傳統的說教式政宣口吻,格外注重政治效果的事實並沒有改變,政治作用大於技術作用的定位也不言而喻----一般國家會有政治領導人悉數出面並不厭其煩地介紹和解讀這麼隆重嗎?

中國長期以來十分重視科學在社會生活中的地位和重要性,但在具體實施和落實上,卻走上了一個極端,即技術科學走上了一條矯枉過正的路子,很多時候並沒有視國力而行,而是窮國力之財,傾國家之險,甚至國民之生,來滿足並達到一個有時並不太實用的技術命題,使這種技術本來應該用於造福人類的行為扭曲為窮兵黷武式的政治秀場,使技術科學的偉大變成為現實政治包裝的工具。這就扭曲了科學的本質,在很多時候也就失去了技術科學的本來面目,走上了一條極端主義之路。

因為,中國的神秘政治需要技術科學的配合和推動,所以用被人們廣為接受的"科學"理念行宗教神秘之實。這樣的科學,無疑是被有意綁架了。從此,中國也談"科學",但此"科學"非彼"科學";從此,在科學外衣護衛下的中國式人文思想的發展,也就具有了一種傾向性和宗教性,技術科學也就成為了人文科學的"性奴"。

科學與民主,一樣不能少

"神七"上天,無疑是自然科學的產物,代表了中國在某些自然科學領域中的技術成就,也在說明,"只要我想做好,還是可以做好的",但不能代表中國人文科學的發達,更不能涵蓋民主和法制的先進和完善。

"三鹿"落地,則在向世人昭示"中國製造"的害人之深,主要"得益"於其體制的不可救藥。

建國以來的精英政治,只注重了集權政治的完善,片面地發展了只為少數人所用的技術科學,並使科學成為壓倒一切的道德大旗和戰無不勝的法寳。但這個科學只不過是一門技術,而人文科學卻被壓抑得失去了人性和靈性----這是畸形的癟腳科學

技術科學的發達並不完全代表人文科學的先進,反而可能成為人類生存的最大危脅。用民主掌握的科學,可以成為人類發展的福音;被專制壟斷的科學,則只能成為獨裁者為所欲為的嫁衣。如北韓和伊朗的核技術擴散,以及納粹時代所掌握的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工業技術,無不如此。

只有科學而沒有民主的社會,是沒有活力和生機的社會,是不可能長久可持續發展的社會,因為它缺少了人類思維的靈性和原創力,從而也就不會在原有的基礎上產生太多的推陳出新的科技成果。

真科學與真民主,是人類社會必不可少的兩個核心價值,如人的兩條腳一樣缺一不可;科學與民主的雙豐收,才是國家真正的強大之本,動力之源,發展之根,存在之理。

2008.9.26.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