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不信"領導全都腐敗了",致人亡家破

2008-10-30 23:33 作者: 王亦笑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葛秀蘭一家是南京市玄武區後宰門街的居民,1993年因南京市玄武區和南京市兩級法院的裁判,葛秀蘭家位於南京市後宰門街135-1號的私房被強行拆除。因對拆遷補償形式和補償金額、安置用房面積和安置地點不滿,葛秀蘭、趙寧臣母子開始了不斷上訪之路。

"領導全都腐敗了,你要求見領導就是給我找麻煩!"

1996年12月16日上午,中共江蘇省信訪局蔣正明處長把葛秀蘭帶到信訪局第一接待室,對葛秀蘭說。雖然葛秀蘭的"房屋拆遷糾紛"案屬實,但是,江蘇省委管不了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所以葛秀蘭應直接去中央上訪,不允許其再去中共江蘇省委上訪申訴。

葛秀蘭仍然堅持提出見省委書記、省長,或者是省紀委曹克明書記的要求。結果蔣正明處長非常氣惱的說:"江蘇省委、省政府的領導全部都腐敗了,你要求見省委領導就是給我找麻煩"。葛秀蘭稱不相信蔣說的話。於是,蔣正明處長便把葛秀蘭按壓在信訪局第一接待室長椅子,暴力毆打了葛秀蘭。(當日上午10:30分,全部過程都有兩位信訪局幹部在場)。上午10:40分左右,蔣正明處長把葛秀蘭拖出信訪局。當時,蔣正明處長還拍著胸脯惡狠狠地告訴葛秀蘭:"你不知道我是哪一個,我就是代表省長、代表省委書記,從今以後,你再來一次,我就要再打你一次"!

從此,葛秀蘭從未再主動去過中共江蘇省委信訪局。

只因不相信"領導全部都腐敗了",導致自身牢獄之災

雖然挨了蔣正明處長的暴力毆打,但是葛秀蘭還是不相信"江蘇省委、省政府的領導全部都腐敗了"!於是,葛秀蘭從中共江蘇省委信訪出來後,去了中共江蘇省紀委曹克明書記家,希望得到曹書記的幫助。曹書記不在家,曹書記的警衛員接待了葛秀蘭。警衛員告訴葛秀蘭:"要見曹書記可以,但是要在曹書記的辦公地點見(中共江蘇省委),因為曹書記也需要休息"。於是,從12月17日開始,葛秀蘭天天帶著申訴材料,在中共江蘇省委上班的時間去了中共江蘇省委的大門口,希望能夠在此見到曹書記。

1997年2月17日,中共江蘇省委以"擾亂公共秩序"為罪名,把站在中共江蘇省委門口等待曹克明書記的葛秀蘭關押進南京市看守所。葛秀蘭被中共江蘇省委監禁後,中共江蘇省委多次派人進入南京市看守所對葛秀蘭"提審",逼迫葛秀蘭接受南京市、玄武區兩級法院的全部枉法裁定和判決,並要求葛秀蘭保證不再去中共江蘇省委門口。

1997年3月03日,中共江蘇省委指令南京市板倉派出所警察從南京市看守所內把葛秀蘭押出,並把葛秀蘭釋放。

1997年3月24日上午07:35分,葛秀蘭在去中共江蘇省委門口的途中被中共江蘇省委暴力綁架至中共江蘇省委信訪局第一接待室。蔣正明處長當面向葛秀蘭口頭宣布對葛秀蘭實施勞動教養1年,把葛秀蘭關押進南京市看守所,後又押解至江蘇省句東勞動教養管理所非法監禁。

1997年3月25日下午,葛秀蘭兒子趙京臣、女兒趙愛華因兩天失去葛秀蘭行蹤,去中共江蘇省信訪局詢問葛秀蘭下落。蔣正明處長稱葛秀蘭已被其監禁在江蘇省句東勞動教養管理所勞教。同時,蔣正明處長表示:只要受害家人接受了南京市、玄武區兩級法院的所有裁定和判決,其就立即解除對葛秀蘭所謂的"勞動教養,並為趙寧臣解除"取保候審"。因趙京臣、趙愛華兄妹不能夠接受中共江蘇省委赤裸裸的流氓訛詐,所以斷然離開了中共江蘇省委信訪局。

不堪獄中虐待,身染重病

葛秀蘭被中共江蘇省委非法監禁在江蘇省句東勞教所期間,中共江蘇省委逼迫葛秀蘭每天從事體力勞動達16個小時以上,從不允許葛秀蘭生病就醫,沒收了葛秀蘭女兒送至勞教所的感冒藥、退燒藥等常用非處方藥品,致使葛秀蘭在連續數天感冒、發燒的狀態下,既得不到任何休息,更得不到任何醫治。

在中共江蘇省委直接領導的殘酷打擊、打擊之下,受害人葛秀蘭身體健康狀況勞動教養管理所內急劇惡化,最後患上腎功能衰竭症,中共江蘇省委於1998年01月20日以"期滿"為藉口,把受害人葛秀蘭從勞動教養管理所內放出。

從1997年03月24日至1998年01月20日,葛秀蘭被中共江蘇省委迫害全部過程中,中共江蘇省委除了在1998年01月20日釋放葛秀蘭的當天給了葛秀蘭一張"1998年01月20日,江蘇省句東勞動教養管理所(空)字第14062號解除勞動教養證明書"之外,從未向葛秀蘭出具過任何其它法律手續。

不信"中央領導也腐敗了",帶病進京上訪,最終身亡

1998年01月20日,葛秀蘭被中共江蘇省委解禁之後,從此不再去中共江蘇省委上訪。葛秀蘭不去中共江蘇省委上訪不是因為葛秀蘭害怕中共江蘇省委的打擊和迫害,而是真正地相信了1996年12月16日中共江蘇省委蔣正明處長在中共江蘇省委信訪局對葛秀蘭說的話:"江蘇省委、省政府領導全部都腐敗了"!

但是,葛秀蘭卻堅信不可能連"中央領導也腐敗了",於是依然決定帶病進京上訪。1998年05月26日葛秀蘭第一次進京,就"玄武區拆遷公司訴趙德賢訴房屋拆遷糾紛"案,和"原告南京市玄武區房屋拆遷安置公司與被告趙德賢、趙京臣房屋拆遷糾紛"案正式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未予受理。其後,葛秀蘭一直不放棄申訴。直到2000年06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接受受害人葛秀蘭的申訴材料,對"兩案"立卷複查,要求葛秀蘭耐心等待複查結果。

2001年07月05日,中共江蘇省委授意南京市玄武區法院強制封存了葛秀蘭用於出租的南京花園路111號門面房,切斷了葛秀蘭治療腎功能衰竭症的唯一醫藥費來源。受害人葛秀蘭因被中共江蘇省委斷絕生活、醫療費來源,腎功能衰竭症病情日益惡化。

2003年03月18日,受害人葛秀蘭因腎功能衰竭症長期無錢就醫,被中共江蘇省委殘酷迫害致死。目前,南京市花園路111號房屋仍然在中共江蘇省委的封存之中。

子承母志,繼續上訪,被打致殘

2003年5月開始,葛秀蘭之子趙寧臣長期住在北京,天天至中共中央辦公廳、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人民來訪接待室等機構上訪,至今從未間斷。

2004年10月18日、21日、22日,江蘇省截訪人員連續多次在國家信訪局、全國人大信訪局門口,於眾目睽睽之下對趙寧臣進行圍攻、毆打,並搶劫趙寧臣6200餘元現金人民幣和存摺逃跑,後經醫院鑑定,趙寧臣腰椎被毆打傷殘。

2005年02月28日,趙寧臣在國家信訪局門口遭暴力綁架後,被押解至中國人民解放軍第83518部隊軍營(南京市渡江紀念碑向西500米)秘密監禁,直至2005年04月13日才被偷偷釋放。監禁期間,中共江蘇省委副書記張蓮珍親臨第83518部隊軍營,代表江蘇省委指揮省委幹部多次毆打趙寧臣,逼迫趙寧臣停止向中共中央申訴中共江蘇省委的不法侵權事實,接受市、區兩級法院的枉法裁定和判決。

由於家庭的遭遇,趙寧臣的父親趙德賢精神由此受到刺激,感到絕望悲觀,漸漸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常常神志不清,並多次在無意識狀態下離家出走。

無邊的黑暗中,"曙光"在哪裡?

2007年07月03日上午09:40分,在中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監督之下,中共江蘇省委、中共南京市委、中共玄武區委,及江蘇各級法院、公安、檢察院等相關部門,被中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叫到中國人大信訪局第603接待室,與葛秀蘭之子趙寧臣,就葛秀蘭生前身後向黨和國家依法反映、申訴多年的關於中共江蘇當局對葛秀蘭、趙德賢、趙寧臣全家三口所實施的故意違法、犯罪侵權事實予以正式核實和對質:當著中國人大領導之面,中共江蘇省委及當局各部門領導對葛秀蘭全部申訴材料指控全部申訴事實明確承認屬實,無誇大不實之詞,未提出隻字異議。中共江蘇省委、中國人大領導對受害人當場表示:"害你家的壞人已經下臺了!這麼多年來,你們家受委曲了!我們黨和國家是為人民服務的,我們會盡快對你家的問題依法作出公正處理"。

然而,一年多又過去了,受害人全家卻仍然繼續遭受著中共江蘇省的打擊和迫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