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下的「官本位」:"救救我,我是張書記!"

汶川大地震週年縱談「救救我,我是張書記」

2009-05-10 02:58 作者: 苦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5•12汶川大地震迄今已有一年,而那場關涉"史上最牛官腔"的爭論,竟也延續了將近一年。

去年5月14日,救援隊來到北川縣委大樓勘察。救援隊員賀一民爬上傾斜下陷到地面的屋頂時,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張周凱於廢墟下發出了"救救我,我是張書記" 的呼救(據2008年5月22日《南方週末》報導《災後北川殘酷一面》)。這一呼可謂一鳴驚人。讀者和網友嘆為"史上最牛官腔",而如何看待這"八字真言 "的爭議也由此引發。經媒體歸納,主要是如下兩種意見。

一種意見是--

"短短八個字裡,完全可以看出我們這位張書記平時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官員,看來我們張書記平時在老百姓面前耍特權已經習以為常了,這個時候還沒忘記告訴前來救援的隊員,自己身份‘特殊'。"

(的確,求人救命尚且如此,平日裡還得了?!稱之為"史上最牛官腔",何錯之有?我相信大多數人聞此"牛"腔,第一反應都會聯想到此公(僕)的平時。--筆者注)

一種意見是--

"張書記可能是習慣了這種稱謂,雖然這樣的說話方式不好,但並不能剝奪他被救的權利,而且對這種求生的本能,無需太多指責。"

(說此人"可能習慣了這種稱謂",不知他在家人面前是否也"習慣了"自稱"張書記"。事實上,並沒有誰"剝奪他被救的權利",在他喊出了"救救我,我是張書記"之後,救援隊員不是照樣把他救出來了嗎!真要"剝奪他被救的權利"的話,其屍體早已腐爛發臭了。而且,人們也並沒有指責他"這種求生的本能",只是討厭他在生死攸關的時候還打官腔。--筆者注)

兩種看法迥然不同,但是,即使是"寬容"張書記這副腔調的一方,也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說話方式不好"。本來,此事已經很清楚了,倘使不是為了優先獲救,報出"我是張書記"又是為了啥?未料,事情並沒有完。先是北川縣綜治辦主任崔代全為張書記辯護,還說了一通好話,並指摘"報導不全面,評論很無聊"。什麼叫 "報導不全面",難道將崔主任說的那些好話都塞進去才算"全面"?只要記者報導的那件事是事實,那就行了。接著是張周凱書記本人的辯解(他當然有權辯解):"我在那時說那句話,根本就沒有想以什麼書記身份來享受什麼救援的優越,但我的想法是,只要是人都會這麼喊救命,而我說這話,又有什麼錯呀。 "(2008年5月28日《新聞晚報》)這算不算狡辯?要知道,讀者和網友質疑的並不是張書記"喊救命",而是他在"喊救命"時亮出身份(人們問:"為什麼不直呼救命,喊出‘我是張書記'是什麼意思?")如果張書記沒有偷換概念的話,那麼,"只要是人都會這麼喊救命"這句話也同樣大成問題--是否廢墟下的求救者都要這麼喊:"救救我,我是X縣長";"救救我,我是X鎮長";"救救我,我是X校長"......?不這麼喊就不是人?而沒有官銜沒有職位的老百姓又該怎樣喊救命呢?其實,最有發言權的是救援隊員賀一民。當他聽到"救救我,我是張書記"之後,以一種含有反感意味的口氣回了對方一句:"你不要跟我說你是哪個,你就說你們有多少人。"這已經非常說明問題了。如果是一聲"誰都會這麼喊"的呼救,一個救援人員會在這種場合如此糾正他嗎?大災當前,救援人員搶救的是生命,是一個個具體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什麼官銜,不是一頂頂烏紗帽。在人命關天的時刻喊出"救救我,我是張書記",這不僅僅是不識事務到了極點,還反映了張書記之流官員的文化層次和價值取向。

有一位"客觀看待"的評論人士試圖以大膽設想來虛擬張書記的正面形象:"要是張周凱平時清正、愛民,心中時刻裝著老百姓,長期與群眾打成一片,習慣性稱自己為‘我是張書記'又何妨?!"假如這個張周凱真是這樣,當時怎麼不喊"別管我,我是張書記,救鄉親們要緊"?不是說"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人" 嗎?!至於張書記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政府官員,那要看他平時的作為,看他多年的一貫表現,而不是看其一時一事--這方面,當地老百姓最有資格評判。而從一些官員(尤其是當事人的下屬)嘴裡說出來的往往是官官相護之言。

2009年2月9日,有"傳媒憲兵"美譽的《北京日報》為了從根本上否定此事,拋出評論,再度向正直的媒體發難:"地震時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張周凱並沒有喊 ‘救救我,我是張書記',此語乃是南方某報紙憑空捏造出來的,該報導則是虛假新聞。"到底是誰在撒謊?重溫一下張書記本人的聲辯吧:"我在那時說那句話,根本就沒有想以什麼書記身份來享受什麼救援的優越......"連張書記本人都已經承認他說過那句話了,還真有不怕臭的業內人士用自己的文字去包裹他拉下的那泡屎。針對《北京日報》的誹謗,南方週末職業規範委員會啟動了專門調查,通過多方核對、交叉印證,證實和確認了張周凱真真切切喊過那句話,並且獲取了更為詳細的現場對話內容,調查結果已於2009年2月17日公布。這份調查還就報導誤將"張周凱"寫成"張同凱"作了更正,並向讀者表示歉意。還有一家媒體載文指斥:"惡意炒作‘史上最牛官腔'很不厚道"。這也叫人頓生疑問:難道讀者和網友對張書記的作派表示不滿,而多家媒體又如實發表出來,就是"惡炒"?(真正的惡炒卻鮮見有人批評)為什麼要扼殺民間的反應?究竟是誰"惡意"?是誰"很不厚道"?

"救救我,我是張書記!"一個人於節骨眼上的脫口而出,恰恰是他內心深處真實想法不可遏制的自然流露,是他的官德和素質難以掩藏的必然凸現。這絕不是誰計較誰的一句話的問題,這是一個政府官員於關鍵時刻的本真表現。如果不是出於讓人先救自己的動機,有什麼必要強調"我是張書記"?!以小見大,這種廢墟下的 "官本位",是當得起"最牛官腔"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世紀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