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鋁」貪腐揭秘:前腐後繼有根源(組圖)

2010-02-22 23:35 作者: 王亦笑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編者按:十幾年前涉嫌「遠華走私貪腐案」的中央政治局現任常委「賈慶林」,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至今逍遙法外。此次「鋁」貪腐案再次牽涉賈慶林,本文原作者為「南鋁」企業內知情人士,十幾年來目睹種種腐敗醜聞,因制度腐敗,涉案人至今仍玩弄權錢於股掌之中,受害者實乃中國老百姓。作者自覺對不起良心,現向本報詳細披露這一驚天腐敗案,藉此讓全世界的人們知道事情的真相!看中國記者就來搞進行了整理。

【看中國記者王亦笑報導】「中國是腐敗分子的天堂!」這個說法雖然令人痛心,但卻無人可以反駁。這起涉及賈慶林的驚天腐敗大案,在頭尾14年的時間裏,歷經兩任廠長,一共造成6億2千萬元國有資產被政府貪官和企業蛀蟲吃掉。平均每年有5千萬元的資金被腐敗分子們貪污後洗錢,造成國有資產嚴重流失和企業職工的公共積累利潤虧空。

上下串通——上億利潤變虧空

「福建省南平鋁業」建廠於1958年,是512家國有重點企業之一,也是在八十年代初期少數的3、4家中國生產鋁合金型材的企業之一。在2003年被國家工商部門授予「中國鋁型材十強企業」。這個原名 「福建省南平鋁廠」的企業,2001年改制為「福建省南平鋁業有限公司」。福建省乃至全國很多企業和客戶一般也簡稱其為「南鋁」。

1982年基建科長高澤瑞被提拔為廠長。1992年以後, 「南鋁」牌鋁合金型材以其優越的產品質量和性能而聞名,產品供不應求,企業利潤豐厚。但是高澤瑞廠長並沒有把這些工人的血汗錢用來提高工人的福利,而是把錢拿去賄賂福建省省委和省政府的官員們,並給南平市的各級官員包括公檢法人員也送了不少好處。高澤瑞的兒子們更是把 「南鋁」暢銷貨私自拿去銷售,所獲利潤用於自己的吃喝玩樂,高澤瑞還在青島蓋起了別墅。

南鋁從1991年到1995年期間,企業每年的利潤都在1億元以上,在這接近5年的時間裏一共積累了4.5億元到5億元的剩餘利潤。因此福建省委和省政府一些貪官們開始把貪婪的目光瞄向這些資金。本來應該可以做大、做強這個全國聞名的「閩鋁」鋁合金型材產業,可是在1993年初,卻和香港的一個叫「瑞營鋁業有限公司」(一個經銷公司)的吳老闆合資在福建福州馬尾經濟開發區成立中外合資的「福建省瑞閩鋁板帶有限公司」。

此公司是由三家股東構成。其中最大的出資方是「福建省人民政府」(當時的福建省人民政府省長是賈慶林),大概出資6億7000萬億元;第二大股東是南鋁,出資3億元;最小的股東是香港的吳老闆出資1000萬元左右。這個公司引進了亞洲第一臺當時世界一流的德國西馬克——ABB公司聯合製造的「六輥CVC」冷軋機設備。這個項目本來按照設計的投資金額,6.8億元∼7億元就完全足夠了,可是卻投資了10億元人民幣買地和建造廠房設備,其中包括南鋁廠的3億元剩餘利潤資金。1995年10月份,此項目投產了。該企業遇到流動資金週轉困難,因為原有的流動資金,被「福建華閩資產投資有限公司」 的主管¬——賈慶林老婆林幼芳轉移到香港兒子的名下了。
  
1997年11月份,高澤瑞得了肝癌。1998年3月份住進北京301醫院。1998年5月8日病故。大約兩個月的時間,他住在這個中央領導人生病住院的地方,全部按照特護標準並按照中央領導的醫療費用由公費支出。醫療費用高達350萬,還不包括那些企業的中層以上幹部進京看望他的飛機票和住賓館的費用。如果算上那些就是400萬元左右的費用。每月消耗醫療費200萬,甚至比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國家領導人的費用還要高。1998年5月15日給高澤端舉行追悼會,來參加的有很多福建省委和省政府的官員,福建省南平市委和市政府官員也有很多到場,更離奇的是福建省南平市的紀委部門領導,南平市檢察院領導、法院、公安局部門領導都紛紛前來參加。一個企業的廠長死了怎麼會有那麼多政府和公檢法部門領導參加追悼會?個中緣由不言而喻——因為這些腐敗官員在生前都得到過高澤瑞送的賄賂及好處。一共有接近1000人左右參加了追悼會,其中到場的官員至少有300人。

企業查賬 —— 涉及「賈」,驚動「江」

1998年1月初,在高澤瑞病重期間,企業的日常生產和管理工作都由南平鋁廠的黨委書記郭林木主持。他接管時到財務部門摸底,要求進行資金清理。當財務人員查賬時,發現企業的資金爛帳虧空高達2.8億元。其中南平鋁廠本部的1億元資金不翼而飛。而投資福建馬尾的「福建省瑞閩鋁板帶有限公司」的1億8千萬也不見了蹤影。後來我廠的一些知情人向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寫信舉報,在得到朱鎔基的批示後,國務院有關部門決定向「福建省南平鋁廠」這家國有企業派遣「國務院稽查特派員」進廠查賬。

按照當時的國務院規定,特派員要進駐國有企業查賬之前,要求企業自己先財務自查、摸底帳目,然後用財務光碟遞交給國務院稽查特派員辦公室。於是這些企業的蛀蟲們就一邊開始做假帳來欺騙上面,一邊向福建省政府的一些人密報,特別是向賈慶林的親信報告。而當時的福建省機械工業廳長夏玉湖(原福建南平市長。是賈慶林當福建省長時一手提拔起來的)馬上向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報告。後來賈慶林怕查到他的頭上,就馬上向江澤民做了匯報。最後,此事由江澤民親自出面干預,有關部門才決定不再向福建省南平鋁業派遣稽查特派員查賬了。福建省南平鋁業有限公司的腐敗問題也就不再追查了,這些丟失的國家資金因而不了了之!

2010/02/15/20100215232110614.JPG
當年郭林木任廠長時當地報紙對他的報導

1999年11月,郭林木廠長兼任黨委書記。不久其在醫院也檢查出患了肝癌。由於他本人覺得身體不適,向福建省南平鋁廠的上級主管「福建省冶金工業總公司」提出了辭職報告。沒過多久這個只幹了不到兩年,後來又休息了一年的一把手郭林木就在2001年3月份去世了。並且他和前任廠長高澤瑞同樣是罹患了肝癌。因為福建省南平鋁業公司是福建省重點省屬國有骨幹企業,上面就從福建省三明鋼鐵廠調派一位曾經擔任過副廠長的林作鑒來福建省南平鋁廠擔任新廠長。

山寨版的「林何」政府叫板胡溫

南平鋁業
圖為2008-02-22丁海燕在南平鋁業董事長兼黨委書記林作鑒(右2)、公司總經理何則濟(左1)的陪同下到南鋁鋁加工分廠、南鋁板帶公司參觀。

南平鋁業 2
2010年1月13日福建省省委書記孫春蘭在董事長林作鑒(右1)、公司總經理何則濟(右2)的陪同下參觀

正是因為中央和國務院對這家國有企業的縱容,以至於後來的繼任者林作鑒董事長和何則濟總經理才那麼膽大妄為。除了公開貪污腐敗不說,還敢與「胡溫」政府制定的《有色金屬產業振興規劃》叫板。「胡溫」政府在這幾年多次發文,要求嚴格控制 「兩高一資」(高污染、高能耗又是消耗資源型的產業)。而這個在中國影響力很大的著名鋁加工企業「全國鋁型材十強」,竟是個既沒有原料「氧化鋁」粉又地處福建省這個能源貧乏之地,全要靠西北運送煤、電作為能源,完全是一個「兩頭在外」根本不適合上電解鋁項目的企業。但林何不顧國家發改委已經下發的「這三年(2009∼2011年)內原則上不能再上電解鋁這種‘兩高一資’項目的規定」。他們把「胡溫」對於產業發展政策的講話完全不放在眼裡!敢於和「胡溫」政府叫板,堪稱國有企業王國的山寨版「林何」政府。有人告到中央去,可是林作鑒和何則濟如今依然是安然無恙,照樣坐在那個位置上操縱權利來打擊不聽話的人才。因此大家都把「林何」兩人奉為「神明」,簡直能上天入地,而且神通廣大。除了能擺平中央紀委外,還凌駕於「胡溫」政府之上。

林作鑒在南鋁企業之外,採取委託利益人的方式,引進了一個他老婆的同學原在上海搞建材的小商販雷和孫出的一點兒可憐的私人資本(這個3000萬資金還不是一步到位)。成立了一個皮包建築公司「福建省南平和順房地產公司」(辦公地址就設在福建省南平鋁業社區)。然後又成立了所謂的 「福建南鋁碳素有限公司」。先後在2000年底到2007年底整整的七年期間,表面上也參與了招標過程,實際上背後搞暗箱操作,採取以小博大的「空手套白狼」方式,包攬了「福建省南平鋁業」所有的職工生活區的工程(職工俱樂部、南鋁游泳館、南鋁體育館、南鋁豪華辦公樓的裝修工程和土建、南鋁職工食堂和澡堂、南鋁生活區所有的綠化和景觀的肥肉工程、南鋁大學生公寓,還有造價接近7000萬的職工經濟適用房,還包攬了福建省南平鋁業這七年間的所有的技改基建工程。林作鑒和雷和孫從中撈取了一億5千萬左右的國有資產和職工的辛苦血汗錢。

在2003年初的電解鋁技改中,原先報廢的舊電解槽的大量鋼材也是雷和孫在拆除舊電解鋁車間廠房時候,全部拿去賣掉的。其中單報廢舊的電解槽鋼材就有3000多噸,結果單單這項就賺取了1000萬元。這是國有資產,就這樣白白地流失了。放進了他的腰包裡。最後在福建省南平鋁廠搞了接近8年時間的雷和孫,就在2007年年底退出了福建省南平鋁業有限公司的基建工程。由於和董事長林作鑒吃飽了,怕東窗事發,就撈取了一億3千萬元走人了。原來這個叫雷和孫的傢伙只是個建材小商販,後來在福建省南平鋁業有限公司干了7年半的住宅建設和企業技改廠房建設工程後,就搖身一變成了資產超過億元(國有資產流失1.3億元)的億萬富翁。

前「腐」後繼 —— 貪污網四通八達

南鋁的另外一名貪得無厭且臭名昭著的腐敗分子,就是現任的總經理何則濟。他1982年畢業於湖南中南工業大學電氣自動化系專業,自分配到福建省南平鋁廠當電氣技術員開始計算,在福建省南平鋁業整整經營了30年的腐敗事業。其編織的關係網很廣,培養了大量的親信。他在南鋁的人脈很深,可算是南鋁的地頭蛇。南鋁在 1982年開始上馬籌建全國第一條引進義大利「伯朗大.佛西尼」生產的1600噸(16MN)擠壓機設備中,時任福建南平鋁廠型材車間表面處理部氧化工段技術員的何則濟負責翻譯外文資料和談判工作。因此,1982年何則濟第一次去了義大利,是全廠極少數出國的技術員之一。而自國外回來,就購買了一輛日本本田公司生產的摩托車,這可能是義大利擠壓機製造廠家送給他的見面禮吧。從那個時候開始,何則濟在後來的十幾年裡接受了設備廠家的大肆賄賂。在1993年9月份,由於南鋁在馬尾投資入股的「福建省瑞閩鋁板帶」公司引進亞洲首臺的「六輥 CVC冷軋機」,他又去了德國一個月的時間。那時候他已從型材車間的副主任(1984年提拔的)升為1991年5月成立的「鋁加工分廠」的副廠長了。1995年5月份,何則濟又被任命為福建省南平鋁廠的第一副廠長,主管企業的生產和安全還有銷售業務,還分管設備採購業務。

何則濟在1997年到2008年這十一年期間幾乎掌控了所有南鋁設備的採購權。他利用職務之便,在採購這些進口設備的過程中,接受了義大利製造商和西安一家重型機械設備研究所等廠家的大量商業賄賂和大額回扣資金,十幾年間給國家和企業造成了接近一億9千萬的資產流失,而他本人從這些設備製造商那裡接受了幾千萬元的金錢賄賂。

南鋁由於企業生產的「閩鋁」牌鋁型材供不應求,1996年年底準備擴大生產規模,上馬了南鋁的「年產一萬噸鋁合金型材」一期鋁型材技改項目。準備投資1億七千萬的預算建設。因為這項技改項目,購買3臺擠壓機。其中兩臺是1600噸(16MN)擠壓機,另外一臺是稍大噸位的2700噸(27MN)擠壓機。本來是向世界幾家著名的擠壓機製造公司發出了招標邀請的。因此世界最著名的一些擠壓機公司,如德國西馬克.梅爾擠壓機製造公司,美國一些先進擠壓機製造公司,還有日本著名的宇部擠壓機製造公司,義大利擠壓機公司等等都來投標。可是後來由於這家義大利「伯朗大.達涅尼」擠壓機製造公司付給何則濟高額回扣,於是何則濟與這家義大利擠壓機製造公司高價中標籤約——以高於別的廠家每臺1000萬元的價格成交了。這三臺擠壓機如果向德國購買,可以為國家節省3000萬人民幣。一般來說像一臺1600噸的擠壓機當時在德國的造價是1500萬元的,可是買這臺義大利擠壓機要耗資2400萬元人民幣(300萬美元)。購買兩臺義大利製造的1600噸擠壓機耗資600萬美金;而那臺2700噸義大利擠壓機耗資達500萬美元,相當於人民幣4000萬人民幣。如果購買德國的製造的世界最先進的2700噸擠壓機只要2800萬人民幣,可以為國家節省1200萬人民幣。最後這個原本預算投資1億7千萬的「年產一萬噸鋁合金型材的技改」項目,實際投資了2億7千萬元,其餘的多投入的1億元錢就被這些貪官給吃掉了。

2003年7月,南鋁的「年產2萬噸鋁型材第二期技改項目」正式開始,總投資高達3億5千萬元。一般說來這樣的項目最多投2億3千萬元技改資金就足夠了,這多出的1億2千萬是被林作鑒和何則濟給吞掉了。2005年3月,何則濟又在購買進口中型擠壓機中作文章。何則濟大量收受義大利擠壓機製造商送的商業賄賂。2005年簽約購買一臺3800噸(38MN)義大利達涅尼公司製造的擠壓機,大概是8千萬人民幣簽約價。在2005年8月不到一年的時間設備就運輸到「南鋁」設備安裝現場了。這一點很不正常,製造一臺真正合格的3800噸(38MN)擠壓機,再快至少也要1年半左右的時間。後來職工們才知道這臺擠壓機是由印度企業「轉讓」給南鋁的。何則濟吹噓說,這臺擠壓機有多麼先進,其實是臺不折不扣的垃圾設備。使用不到兩年半,就發生了一起擠壓機主缸密封裝置爆炸的嚴重事故。勉強修復耗時20天,20天的停產給企業造成800萬以上的損失。修好後這臺擠壓機的最大擠壓力調整為2800噸。其實這臺擠壓機原本就是一臺2800噸的擠壓機,何則濟收受賄賂,寧可指鹿為馬,把它吹噓成3800噸。要是購買日本宇部質量更好的擠壓機,其價格最多3千萬元。可是,南鋁卻耗資8千萬元購買次品,其餘的5千萬何則濟就和義大利製造商吞進自己的腰包裡了。

彌天大謊——給腐敗掛上「廉潔」牌

2008年 7月8日中午快下班的時候, 南鋁大門口的廠務公布欄裡張貼出「審計公告」。沒有一個職工認為這是來查賬和來反腐敗的審計。因為南鋁的全體職工都不相信共產黨的國有企業會進行反腐敗。人們不關心這個查辦,關心的是物價一直在暴漲,可是工人們的收入還是沒有增加。希望通過審計會給工人們加工資。很多職工知道在1998年的時候,國務院決定對南鋁派出稽查特派員查賬,可是最終不了了之。因此這次福建審計廳來審計,並沒有在職工中引起多大反響。廣大職工覺得只要中央紀委不把林作鑒和何則濟這兩個超級腐敗分子給抓起來,就算你們來審計,也不會有用。

2007年8月底,福建省監察廳副廳廠帶隊來「南鋁」檢查指導工作,結果不僅沒有查出名堂,「南鋁」還在2007年底,被評為福建紀檢監察系統先進單位!林作鑒和何則濟不但沒有被撤職,反而得到重用和繼續提升。林作鑒是福建省冶金廳的副廳長,馬上要被提拔為正廳長。而何則濟在2009年初,兼任南鋁的黨委書記,同時還出任南鋁的法人代表。這幾年中央查辦了不少國有企業的腐敗案件,但是,都是些小金額的貪污案件。中共就這樣「抓小放大」,這樣的反腐敗不但事倍功半,而且必然是「越反越腐」。這種假反腐敗,還不如不反腐敗。讓腐敗分子自生自滅還好些。拿著人民的血汗錢,養著那麼多的紀檢監察機關人員,什麼好作用也起不到,沒有這個必要!

福建省南平鋁業有限公司的腐敗問題,如果當時在朱鎔基手上的1998年年底直接查到底的話,就不會有後來這麼嚴重的「前腐後繼」了。造成更多國有資產被吞吃掉。從2000年開始到2008年初這8年時間,是以新來的廠長林作鑒和副廠長何則濟為首的國有企業幹部集體參與的腐敗窩案。在這8年時間裏,以林何為首的國企幹部集體腐敗窩給國家財產造成3億2千萬∼3億4千萬的虧空貪污爛帳!

貪無止境——制度不倒,腐敗不停

從南鋁腐敗案可以看出,整個企業的腐敗形成了「金字塔」,從下到上,從底層的中層幹部到上面的總經理、董事長,貪污腐敗金額的數量是由少到多。比如南鋁原電解分廠廠長王中明,後來擔任由廣大職工血汗錢集資成立的「華銀鋁業公司」總經理。這十幾年包括被他個人揮霍和玩女人花掉的錢,至少有1千萬以上。他充其量就是個正科級的幹部。而南鋁還有大批比他級別大的副處級、正處級,一直到林作鑒這個副廳級,還有何則濟也算準副廳級。由此推斷,林作鑒、何則濟要貪污更多就被認為是順理成章的事了。

南鋁這個國有企業,自從林作鑒2000年2月來擔任廠長以來,企業員工的收入都不是按「按勞分配」或按「貢獻大小」來分配的,而是按職務級別的大小來分配,由「職務高低」來決定收入高低。廣大員工收入低,幹活辛苦,而中層以上幹部養尊處優,收入卻高得驚人。形成了很大的反差。南鋁從上到下的各級幹部,大部分都已經腐敗爛透頂了,根本不關心南鋁廣大職工的困難和疾苦。職工們估計南鋁的貪污腐敗金額在200萬∼250萬之間的中層以上幹部大有人在。

腐敗、貪污,廣大人民的辛苦血汗錢,被蛀蟲吞噬,這在中國不是什麼秘密,幾乎都是明目張膽的在做,不貪不腐的人反倒成了異類。不願承認,卻又不能不承認,這是目前中國獨有的「中國特色」,這腐敗的機制存活一日,這前「腐」後繼的「烈士」就總會源源不斷,受害最深的始終是辛苦勞作的人民大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