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河專欄】大陸人體器官交易黑幕,供體被當牲口豢養

2010-05-17 23:45 作者: 長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自從二00二年國際社會曝光了中共當局有組織有預謀的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後,中國大陸有發財「眼光」的人便瞄上了這條發財之路,紛紛各顯神通,官私齊上,故此,人體器官交易不但沒在中國大陸消失,反而越來越強勁地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篷勃發展起來了!

在百度搜索上敲入「尋肝源、腎源」一詞,數萬條信息撲面而來,留下的QQ號、手機號不勝枚舉,甚至有公司形式出現對此進行操作。他們不僅尋找願意售賣肝、腎等活體器官的人,同時也廣而告之向所需患者提供各配型的肝源、腎源。如果你在進一步與多位器官買賣中介聯繫後發現,他們有著一套規範而明確的要求,業務也已形成一條龍服務。

下面記者所採訪到的是其中一個線索的人體器官交易渠道。

河南省鶴壁市淇縣民政局對面的一棟居民樓,一套簡裝的三居室裡住了十幾人,他們都是年輕的小夥子,最大的不過25歲,他們來這裡都有著同樣的境遇——家窮、缺錢,他們也有著同樣的目的——賣肝(腎)、賺錢。19歲的楊念也來到了這裡,成了其中年齡最小的一名。
  
楊念是被一個叫王佔偉的人帶來的,那是他最初的聯繫人。在決定賣器官賺錢後,楊念在網路上認識了王佔偉,諮詢了器官價格——賣腎4.5萬元、賣肝4萬元。並沒有想好賣什麼的楊念先行來到了河南鄭州,成了王佔偉手中所謂的供體。但半個月後,王佔偉稱其醫院關係斷了,就將包括楊念的供體們都轉給了在鶴壁淇縣一個叫楊世海的人。

淇縣位於鄭州、北京之間,離兩個城市都不遠,但生活成本卻要低很多——一個三居室一年的租金2800元。楊世海從朋友處借了2萬元,開始供養供體,以備在北京尋找買家的合夥人劉強勝「召喚」。供體們在這裡免費吃、住、玩——怕供體們等待的日子悶,楊世海還「人性」地買了兩台電腦,供他們打遊戲。這裡的伙食標準也不錯,據稱每餐都能有幾個肉菜。供體們也算自由,白天可以四處閑逛,到了飯點回來,即使中途反悔也可以隨時離開。

對於供體,中介也不是沒有選擇。新來的楊念就被帶著去醫院做了檢查,血型、身高、體重,再看看有沒有傳染病,身體健康的留下,不合格就走人。據介紹,AB血型的人一般不要,因為AB血型的患者較少,中介們都怕養了白養。

在楊世海處沒住上幾天,楊念就等來了買家。北京的劉強勝來消息說,有一個癌症患者謝有生需要換肝。楊念便隻身來到了北京,在劉強勝的安排下住進了一間地下室。和楊念一起住在這裡的還有另外三個供體。經過體檢配型,楊念成了那個將要為謝有生獻肝的人,他與劉強勝談妥的價錢是3.5萬元。很快,楊念住進了醫院,接受一系列的器官移植手術前的準備。
  
為了讓楊念成為合法的捐贈人,劉強勝讓謝有生的妻子馬上回老家開具叔侄親緣證明,而其他的身份證明則由他一手操辦——路邊無數的造假小廣告使這成為異常簡單的事情。一個多星期後,順利通過醫院審查的楊念進了手術室。十幾個小時後,楊念的肝已剩下40%。

然而,拿錢的過程卻遠非手術那般順利。在術後將要出院時,楊念僅僅拿到了2.5萬元,其餘的1萬元從此沒了下文。而楊念不知道的是,肝的受者謝有生為此付出的卻絕不僅僅是2.5萬元,而是15萬元。謝有生先後給了劉強勝4萬元和5萬元兩筆錢後,又被討6萬元,「他說不給錢就把我們廢了。」已難承受驚嚇的謝妻只得四處借款籌錢,但他們知道供體拿到4萬元,「後來我們知道劉強勝只給了人家兩萬五,特別生氣,但也沒辦法。」
楊念的遭遇還沒有停止,為了拿回自己應得的1萬元,其再次找到劉強勝,只是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劉強勝叫來的二十多個人的慘遭追打。2.5萬元,為了這筆在北京城僅能買到一兩平方米房子的錢款,楊念付出了自己60%的肝臟。
 
對於肝源、腎源的供體,中介們大多都要求男性、身高170厘米以上、體重115斤以上,年齡30歲以下。並且,血常規、肝功能、乙肝五項、彩超等基本檢查要全部合格。幾乎所有中介均表示會承擔供體的食宿費用、基本檢查和配型檢查費用、往返路費以及其他生活費用,有的更承諾除了應得報酬外,出院時還將為供體們向患者申請數千元不等的紅包。記者聯繫到的一位在江蘇做「業務」的中介小王稱,其兩年間養過190多個供體,做成的「生意」有30多個,「手裡的供體多,成功的機率就高。」

而對於需要器官源的患者,他們亦提出種種「人性」的提示,對於供體的選擇、患者的責任、如何過倫理關等都有相關解讀,其服務之週到讓人瞠目。一名遠在瀋陽的中介告訴自稱為親友「找貨」的記者,他們三四天即可找到配型合適的供體,「並且我們會為您準備一兩個備用供體,供體出院後與患者兩不負責,這點您完全不用擔心。同時,我們還會提供一套完備的親屬證明材料,免去您的後顧之憂。」

據記者向北京兩家獲准器官移植的醫院諮詢,目前肝源、腎源的價格在10萬元左右。而民間非法買賣的人體器官似乎也在這個價格上下。江蘇中介小王給記者的報價是18萬元全包,其中包含了供體器官、體檢費用、醫生紅包、身份證明等相關手續,其甚至聲稱可以幫助安排醫院,「我會帶四五個供體去。」對於器官的費用,記者提出質疑:「醫院的正規渠道也才10萬元,你們也賣10萬?太高了吧?!」對此,小王不屑地表示:「醫院提供的是死人活人的誰知道?我們提供的可都是活人的,質量能一樣嗎?」

據業內人士透露,中國紅十字會總會賑濟救護部部長王平介紹,中國每年有約150萬名患者等待器官移植,但只有1萬餘人能進行器官移植,供需矛盾突出。巨大的缺口遂催生了活體器官買賣的「地下市場」。在這個黑市中,供體、受者、中介、醫院,似乎無不是獲利者,他們密切配合,各擔其責,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鏈條。

而與此同時,境外人士的中國器官移植旅遊卻火熱一時。曾經成為國外患者救命之所的天津第一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2006年時創造出一年完成600多例肝移植手術的記錄,其中來自美國、日本、沙特等國家的外國患者就佔到了一半以上。而去年的一則「17名日本人在中國通過旅遊方式接受器官移植」的消息更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大多數國家,人體器官的買賣及其相關的商業化操作都有著相應的罪名和量刑,如英國《人體器官移植法案》規定了人體器官買賣的犯罪,日本《器官移植法》規定了非法出售人體器官罪、從事人體器官買賣中介罪以及為獲利而非法為他人實施器官移植罪等四項犯罪。

由於國際社會對中共當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言之確鑿,心裏有鬼的中共把已獲准進行器官移植的醫療機構由曾經的300多家縮減至160多家。而對於人體器官的買賣行為,由於底氣不足,至今刑法中也沒有出臺一個相關罪名。

中國人的上行下效,在國際上已是雷人的出名,政府的腐敗、黑狠與不作為,人們也已司空見慣了,由於制度使然使社會出現嚴重的貧富不均,富的富死,窮的窮死,人們再傻當然也懂得當糞青是不能有飯吃的道理,所以一個罪惡的政府催生出了這樣一個形形色色畸形的社會,於是當今中國人在政府的帶動與影響下以人體器官交易來致富的黑市火爆登場也不足為奇怪了。

http://bbs.secretchina.com/viewtopic.php?f=31&t=6537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論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