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同一品牌奶粉武漢三女嬰性早熟 家長投訴無門

2010-08-07 20:35 作者: 唐婉馨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唐婉馨綜合報導】據大陸媒體8月7日消息,小彤,4個月,家住漢口吳家山。小霞,9個月,家住漢陽郭茨口。小菲,15個月,家住武昌江夏區。家住武漢三鎮的三名女嬰,因一直食用同一品牌奶粉,身體出現早熟特徵,乳房開始發育。憤怒的家長不約而同地把禍首指向廠家。

誰之禍?

4個月大的女嬰,乳房竟然開始發育,雌激素水平竟已達到成年女性的水平!

誰負責?

權威醫生將疑點指向了孩子吃的奶粉,商家堅決不承認,但又找上門與家長商量賠償額度。

誰來管

家長向工商局投訴,工商局讓他找質檢所,質檢所表示不接受個人申請,當找到醫院,醫院稱沒有檢測能力。

家長之惑:

「假如奶粉這個事情得不出個結果,那可真不知道將來給孩子吃什麼才安全了。」

專家

「激素數據這麼高,肯定是有問題的,這些孩子的發育問題要引起關注,奶粉作為唯一的食物來源,必須要停掉並且檢測。」

家長

「孩子出生就喝這個牌子的奶粉,年齡這麼小也不會吃其他的食物,不是奶粉還能是什麼呢?」

商家

「產品肯定沒問題,都是經檢符合國家標準後出廠上市的。我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醫院檢測女嬰雌二醇水平(激素)竟達到成年女性的水平

2010年7月5日,武漢市江夏區的鄧女士帶著1歲零3個月的女兒小菲來到武漢市兒童醫院,蜷縮在媽媽懷抱中的小菲明顯要比同齡人瘦小。

不久前,小菲奶奶給孫女洗澡時,意外地發現孫女乳房處有兩個硬核,一家人憂心忡忡。在江夏第一人民醫院,一位醫生告訴他們沒有大礙,但一直沒有消退的這兩個硬核,成了家人的「心病」,所以他們來到了武漢市兒童醫院,找到了著名的小兒外科專家江澤熙教授求治。

看到小菲明顯隆起的乳房,瞭解了孩子的飲食情況之後,江教授用近乎「斥責」的語氣說,「怎麼還在給孩子吃這種奶粉,很可能就是因為配方奶粉裡面的激素較多,才導致這麼早就發育了!」

在當日的診斷書上,江教授寫道:檢查雙乳大,外陰充血,建議停服奶粉。

但江教授的此次診療活動被武漢一電視節目記者錄製並播出,節目曝光了小菲所喝奶粉的包裝。看到節目之後,吳家山的張先生和郭茨口的王女士才對各自女兒身體莫名其妙的「發育」恍然大悟——他們的孩子和小菲喝的是同一品牌同一系列的奶粉。

郭茨口的王女士女兒小霞9個月大,輾轉在武漢市兒童醫院漢陽分院和武漢同濟醫院檢測後,也得到了和小菲、小彤幾乎一樣的檢測結果,醫生的建議也是停服當前奶粉。

從化驗單上看,三個女嬰的「雌二醇」和「泌乳素」都較高,一般嬰兒雌二醇水平應該在5pg/ml之下,但小霞達到了14.51,小菲高達12.22;嬰兒的泌乳素正常水平應在0.08-0.92ng/ml,小菲體內的泌乳素水平竟達到了7.13。

「這麼高的數據,肯定是有問題的,奶粉作為唯一的食物來源,必須要停掉並且檢測。」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兒童保健科主任醫師楊勤教授說。

事件疑點三女嬰都一直食用同品牌同批次奶粉

7月12日,孩子的檢測結果出來後,家人馬上給小彤換了奶粉。

而小霞家裡,有四個批次的奶粉包裝,這四個批次中有三個批次號碼是和小彤家裡的奶粉批次相同的。而小菲喝的奶粉是罐裝的,批次號碼只有一個英文字母,但這個字母卻是三個重合的奶粉批次號碼中的最後一個字母。

不同地區的孩子,卻喝同一品牌奶粉;批號卻驚人地重合,這種巧合無疑加重了人們對奶粉的懷疑。

相關人士稱,為了催奶,飼養員會在奶牛飼料中添加激素,過量的激素會殘存在牛奶中,經過加工到了奶粉裡。

奶粉廠商所涉品牌奶粉:我們的產品肯定沒問題

前幾天,該品牌奶粉的營養部門負責人來到了武漢,先後去了小菲家和小霞家。

7月15日左右,他們拎著水果到小菲家聲稱以個人名義來看望孩子,小菲母親反問:「我和你們非親非故,你為什麼要來看孩子?」

對方只能承認是某品牌奶粉的代表,而且還要給小菲母親2000塊錢。小菲母親拒絕了:「如果奶粉沒問題,為什麼要給我們錢?我女兒的健康,不要說2000元,就是20萬也買不到!」

但對方聽到20萬,以為是索要賠償的額度,聲稱要回去商量……此後,沒隔幾天,小菲的母親就會接到該品牌奶粉公司總部的電話,詢問是不是要求賠償20萬?

聖元奶粉公司公關負責人張迎玖表示,確有經銷商反映過相關情況,但不確定是否與該公司有關。她個人已從網上得知有消費者將致女嬰性早熟產品送檢。

張迎玖表示,聖元公司產品所有原料都是從國外進口,其間經過出口國和進口國雙重檢測,符合最高檢驗標準,「嬰孩性早熟的成因是多方面的,但不可能是因為食用奶粉引起的。我們的產品肯定沒問題,我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禍首之爭「奶粉元凶說」

同一奶粉品牌、批次相同,再加上該品牌奶粉人員令人生疑的表現,不能不使家長們認為——都是奶粉惹的禍。

武漢市兒童醫院內分泌專業學科帶頭人,院中心實驗室副主任姚輝表示,「兒童性早熟是一種很複雜的疾病,不能因為這三個孩子喝了同樣品牌的奶粉又同時有早熟的症狀就斷定奶粉有問題。」她認為需要有一個科學的態度。

「唯一的方法就是檢測奶粉,對其中所含雌性激素進行檢測,才能知道真相。」姚輝教授說。

三名女嬰的家長曾向工商局投訴,工商局讓他們找質檢所,質檢所表示不接受個人申請,無奈只好找到醫院,醫院稱沒有檢測能力。他們有一種「投訴無門」的感覺。

新發病例江西山東廣東均出現類似案例

江西省奉新縣10個月女嬰、山東省臨沂市8個月女嬰出現早熟症狀,另有廣東湛江3個月男嬰雌激素檢測超標,他們均自出生就喝所涉品牌奶粉。

「三鹿毒奶粉」令人們不能忘記的同時,又出現了「聖元奶粉公司」的性早熟事件,如此問題不得不讓人深思!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