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雲社被整傳聞:禍起郭相聲《我要反三俗》(圖 視頻)


2010/08/11/20100811165942844.jpg
上傳時間:2007-7-14 09:31

郭:謝謝!不錯,剛才兩個姑娘

於:什麼眼神兒啊您這個?

郭:女演員表演的相聲,換上一個小小子兒來。

於:您眼裡沒誰了吧?

郭:好,這個形式是相聲,好好幹,這是一門藝術。

於:那不錯。

郭:抨擊醜惡,藿香正氣。

於:祛暑啊是怎麼著?不是藥材我們這玩意兒。

郭:怎麼說?

於:弘揚正氣。

郭:弘揚正氣,這是個傳統的藝術形式。

於:是傳統的。

郭:四門功課。

於:說學逗唱。

郭:打周朝列國就有你們這一行,

於:很清楚。

郭:孔夫子無食困陳蔡,找範丹老祖把糧幫。借你們吃,借你們穿,借來了米山和面山,直到今天沒還完。

於:gua-der- gua-der- gua-der- gua。行了。

郭:好。

於:好您也別唱快板啊。

郭:好,我很欣賞你們,你們這個行子。

於:什麼叫行子呀?

郭:好好幹,為人民服務。

於:應該的。

郭:給大家帶來笑聲。

於:帶來歡樂。

郭:對,有發展。

於:謝謝您。

郭:一定要好好地幹。為什麼大夥兒喜歡相聲呢?

於:為什麼?

郭:相聲是來自於人民中間。

於:來自於民間的。

郭:謳歌百姓。

於:是。

郭:我很希望你們能夠群毆嘛!

於:對——打群架啊?

郭:不是,不要你一個人謳歌,你們一群說相聲的一塊兒謳嘛。

於:全謳歌,怎麼那麼彆扭呢。

郭:不是,就是說我們喜歡你們。

於:喜歡就好啊。

郭:這是勞動的詩歌。

於:我們這又成詩歌了。

郭:我也有時寫一點點詩歌。

於:您還搞創作嗎?

郭:我喜歡做一些個小的詩。

於:有作品嗎?

郭:不是很成熟。

於:您可以念一念。

郭:大家指正一下啊。

於:欣賞一下。

郭:宣武區的天是晴朗的天,通州區的人民好喜歡。眼望豐臺高聲喊:我愛你,海淀!

於:詩寫得平常。

郭:這個詩歌,雖說不是很大,但它的意義深遠。它體現了北京人民的親密合作。

於:沒瞧出來。

郭:區縣之間的團結。

於:沒聽出來。

郭:百姓們為了實現四化,為了讓中非論壇順利召開做貢獻,它是反映這麼一個意義。

於:哪兒有這層關係?

郭:我說有就有。我認為它是它就是。

於:是是是,那就這麼回事兒吧。

郭:記住了,做個演員要為人民服務。

於:這我們知道。

郭:要高雅!

於:高雅?

郭:一定要高雅,有品位,上「凳」次。

於:您再摔下來!上檔次。

郭:上當不可以。

於:上當就一次,您這文化太差了。

郭:上一個「凳」次。

於:「凳」次「凳」次就「凳」次吧。

郭:碎嘴子啊你是?記住了,說相聲是幹什麼用的呢?

於:您說。

郭:是教育人的。(觀眾喊「噫」)喊你的名字嗎?

於:這是叫您別往下說了。

郭:我是這麼認為的,相聲就是教育人的。

於:是嗎?

郭:你不是一個演員!你是一個,一個教師,你是一隻教授。

於:我是一隻教授?

郭:一直是教授嘛。你的工作就是教育人,你一定要注意節目的品位,你今天這個作品教育人們學會什麼了?這是你的工作。你不要考慮他樂不樂。

於:啊?

郭:他活該,愛樂不樂。你的工作就是教育人,哪怕他不樂。

於:啊!

郭:損失十幾億的觀眾算什麼?你的位置站得很穩牢。

於:我站在哪兒我都不知道了。

郭:一定要高雅!知道什麼是高雅嗎?

於:您說。

郭:和人民作對。

於:這誰放進來的,都吃多了啊。

郭:他愛聽不聽,不聽就不聽!活該,死去。

於:這您也跟著一塊兒喊吶?不是那活兒了知道嗎?

郭:記住了,你是一個教師,而且在台上你一定要反三俗!

於:三俗?

郭:三俗!庸俗、低俗、媚俗!

於:這麼三俗。

郭:絕對要反三俗!把它記在心裡面。

於:好好好。

郭:謙虛使人進步。屎人都能進步!

於:您說這太髒了,您這本身就叫三俗。

郭:我弄死你信嗎?沒挨過流氓打是嗎?大花盆兒砸腦袋上嘩嘩流血,打得你眼珠子縫針,比楊乃武都冤。

於:啊?

郭:我讓你看看我這紋身。

於:你光膀子幹嗎?我不瞧這個。

郭:敢說我三俗?三俗是我用來侮辱人的手段。說我不行知道嗎?

於:說您不行?

郭:討厭知道嗎?我每天工作很忙,我再和你這無聊的人打交道,我怎麼為人民服務?我怎麼反三俗?

於:您是哪個單位的?

郭:管得著嗎?

於:問你幹什麼工作的?

郭:呸——

於:你瘋子啊?怎麼意思?

郭:才看出來你,他們早看出來了。我常常在想

於:想什麼啊?

郭:人吶,為什麼這麼不自重。我在單位裡我也很著急,很多人不務正業。很多有偏差的事情需要我去糾正,但是我操心不過來呀。

於:什麼事啊?

郭:單位……拿個電話,拿個手機在那兒說話。

於:對呀。

郭:你有點正事兒沒有?手機……手機是用來幹嘛的?

於:幹嗎的?

郭:為什麼要發明手機?

於:為什麼?

郭:發明手機的目的是讓你們怎麼用它實現四化!

於:用手機實現四化呀?

郭:不是讓你聊天的。

於:甭走大字眼了。

郭:太三俗了,討厭。我就不是科學家就算了。我要是科學家,我研究一種新的手機,我就讓你們聊不了天。

於:什麼樣啊?

郭:手機第一要大,這麼大個兒,像月餅盒子是的。兜裡擱不開。第二有線連著,擱桌子上動不了。這研究出來社會又進步了。

於:啊?那社會就回去了知道嗎?您這不就是有線電話嗎?

郭:你怎麼跟我對著干呢?

於:不是我對著,您說這不像話都。

郭:簡直就是一個很三俗的人。

於:怎麼三俗了這?

郭:太三俗了。錯了不是,你這樣做是錯誤的。

於:我不對啊?

郭:提升品位,要高雅。記住了,天網恢恢,肥而不膩。

於:你這什麼啊?

郭:對演員來說應該要自重啊,我就知道有個演員一點兒都不自重。

於:是嗎?

郭:到最後終於吊兒郎當入獄。

於:不對啊,鋃鐺入獄。

郭:這個演員叫吊兒。

於:演員名字也俗。

郭:我常常在想,走在街上,迎面來的人都讓我覺著睜不開眼。

於:怎麼看不慣呢?

郭:有的人穿著背心短褲就上街,是人嗎?還有的人穿著睡衣睡褲就出來,不自重啊。還有到游泳池你看看,還都穿個游泳衣,要臉嗎?

於:廢話,你穿著棉襖游泳去啊?

郭:露著胳膊露著大腿,太三俗了。現在泳衣做得也不好嗎。

於:怎麼了?

郭:過去的泳衣很端莊多好啊。

於:是。

郭:過去那個泳衣,扒開泳衣才能看見屁股;現在這個扒開屁股才能看見泳衣。太三俗了。

於:也沒有像您這樣的滿街上看屁股的。

郭:穿成那樣你怎麼出來?你又不是毛片兒演員?你又不是那些黃色錄像帶的主演?你又不是李麗珍、舒淇、飯島愛、高樹瑪麗亞……

於:三俗不三俗我不知道,反正這片子你可沒少看。

郭:太三俗了。

於:你就夠俗的了。

郭:我是批判性的看。

於:這片子還能批判性的看。

郭:我要看她們墮落到什麼程度,我熬點兒夜兒算什麼,我反三俗了我!

於:就幹這個。

郭:有時候很多事情是無法預料的。你還考慮著如何杜絕手機聊天,有些時候手機還接到一些無聊的簡訊,黃色簡訊,太無聊了,有一個是這麼說的:

於:幹嘛一提這個您上弦了怎麼著。

郭:很三俗嘛。

於:沒忘,又想起來了。

郭:你那個手機接到過嗎?

於:誰也保不齊接到過。

郭:看了嗎?

於:發過來怎麼也得看。

郭:給我講兩條。

於:我不傳播這個知道嗎。

郭:太三俗了。你竟然看,是人嗎你?你墮落了,你墮落了你現在記住了,你需要有人帶領你走出泥潭。你進一步就是立即槍斃,回頭一步就是保外就醫。

於:啊,我還好得了好不了了?不是,您收到過沒有?

郭:那還少得了嗎?一些個無聊的人發給我的。

於:那麼你看不看呢?

郭:當然啦。

於:當然什麼意思?

郭:我要看它無聊到什麼地步。

於:您也看。

郭:多新鮮吶,這多麼的討厭,我要批判它。

於:也是批判。

郭:我是為了反三俗嘛。這兒坐著呢,手機來簡訊了:很想和你花前月下一起散步。我這個火兒騰騰的就上來了。

於:沒準兒是你愛人。

郭:呸~~~我媳婦兒不認字兒。

於:那就是情人。

郭:我弄死你啊。

於:怎麼了,怎麼了?

郭:我是一個玉潔冰清的人。貞烈賢良就是我的代名詞。我走到哪兒貞節牌坊就跟到哪兒,我絕不做外活兒知道嗎?

於:什麼玩意兒。

郭:我兒子都上初一了我能那樣做嗎我?恨得我沒法兒沒法兒的。

於:是嗎。

郭:想和我花前月下一起散步,太色情了。

於:您要不琢磨就沒什麼色情的。

郭:越琢磨越色情。

於:都是你琢磨出來的。

郭:散步之後就是吃飯,吃完飯就是回家睡覺,太三俗了!我不能饒了她。

於:對。

郭:(發簡訊狀)你是誰?

於:您還問什麼?

郭:我得知道她是誰我好教育她呀。

於:用得著你教育嘛?

郭:我這是苦口「破」心。

於:太破了。

郭:單位工作也很多,我還忙活這個事兒?我得問清楚是誰?

於:啊。

郭:王秘書過來,我得批評你。我說過是一次了嗎?裝訂文件絕對不能超過十頁!你看這二十多篇兒了,下次局長再撕不動我就抽你。

於:局長撕文件啊?

郭:這是誰呢?

於:還琢磨呢。

郭:有時候人一忙起來就忘記了自己的存在,到這會兒我掏出錢包來,掏出我太太的照片。回想那些草長鶯飛的日子,每到這個時候我就自己勸自己:整個天下還有比她難對付的事兒嗎?

於:您就這麼鞭策自己啊?

郭:趙秘書,我得表揚你,真好,悟性也好,聰明。給你舅舅露臉。

於:舅舅?

郭:我們局長。你看你打的字,才錯了七個。現在看第二行。

於:一行就錯七個呀。

郭:該鼓勵,年輕人要鼓勵嘛。

於:這是鼓勵的事兒嗎?

郭:閉嘴,你很三俗啊。

於:我說什麼了?

郭:我在想到底是誰給我發的簡訊呢?

於:還是這事兒。

郭:我一定要教育她,我要批評她,讓她走上光明的大道。我不像好多人,一天到晚的,沉浸在黃色的簡訊當中。一天到晚不務正業,他連街坊都不認識他還考慮世界上有沒有外星人。

於:你現在就跟外星人差不多。

郭:討厭,你怎麼這樣呢?我一直在考慮,到底是誰呢?

於:你有點兒別的事兒沒有啊?

郭:你怎麼回事兒?

於:廢話,你考慮這個幹嘛。

郭:我是一個正直的人,我是一個純潔的人,我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你這樣想法很骯髒。深夜無人的時候你左手一瓶酒,右手一隻雞,嘴裡叼根煙。咋兒嘍一口酒,啪啦兩口菜,扑扑兩口煙。捫心自問你不虧心嗎?

於:虧心我沒覺得,這三樣反正夠我忙活的。

郭:這個人到底長什麼樣呢?好看不了。

於:怎麼呢?

郭:漂亮不了。

於:為什麼呢?

郭:只有那些為人民服務的人長得才漂亮。

於:是啊?

郭:只有那些反三俗的人才是濃眉大眼的。這個人肯定很骯髒。這個女的好看不了。臉像蘋果,眼睛像葡萄,鼻子像洋桃,嘴像櫻桃。

於:長一個果盤的腦袋。

郭:沒這樣的啊。

於:廢話,那不全是水果嗎?

郭:接下來的這一個禮拜我們每天在簡訊的謾罵聲中度過。

於:你還罵人。

郭:我嚴厲的批評她,詛咒她。終於她回了一條:謝謝你的提醒,果然降溫了。我穿的不少挺暖和你放心吧。我才不信你這個呢。

於:您這是謾罵嗎?

郭:我就要教育她,我讓她走上人間正道。

於:就告訴人家要降溫。

郭:我要反三俗嘛。

於:什麼反三俗。

郭:接下來又一個月她沒信兒了。

於:斷聯繫了。

郭:哎呀,她改邪歸正了?那我怎麼辦呢?我怎麼能夠教育人呢?

於:好了還教育什麼呀。

郭:那不行,她們都好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能批評她們呢?我一定要批評人我要教育人嘛,我一定要教育人嘛。哎呀,天天我在考慮,為什麼不來簡訊呢?心裡面百爪撓心。站在街上抬眼望去天地間一片茫茫。枯籐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老天啊,我該何去何從?我怎麼辦呢?

於:你呀,死去吧你。什麼呀,就這簡訊就成這樣了。

郭:我得教育人吶我,我得反三俗啊我。

於:瘋了你。

郭:終於來簡訊了:對不起我出國了,好久沒有回來,我用我的全部積蓄給你買了塊手錶。

於:禮物。

郭:是啊?

於:你還知道好歹啊?

郭:我用你給我買表?全部積蓄?表不錯啊。黃金的殼兒白金的鏈兒頂上一圈兒鑽石,左邊藍寳石右邊貓眼,一圈兒奶油正當間兒是個櫻桃。

於:蛋糕啊是怎麼著?

郭:我喜歡吃蛋糕。

於:為什麼?

郭:我要借吃蛋糕的機會批評教育她。

於:沒聽說過都。

郭:給我發了一個簡訊:明天下午兩點,我在天橋等你。你聽聽她選擇這個地方。

於:怎麼了?

郭:天橋。那是個小市民去的地方,低級下流庸俗無聊。可見她的品味,天橋就代表著下流。

於:是啊?

郭:我們是很高雅的,我要反三俗!(聲嘶力竭)

於:別嚷了,至於不至於啊?

郭:我很生氣呀我,我很生氣。我轉天一定要批評她。順便把那表拿過來。

於:主要是拿表去了。

郭:轉過天來,跟家收拾好了換衣服,準備走。簡訊又來了:對不起我有點兒事兒,明天吧。太三俗了。我實在等不了了。那我也得去。

於:是。

郭:轉過天吧,轉天得上班,早晨起來上單位忙活完了,到中午歸置好了奔天橋。剛出單位的門兒,簡訊又來了:

於:誰啊。

郭:同事發來的。

於:說什麼?

郭:據可靠消息,今天下午領導要來視察,你有可能要提正處。

於:要陞官兒。

郭:陞官兒對我來說倒無所謂,關鍵的是能更好的能為人民服務,能夠反三俗。我是去接待領導,還是去接待名表?

於:您呀,處長可就比副處強。

郭:是嗎?

於:當然。

郭:好,那我去接待領導,我明天再去拿表。她昨天還涮了我一把呢,一對一次,我明天再去天橋。

於:嗯。

郭:下午陪著領導笑了一下午,一直到領導走我這臉都木了。活動一下,明天我要去拿表去。

於:還想著呢。

郭:明天我要到天橋去教育人了,我要到天橋去反三俗了,我要去天橋教育人。

於:嗯。

郭:很高興,回家。

於:回家。

郭:到家門口,我兒子在門口等著我呢。孩子放學了:爸爸你回來了。回來了回來了。孩子上來一把摟住我了。

於:高興。

郭:爸爸爸爸你太給我露臉了。

於:怎麼露臉?

郭:我們學校裡面搞測驗,今天下午除了您所有的爸爸都上天橋了。

於:全去天橋了!

中國注,這是07年出現在網上的一個段子,視頻是09年的,版本不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