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郭德綱最新段子——我被三俗了

2010-08-12 06:55 作者: 很黃很暴力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郭: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我在風雨之後,嘔吐的毛病你有沒有,大便飛過菊花插滿頭。

於:快打住吧,您後面這太幾句太低俗了。

郭:感謝您對我作品的褒獎

於:您聽不懂好賴話啊?

郭:做為一個初出茅樓的藝術家,我的作品能獲得您的認可,我很欣慰。

於:我說這麼大味呢,那叫初出茅廬。

郭:茅廬……茅樓,味差不多。差不多。

於:差遠了。

郭:作為一個勤奮的藝術家,我的每一天都是熬更守夜通宵達旦。直到東方破曉,雞鳴犬吠。

於:還真挺勤奮。

郭:(深懶腰)小澤瑪利亞的片子可算下完了。

於:啊?敢情您這熬夜就為了下這個?

郭:謝謝,我不累。

於:你累死都活該。

郭:清晨的微風吹拂著我,透明的露珠在葉片上閃光。啊,又是新的一天……孩子他媽廁所

又堵了啊。

於:好嘛,您這還是茅房啊

郭:我的人生名言就是,上自己的廁所,讓別人衝去吧!

於:我說您損不損啊。

郭:我很羨慕您,您在我心目中是最可愛的人。

於:哎呦,您太過獎了。

郭: 我很想成為您這個團夥中的一員。

於:團夥啊。您要作案是怎麼著啊?團體。

郭:團夥裸體,這不行,有傷風化,警察不讓。

於:什麼亂七八糟的。您這文化太差了

郭:我很欣賞您的表演,您的表演內容豐富,情節豐滿,快速豐胸

於:聽您說話怎麼這麼彆扭。

郭:我是一個很三俗的人,庸俗、媚俗、低俗,

於:哦。

郭:我離您這個團……體的要求還差的很遠。

於:好麼,大喘氣。

郭:認識了您,我才找到了人生的坐標,我才找到了前進的方向。

於:您太謙虛了。

郭:孔子曰:三人行,未必有我師。

於:未必有我師啊?那還同行個什麼勁啊。那叫必有我師。

郭:您澆濕了?來我這兒有傘。

於:下雨了是吧?

郭:後面還有兩句,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於:對。不好的就應當改善。

郭:您改天打算就騸啊?

於:越說越不像話了。

郭:我要以您為我人生的榜樣,綁起來裝樣。

於:綁起來像話嗎

郭:我要遠離三俗。

於:對

郭:我要做一個正直的人,我要做一個純淨水的人。

於:您沒找個桶把自己裝起來啊?

郭:你討厭!我要做一個高湯的人。

於:您再撒點花椒就該起鍋了是吧?那叫高尚。

郭:對,我要做一個高高在上的人,我看誰還敢說我俗。(做攀爬狀)

於:您甭爬了,回頭再摔下來。您再高他也得有文化不是。

郭:我決心脫離三俗苦海,脫掉三槍內褲。

於:您要裸奔啊?

郭:脫胎換狗,重新做人。

於:那還做得了人嗎?脫胎換骨。

郭:拖著鄰居那寳馬車的輪胎,賣收廢品的。然後換二斤骨頭,再來瓶酒。把秤給足了啊。

於:這麼個脫胎換骨啊

郭:把酒歡歌何時有,人笑我痴我偏痴。 莫道有酒終需醉,酒入愁腸愁更愁

於:借酒傷懷啊,您有點喝高了

郭:好酒啊。好酒

於:好酒

郭:(品酒)忘了兌酒了

於:白開水啊?

郭:從明天起,我要做一個幸福的人。餵驢、劈柴、周遊通縣。

於:瞧您去這地方。

郭: 從明天起,關心綠豆和大蒜。

於:都是漲價的東西。

郭:我有一所房子,面朝渤海,歡迎偷拍。

於:嗨,您就別提這茬了。

郭:我要增加文化修養。

於:好

郭:我要提高盜的水平。

於:改偷了?道德水平。

郭:我買了很多社會人文類的雜誌通宵苦讀。

於:還真下功夫。

郭:(翻書)苦命的妹子啊,七個義薄雲天的哥哥為你撐起小小的一片天,《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

於:啊?

郭:一夜情感的傾訴,有情人終歸撐起一片天,《灰姑娘》

於:您可真有文化啊。

郭:太三俗了。我看它到底有多俗。(繼續沾唾沫翻書)

於:行了,行了,您還是幹點別的吧。

郭:太三俗了。不讀了。看電視吧。

於:對,你瞧瞧電視。

郭:在這個寂寞難耐的夜晚,我終於沒有經得住三俗的誘惑。我看了《建國大業》

於:您是該好好反省了。

郭:我要到火熱的生活中去,實現我脫離三俗的夢想。

於: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師。

郭:反三俗要從娃娃抓起,不能讓下一代輸在起早線上。

於:起早線像話嗎,那叫起跑線。

郭:我們那孩子天天凌晨3點半就起來。

於:那是起的夠早的。

郭:我要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讓他們明白生理。

於:要講生理衛生是吧?

郭:人生的道理簡稱生理

於:沒您這麼簡略的。

郭:打南邊來了個冠希,手裡拿著個相機,打北邊來了個鳳嬌,腰裡別了個菜刀……

於:吁……

郭:您的姓真好,如驢灌耳。

於:您這都什麼比喻?您就教孩子這個啊?

郭:孩子們聽的如痴如醉,有個孩子舉手了。嗯,孺子可教。郭叔叔,我給您個郵箱,你給我發郵箱裡吧。你懂得。

於:啊?這誰家的孩子

郭:嗯,有出息,我很欣慰。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王小強。哦,那你爸爸叫什麼啊。于謙。

於:我就知道他這兒等著我呢。你虧不虧心啊。

郭:你很三俗嘛。

於:誰呀。

郭:走在大街上,撲面而來的三俗之風,讓我痛心疾首。太平盛世朗朗乾坤,怎麼能容許這般齷齪的東西橫行,我要和他們鬥爭到底,不弄死他們我都睡不好覺。

於:您至於嗎,大街上哪來的三俗之風?

郭:你看看這些個三俗的買賣商鋪,太三俗了。

於:哪家三俗了?

郭:于謙注水肉鋪,于謙硫磺饅頭鋪,于謙福爾馬林海鮮鋪,于謙大糞臭豆腐鋪。

於:是啊,也就我敢幹這黑心爛肺的生意。

郭:我要揭發他們,我要和他們鬥爭到底。來10塊錢注水肉。

於:誰敢賣您啊?

郭:老闆拎個桶就過來了,郭先生,對不住您,肉都賣完了,剩20斤水,您回去自己往裡注吧。

於:啊,直接賣水了?

郭:呵,太囂張了。太三俗了。天理昭彰,難道你們就不知道有王法嗎?難道你們你們就不怕記者偷拍嗎?我要讓全國人民都知道你們這種骯髒的行為。我要封殺你們的三俗肉,我要讓你們永世翻不了身。

於:哪來的三俗肉啊,這不都是您給鬧的。誰讓您買注水肉了。

郭:我太痛苦了,太難過了,看他們在三俗之中墮落,我豈能坐視不管。我是一個正直的人,我都正直一個禮拜了。

於:呦,您這時間還真不短了。

郭: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中風雲變幻,我的腦海裡思緒萬千。我怎麼樣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反三俗的聖鬥士呢?

於:這事您得問問威震天。

郭:你很討厭知道嗎,我作為一個戰鬥在反三俗第一線的人,沒有時間和你這無聊的人打交道。

於:那您到底打算幹點什麼啊?

郭:你管得著嗎?

於:問你到底是做什麼的?

郭:啊

於:您病得不輕吧,早上忘吃藥了吧?

郭:呸,有藥也不給你吃,我自個留著。

於:嘿,您整個一神經病。

郭:我們這反三俗的都這樣,您再說留神我吐您一身。

於:別介呀,您幹嗎來不來就吐啊。

郭:正當我苦苦思索反三俗遠大抱負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清脆的爆竹聲,一段優美的旋律飄入我的耳中,放鞭炮,貼喜字兒, 良辰吉日辦喜事兒; 辦喜事兒,慶婚禮, 親朋好友來道喜;……呱得兒呱,呱得兒呱,

於:別呱得兒呱了,這怎麼還有結婚的?

郭:我一瞧,對面一幼兒園張燈結綵,鑼鼓喧天。

於:啊,幼兒園辦婚禮?

郭:門上一大紅條幅,毒蘑菇幼兒園熱烈祝賀大二班馬三鹿先生與小一班牛盛芳女士喜結連理。

於:進這幼兒園沒好,這兩人多大啊。

郭:倆人加一塊7歲半。

於:啊?您這不胡嘞嗎?倆孩子結婚啊?

郭:這不都那奶粉鬧的嗎

於:這也太早熟了

郭:三俗害死人啊。

於:您就甭這兒感慨了。

郭:懷著極其沈重的心情,我來到了公交車站。車呼嘯而來,就看等車的人,嗡的一聲,楞把車給擠停了。

於:好嘛,這人也太多了。

郭:我是一個正直的人,我不能像他們一樣這麼沒有公德,我很有嗉子。

於:您干的不就是打鳴的事嗎。

郭:這誰一塊錢掉了?唰,我上車了。

於:您缺不缺德啊?

郭:我們反三俗的人做好事從來不留名。

於:您就甭給自己貼金了。

郭:公交車裡太三俗了。露胸的,露背的,露大腿的,看得我這火騰騰的。(嚥口水)

於:您這是生氣嗎?

郭:我要找一個好好教育教育她。

於:這礙您什麼事了。

郭:我前邊這有一個,吊帶,黑絲襪,高跟鞋,那腿那叫一個細,(比劃很細的樣子)不錯,能火。

於:您淨惦記這亂七八糟的,哪有這麼細的腿啊

郭:咳,我說這位女施主,貧僧有禮了。

於:您剛打少林寺回來是吧?

郭:那姑娘一回頭,管誰叫女施主啊,人家是純爺們!

於:啊,您這什麼眼神啊

郭:呵,爺們打扮成這樣兒,你太無法無天了。太三俗了。

於:您純粹是吃飽了撐的。

郭:我要讓你的樣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個三俗的人。(拿手機偷拍)

於:合著您這反三俗的人都好這口是吧。

郭:甭惹我啊,再惹我,小心我把胃吐你身上。

於:您惡不噁心啊。

郭:我很欣慰,我走在了反三俗的前沿,我用自己的言傳身教挽救了無數在三俗邊緣痛苦掙扎的人。

於:您有功夫幹點正事多好。

郭:那天我接到一電話,我一瞅來電顯示,數字夾著英文,中間還一溜藏文。

於:哪有這路電話號碼啊。

郭:我一接起來,胃,你好嗎?

於:是啊,您那胃還在公交車上呢吧?

郭:GOOD剛先生

於:您怎麼還改姓了?

郭:這是我的英文名字,你不懂。不信你問問大夥,GOOD不GOOD?

於:這觀眾還真有不開眼的。

郭:GOOD剛先生,我們是國際反三俗協會的,想請您到我們這裡做報告。

於:哪有這麼個協會啊?

郭:請我做報告。好極了。咱們跟哪吃?

於:您淨惦記吃了是吧?請您去做報告。

郭:好,咱們哪抱去?不是,哪告去?

於:不是讓你打官司,還哪告去。

郭:我作興你們這個。

於:您這滿嘴的大碴子,什麼叫作興。

郭:我很支持你們的舉動,你們為反三俗做出了捉魚的貢獻。

於:還捎帶摸上倆螃蟹呢您忘了?卓越的貢獻。

郭:GOOD剛先生,我們請您出國演講,請您到醜國來現眼。

於:哪有這麼個國家。

郭:你不懂,凡事有美就有醜,有美國就有醜國。

於:那您趕快去現眼去吧。

郭:GOOD剛先生,我們已經派車來接您了,就在樓下。

於:嚯,來得還挺快。

郭:下樓,有一洋妞站在一輛出租車旁。曲線苗條,金髮碧眼,。

於:還是上回閉眼的那位是吧?

郭:GOOD剛先生,您好,我們又見面了。

於:您就甭摸了,小心再把醋瓶子扒拉倒了。

郭:幸會幸會。倆眼模糊吉斯小姐。

於:好嘛,您這視力也忒差點了。

郭:GOOD剛先生,現在我們就出發吧。那邊等的很著急。

於:那就趕快走吧。

郭:別忙,現在都是低碳生活,我不能坐你這車。

於:那你怎麼去啊?

郭:你甭管了,這事我應了。我先送你回去,等我信兒。你怎麼走?

於:她怎麼回去啊?

郭:我還做300,慢慢古德回去。

於:嘿,您跟這300路還真親,我說您就不能打個車。

郭:好,你慢慢古德。我隨後就古德到。

於:沒一句人話。

郭:瞧著倆眼模糊小姐上了300 ,轉身拉開車門,師傅,勞駕,給我撕兩張票子。好嘞,關門,走您的吧。

於:您這點心眼都用這兒了。

郭:這我回頭一報銷生賺80,哪找這好事去。

於:你虧心不虧心啊。

郭:轉身,上車,奔機場。

於:自行車啊?這得多暫才到機場啊。

郭:出門的時候還穿大短褲呢,等到機場一瞧,都穿羽絨服了。

於:好嘛,都入冬了。

郭:坐上飛機,飄飄悠悠,嘩啦啦,有一人推著個小車,來,讓一讓,讓一讓,麵包香菸火腿腸了啊。

於:敢情飛機上也有小販子。

郭:一會功夫就聽廣播裡說,醜國快到了啊。下機的拿好東西往前竄。

於:這飛機八成飛過通縣。

郭:嚯,還真快。一會功夫到了。下機,打一電話,hello,模糊吉斯小姐,我到了。

於:還是那閉眼小姐。

郭:GOOD剛先生,您到了,太好了,等您很久了。機場做300,過5站,下車就是。

於:敢情這外國也有300路。

郭:到車站一瞧,嚯,這等車的還真不少。

於:這國家也該計畫生育了。

郭:這麼多人不好擠啊。車來了。老規矩,誰一塊錢掉了?唰,

於:您上去了?

郭:這通把我踩啊。敢情這外國人不懂中國話。

於:廢話,您跟外國抖什麼機靈啊。

郭:好不容易到了地方,我一瞧,嚯,眼前是金碧輝煌燈火通明。

於:這兒什麼地啊?

郭:地下天堂夜總會。

於:啊?上夜總會裡做報告?

郭:條幅都挂好了,熱烈歡迎郭德綱先生。底下有一行小字,第五大道居委會。

於:好嘛,那就進去吧。

郭:邁步往裡走。

於:您等會兒吧。地下室啊?

郭:廢話,地下天堂當然在地下了。

於:嘿,您瞧選這地兒。

郭:邁步進去,模糊吉斯小姐正跟門口那兒等我呢。

於:這黑燈瞎火的您把眼睜開多好。

郭:GOOD剛先生,你來得太慢了,我早就古德回來了。主席先生等您很久了。

於:可不是嗎,這都冬天了。

郭:走進大廳我一瞧,嚯,人頭攢動,人聲鼎沸。

於:還挺熱鬧。

郭:三人一夥,倆8,等會兒。倆10。

於:啊?鬥地主呢?

郭:GOOD剛先生,等你等得太久了,都玩一夏天了。

於:嗐,您太耽誤功夫了。

郭:有人喊,嘿,別玩了,來了。來了。正當中一位老者挺身站起,鬚髮皆白。

於:年紀不小了。

郭:來,把我臉上這紙條給我撕了。

於:貼一臉紙條啊?

郭:此時間我們兩人四目相對,久久無語。你個鱉孫,你咋才來呢?

於:哦,這主席和總統是老鄉。

郭:GOOD剛先生,這是我們反三俗協會的主席,蒜仲,蒜老。

於:蒜老?百家姓哪有這麼個姓?

郭:怎麼沒有啊。趙錢孫李,. 周 吳 鄭 王,馮陳褚蒜。

於:您留神再把蒜缸子杵翻了。

郭:蒜老,讓您久等了。

於:時候不短了,再等蒜都杵爛了。

郭:好,年輕有為,今後這攤子事就交給你了。記住嘍,手要穩,眼要准,好好學,錯不了。

於:嗐,還是搗蒜的事兒。

郭:咱先吃飯去吧,都餓了一夏天了。

於:還吃那小龍蝦是吧?

郭:這回咱吃點好的,服務員,來30個串。50個板筋。

於:好嘛,還不如那小龍蝦呢。

郭: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賓主推杯換盞,大有相見恨晚之勢。

於:這就吃上了。

郭:正吃的高興的時候,就聽見外面一陣喧嘩。報,探馬來報,外面有人叫陣。

於:這怎麼還有來打仗的?

郭:我在這裡,爾等居然敢來討敵罵陣,難道不把我這個反三俗的先鋒(打嗝)放在眼裡嗎?

於:您少吃點成不成?

郭:來呀,與我頂盔冠甲,抬刀備馬。

於:哪那麼些零碎兒啊。你趕緊出去看看吧。

郭:急匆匆來到兩軍陣前,手搭涼棚觀瞧,嗚呼呀。

於:您要死是怎麼著啊。

郭:當中一員大將,威風凜凜端坐馬上。肩上扛著火箭筒,手裡舉著狼牙棒。

於:嗐,這不是攝像機嗎和那話筒嗎。

郭:俺郭某刀下不死無名之鬼,快快報上姓名。

於:您就甭拽了,直接問他是誰不就完了。

郭:我乃東京日報的記者,專來擒你。

於:這不倒霉催的嘛。

郭:噢,你是記……者。

於:您別拉長音啊。

郭:記 者 ,好,你給我記著啊。呸……

於:您往哪吐呢。

郭:爾等三俗之鼠輩,竟敢太歲頭上動土,看反三俗先鋒郭某取爾的性命,哇呀呀。

於:您別光叫啊。動手啊。

郭:二馬一錯蹬,就見他手舉攝像機奔某家面目照來。哎呀,不好。

於:這不要命了嗎。

郭:千鈞一髮之際,我一張嘴一股黑氣直撲他的面門。就見他哎呀一聲,翻身摔落馬下,氣絕身亡。

於:嚯,這可太險了。

郭:敵將一死,敵軍頓時大亂,哭爹喊娘,亂作一團。敵軍中有人邊跑邊喊,哎呀媽呀,太刺激了。

於:嗐,這都亂套了。

郭:蒜老一看敵人跑了,高興,好,有出息,慢慢學。錯不了。

於:您就甭提這搗蒜的事了。

郭:蒜老吩咐一聲,來呀,重開宴席,我要與郭先生一醉方休。

於:還得再上30個羊肉串。

郭:您老稍候,我去去即刻就來。

於:您幹嗎去啊?

郭:我那胃還在門口扔著呢。

於:去你的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