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不愛我,我何愛國?(圖)

2010-08-20 09:02 作者: 山寺仙妖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奶粉

原本,小妖是一個愛國之人。小妖洗髮露用霸王,牙膏用冷酸靈,就連衛生巾也只用笑爽……(只有電影,小妖一般不看國產)。可霸王出問題了(雖然衛生布說了沒事),但小妖從此就不買國產洗髮水了,小妖開始花兩倍甚至更多的錢去買水之密語或絲婷(分別是日本和美國的);牛奶的三聚氰胺事件過後看似平靜,沒想到沒過兩年又捲土重來,於是小妖不敢再喝國產牛奶了,現在小妖只喝達能(法國的)。小妖本來還想去流浪動物收容站收養一個小狗,可聽說疫苗出問題了,於是小妖不敢養狗了,萬一被它的小爪子弄破了皮膚,這疫苗是打還是不打呢?沒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過了7天收容期限的小狗被安樂死。

6 月1號,衛生布實施了一個奶業新標準。「在生乳標準中,乳蛋白含量從1986年的每100克生乳蛋白質含量不低於2.95%降到了2.8%,菌落總數則從 2003年每毫升50萬調至200萬。」菌落數量相當於西方國家的50倍,相當於生產乳品時蒼蠅亂飛!中國孩子就那麼賤?還不如國外孩子的1/50?國家,你如此作賤自己的國民,又讓我如何感到你的高貴呢?

上層的人自然不會理會這些事。他們過得是無公害蔬菜、有機豬肉和特侖蘇的生活。特侖蘇,好喝,濃、滑、香,可6塊錢一盒的奶,誰喝得起!除非在奶品價格不變的前提下,居民收入增長3倍;不然,用高標準來約束奶業,就會提高奶品價格,因為價格對需求的影響而導致奶品業萎縮。這,也有點道理。中國人沒錢,奶粉價格升高,奶粉業要蕭條。可為何不去積極地提高居民收入呢?可能是因為居民收入提高了,上面就沒錢喝特供,買LV了。中國平民的孩子,不配喝優質奶,甚至不配喝奶。若牛奶的營養與衛生上不去,中國還是會回到東亞病夫時代!有廣告還瞎扯淡:「每天一斤奶,強壯中國人」。誰知這個奶會不會讓人乳房腫脹尿不出來?

在丹麥,在紐西蘭,在幾乎所有的乳業大國,生乳蛋白質含量標準都至少在3.0%以上,而菌落總數,美國、歐盟是低於10萬,丹麥是3萬,更是比中國嚴格數十倍。「蛋白質含量關乎營養,菌落總數則攸關質量,但是蛋白質含量和菌落數量不是什麼高科技含量的東西,即使是散戶,只要飼養得當,完全能夠達到原來的標準」;「目前中國規模化養殖和散戶的比例大概是3 : 7,但即使是散戶,也只有不到20%‘只養不管’,達不到原來的收購標準。而採用機器擠奶,減少二次污染,都可以有效地控制有害細菌數量」;「廣州奶企近 10年來一直在執行蛋白質3.0﹪、細菌數20萬個單位以下這一指標。」為何明明可以達到較高的標準,而衛生部還要把乳品的國家標準大幅降低呢?

中國乳業有城市型乳業與基地型乳業之分,城市型乳企主攻巴士鮮奶,一般在城市周邊有穩定的規模化飼養基地,而基地型乳業以生產超高溫滅菌奶和奶粉為主,因價格便宜保質期長而佔據了更大的市場份額。對於三元、新希望這樣的城市型乳企而言,奶源質量並沒有問題,這些企業一般在城市周邊有穩定的規模化飼養基地;而對於基地型乳業而言,奶源的覆蓋地域廣闊,收購半徑過大,質量也不穩定。2008年,新版乳業國標強制性標準由衛生部牽頭,會同農業部、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中國奶業協會等單位,並由各部門推薦的70多名不同領域專家組成專家組,經過一年半的討論後才正式頒布。知情人士指出,這些所謂專家中,多半都是各個乳業的代表。在幾次討論會議上,各方對生乳蛋白質含量和細菌數量爭執得都很激烈。但討論結果表明:新國標無疑是對基地型乳企更為有利,新鮮牛奶應該在24 小時內送至奶站或加工工廠,但是這些大企業收購半徑過大,鮮奶通常會存放在奶罐中1-2天甚至更久才被收購,只有較低的標準可以保證「合格」奶源的持續供應。

明白了吧!我親愛的讀者。像房產會議由任志強們參加討論並拍板一樣,奶業會議也是由牛根生們參加討論並拍板的;像兩會上遇到房產商「拆遷費提高會推高房價」的問題而無能力回答一樣,奶業會議上有學者專家面對「高標準會扼殺中小奶企」的問題也同樣無能力回答。商界無德,官界無用,學界無能!

房產利益集團來討論房事的結果就是:房子每過15年就得拆一次,壓低拆遷費否則高拆遷費會推高房價,不能讓房產業倒下因為它是帶動了幾十個行業的支柱產業……於是出現了樓歪歪、樓翠翠、樓倒倒;於是出現了自焚、煙花炮樓、以及撞警車;於是出現了空城、黑燈照、零字電錶;於是中國的建築業在國際上根本得不到承認,於是大型的高端的設計項目如鳥巢、鳥蛋、大褲衩都由國外設計師壟斷。而奶粉業也重蹈覆轍,於是三聚氰胺、過量激素、奶業國標倒退 20年。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的機制,雖然有國情,有特色,但卻沒有——希望。

廣東省奶業協會副會長王丁棉說:「如果還是很低的生乳收購價格,新標準只會導致原來用好飼料的養殖戶使用廉價飼料,廉價飼養出來的不合格品,再通過各種手段使之達標,然後大家再質疑這個標準是不是還不夠低,不夠符合中國的國情,從此陷入一種惡性循環。」這就是「劣幣驅逐良幣」效應。小妖公司樓下有個小賣部,店主賣的麵包保持期長達180天,小妖吃了一次,覺得保鮮劑的成分太高,於是對店主建議進貨時可以進些質量好的、保持期短的麵包。但半年了,她店裡還是180天的麵包。有次我問她為什麼不進好麵包,她說沒找到我說的那個品牌。哪裡是沒找到!保持期長的利潤率比保持期短的高,這才是主要原因。半年了,我從來沒有在她那裡再買過東西。因為我不相信她的商品,也不相信她的人品。她每天都會從小妖這裡少賣至少3塊錢。不好的麵包把好的麵包擠出了市場,這就是「劣幣驅逐良幣」,而國產奶業一定也會面臨這種狀況。

「低標生乳會縱容養殖戶的低水平養殖,只顧眼前利益而維持落後生產方式,中國乳企短暫獲利的同時,外資在高端奶粉市場的地位更加牢固並將滲透到更多領域。今年 1-4月,我國奶粉進口達到15萬噸,超過去年全年進口量的50%,價格同比上漲超過20%;而乳製品進口同比增加30.15%,進口金額同比增長了 81.45%。但當原料奶價格下降時,奶粉的終端價格仍舊照漲不誤。目前在我國高端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美讚臣、惠氏、多美滋、雅培、雀巢等洋品牌佔據 70%以上的市場份額,更多洋品牌還已經瞄準了此前由國內品牌佔據優勢的中低端市場。一方面是進口奶粉依存度的放量增長,另一方面,洋奶粉頻頻亮出漲價大旗。在奶粉的上游市場,國內企業將喪失話語權,而我國奶粉市場,或重蹈被外資控制的覆轍。」等到國產奶業的良幣都被驅逐出去了,國外的奶業就會壟斷中國奶品市場。而我們的寳寳,他們的健康就只能由國外的奶品來保障了。對於國家來說,寳寳的健康就是國家的未來,那國家的未來也要寄託在外國了。

市場經濟的基本前提就是信用,是社會的信任。但我們的社會,沒有信用,我們不敢在飯館吃飯,不敢喝牛奶,路邊看見倒地的老頭老太也不敢卻去攙扶——我們竟然寧願去救助一隻流浪狗也不敢去救一條人命;我們那只會欺瞞的衙門,更是沒有信用,我們不相信CCAV,不相信各種TV,不相信報紙,甚至連網路也不相信了,一句「誰讓你直播的」就證明了媒體都成了衙門欺瞞我們公民的工具!連憲法成了擺設,成了任人玩弄的玩意,還有什麼信用可言?相關部門也不要再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國家最大的悲哀不是經濟的破滅,而是國民對國家喪失了希望。民族的希望在於孩子,日本可以為兒童每天無償地提供一瓶奶,可中國人自己花錢買奶卻喝出病來!孩子沒了希望,民族也就沒有希望了。同胞們,你們還想一生一大把麼?為了規避養孩子的風險,只有移民了。可平民怎麼移民呢?

別罵小妖不愛國。國不愛小妖,小妖為何又來愛國呢?如果愛國會讓我像董存瑞一樣在戰場上犧牲,我也可以愛國,起碼留下一個烈士的名號;可如果因為愛國而讓自己患上了腎結石尿毒症以致「犧牲」,誰又來給小妖頒發烈士證書呢?小妖不是傻子,不要命,起碼也得要個名啊!不能被賣了還幫人數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