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和聖元的保護傘是政府(圖)

2010-08-20 09:49 作者: 守法刁民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之前,衛生部新聞發言人說:奶粉裡不允許檢出雌激素

近日,致女嬰「性早熟」的激素奶粉「聖元」紅遍了大江南北。8月15日下午,衛生部就「聖元乳粉疑致兒童性早熟」問題召開了新聞發布會,通報了調查結果。

聖元奶粉的「內源性雌激素(17β-雌二醇和雌酮)和內源性孕激素(孕酮和17α-羥孕酮)的檢出值分別為0.2-2.3μg/kg和13-72μg/kg」,其中患兒家中存留樣品雌激素和孕激素檢出值分別為0.5μg/kg和33μg/kg。衛生部專家稱「檢測結果符合國內外文獻報導的含量範圍」。

然而,在此前8月10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衛生部新聞發言人鄧海華卻表示,奶粉裡不允許檢出雌激素,世界上也不允許。

事隔五天,衛生部又有了檢出雌激素,但「符合含量範圍」的說法,而之前說的是不允許檢出雌激素。前後矛盾的說法,不知道衛生部該如何解釋。如果說這五天中,聖元奶粉沒有做花錢找人做「公關」,我不相信。而「42份送檢樣品中只有一份是患兒家中採集的樣品」。我不想聽衛生部對此做出的任何解釋,我沒有相信衛生部的理由。

又想起了當年的三鹿毒奶粉,三鹿毒奶被曝光,不是要感謝黨感謝政府,而是要感謝紐西蘭人,感謝紐西蘭總理克拉克。沒有紐西蘭人,可能我們的孩子到今天還在繼續吃三鹿。

當年,三鹿的入股方、紐西蘭恆天然公司揭露三鹿集團的奶源有問題,2008年8月2日,作為入股方的恆天然公司要求三鹿召回奶粉中的問題產品,並報告了石家莊市政府。但三鹿不予理會,地方政府也不予理會。8月中旬,無奈的恆天然公司將三鹿奶粉有毒的消息傳給駐北京紐西蘭大使館,9月5日通過簡報報告了總理克拉克。最後,通過紐西蘭總理克拉剋夫人將此事捅到北京方面。並稱如不解決就告到聯合國去,北京方面這才慌了手腳,開始動手調查三鹿。

也就是說,8月2日,石家莊市政府就接到報告說三鹿奶粉有問題,但沒有予以理會。在9月11日媒體大規模曝光三鹿有毒之前,整整40天時間,石家莊市政府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們就眼睜睜的看著毒奶粉繼續銷售,任孩子們繼續食用。——這樣的政府!

再之後,因為媒體的曝光,世界的關注,政府只有調查三鹿毒奶。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隨後政府槍斃了兩個賣三聚氰胺的農民。而三鹿集團的黨委書記、董事長田文華僅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被判無期。難道三鹿裡面的毒是兩個賣三聚氰胺的農民投的麼?

再然後,政府不准毒奶受害者家長上訪告狀,並且,政府為此抓了為三鹿受害者上訪的「結石寳寳之父」趙連海。斷絕人們因毒奶受害而上訪告狀之路。掛著「為人民服務」金字招牌的政府,對受到奸商毒害的人民,是如此的嚴厲,對待奸商卻是如此的寬容。

而在這之後,媒體多次曝光的毒奶粉事件中,毒奶粉都有我們中國政府質監部門給毒奶粉頒發的質檢合格證。那麼今天聖元奶粉雌激素「符合國內外文獻報導的含量範圍」還奇怪嗎?——我們有這樣的政府!

放在外國,三鹿的老總怕不是被判無期這麼簡單。然而,三鹿老總的黨票,卻救了她的性命。新聞報導中,都只提她是三鹿的董事長,沒臉提她是三鹿的黨委書記。其實,三鹿,應該歸功於黨的領導。

而如政府能履行它的監督職責,那麼在質檢時三鹿就過不了關,三鹿還能有機會害了那麼多人嗎?所以說,一切只向錢和利益看齊的政府是人民的天敵。正是這樣的政府,為三鹿和聖元充當了最強力的保護傘。

要想真正徹底斷絕這些毒食品的禍害,只能將矛頭對準中共政府。正是它一次次的縱容甚至包庇各種有毒食品,才使我們的社會有毒食品成災。

http://bbs.kanzhongguo.com/viewtopic.php?f=31&t=10743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