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落幕後的通貨膨脹與社會穩定(圖)


兩會召開
保兩會:2011年3月2日北京的天安門廣場

【看中國記者張佑宇綜合報導】「兩會」14日正式閉幕,官媒新華社發表閉幕社評,稱落實兩會精神,要把穩定物價作為當前宏觀調控首要任務,並且各級政府要做好切實「維穩」的第一責任。兩會「十二五計畫」討論中並有意經濟轉型,然而,中國社會與經濟面臨的危機有轉圜餘地嗎?

通貨膨脹與社會穩定

通貨膨脹與維穩兩個高度相關因素,一直是近年北京當局擔心影響政權的重中之重,德國之聲中文網3月11日一篇「通貨膨脹與社會穩定」即對此作了評論。

評論說,不斷上漲的消費品以及住房價格,讓中共害怕威脅政權穩定,當前"維穩"在中國的重要性高於一切。文中並援引北京大學經濟系教授夏業良看法表示,社會穩定由多種因素促成,經濟因素只是其中的一個,但卻是最受廣泛關注的一個。因為"經濟不穩定是社會各界能夠感受到的,經濟的不穩定會加劇社會和政治的不穩定。

夏業良表示,中國通貨膨脹的壓力近兩年一直持續存在,且越來越嚴重。「事實證明,去年政府定下3%的價格上漲指標並不切合實際,而今年的形勢也並不明朗。」他表示,「政府今年可能5%都控制不住。很有可能在全年內會達到6%,跟去年的目標相比翻了一倍。這樣對中國老百姓的生活存在著一個很明顯的威脅。因為一方面我們的生活成本在日益加大,稅收負擔越來越沈重,政府很有錢,但老百姓沒有錢。」

中國經濟學家茅於軾也持相同觀點,並預測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在數月內將會繼續攀升,因為政府採取的抑制通貨膨脹措施還不夠有效。「比方說利率沒有提高,不僅沒有提高,還是負的。」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3月11日即表示,利率變化有可能不如通貨膨脹變化那麼快,因此會出現一段時間的實際負利率。

評論中說,雖然銀行存款利率在一方面能夠左右居民的消費熱情,而讓中國老百姓生活支出不斷升高的 ,不僅僅是利率。夏業良指出:「現在各種各樣不合理收費,以及稅收負擔那麼多。再加上銀行是負利率。這樣的因素的確會造成大家越來越不滿。」

通貨膨脹下 貧富差距加劇的不穩定因素

消費物價高漲如何影響社會穩定?2月26日,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發布2011年第一季度《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報告》說,當前通脹高企對中低收入家庭和弱勢群體的影響較為嚴重。

據《財經網》報導,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助理陳彥斌教授在該報告發布會上分析原因時表示,第一,中國居民恩格爾係數仍然偏高,經常發生的以食品價格大幅上漲為特徵通脹會對居民實際生活造成較大的不利影響,特別是中低收入家庭和農村居民的食品支出比例相對偏高,因而所受到的影響尤為嚴重。第二,中國家庭財產中存款所佔比重較大,特別是窮人和中間階層往往持有更高比例的存款,因而會在通脹期間遭受更大的損失。第三,相比窮人和中間階層而言,資產持有結構更為多元化的富人不僅更容易規避通脹風險,甚至在通脹期間還可能通過房產、收藏品等實際資產而獲得財富保值甚至增值的能力,加劇貧富差距。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劉樹成在報告發布論壇上,對於不久前CPI權重的調整則認為,食品類應當提高而非降低權重,住房權重則應在現有基礎上繼續加大,以更加符合群眾的消費支出。「應該說,我們的物價指數比現在感受到的3%-4%要高一些,比如到5%、6%,這才更接近於廣大人民群眾感受到的物價。」

專家:政治體制才是社會不穩定因素

談及中國通貨膨脹問題嚴重,夏業良教授認為最終這些年來,中國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矛盾,尤其是官民衝突,最重要的問題仍在政治體制,但官方始終在迴避這個問題。

茅於軾也認為,中國社會穩定不取決於物價,而是取決於政治。他說:「中國的問題是政治上的穩不穩定,而政治上的問題指的是不依法辦事,政府欺負老百姓。老百姓上訪無門。 你越是上訪就越是把你打回去。這個就造成社會不穩定了。」

對當前各種社會問題、矛盾加劇,如何解決?夏業良認為取決於國家的根本制度要不要改,如果不改的話,「很可能會爆發經濟危機,也會爆發社會危機。」但對中共所謂的制度改革,他表示「已經不報希望了」,因為從最新公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無法解讀出對根本制度施行改革的希望。

北京面臨巨大挑戰

對於兩會「十二五計畫」有意經濟轉型,德國媒體《維也納日報》3月7日評論,眼下對五年計畫的討論表明,北京面臨巨大挑戰。

評論分析,在這個13億人口的國家,當局以局勢穩定為最高信條。為了能給湧向市場的中國年青人提供工作,8%的增長也許是必不可少的。但在上一階段,每年 11.2%的過高的經濟增長才是問題。各地方不顧一切地推動城市經濟發展,代價是報酬過低的不滿工人、骯髒的環境和被搾取的資源。能源需求衝破上限,演化為中國的致命弱點。

該評論認為,通脹是北京瀕臨失控的因素之一,儘管通過若干步驟調高了利息,銀行貸款發放也被限制,但是,依然沒有控制價格的螺旋形上升。如果生活更昂貴,就會隱藏社會爆炸性,繁榮年代的財富只落入少數人手中,尤其是農村人口和數千萬農民工兩手空空。而中國當今這種發展模式,其後果是經濟過熱和危險泡沫, 「下一個崩潰來自中國的危險很大」。

中國出路何在?

然而中國的出路在哪?從最近包括「兩會」等官方談話,讓外界對中共所謂改革說法再次看的更清楚。近日德文媒體連日評論中國「茉莉花革命」。德通社報導,中國人大常委會表示,中國拒絕西方模式的政治改革,可以看出目前的中國當局永遠都不會實施真正多黨制,或包括兩院制議會或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權分立原則,而只會強化一黨獨大的獨裁。

繼續談論中共所謂政改說法,讓中國加劇的問題看不到轉圜餘地。如夏業良教授所言,對中共「已經不報希望了」。有外界評論指出,當前中國人應如同北非、中東反獨裁風潮所昭示的,讓中共退出歷史舞臺,才是中國反轉的唯一道路。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