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保安、公安局局長和地皮流氓黑老大沒有什麼兩樣


今年3月7日我從家出發,第二天8號到北京在全國人大上訪,被送到久敬莊,(兩會期間正常在信訪部門上訪的都要被送到久敬莊)當天沒有接出來,和全國上訪沒有被接走的30來個人在久敬莊被凍了一夜,9號下午才被接出,並且派兩個人相跟回到汾陽,10號我回家休息一晚,11號又開始出發,12號又到北京,3月13號上午在北京我坐20路公交車到郵局郵罷信出來,又坐20路公交車返回,準備換車到最高人民法院,沒有想到就是上午的8、9點左右在20路車上就被北京警察叫住帶到觀旗賓館就進的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說通知山西省來接人,到下午4、5點左右汾陽市公安局的一個副局長和汾陽市信訪局的一個人來接我,公安局的副局長騙我說帶我找山西省高院的領導談我家的事,我就上了車,沒有想到我上車後我兩邊各坐了兩個不明身份地皮流氓式的人,前邊也是兩個人,並且車上前邊副駕駛座上的人還罵我甚至動手打我,指揮後邊的人把我的雙手控制住並且搶了我的手機,那兩個接我的汾陽工作人員一個都沒有上車。卻把我交給很可能是那種黑保安來押送我,走到石家莊加油站他們加了油以後就發不著車了。怎麼擺弄都發不著車,沒有辦法他們又找了一輛石家莊的車把我送回來,8、9、10來個小時我就是被黑保安非法控制著。

到黑保安把我交給汾陽市石莊鎮的人手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2、3點左右。就這都沒有罷休,石莊鎮派出所的人連夜和我做筆錄,派出所的指導員拿出汾陽市駐京辦給汾陽市公安局的的傳真給我看,(內容大概是因其哥被害,狀告雙流煤礦,後經孝義呂梁及山西省高院判決,本人不服賠償分配而多次上訪,被孝義市兩次拘留,但本人屢教不改,再次利用全國兩會重複和越級上訪,今年三月八日進京到國家信訪局,被汾陽市駐京辦工作人員遣返後,於3月13日再次赴京天安門上訪,行為激烈、反覆無常、影響極壞。建議對宋桂青越級重複非正常上訪行為予以追究。)

(我今年去北京從來沒有去過天安門,他們給我亂扣帽子說我去天安門,我從來不知雙流煤礦是那裡,他們能避重就輕把我告孝義市公安局做假屍檢假案說成我告雙流煤礦!我從來沒有追賠償金他們能誣陷我是不服賠償分配而上訪,究其原因為什麼我戶口地的公安局也要整我?原因是孝義市的公安局局長就是在汾陽市曾經當過局長後來才調到孝義市當公安局局長的,現在汾陽市的局長副局長曾經都是現在孝義市局長的同事,箇中原因大家一看就明白了)到第二天14號的晚上7點左右才把我送到汾陽市拘留所拘留起來。今天24號放出來我就到汾陽市公安局和在北京騙我的公安局副局長討說法,我問他:「你把我騙出來10來個小時交給什麼人控制的我,你給我說出雙流煤礦是什麼地方,你說我狀告雙流煤礦但我不知雙流煤礦是哪裡,你把北京警察證明我今年兩會在天安門證明拿出來,」他讓我去問信訪局的人,我說我是你接的我就要和你說,他說是呂梁地區的駐京辦給安排的車和人押送的我,他對我說你要在這樣就把你在拘留起來,我說開拘留證吧,我就是計畫把牢底座穿的。

後來我看到他們的正局長來了我就去找汾陽市公安局的正局長,沒有想到那個馬局長更不是人,純粹和地皮流氓黑老大沒有什麼兩樣,我問他你們拘留人究竟要不要證據,為什麼捏造事實誣陷我。他說有證據,我說拿出來咱們公開聽證,為什麼剝奪我公開聽證的權利?他說我的事就不需要公開聽證,竟然對我說你要在去天安門就勞教你,我說我會去的,我等待你對我的勞教!然後我摔門而出!

我發誓正常信訪渠道討不了公道,非訪的地方我照樣去,我是不會被他們所說的勞教嚇倒的!我說現在究竟還有沒有王法?有沒有道理可講?難道法律就是為了制圧老百姓才定的嗎?罪大惡極的凶手為什麼不能殺人償命?幫凶破壞現場的人和組織串供的人為什麼沒有人追究?那些故意做假屍檢假案的人為什麼沒有人來追究,為什麼正常舉報貪腐行為的人被他們明的暗的陷害迫害卻沒有人來查?難道就要讓奸人一直當道嗎?那麼多殺人放火的命案成為無頭案沒有人查!那麼多偷道搶劫案沒有人管,去年光天化日之下黑勢力在汾陽市城內暴打人沒有人追究!卻花大財力精力來明的暗的迫害陷害反映腐敗的人!他們究竟是人民的政府人民的黨?還是黑惡勢力的政府黑惡勢力的黨?

我是山西省、呂梁地區、孝義市、杜村鄉、東小景村被害人宋滿庫的妹妹宋桂青。我的手機號是13613581685 13269155728 QQ號1021386207 1178883068.

拜託廣大正義高官媒體人士關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