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會作揭露秦城監獄的黑暗生活

不容青史盡成灰:邱會作談文革(二十九)

2011-05-20 12:13 作者: 程光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邱會作自己對「兩案」審判的反思,寫得很好,值得後世人們進一步思考、研究。茲錄於此:

「為什麼把毛澤東當初定下的把我們幾個‘養起來’的政策改變,搞公審了。為什麼採用這麼極端手段?還有更高明的整人手法嘛!把事作得這麼‘絕’,我都有些為他們想不通。但是執意要這麼幹,畢竟有他們的理由。我想來想去,理由很多,至少有這麼幾條難於說出口來。

其一,在共產黨的‘階級鬥爭為綱’理論指引下,中國社會矛盾和黨內鬥爭越來越激化。通過起訴書,把高級幹部劃分‘紅榜’與‘黑榜’,把過去幾十年的恩恩怨怨,避開了毛澤東的責任,由別人來承擔。這樣‘快刀斬亂麻’,把過去的怨恨和糾纏作個了結,並為一些整人的人開脫了責任。

其次,毛澤東領導中國社會主義建設沒有取得預想的那麼大的成績,反而有許多挫折,如‘反右’鬥爭、大躍進後的三年困難、文化大革命,給了人民傷害。否定建國以來毛澤東領導中國、領導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可以減少人民對黨執政失誤的怨氣和不滿。對毛澤東不好說出口,就往林彪、江青的頭上說,以便有一個讓群眾宣泄的渠道。

再者,把刑法引入黨內政治生活裡來,今後若是誰人有了不同意見,必要時可以打成‘刑事犯罪份子’。在黨的政治生活中,對不同政治見地和不同派系的人用刑法去整人,這可比毛澤東用文化大革命的辦法整人厲害多了!」(頁852-853)

對於「公審」的負面影響,邱會作認為:

「一是公審過多地追究了在中央工作的人的個人責任,而沒有從國家的政治體制和制度弊病上總結經驗教訓。以後中國的改革,經濟方面有聲有色,政治改革明顯滯後,許多政治上消極腐朽的東西又出現了,並在相當程度上蔓延開來,給國家的發展造成了很大的阻礙。

二是公審把剛剛恢復的黨內民主又削弱了,大權又集中於個人,不正確的個人崇拜又重新抬頭,黨過多地牽就某些個人的意志和好惡,以致後來發生了幾次黨的最高職務領導人的突然變動,給我們的國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

三是公審原想給人民一次對黨的失誤的宣泄機會,藉此提高黨的威望,但是做過了頭,就適得其反了。」(頁853)

三十、黑暗的秦城監獄(原文三十章有重複)

(1)為何在粉碎「四人幫」後還要將黃吳李邱關進秦城監獄?

眾所周知,軍委辦事組諸人因為追隨林彪在廬山會議上打擊了文革極左派張春橋,為毛澤東所不容,因而藉著「九一三事件」將黃吳李邱從軍隊重要崗位上拿下,關到北京市衛戍區看管起來。毛死江囚後作為當年反對江青、張春橋的軍隊將領們理所當然應該得到公正的處理。可為何反而將他們關進監獄,變成了「敵我矛盾」的性質呢?

邱會作當時對此百思不得其解。邱會作在獄中反覆思量「我的案子,中央查來查去,結論也下過幾次了,我們是因為反對江青一夥才開始挨整的,但是在打倒‘四人幫’三個月之後,還要把我關進監獄,毫無道理。為什麼對我幹出這種‘四人幫’想幹而沒有干成的事?我想來想去,華國鋒哪是什麼‘英明領袖’?他突然間得到了最高權力,擔心守不住到手的江山,怕「放虎歸山」才對我們這些曾掌握過軍隊的人倍加防範。我判斷,華國鋒不僅對我們如此,對所有可能威脅到他權力的人都防範,對劉少奇的人要防範,對鄧小平的人要防範,對「四人幫」的人也要防範,到頭來,他會把人都得罪光。」(頁747-748)

筆者以為,邱會作當年的這番想法不可謂不錯,但是時隔多年後,我們還應對當時的整體政治環境有一個全面的認識。

第一,華國鋒之所以在當年被毛澤東所看中,也是因為華國鋒屬於文革一左派,是毛澤東大搞文革運動時所看中和信任的人,其實這如同毛澤東重用王洪文、紀登奎、李德生等人是一個道理。如果華國鋒不是這樣人,毛澤東也絕無可能起用華國鋒讓其擔當大任。然而,華國鋒在中央的根基甚淺,本身又沒有特別的本事,毛澤東一死,華國鋒背後的靠山也就不復存在了,華國鋒馬上就面臨了來自江青等人的直接挑戰。華國鋒本人尚不屬文革極左派,在中央內部沒有自己的人馬,江青等人更不把華國鋒放在眼裡,但是硬說江青等人馬上就要奪華國鋒的權「搞政變」並無實際根據。此時的華國鋒空有名分卻沒有掌握真正的實權,不得不依靠黨內元老集團,以宮廷政變的方式粉碎「四人幫」。毛澤東死後不到一個月就抓了毛澤東的夫人和親信,華國鋒如何對外加以解釋呢?華國鋒必須對外宣示自己才是毛澤東的正統嫡系傳人,因此他們還是要繼續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堅持毛澤東原有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繼續「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也就是華國鋒當年標榜的「抓綱治國」。抓什麼綱?當然是抓「階級鬥爭為綱」。毛澤東當年打倒的人,包括劉少奇、鄧小平在內,華國鋒自然無意予以平反、解放,更遑論黃吳李邱等人了。

第二,我們還尤需注意另外一個人--汪東興。汪東興當初也是林彪陣營裡的堅定份子,是打擊張春橋的急先鋒,在廬山會議上跳得比誰都高,起的作用比誰都大,但是毛澤東卻鬼使神差地竟然放了汪一馬,汪東興成功地從林彪陣營脫逃而出。別人也許不太清楚此事,但軍委辦事組諸人對此卻是心知肚明。「九一三事件」後汪東興對黃吳李邱落井下石,積極向毛澤東、周恩來進言抓捕黃吳李邱,也是為了洗刷自己與林彪等人的干係。1976年10月「四人幫」雖然被粉碎了,但是汪東興原本就是搞冤案和政治迫害的積極參與者,如果解放了黃吳李邱這些原軍隊高層將領,難免他們這批人不會班師回朝重新掌權,如此一來,汪東興就可能面臨一個極為尷尬的境地,對汪東興的地位就會造成威脅。汪東興此時一定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繼續打壓、迫害黃吳李邱等人,讓他們永無翻身之日。事實上,正是汪東興在那撥亂反正的年代裡極力阻撓冤假錯案的平反,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遭到眾多中央大員們的批判,最後不得不黯然下臺。筆者認為,正是由於華國鋒的侷限性和汪東興的私心作祟,黃吳李邱四人終於在劫難逃,又一次遭到新一輪的更殘酷的政治迫害。

(2)令人髮指的黑牢生活

秦城監獄之黑暗,已有很多監獄過來人曾經予以描述,包括王光美、王力、吳法憲等。但是讀罷邱會作的回憶,讓我們對這一反人類的法西斯監獄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以往我們曾經讀過共產黨聲稱是如何在國民黨的監獄--白宮館、渣滓洞作鬥爭的,但是國民黨的監獄比起秦城監獄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筆者在此簡單地將邱會作的回憶複述一下:

首先,秦城監獄的監管永遠都是單獨監管,牢房只有幾平米大小,見不到其他囚徒。一個月之間放風次數很少,時間也很短,放風的「院子」只有十平方米不到,周圍是四五米高的圍牆,上面則是鐵絲網。如此之「院子」被稱為「風圈」。如果被監管人不慎得罪了監管人員,連續幾週都得不到放風。此外,還要經常搬家,從一處牢房搬到另一處牢房,目的是讓囚徒們永遠搞不清監獄的路徑,也防止監管人員與囚徒建立良好的關係。(頁749)

第二,囚徒的生活永遠處於飢寒交迫的狀況。監獄冬天異常寒冷,卻不給囚徒牢房供暖,還謊稱暖氣系統被造反派搞壞了。吃的東西就更差了,大都是粗面饅頭、玉米麵窩頭、摻了砂子的糙米飯,清水煮白菜、土豆湯等,且讓人吃不飽。更為侮辱人的是,送牢飯時不打開牢門,而是從門下開一個二十公分大小的洞,囚徒取飯時要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才能把手伸出去拿飯。邱會作幾次絕食抗議,看守們才不得不收斂放棄。(頁751)

第三,滅絕人性的摧殘折磨。秦城監獄從不給囚徒發衣服,更不用提日常必備的內褲、背心、襪子等。邱會作在秦城被關押三年,簡直到了衣不蔽體的程度。邱會作剛被關進秦城時,衛戍區帶去多套換洗衣服、鞋襪等物,但是獄方就是不給。當邱質問他們時,得到的答覆竟然是「你自己的?你還有什麼東西是自己的?你是裝糊塗還是假天真?你的物品連你家裡的一切都收繳了。我們沒有接到上級指示要發給你衣服以前,就是不給!」1978年的冬天邱會作只有光著身子穿上棉衣棉褲度日,而棉衣和棉褲已有兩年沒有洗過,汗漬和油污早使它變得光溜溜、冰冷冷的一片硬板。這樣的衣服穿在身上可想而知是什麼滋味。鞋子和襪子穿爛了,獄方也從不配發,邱會作平時只能光著腳。冬天放風時才給一雙舊棉鞋和一雙線襪子,且規定不放風時不許穿。冬日裡只好用被子包住腳度日。如果囚徒生了病就更為痛苦,因為平日裡基本上無醫無藥。1979年之前獄方對囚犯幾乎沒有任何治療。如果不幸生了病要吃藥,不但要不到還挨罵,後來即使有了醫生,態度也極差。(頁752-754)

事實證明,秦城監獄是一個更加黑暗的監牢。共產黨自己的人尚可在國民黨的監獄中被集體關押,還可傳遞監獄內外的消息,接受黨組織的指示,並設法完成黨組織佈置的任務,甚至可以秘密向外挖地道,得到獄外黨組織的營救等等。但這一切在秦城監獄均無絲毫的可能發生。秦城監獄這一反人類的法西斯監獄到底折磨迫害了多少共產黨人自己的仁人志士,又殘酷摧殘了多少無辜之人,到現在恐怕真的是數也數不清了。但是筆者相信,這座毛澤東與中共的「巴士底獄」遲早會被徹底推翻,他們所犯下的反人類罪也遲早會被徹底清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