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書》之江逆的死是判中共「斬立決 」

2011-07-10 00:26 作者: 蘇凰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對中共集團的幾個頭子,從現代政治角度與中國的國情論,我「欣賞」毛澤東、鄧小平甚至華國鋒,最有所謂「親切感」的是胡耀邦先生、趙紫陽先生,至於江澤民,如果他不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我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反對他,而他的繼任胡氏卻是讓我噁心的一位最無能而又陰險的庸主。

現在江澤民據相當可信的消息,他已經病死了,雖然現在的中共當局在吞吞吐吐的隱瞞這個消息,而從這個世界的反應看這個消息的準確性應該是極高,而且是逼近事實的。那麼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它將對將來中共的命運有什麼樣的決定作用呢?

首先我要先說說中共的特別屬性或者是第一內質,《九評》講述了中共是由九大邪惡基因組成,而在這九大邪惡基因的作用下,形成中共的第一內質就是它不擇手段的生存性,因此它的趨變力極強,在世間只要是為了生存並實現它的目的,中共的根據外在形勢與國情,它的趨變能力絕對是第一流的。所以毛澤東時代的中共,能在國民政府的重兵圍剿下潰而不滅,最後成功的顛覆國民政府;鄧小平時代中興中共的政治事業,提高中共落後的經濟體系,避免因毛時代的錯誤政策而崩盤;而江氏時代,徹底完成中共的官僚資本主義運動,一方面經濟向大資本化、國際化發展,另一方面對人民的政治控制走入高科技化、精緻化、日常化、時尚化;這幾個時代中共的主教哲學是不同的,它的政治也是不同的,而最根本的是中共的絕對政治權力從不發生什麼改變,始終緊緊的箍綁著這個國家。

中共這個集團還有這樣的一個特點,也就是林彪說的「政黨的領袖決定政黨的性質」,這個對中共特別的明顯,當它出現政治強人的時候,可極教主、黨魁、黑幫頭子的身份在黨內操生殺之權而殺無赦,所以中共雖說表面還是所謂的「共產黨」,但由於它的「領袖」不同,它在各個時代是有區別的,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時代的中共已經與毛時代的中共、鄧時代的中共不同,雖說仍然有一樣的宗教性政治儀軌,但江澤民時代的中共在江澤民的操作下已經成了專門鎮壓法輪功的中共,延續到現在也仍是如此。也就是說現在的中共在命運上被江澤民劫持,在它的「趨變」主軸上變成了一個十分強勢的反人類集團,中共雖從來就是一個反人類的集團,但當時的環境不同,中共的作為沒有像現在這樣引人注目,因為世界上的現代政治文明成就已經是成為國際社會的主流,中共仍實行這種反人類的運動就必然招致全人類的反對、國際主流社會的抗議與否定,猶其是現在的中共仍以「地球上從來沒有過的邪惡」還在繼續大規模的高強度的迫害法輪功。

所以江澤民時代的中共是挑起國內政治內戰的中共,是它主要的政治力量拿來鎮壓國內和平民眾的中共,它的組織特點與機構譬如「610辦公室」等都體現了它特殊的反動特徵,而中共集團的政治火力配系也是作為最大限度的發揮這個「戰鬥力」而重組,而江澤民是這一切反動措施的在中共集團內最後最高的策源地,也是他卸任後中共現行反動政策頑固的保留者與維護者,仍對現在整個中共的作惡體系最終負責的「太上政府」,因此現在的中共雖雲是胡氏當政,但從中共的政治特性、組織機構、權力分布與中共的作為看還是江澤民時代的中共,我也從這個角度說胡氏是最為無能的庸主,而加上他繼續在江澤民的政治體系下執行反人類的反動政策,以大國「君上之尊」毫無作為,甚至倒行逆施。

那麼江澤民的死亡最直接是導致中共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價值虛化,從上到下的鎮壓鏈失去最終的鎮壓意志,就算是另一個來像江澤民一樣在中共內部重新組織這個鎮壓結構,但畢竟威權已倒,戰志解體,從其作惡的當量而言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這還是從中共單方面的說,而最主要的是反中共迫害的法輪功群體自身的強大與成熟,以代表與行奉中國正統形成與中共邪教分庭抗禮的形勢,加上這個主體啟蒙催生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文化覺醒、政治覺醒、經濟覺醒、良知覺醒,匯成徹底否定中共、退出中共、審判中共的「九評、三退」運動,已經徹底終結了中共的所有合法性,現在江澤民的死第一是預告中共所有反動力量的死亡,第二從中共現在的政治體系來說塌陷了中共的政治重心,把中共整體也帶入了死亡,第三中共面對自身危機整合戰略防線的崩潰,也可以說從此以後中共因這個根本性的打擊絕不可能再有幾次像樣的政治攻勢,因為它的一切都在內部與外部的因素下虛化塌陷了,中共的生命就像一個乾癟掉的氣球一樣很快的萎縮下去,沒有支撐的力量,所以我說江澤民的死是對中共判「斬立決」,中共也許不承認,或許內心上已意識到問題的極端嚴重性,但這個天數,誰可違呢?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